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49 Views

“怎麼回事?還沒有將那人擒住嗎?”施鋒眉頭一皺,出聲道。

Written by
banner

“少爺,那人實力超然,連施虎大人都被其擊殺了!”一護衛顫抖着聲音說道。

“什麼!”施鋒眼睛猛睜,顯然難以相信,隨即露出怒色。

“廢物!”

施鋒手中寒光一閃,那護衛鮮血飆飛,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我要宰了他!不!擒住他,讓他受盡千刀萬剮!”施鋒眼中露出冷色,同身後中年人向着遠處衝去。

“轟!”


房屋炸飛,鮮血四濺,此時的葉影正陷入瘋狂的廝殺中!

“滾開!”

葉影一腿甩去,如同巨龍甩尾一般,一護衛的身體差點被葉影一腿踢成兩段!護衛被一腿巨力踢飛,途經撞飛了四名護衛,五名護衛重重的撞飛在周圍房屋中,半天都沒有站起身來,顯然是不活了!

此時死在葉影手中的宗級強者已經足有十六位!高階宗級高手都足足有四名!施家的高階宗級強者近半都死在了葉影手中!

雖然殺了四名高階宗級高手,但葉影一直感覺沒有將施鋒擊殺,雖然葉影沒有見到施鋒,但從那幾人的衣着及年齡中葉影明白那幾人顯然都不是施鋒!

“你找死!”遠處一俊美男子趕到,臉上佈滿濃濃的煞氣,此時他身後還有許多身穿金紋甲的護衛!

“施鋒少爺!”遠處一護衛隊長急忙行禮。

“施鋒!”葉影一聽,腦海轟鳴,目光緊緊的盯着遠處那俊美男子,雙眼如同要噴火一般!濃濃的殺氣與寒氣瞬間散出!

“轟!”

葉影猛然跳起,地面瞬間被巨力砸出一個大坑,葉影飛行念技已然用出,向着施鋒急速飛去!

葉影雙眼冰冷,暴戾氣息一覽無遺,銀雪劍自天劈下,周圍寒氣急速凝聚,極致危險的氣息正在醞釀。

恐怖的氣息蔓延而至,施鋒眼中露出濃濃的驚駭之色,原本他準備向一舉擒下這黑衣男子,但沒想到葉影一見到他竟如此瘋狂用出恐怖一招要將其斬殺!

“佈陣!”施鋒大喊,他能感覺到此時心中如此真實的驚恐,如同直面死亡一般。

身後五十名金紋衛聽到施鋒的命令極爲熟練的行動開來,動作一致,轉眼一道散發五彩光芒的護罩將衆人保護在其中!竟是一種羣體陣法!

寒氣急聚,轉眼一道白色劍光驟然形成,向着施鋒急斬而去!

“死!”嘶啞的聲音伴隨着濃濃的殺氣迴響。

白色劍光一出,天地變色,溫度急劇降低,如同寒冬已至一般! 白色劍光急速而至,劈砍在五色護罩上,劈砍處冰晶急速蔓延,轉眼凝成了白色寒冰!

“咔嚓!”

冰晶化爲碎片,於此同時那護罩也轟然破碎,化爲天地靈氣消散開來,與此同時那五十名金紋衛盡皆猛吐了一口血。

白色劍光無可抵擋般直直劈下!

施鋒眼中露出濃濃驚駭之色,毫不猶豫的伸出左手,其上一隻銀白戒指散出刺眼光芒,一股巨力向着白色劍光衝去,欲要將其擋住!

白色劍光與刺眼白光終於對撞,沒有碰撞轟鳴聲,而是極爲寂靜,白色劍光中蘊含的寒氣如同凍結萬物一般竟要凍結那刺眼白光!

冰晶蔓延,那白光都抵擋不住極致的冰寒凍結力就要被盡數凍結!

“不!”施鋒露出驚恐之色,他不能死,他還沒有成爲族長,他還沒有達到絕級!

冰晶蔓延,轉而凍結速度又慢了下來,最終停止,那刺眼白光盡數被凍結化爲碎片,又化爲天地靈氣消散而去,同時施鋒手中的戒指也裂開道道裂縫,隨即化爲碎片,而白色劍光也能量用盡最終化爲虛無!

葉影雙手盡皆通紫,雙手冰寒刺痛,‘破冰’這招的副作用體現了出來。葉影雙手顫抖, 王府空房候嬌娘 ,爲什麼!葉影用出如今最強一擊任然沒有將施鋒擊殺,若不是施鋒那戒指擋住了‘破冰’這招餘下的威力,這施鋒定然要身死當場!

“殺了他!”施鋒大怒出口,剛剛他真正感覺到了死亡的感覺,他要立刻將這蒙面男子擊殺才能心靜!

施鋒看着這男子眼中透出濃濃的驚駭,他無法明白爲何這男子好似才低階宗級的境界,爲何能發出如此恐怖的一擊!他那戒指可是他父親送他,足以抵擋一次絕級攻擊的,沒想到爲了抵擋剛剛那一擊而耗盡!

護衛立刻將施鋒重重圍住,將其保護在內,而其他護衛不停劈砍出劍氣,欲要將葉影擊殺!

“佈陣,將他困在此地!”

一護衛隊長大喊,同時各護衛身上閃起亮光,一道灰色正方形光芒將四周盡皆封鎖,葉影的頭頂也被灰色光芒封住,光芒向下壓來,葉影竟其向着下方逼去!

葉影眉頭一皺,索性落到了地上,衆人一見葉影落地立刻殺上前來,此時的葉影雙手盡被冰凍,難以動彈,三道幻影出現在葉影葉影身周將葉影保護在內,正是那三枚暗器。

暗器向着周圍穿梭,靠近的護衛不死即傷,但遠處的護衛隊長卻反而大笑道:“殺!此人現在以無法使用雙手,已不足爲懼!”


那護衛隊長眼力不錯,一眼便看出葉影此時的困境!

衆人一聽竟是眼光大亮,兇性大露,對葉影懼意也小了許多。


一道刀光劈砍在葉影胸前,葉影衣服立刻被切開一道口子,但當其劈砍在葉影身上時卻僅僅留下一道白印!


“此人難道是魔獸嗎!竟然能以身體硬抗刀劍!” 不負嬌寵

“大哥,我們被圍住了,再這麼下去怕真要死在此地啊!”小金靈魂傳音道。

此時的小金眼中透出一絲焦急,不停的廝殺消耗了他極多的氣力。

葉影咬了咬牙,葉影此時已經持續高強度的廝殺了近一個時辰,鬥氣早已耗空了幾次,儲物戒指中的鬥氣回覆藥劑都將消耗一空。若非心中的仇恨瀰漫,現在葉影早就應該感到疲憊了。

雖然葉影非常想將這施鋒擊殺,但葉影也知道此時是殺不了他的,在施家族中高手太多,之前擊殺四名高階宗級時便耗去葉影不少氣力,雖然葉影的身體力量能支持許久,但也總有耗空的時候,況且若是施家的那個絕級老不死回來葉影怕是想走都走不了了。

“走!”葉影目光緊緊盯了遠處那施鋒一眼,咬了咬牙便向着那灰色護罩邊緣衝去。

葉影一腳向着灰色護罩踹去,護罩搖晃了一番,竟然沒有破開!

“他們想跑!給我殺!”各守衛隊長大喊。

小金也用爪子在護罩上狠狠抓擊了幾下,竟然也沒有破開!

葉影目光看去,護罩外面一個個護衛正靜坐在那,此時他們手中正捧着一塊漆黑石頭,葉影略微思索,看來這些護衛並不會陣法,而是那石頭的古怪。

“這陣法應該有破綻!”葉影眼睛冷然的看了看周圍。

只見葉影胸前一股淡藍色寒氣穿過護罩衝向一手捧漆黑石頭的護衛,那護衛在寒氣下立刻凍成了冰雕,同時那漆黑石頭在寒氣的侵襲下也被凍結!

漆黑被凍結,葉影他們身前的護罩一部分立刻有些不穩了起來。小金見此狠狠撞去,護罩立刻破碎,破開一個洞口!

葉影目光冷冷的看了看遠處那施鋒,轉頭與小金向着施家府邸外面衝去!

施鋒看着葉影冰冷的目光,不禁心中一寒,低聲道:“這眼睛真像那葉麟!你跑不了的!”

“給我追!一定要殺了他!”一護衛隊長大喊。

施鋒眼色陰沉,罷了罷手說道:“不用追了,以你們的速度追不上!”

“少主,可……..”

“滾!”

“是。”

………….

葉影與小金迅速離開了湖鑫行城,因爲剛剛葉影戰鬥之時沒來得及祛除雙手中的寒氣,葉影此時一看,雙手竟然僵硬無比,一塊一塊皮膚如同冰塊一般掉落了下來!

以葉影的身體強度都被這‘破冰’這招的副作用傷成這樣,若是其他人即使領悟屬性意境且學會這招怕也無法使用,一旦用出自身也得暴斃!

“施鋒!”葉影咬牙出聲。

“走!” 暖婚之誘寵嬌妻

而此時的湖鑫城則是炸開鍋,竟然有人光明正大的在行城中出手!竟然無視王朝法制!更爲讓人驚訝的,此時竟然還是對付施家,衝進施家老巢!

施家此次可謂是損失慘重,魂級護衛損失近半,宗級高手死去十八名,高階宗級高手死去四名!更爲讓人吃驚的還是那行兇之人竟然還逃了出來!

“混賬!”

“廢物!”

此時的施家老族長施乃炎滿臉煞氣,他從城主府回來看到破爛不堪的施家府邸時差點吐血。

“查!一定要查出是誰!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誰竟敢在行城動我施家!”施乃炎眼中冰冷鄭然出聲。

此時的湖鑫城都轟動了起來,湖鑫城城主知道了此事也是神情凝重,行城中出手可是大事,這是涉及道王朝臉面的事,城主保證若是查出是誰,必定要將其擊殺,同時他的家族都要受牽連! “鋒兒,你們可有看清楚那闖入之人的面容?”施乃炎收起怒氣,沉聲對着一旁的施鋒說道。

施鋒搖了搖頭,眼神陰沉,出聲道:“沒有,那人擋住了臉,自始至終我們都不知道是誰,不過那人好似對我仇恨極大,而且我感覺怕是葉家之人所爲!”

“葉家?”施乃炎眉頭微皺,思索起來,轉而說道:“葉家不過一個小城的小家族,怎麼可能擁有這等高手?”

施乃炎說完,想起十幾年前保護葉家的一人,那人實力超然,以一人之力便擋住了施家,若非那人出手,葉家早在十二年前怕便就要完了。

那人正是對葉家恩情極大的柳前輩,正是柳前輩出手才威震住了施家,另施家在當時承諾之後不對葉家出手。

“難道是那人不成?不對,若是那人出手,你們根本不可能擋住他分毫。”施乃炎又搖了搖頭。

“父親,雖然我沒有看清那闖入之人,但他的眼睛給我一種極爲熟悉的感覺,與那葉麟極爲相似,而且我聽聞葉麟有一子,天賦超然,還被送去龍騰學院修行………”

施乃炎一聽擺了擺手說道:“你是說是葉麟的兒子乾的?不可能,即使他天賦超然,畢竟年紀太小,如今又有幾分實力?能突破到宗級便足以讓人震驚了,怎麼可能隻身闖入我們施家,還擊殺瞭如此多高手!”

“鋒兒,我知道你對葉麟恨意極深,那葉麟之前已經被你殺死,但看來你還沒有消除恨意,不過那葉麟之子,我們還是不要動手爲好,他畢竟是馮朔的外孫,雖然馮家與葉家關係不好,但馮朔定然不會不管他的外孫的,而且若是我們再對付葉家的話,十年前那人若再度出現定然又是一番惡戰。”施乃炎目光盯着施鋒沉聲道。

施乃炎低着頭,隨後重重的說了聲:“是!”

不一會兒,施乃炎慢慢走了出去,施鋒獨自留在房間內。

“難道真是我多心了?不過那人的目光和那葉麟還真像。”施鋒搖了搖頭也走了出去。

………..

夜已深,此時葉府中,葉天正滿臉焦急的踱步。

“影兒!”看到葉影神色僵硬的出現在房間內,葉天急忙走了過去。


“大伯,我近段時間要閉關,捏碎此護符我會有感應。”葉影一回來便如此說道,葉天一聽頓時一震。

“影兒,你沒事吧?”葉天出聲問道。

葉影擠出一絲笑容,搖了搖說道:“沒事,阿奇在武雷特學院怎麼樣?”

“阿奇這小子在學院中挺好的,我們葉家這段時間的事他也不知道。”

葉影一聽點了點頭便向着屋外走去。

“影兒。”葉天看着前方的身影猶豫出聲。

“大伯,有事?”葉影沉聲道。

“影兒,你父親的事我同樣憤恨,若我不是族長,也許也會瘋狂一番,但我是族長,我得爲族裏考慮。若是我們葉家有難,你父親定然也不安心。你還年輕,你的天賦是我們葉家如今最強的,你要保證好自己的安全,只要你成長起來,我們葉族註定會再度輝煌!”葉天沉聲道。

葉影一聽,沉靜下來,隨後點了點頭繼續向着屋外走去。

葉天目光盯着葉影離去,輕嘆了一口氣,坐了下來,目視前方。

葉影之前瘋狂衝出,讓他都感到一絲恐懼,他從上次葉影擊敗蔚家蔚青山後便知道葉影天賦驚人,但還是沒有想到他剛剛追出去不久便看到施家在火龍城的坊市化爲了虛無,其中的留守高手也盡皆身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