banner
2 月 2, 2021
60 Views

黃階星士便可以利用自身的星力短時間飛行,而到了玄階,便可以持續一個時辰左右,而陳楓現在就屬於玄階的犯圍,再加上他內勁能在戰鬥中運行的特殊情況,飛行自然不在話下。

Written by
banner

數百道羽箭就在陳楓飛起的那一瞬間,落入了山丘之上的草叢中,陳楓的腦袋急速動轉起來,心裏暗暗讚歎這孫勝果然是個人才,如果按照正常的判斷,最好的隱藏地點不是樹林,而是山丘之上的草叢,再加上居高臨下,伏擊最好不過,可是他偏偏反其道而行,讓陳楓差點着了道。

“看來他早就知道了我不會放過他,這小子,真陰險。”

半空中的陳楓就在第二輪的箭雨飛來之時,便直接縱身來到了樹林之內,藉着他那強大的身法,再加上那超強的感知能力,樹林中的星士們沒有一個能逃過他的殺戮。

只見一道道錢影出現在樹林之中,而躲在樹後的星士們一個個倒下,頓時令這些星士們士氣大跌,原本就經過一場戰敗的他們,此時又遇到了一個殺神,不由的他們不害怕。

星士們開始逃跑,可是陳楓又怎麼可能放過他們,至少在沒有找到孫勝之前不會,所以他每追上一名星士,便詢問孫勝的下落,不知道者直接斬殺,原本有些不喜殺戮的陳楓,此時化身成了死神,不斷地收割着這些星士的性命。

就在着急找不到孫勝的時候,心生一計,大喝一聲:“投降者不殺!”

隨着他的聲音落下,原本逃跳的星士停了下來,一個個放下了手中的武器,表示投降,而這個時候一道有些熟悉的身影出現在陳楓的視線之內。

這道身影非常特殊,他並沒有像其它人那般丟掉手中的武器,而是掉頭就跑,如果這個時候陳楓再認不出此人的話,那就白活了,所以他想也沒想,直接飛身趕上。

“孫勝,哪裏逃!”

僅僅幾個呼吸的時間,逃跑的孫勝便被陳楓給追上了。

“小兄弟,我於你無冤無仇,爲何緊追不捨?”孫勝見逃脫不掉,便開始打起了舌戰,他心裏比誰都清楚,先前這年輕人替他擋住了秦川,而他如今出現在這裏,意思很明顯,秦川死了,就是被眼前這個人殺死的。

他原本就不是秦川的對手,如今秦川被眼前人所殺,自然也說明了這人有玄階的修爲,玄階?不是他所能對抗的,於其硬抗不如保住性命。

“我與你是沒仇,可是你不該來無雙城,我想以你的聰明,自然知道我的計劃,即然知道,你就不該再入參於這場戰鬥。”陳楓心中的一塊大石放下了,此時面對孫勝,他也長長地出了一口氣。

“即然參與了,就沒有後悔可言。”

陳楓的聲音如同一道重錘狠狠地砸在孫勝的心頭,他知道,自己今天必死無疑,除非他能說服陳楓。

“只要小兄弟不殺我,我今後願替您賣命,任勞任怨。”孫勝不得不低聲下氣,不過他的心裏卻極爲不服。

“哼!晚了。”

手起刀落,孫勝根本沒有反抗的餘地,身體便緩緩倒了下去。

見大局已定,陳楓轉身看着那些丟掉武器的星士,皺了皺眉頭,忽然高聲說道:“如今月光城已破,你等若想離去,我不反對,如果有想留下效力的,我自然歡迎。”

他這話一落,竟然沒有任何一名星士離開,因爲他們害怕,害怕稍動腳步便再次糟到追殺,所以他們纔不敢動。

陳楓見到此狀,又如何不知道他們心中所想,嘆了一口氣,轉身便離去,不過在離去的同時,也放出了話來。

“月光城的大門隨時爲你們而開,如果有願意加入的,三天之內,到月光城報道。” 陳楓沒有回月光城,而是順道去了無雙城,對於陽昆,他還是有些擔心,雖然陽昆實力不錯,可是這次去無雙城,是強攻,如果惹了衆怒,憑陽昆的性格,定然會引起大亂,所以三思之下,才決定去一趟無雙城。

可以說他轉道去無雙城是一個正確的選擇,因爲此時的無雙城正陷入僵持之中,陽昆所帶領的大軍被一個女人給攔了下來,使的他們一直攻不進城內。

而陳楓趕到的時候剛好看到了陽昆落敗的一幕,心中暗驚,以陽昆目前的實力,一般的黃階星士很難是其對手,可是此時的陽昆卻敗在了一個比他小上很多歲的女人手裏。

女子看起來頂多二十出頭,一身衣服少的可憐,將她的美麗與撫媚完完全全地展現了出來,很是吸引人的眼球,如果這種女人出現在大街上,陳楓可以斷定,回頭率絕對是百分百。

“媚功!”陳楓一眼便認出了女子身懷的功法。

不過眼前的這個女子媚功練的顯然不到家,不過即便如此,也能將黃階修爲的陽昆迷的神魂顛倒,致使發揮不出全部的實力而敗下陣來,眼看就要遭到女子的殺手。

“手下留情!”

陳楓這一句喊的非常的及時,也就在他喊完這一句話的時候,致使女子手中的長劍停頓了下來,這樣一來便給了陳楓機會。

嗖!

陳楓那原本騎在馬上的身影消失,僅僅只是一瞬間,便擋下了女子的長劍,一把抓起陽昆,將其甩了出去。

砰!

被甩出去的陽昆重重地摔倒在地,發出沉悶的聲響,在他倒地的幾米之內,塵土飛揚,這一摔也將原本神志不清的陽昆給摔醒了。

使勁地搖搖頭,從地上爬了起來,正想找那女子的麻煩,忽然見到了陳楓正站立於那撫媚女子的對面,心下一驚,喊道:“主公小心,這女子很邪門。”

陽昆的提醒陳楓並未放在心上,由於他對媚功知之甚多,所以任憑這女子媚功再厲害,只要他堅守本心,便不會被其迷惹。

“小弟弟,你這樣做很讓姐姐傷心哦,難道你就不能晚來一會嗎?”女子聲音中充滿了誘惹,一舉一動都能牽動每個男子的心。

可是陳楓卻不爲所動,見到女子如此表現,微微一笑,也學着那女子的口氣說道:“想不到姐姐運氣如此好,失傳百年的媚功竟然被姐姐得到,弟弟我可真是大爲羨慕啊。”

女子一驚,再一看陳楓的表現,頓時氣上心頭,那張俏臉一寒,再也沒有了先前的撫媚,因爲她知道,眼前的少年功力強她太多,根本不會被迷住心志,冷冷地問道:“你是何人,又是怎麼得知媚功的由來?”

陳楓呵呵一笑,見陽昆又有衝上來的舉動,擺擺手示意他不要輕舉妄動,然手纔回答道:“你可以叫我陳楓,至於如何得知媚功的由來嗎,我想,你只要到星魂北大陸隨便拉上一人,便能打聽到你所要得到的信息。”

“陳楓?”女子眉頭緊緊皺了一下便恍然道:“萬花宗陳楓?你就是那個被人稱爲廢物的陳楓?”

聽女子的口氣,顯然是知道陳楓本人的,可是陳楓卻從面前這個女人的臉上看到了一種不一樣的表情。


“怎麼,看來你對我還是很瞭解的嗎?”陳楓淡然道。

“哼,小子,告訴我,你那二師兄是不是被你給藏起來了?”女子一改常態,而且說出的話也是另陳楓大爲不解。

“二師兄?你找他做甚?”陳楓這個時候才意識到,眼前的女人顯然不是無雙城裏的人,而她來這裏的目的肯定和自己的二師兄有關。

“找他做甚?”女子忽然間笑了起來,變臉之快讓陳楓摸不清她內心的真實想法,只聽她繼續說道:“你說找他做甚?我一個女孩子爲了一個男人,找遍了整個北大陸,你說是爲了什麼?”

陳楓心裏一突,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女子,說道:“不管你找他是爲了什麼,不過我警告你,只要你對他有任何的壞想法,趁早放棄。”


“喲!還真看不出來,你們師兄弟的感情很深嗎!”說到這裏,女子臉色再次變幻,大聲說道:“他對人家做出那樣的事情,佔了便宜不說,反而撒腿就跑……哼!”女子臉上微紅,可見她能說出這些話來也是下了很大的決心的。

陳楓如果這個時候再不知道這個女人與自己二師兄關係的話,那就真的成了白癡了,一時間也不知道如何辨解了。

“即然他是你的師兄,一定會來找你,哼,老孃決定了,就跟着你了,有你在,我就不會他一輩子不出現。”

陳楓額頭上漸漸出現了汗珠,對於這個說話一會含情脈脈,一會兒粗言粗語的女人,一時間也有些招架不了。可是他卻沒有辦法,聽她的口氣,顯然是自己的二師兄做了對不起人家的事情,而且他到現在也不知道隨風是什麼樣的想法。

如果隨風也對這個女人有意思,爲何又躲着她呢,如果說隨風對人家沒有意思,爲何又做出對不起人家的事情呢。

如果是前者,說不定眼前這撫媚的女人就是自己未來的師嫂了,如果對自己的師嫂出手,陳楓自問還做不出這種事來。

“這個,你跟着我也不是不可以,可是我現在還不知道怎麼稱呼你呢?”陳楓無法,只得如此問道,不過他的心裏也有些擔心,如果自己的家裏出現了這麼一個女人,他還真有些擔心。

“嘻嘻,就知道你不會拒絕,至於稱呼嗎,嗯,隨風是你師兄,那你就稱呼我姐姐吧,至我的名字嗎,嘻嘻,我也忘了,不過外人都叫我小妖女。”


陳楓一時無語,看了一眼這個便宜的姐姐,說道:“那個姐……姐,你也看到了,我們來這無雙城是爲了什麼,你看。”

之前稱呼對方爲姐姐是調戲,自然叫着順口,可現在確定了關係,他卻有些叫不出口了,怎麼叫怎麼彆扭。

小妖女想了想,直接說道:“這個姐姐我無關,不過我有一個要求。”

“什麼要求?”

“隨風一直在打聽你的下落,看他的樣子,在這之前肯定沒找到你,你現在有這麼大的勢力,隨便發佈一條信息,讓他自投羅網就可以了。”

陳楓大汗,他還真沒有想到小妖女會是這個要求,不過他卻沒有立刻答應,而是小聲地問道:“那個……你能不能和我說說,你和我二師兄到底怎麼回事啊?”

小妖女見到陳楓如此模樣,撫媚地一笑,說道:“想不到小弟弟好奇心不小嗎,不過姐姐我喜歡,告訴你也無防,你姐姐我在洗澡的時候被他給看光了,哼,看光了本小姐的身子,還不想負責,難道你姐姐我的便宜是這麼好佔的嗎。”

額!陳楓猛的一拍自己的腦袋,仔細打量了一下小妖女,心裏嘀咕道:“難道二師兄喜歡這樣的?”

不過這話他並沒有說出來,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敢,他可不敢得罪這個剛認的姐姐,他剛纔可是見識到了她的厲害,現在跟着自己,雖然說的是自己未來的大嫂,可是憑着她的那滿嘴胡說的性格,還真怕她回去後和自己家裏的另一位亂說一氣,到時候吃虧的可是自己。


“姐姐的要求可以是可以,只是我二師兄他……”

“哼,我不管,反正我這輩子是賴上他了。”

看到她的表現,陳楓心中暗暗想着,會不會是這小妖女看上了自己的二師兄,故意勾引他,以小妖女的媚功,說不定二師兄還真的擋不住。

“嗯,是這樣,肯定是這樣?”陳楓在心裏嘀咕着。

陽昆見到陳楓與小妖女說個沒完沒了,一時間急了,上前提醒道:“主公,現在怎麼辦,這無雙城……”

“無雙城?無雙城的城主都死了,還怕什麼,直接帶着兄弟們入住無雙城。” 月光、無雙和天陰三大城市成三角的形狀分佈,而無雙城所在的位置卻背靠大山,只有兩條道路通往外界,一條通往月光城,而另一條直通天陰城。

陳楓剛一進入無雙城便喜歡上了這裏,易守難攻,並且又有月光和天陰兩座城市將之夾在中間,這樣的城市不做主城實在有點可惜了。

在看完無雙城的地圖布之後,陳楓知着問陽昆:“你覺的這無雙城怎麼樣?”

陽昆想了想了,說道:“一座大山將這裏四個方向圍了兩個,僅有兩個入口,再加上這裏收成又不好,和月光城一比,簡直相差太多了。”

一旁的小妖女聽玩陽昆的解說,嘻嘻笑道:“大塊頭,這你就不對了,雖然這裏收成不好,可是這裏易守難攻,可是做爲主城的最佳之地哦。”

陳楓看了一眼小妖女,然後手指桌面上的地圖,解釋道:“如果我們將這裏做爲我們的基地,如果月光城有難,我們的大軍可以延着這條道,以最快的速度趕去,天陰城也同樣如此,而如果對方想要攻破無雙城,必須先拿下無雙或者月光城其中的一個城市。”

“主公想將無雙城做爲我們的基地?”陽昆雖然沒想到這一點,不過對於地形的利憋卻是一眼就能看的出來,要不然他也不會成爲匪徒的頭目了。

“不錯,按照地圖上的顯示,我們所處的地方屬於整個星魂北大陸的最邊緣處,也就是說在我們背後的這座大山之後,應該就屬於星魂南大陸的範圍……”

陳楓話沒說完,就被小妖女給打斷了:“什麼南大陸,南大陸不是應該離我們很遠嗎,應該在我們的前面纔對啊。”

陳楓微微一笑,不多做解釋,他知道就算和他們解釋他們也不會明白,如果和他們講人類其實是生活在一個球上,他們一定不會相信。

“不管怎麼說,現在我們唯一要做的就是將我們的基地遷到這裏來,事後我再發佈下一道命令。”陳楓說完也不給陽昆反擊的機會,直接說道:“陽昆,你稍後派人到月光城通知管政,將我的話告訴他們,三天之後開始遷移。”

…………

就在時間過去的第一天,陳楓接到了阿大傳來的好消息,天陰城被他們五百星士給佔領了,而且還收服了幾十名散修,目前天陰城正在整頓之中。

而第三天一過,月光城第一批遷移的人員由司馬星雨帶領趕到了無雙城,陳楓領着陽昆與小妖女二人親自接應。

看着浩浩蕩蕩的上千人隊伍以及那領隊的少女時,小妖女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故意進着陳楓靠近了一些。陳楓一直盯着前方的隊伍,根本沒有注意到小妖女的小動作。

隊伍越來越近,司馬星雨遠遠地就看見了站在城外的陳楓,正想加快腳步之時,她的目光轉移到了一直站在陳楓身邊,那穿着暴露的小妖女身上,臉色呢唰的一下變了,那原本準備加快的腳步此時也慢了下來。

“小旭!”

司馬星雨將頭轉向了旁邊的凌旭這邊,指着陳楓所在的方位,問道:“那個女的是誰?你可認識?”

司馬星雨的變化凌旭看的一清二楚,此時再聽到司馬星雨的問話,心裏苦笑,可是嘴上卻說道:“不認識,不過應該是無雙城管事的吧,要不然她怎麼會和大哥一起。”

“哼!管事的,管事的就穿這麼少嗎,就可以靠的這麼近嗎?你看,你看她的手放到哪裏?不行,小旭我們回去。”

司馬星雨所說的,凌旭又怎麼沒看到呢,他的眼睛可是一直在城門口的三人身上,尤其是陳楓身邊的那穿着暴露的少女。

而此時,小妖女好像故意,又好像很隨意,伸手在陳楓的肩膀上拍了拍,那模樣好像是由於陳楓肩膀上有灰塵,她幫忙拍打一下而已。

可是由於她比陳楓低上一頭,所以在拍打的過程中離的比較近,再加上她掂起腳,遠遠看去,就好像靠在了陳楓身上一般。

而陳楓一直在注意着司馬星雨這邊,所以對小妖女的小動作絲毫沒有注意,所以就造成了天大的誤會,而小妖女在看越來越近的司馬星雨時,臉上露出了一絲弱有弱無的笑意。

“小雨!”

等到兩方面對面的時候,陳楓原本想表述一下自己的思意,準備來個擁抱之時,哪裏想道司馬星雨冷哼一聲,狠狠地瞪了一眼陳楓與小妖女一眼,停也不停,就這樣直接駕着馬進了無雙城。

陳楓一時間摸不着北,不明白司馬星雨這葫蘆裏賣的什麼藥,看着進入城中的司馬星雨,他只好將目光轉向凌旭,問道:“小旭,你小雨姐怎麼了?”

原本凌旭也想學着司馬星雨給二人一個白眼直接進入城中的,可是看到陳楓那焦急的樣子,忍不住停了下來,狠狠地瞪了一眼小妖女,說道:“還能怎麼了,吃醋了唄,大哥,不是我說你,小雨姐對你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很好啊。”

“即然很好,那你爲什麼還……”說到這時,凌旭又看了一眼小妖女。

如果這個時候陳楓還看不出來的話,那就是真的太笨了,苦笑一聲,說道:“就是這事啊,唉,你先處理這裏的事情,我去找你小雨姐解釋清楚。”說完就追着司馬星雨進入了無雙城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