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45 Views

無論怎樣,他都不可能和zheng府對抗。

Written by
banner

而B國的那股勢力,可是能夠調動B國軍隊的龐然大物。

這樣的勢力,想要踏平毒蜘蛛,幾乎可以說是不費吹灰之力!

跨國又怎樣?

只要B國向T國提出某些條件,T國會毫不猶豫舉傾國之力,剿滅毒蜘蛛的勢力!

這個女人畢生都在爲整理幫派混亂秩序,造福世人努力着。

假如有一天,B國那股勢力知道自己就在毒蜘蛛的幫派之中,定然會不顧一切的撲來,那時,毒蜘蛛,幫派,她畢生的心血,都將玉石俱焚。

絕對不可以有那一天到來。

哪怕讓李更新自己去面對整個國家,整個世界,他都不要,不要哪怕一點的別人幫助,因爲他…

不想連累任何人!

世人稱他爲魔,可他終究無法擁有那一顆魔鬼的心。

那份最真誠的善念,他無論經歷多麼黑暗,絕望,都未曾丟棄。

這種善,又有誰懂?

李更新擡起另外一隻手,抓住毒蜘蛛的手背,沉默了片刻後,忽然用力。

毒蜘蛛感覺到自己彷彿被一個老虎鉗子被抓住,她十分驚訝,跟着,手被李更新很輕鬆拿了開來。

李更新慢慢擰動門把,他轉過頭,用冰冷的眼睛注視着毒蜘蛛。

“我喜歡獨處。”

“還有…”

“希望你今天的話不是謊言,否則,我會再一次出現在你的面前,而那時,將會是你的末日。”


李更新慢慢走出了房間。

他又一次選擇獨自來扛所有的痛苦。

而且…

他無怨無悔。

毒蜘蛛呆在原地,並沒有去追,她明白,自己交代一切後,這個男人還不肯留下,就沒必要挽留。

她隔着窗戶,看到那個男人淡定的走出古堡,深吸了口氣,雙眸中流露出一抹複雜的神色。 李更新走到大門口,還在想着毒蜘蛛的事情,經歷過多次死亡的他,心智相當成熟,不大可能看錯人。


從某種角度來講,毒蜘蛛和自己又那麼的相似。

幫派。

只要提起這兩個字,世人便不會有什麼好的印象,可是,在承載了那麼多咒罵,侮辱,詆譭之下,依然還有毒蜘蛛這樣的清流,去儘自己最大努力,做着善良的事情。

自己何嘗不是?



李更新拿出根香菸,默默點燃,他多麼想留下幫助毒蜘蛛,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否則,只會給她帶來滅頂之災。

他擡起右腳,剛準備踏出古堡,耳旁突然響起了冰冷的電子合成音。

“T國警方在兩分鐘後趕到古堡,擊殺毒蜘蛛,你有兩個選擇,一,乘坐東邊路口停留的出租車逃跑;二,坐以待斃。”

什麼?

警方?

殺毒蜘蛛?

李更新立刻看向東邊,五十米之外就有一個路口,一輛空載的出租車臨時停在路口,似乎是在進行短暫休息。

警方在兩分鐘後纔可以到達古堡,留給李更新逃跑的時間相當充裕,只是…

李更新扭頭看了眼古堡,愣了零點零一秒鐘。

他一咬牙,快步跑了回去。

……

李更新的身體素質已經接近世界人類的頂尖水準,所以跑到三樓只用了幾十秒鐘,可能是他用盡全力的緣故,他氣喘吁吁,滿頭大汗。

毒蜘蛛正因爲李更新的離去,而沮喪的坐在椅子上發呆,忽然看到他又重新跑了回來,欣喜若狂。

“你想通了?”

毒蜘蛛激動的起身。

李更新吞口唾沫,大喊:“快跟我走,警察來殺你了!”

毒蜘蛛的反應,彷彿是聽了個天大的笑話般,哈哈大笑起來,然後開口道:“你聽說過幫派復仇嗎?”

李更新擦了把汗,還沒有問,毒蜘蛛已經自顧自講了起來。

“無論何時,那些警察非但不敢碰幫派頂尖的老大,還要尊敬幾分,因爲逼急了他們,吩咐小弟不配合警方工作,刻意擾亂當地秩序,會令警方十分難辦,殺掉他們?那就更不可能啦。”

“你要明白,幫派老大的號召力是很強大的,也可以說是許多小弟們的信仰,有個三長兩短,那些和老大被殺案件有一點點關聯的警方,或則普通人,都會全家不得好死。”

毒蜘蛛一扭一扭,踩着高跟鞋走到李更新面前,她雙手抱臂,露出副雍容華貴的姿態:“所以,警方動我,不可能的。”

李更新知道系統不會提供虛假情報,更沒功夫和毒蜘蛛扯蛋,他直接拉住毒蜘蛛的手,大喊:“快他媽的走,不然來不及了!”

縱然毒蜘蛛見過許多世面,也被李更新給嚇住了,反應過來後,她甩開對方的手,大喊:“神經病啊你,我…”

這時,古堡外響起了警笛聲。

李更新心裏咯噔了下,和毒蜘蛛一起往外看去,只見幾十輛警車把古堡圍了個水泄不通,然後,數百名荷槍實彈的T國警方人員,跳下車衝了進來。

直到此刻,毒蜘蛛依然感到匪夷所思。

在她心裏,這些警方根本不可能來動她啊!

誤會。

一定是誤會!

可緊隨其後的qiang聲,讓她的心裏終於有了危機感。

“塔塔塔。”

“啊!”

“快跑!老大!”

樓下已經亂成一團。

李更新知道已經晚了,現在別說毒蜘蛛,就連他,也是插翅難逃,忽然,他感覺自己被狠狠推了一把。

“這面牆壁有處暗閣,是工匠精心打造,用來做最後藏身之處的,今天這些警方衝我而來,肯定已經獲取了相當豐富的情報,有了相當充足的信心,認準了我就在古堡,所以,他們挖地三尺也會把我找出來,但你不同,他們不認識你,他們只要看到了我,就不會再費盡心思去找什麼暗閣,你躲進去,可以活命。”

李更新在毒蜘蛛的推攘下,到了牆壁跟前,毒蜘蛛握住一個花瓶,用力擰動,牆壁竟然緩慢的轉了起來。

沒多久,出現一個足夠人側身進去的縫隙。

“你也進來,否則我不進去。”

李更新回身講道。

而這時,令他驚訝的事情發生了。

毒蜘蛛一直波瀾不驚的臉上,竟少有的露出了慍色!

“混蛋!你快點進去!跟我在一起就全完了!”

毒蜘蛛猛然用力,把李更新推了進去,然後扭動花瓶,牆壁在慢慢恢復,李更新想要出來,但已經晚了,縱然他力氣再大,也拗不過堅硬的牆壁。

“如果我有什麼不幸,記住我給你說過的話,請你努力,讓這些幫派恢復原來面貌,爲世人做好事。”

轟隆隆。

牆壁被徹底封住。

李更新眼前一片漆黑,他正要擡手去敲,忽然聽到外邊傳來了踹門的聲音,跟着,是很雜亂的腳步聲。

“不許動!”

“毒蜘蛛,你已經被包圍了!”

“蹲在那裏!”

李更新被封在牆壁裏,只能憑藉着聲音去判斷外邊發生的事情,而這時,外邊的屋子內,已經站滿了警察。

……

這些T國的警察各個舉起來手qiang,對準毒蜘蛛的腦袋,目露兇光,似乎隨時都會開qiang。

毒蜘蛛面對這麼多黑洞洞的qiang口,並沒有半點畏懼,她平靜的看着這些警察,彷彿他們都是虛幻的。

一位留着大鬍子,五大三粗,長官模樣的警察走上前來,他抱着雙臂,居高臨下俯視毒蜘蛛。

片刻後,他發出了陣陰險的笑容。

“我們又見面了,毒蜘蛛。”

毒蜘蛛擡起頭,用一種輕蔑的目光看向那雙貪婪的眼眸,用種冰冷的語氣回道:“孟達局長,如果想見我,只需要派個手下去通報一聲,我自然會給你面子,何必這麼興師動衆?”

毒蜘蛛擡起手,把那些黑洞洞的qiang口指了一圈。

“而且,這麼多傢伙,殺我小弟,闖我宅院,孟達局長…”

毒蜘蛛眼神中,閃過了一絲凌厲的殺意。

“你嚇我呢?”

孟達局長玩味的看着這個冷酷的美麗女人,曾多時,他夢寐以求得到這個女人,無論是她的身體,還是她的金錢,只不過…

孟達局長笑了笑,他揹着雙手,不緊不慢的在屋子裏踱步,並且喃喃自語。

“哈哈,有意思,嚇你,嚇你。”

孟達局長走回毒蜘蛛跟前,忽然擡手,狠狠一巴掌抽在她的臉上,大喊:“我他媽嚇你又怎樣?”

毒蜘蛛的整個腦袋都被打的一個傾斜,她咬着牙把頭回過來,孟達局長直接把冰冷的qiang口野蠻的頂在她眉心之上。

孟達局長咬着牙罵道:“老子今天來,就是他媽的要收了你這條命!”

(提前祝大家國慶節快樂哦,另外告訴大家一個小祕密,這個故事之所以用‘悲歌’來命名,是因爲很催淚哦,黑幫的恩怨情仇,主角的心智蛻變,盡在這一系列故事內,國慶節道人不出去玩,好好更書哈哈~) 孟達局長用qiang頂住毒蜘蛛的眉心,惡狠狠的講道:“嚇唬你?今天老子就是來要你這條命的!”

毒蜘蛛用平靜的眼神看着他,未曾表現出絲毫的恐懼與慌亂。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