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126 Views

晚上八點半金清石離開了藍天大廈,慢慢的向著藍色妖姬夜總會走去,他剛一離開大廈兩個帶著帽子,身上背著包的人就迅速的進到了大廈裡面,一口氣衝到十樓來到了金清石的家門前,在密碼鎖上連續按了幾遍數字后,只聽滴的一聲房門打開了,兩個輕輕的打開房門,手裡拿著手槍進到了房間里,兩個把每個房間都搜查一遍后,向著耳麥道:「1號!1號!房間里沒人,現在開始安裝炸彈!」

Written by
banner

「2號、3號!動作要快!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就會回來!」

「2號、3號明白!」兩個人說完立即向著主卧室走去,搬開窗墊在床下安裝好炸彈后又回到客廳在沙發下也安裝上了炸彈!然後快速向著樓下跑去! 金清石來到了藍色妖姬夜總會開好一個包房后,將自已所在的房間號給冰冰和寒寒發了過去,沒過五分鐘寒寒和冰冰就推門走了進來,金清石笑著向她們道:「你們也夠快的啊!兩個小保鏢呢?」

「我們讓她們在外面等著!因為我們一直在門口等著你,在你進到夜總會後我們看到有一個人在跟蹤你,我讓她們先在門外盯著那個人呢!」

「什麼啊?」金清石聽到兩個的話心裡一驚,自已最近真的有些大意了!有人跟蹤自已竟然沒有發覺!

「我們這是習慣了!每次和客戶相約都要提前查看好周圍的環境,就怕是一個陷阱!這不是針對對金先生的!」寒寒抱歉的道。

「我不怪你們!你們吃這口飯小心一點很正常,我只是在自責自已!竟然沒有發現有人在跟蹤!」金清石嘆了口氣道。

「就憑金先生的身手,就是不發現那個人也不是您的對手!」冰冰笑著道。

「我還不知道你們的名字呢!我最後一次見過你們是在你們和師傅和一個小女孩去高志完的家裡,那個時候我就在高家的對面!」金清石笑了笑道。

「我叫周冰冰,這是我妹妹周寒寒,我們是孤兒,是師傅把我撫養大的,那次去高家是高宏達給我們工錢。」冰冰解釋著道。

「我從小也是孤兒也是師傅撫養大的,最近才找到親生父母,沒想到你們也是!」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我們的師傅就是一個殺手,所以從小就教給我一些殺人的本領,從小就受了很多苦,現在師傅又不在了,現在除了殺人、掙錢就是這樣無聊的過著!」寒寒嘆了口氣道。

「我在這裡和干爺爺顧老準備開一間中醫療養院,今後有什麼困難就去那裡找我,如果有一天不想干這個行業了就到我那裡去,工資不會少了你們的!」金清石認真的道。

「顧老可是香港的中醫泰斗啊!沒想到他成了你的干爺爺!等過了三十干不動了就去你那裡!到時候可別不要我們啊!」冰冰笑著道。

「其實你們現在這可以過來幫我,工資每人500萬一年,有任務的時候參加分成,我以前的兄弟最高一次分了五千萬!」金清石笑了知道。

「什麼任務?也是去殺人嗎?」寒寒小聲的問道。

「我現在的身份是中國總參謀部情服局的副局長,所執行的任務也是去殺那些該殺的人,你們跟著我至少不會有做牢的危險!」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讓我們考慮一下行嗎?」冰冰小聲的道。

「這事不急!現在我想請你們幫我收集一下和勝和白家的所有資料,並先幫我跟蹤一下白子聰,你們可以直接說價錢,任務不接也沒關係!」金清石嚴肅的道。

「和勝和的白家?白家可是有近萬名手下,國家難道要對付白家?」寒寒吃驚的道。

「這件事情是私事,因為白家前天曾經派人暗殺過我,不過我把他們全給滅了!」金清石冷冷的道。

「金先生!白家的資料我們手裡就有現成的,那個白子聰我們會幫你了解一下他的行蹤!不過我們畢竟道上的人,大家都認識,如果我們出手就很難在香港呆下去了!」寒寒想了想道。

「我不會讓你們動手!我自已來搞定,你們能做到這樣已經可以了!」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金先生真的對不起! 豪門逃妻:總裁我不婚 我們也沒幫上您的什麼忙,錢我們一分也不會要的!」冰冰不好意思的道。

「這樣吧!我就給你們30萬美金,等我處理好這件事情,帶你去找李家的李啟明,幫他查一下有關暗殺他的事情,李啟明是我的好朋友,他不會虧待你們的!」金清石笑了笑道。

「你的錢我們真的不能要!李家李啟明的事我們也聽說了,沒想到他竟然是你的好朋友,這個生意我們接了!謝謝金先生!」寒寒認真的道。

「那你們把資料發到我的郵箱里,有關白子聰的事情一有消息馬上告訴我!可成之後為送你們每人一輛汽車!不要天天開著哈雷到處跑,人都晒黑了!」金清石笑著道。

「真的黑了嗎?」冰冰和寒寒同時向著對方問道。

就在這個時候冰冰的手機響了起來,冰冰連忙接聽道:「小芹!外面什麼情況?」

「師傅!又來了一個人和以前的那個人碰頭后,進了夜總會裡面,兩個人的警惕性很高,我們很難靠近他們!」

「你們不要再跟他們了!我們馬上出來!」冰冰說完向著金清石道:「兩個人進了夜總會,可能是沖著你來的!要不要我們去解決了他們?」

「不用了!他們能跟蹤我到藍色妖姬夜總會,一定是個高手!你們從正門先走,我引著他們從後門離開!」金清石搖了搖頭道。

冰冰和寒寒點了點頭立即離開了房間向著門口走去,金清石將防彈背心貼身穿好,然後買好單向著後門走去,就在金清石走出後門向回家的路上走的時候,在他身後30米遠的地方,兩個帶著棒球帽的男人悄悄的跟在他的身後,金清石慢慢的走著,身體已經做好隨時出攻擊的準備,可是這兩個人一直保持著這個距離,當金清石進到藍天大廈里,兩個人也沒有向他出手,金清石在樓梯里等了十多分鐘后,也沒看他們進來,金清石快速的跑回到家裡,打開門進到房間后,他沒有開燈,而是迅速在房間里搜查起來,當天眼把房間每一個角落全部檢查后,手裡拿著從他床底下和沙發下面拆除的遙控炸彈,他冷笑一聲將兩個炸彈扔到空間的死門裡,然後拿出紅外線望遠鏡閃到窗戶邊上,慢慢的將窗帘拉開一條縫隙向著外面看去。

離藍天大廈300米的海面上一個白色的遊艇正靜靜的停在海面上,金清石看到兩個人拿著SVD狙擊步槍趴在船頭上,槍口正對著自已這裡,炸彈加狙擊看來是白子聰的獵鷹小隊來了! 金清石看著那艘遊艇冷哼一聲,他走回到卧室里將床邊的小燈打開后,走到洗手間將浴室的熱水打開后,走到背靠著大海的客房裡,打開窗戶看到四周沒人後,身體直接窗口跳了下去,身影一閃金清石的雙手已經扣在了六樓的陽台的護欄上,緊接著身體又向下飛去,在三樓停頓了一下後身體直接一個空翻落在了地上,身體快速的消失在夜色中。

趴在遊艇上的賓哥和另外一個人看房間里的燈亮了,兩個人立即槍口對準了亮燈的房間,可是房間里人影閃了一下后就沒有了動靜,在等了十分鐘后,賓哥向著耳麥里小聲的喊道:「二號!二號!」

「二號收到!」

「目標進到房間后沒有再出現過,你們過去看一看!」

「是!」在十一樓樓梯里立即出現了兩個人,一個人身上綁著安全繩從通道的窗戶處爬了出去,另一個人雙手緊緊的抓著繩子一點一點的放著,這個人爬到了十樓的一個小窗戶前在向裡面觀察了一下后,身體鑽了進去,這是一個客房的洗手間,他輕輕的走到房門后將耳朵貼在門上,外面沒有聲音,推開客房的門向著主卧室走去,趴在主卧室的門上聽到房間裡面傳來了「嘩嘩」的流水聲,他立即退回到客房內,向著耳麥小聲的道:「1號!1號!目標正在洗澡!」

「1號收到!等目標進入客廳或上床后立即起爆!」

「2號收到!」

這個時候金清石已經跑到海邊,悄悄的潛入到了水中,背上氧氣瓶向著遊艇的方向從水下遊了過去,十多分鐘后他慢慢的從水裡探出頭來,這個時候金清石已經游到了遊艇的後面,雙手抓著船舷輕輕將身體提了起來,看到駕駛艙沒人後,他的身體縱身一躍無聲的落在船頂上。

賓哥和另外一個正趴在船頭,拿著狙擊槍正向著亮燈的房間瞄準著,金清石雙手拿著飛刀已經站在船頂上,雙臂用力向著一揮,兩道寒光一閃,兩把飛刀如閃電版劃破夜空,從兩個人腦後的中樞神經穿了過去,又從額頭中間鑽出來深深的扎進了甲板上,兩個人立即頭一歪倒在了甲板上,金清石扒下兩個人身上所有的裝備,然後將屍體收到空間里,看著這艘遊艇金清石開心的笑了起來,真是缺什麼來什麼!想著大飛卻送來了一個升級版的豪華遊艇!白子聰真的很講義氣!

金清石跳入海中將遊艇收到空間里,然後快速的向著岸上游去。

又過了十多分鐘,2號再一次從客房裡輕輕的走了出來,趴在主卧室的門上,當再次聽到「嘩嘩」的流水聲后,眉頭一皺,難道目標在浴室睡著了?洗澡也不可能洗半個小時啊!他退回房間后立即向著耳麥道:「1號!1號!情況有些不妙!」

可是2號等了很久也沒有聽到1號的回復,他立即向耳麥道:「所有人立即撤退!」

2號快速的從窗口爬了出去,匯合接應他的人一起向著樓下跑去,一邊跑一邊向著耳麥道:「4號、5號!你們馬上去將車開過來!」

在藍天大廈的樓頂上也有兩個人立即收起繩鎖,向著樓下跑去。

在藍天大廈一樓的保安室里兩個身穿保安服的人,聽到2號的聲音立即下保安服,將衣服扔到了躺在地下的兩個人的身上,然後向著大門外跑去,監控設備已經全部被他們損壞,裡面所有的資料也已經清除了。

就在兩個保安剛剛衝出大門口的時候,一道人影從門后閃了出來,身體也凌空飛起,雙手一揮兩道寒光向著兩個人的頭部射了過去,雙腳同時向著兩個的後腦蹬了過來,飛刀深深射進了兩個人的腦袋裡,兩個人身體同時一晃,剛剛扭過來頭來想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只看見兩隻大腳狠狠蹬在了他們的臉上,「咔嚓」一聲輕響!兩個人的鼻樑骨和兩排牙齒全部被踢碎了,身體直接被蹬飛了幾米遠落在了地上,身體在抽動的幾下后就一動也不動了。

金清石飛身上前從兩個人的身上收回飛刀,將兩個人的屍體收到空間里,又閃身躲到了門後面。

2號他們背著包衝到大門口看到接應他們的車還沒有開過來,立即向著耳麥呼叫道:「4號、5號!你們在那裡?車怎麼還沒有開過來?」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身影突然從大門的旁邊閃了出來,兩道寒光向著他們射了過來,兩個人立即大叫一聲「不好!」身體想躲已經來不及了,只能將頭快速的一閃,兩道寒光緊貼著他們的氣管插了進去,兩個動作敏捷的向後躍起一個背摔,背部一落在地上,兩把手槍同時向著前方連續「砰…..砰….砰….砰…..!」連開十幾槍,金清石看到兩把飛刀沒有射中兩個的咽喉,兩個的手槍已經出現在了手中,他立即飛身撲到大門左手邊,2號兩個一邊瘋狂的開著槍一邊向著耳麥大喊道:「6、7號!我們在大門口中了埋伏!你們快去找車!到門口接應我們!」

正跑到五樓的兩個人聽到2號的呼叫,立即停了下來,從包里拿出繩鎖綁在樓道里的窗戶上,兩個人抓住繩鎖快速的滑到藍天大廈後面,向著停在大廈後面的一輛正在裝著垃圾的大卡車沖了過去,其中一個人飛身跳到車上,抬手向著司機就是一槍,司機的腦袋上立即出現了一個血洞,倒在了方向盤上,那個人拉開車門抓住司機的屍體將他扔到車下跳到駕駛室里,而另外一個人也一槍將正在往車裡裝垃圾的一個清潔工打倒在地下,他衝到車裡從背包里拿出一把M16架在車窗上,垃圾車呼嘯著衝到了大廈的正門前。

金清石躲在門外在向裡面扔了兩顆催淚彈后,正準備殺進去,就聽到一陣汽車發動機的轟鳴聲向著這裡飛速的靠近,金清石立即閃到了一根大柱子后,就在這個時候「嗒…嗒..嗒….嗒….!」一排子彈打在了他躲閃的水泥柱上,柱子上頓時出現了一個個單孔,水泥塊四處飛濺著。 金清石立即拿出兩顆煙霧彈扔在地上,這個時候從大門裡面2號和他的同伴脖子上插著飛刀臉色蒼白、捂著嘴跑了出來,兩個一邊跑一邊向著金清石的方向開著火,四道火力網將金清石牢牢封鎖在大石柱後面,這個時候遠處傳來了刺耳的警報聲,垃圾車上的兩個立即向著2號他們大喊道:「警察來了!快上車!再晚就來不急了!」

2號看著煙霧越來越多,自已也再難衝到石柱跟前,他咬了咬牙向著垃圾車上跑去,金清石看到垃圾車一邊向著自已開著搶,一邊快速的向著遠處狂奔而去,金清石立即從空間里將寶馬1200CCZR拿了出來,飛身跨上摩托車向著垃圾車的方向追了過去,金清石現在好心疼這輛還沒有磨合好的摩托車,看來這次就是滅掉了他們,這輛車也會燒缸了。

寶馬1200CC強勁的動力,只用了三分鐘就追到了垃圾車的後面,垃圾車瘋狂的按著喇叭,快速的在車輛之間穿插著,這個人的車技絕對是經過專業訓練過的,實在是躲閃不開的車輛,垃圾車直接撞了過去,大街上頓時混亂起來,金清石看著被垃圾車撞到橫在路中間的汽車,他立即開車沖向了人行道上,路上的行人嚇得連忙躲到旁邊的店鋪里,摩托車在人行道上飛快的賓士著,很快與垃圾車平行前進著,這個時候垃圾車上的四名獵鷹也發現了在人行道上的金清石,他們立即舉起M14向著金清石連續掃射著「嗒….嗒…嗒…..嗒……!」

金清石立即一個急剎車,錯開與垃圾車的距離,車身再一次衝到了大街上,有幾名躲在店鋪里向外正看著熱鬧的人,子彈擊穿落地玻璃后射進了他們的身體里,店裡的所有人立即趴在地上驚恐的大聲尖叫起來。

金清石跟在垃圾車的後面,這個時候垃圾車的車箱開始抬了起來,一個個垃圾桶立即滾到了地上,後面的車輛立即停了下來,金清石看著滾地上地垃圾桶,把心一橫,右手猛地將油門加到底,寶馬立即象拉滿弓的利箭一樣,「刷」一聲沖了出去,金清石雙手猛地一用力,寶馬的重機車竟然被金清石抬了起來,高高躍起瞬間越過垃圾桶向著垃圾車繼續追了過去,2號從倒後鏡里看到追上來的摩托車,立即向著沒有受傷的那兩個人道:「我來開車!你們兩個上車后給滅了這個撲街!」

兩個點了點頭,垃圾車箱已經收了回來,兩個人打開兩邊車門,動作敏捷的跳到垃圾車上,二號一隻腳踩著油門迅速坐在了駕駛位置上,跳到垃圾車上的兩個人趴在車箱里拿著衝鋒槍向著後面就是一陣瘋狂的掃射,金清石立即平躺在摩托車上,雙腳扣著摩托車的兩邊,兩顆手雷出現在了他的手中,用牙齒快速拔出保險向著垃圾車就扔了過去,同時身體坐起一把捏緊前剎車,雙臂用力一擰,左腳一支地,寶馬重機車立即來了一個90度旋轉,金清石拿出火箭炮對準了垃圾車,這個時候兩顆手雷「轟!轟!」兩聲巨響!兩道人影從垃圾車裡飛到了半空中,垃圾車依然向前瘋狂的沖著,這個時候金清石扣動了火箭炮的扳機,炮彈呼嘯著穿過垃圾車的玻璃,鑽進了駕駛室里「轟!」的一聲巨響,駕駛室的頂蓋立即飛了起來,一團火光開始從駕駛室里竄了出來,金清石將武器收回到空間里,寶馬車呼嘯著穿過垃圾車向著前方沖了過去,這個時候大批的警車向著垃圾車的方向圍了過來,金清石帶著頭盔開著寶馬立即衝出大路閃到巷子里,在連續穿過幾條小巷子后,停在了一個無人路過的巷子里,將車和頭盔往空間里一收,拿出一頂棒球帽子,快速脫下外套,穿著緊身白色背心走出了巷子。

香港大街上發生的槍戰!有手雷!有重武器!還有火箭炮!所有的媒體蜂擁而至,在垃圾車爆炸現場的警戒線外,電視台的女記者正對著鏡頭大聲報道著發生在大街上的槍戰,一些記者拉著一些目擊者正在採訪著,很多人拿出了自已的手機一邊播放著錄下來的畫面一邊激動的向記者講述著事情發生經過。

當記者了解到,開垃圾車的人是先開搶向著路人掃射的,而且垃圾車也是在殺人後搶來的,那麼騎著鐵馬一路追擊垃圾車,又扛著火車箭炮消滅了這幾個罪犯,戴著頭盔的神秘人又是誰呢?鋼鐵俠?蝙蝠俠?

冰冰、寒寒和兩個徒弟正坐在電視機前,電視機里播放的畫面上,一個戴著黑色頭盔的人,將寶馬重型機車高高抬起,越過垃圾桶,緊接著平躺在摩托車上,用腳控制著摩托車一路前進著,最後一個畫面是這個黑衣人肩上扛著火箭炮,發射炮彈的畫面,這個畫面一出現冰冰和寒寒全身一激靈,她們看到寶馬重型機車已經猜到這個人就是金清石,不過最後這個震撼人心的畫面讓她們立即想起了大草原的那一幕!

在廣東佛山金碧御水山莊老廣馮世民的家裡,他坐在沙發上正一邊吃著宵夜一邊看著電視機,當本港播放這條新聞金清石扛著火箭炮的畫面出現在鏡頭上的時候,他噌的一聲站了起來,兩隻眼睛緊緊盯著畫面,他立即拿出手機來快速打了出去,正在單位值班的老謝手機突然響了起來,老謝看到是老廣的電話立即接聽道:「說!出了什麼事?」

「石頭在香港和人幹起來了!他動用了火箭炮!我現在馬上趕過去香港!你先和兄弟們聯繫一下!誰能過去就過去!不過別讓大家太為難!」老廣嚴肅的聲音傳了過來。

「別他媽的廢話!石頭動用了火箭炮,一定是遇到了大麻煩!我明天一早就坐飛機趕過去,石頭的安慰比什麼都重要!大不了老子不幹了!」老謝大聲道。

「老謝!你這個狗日的!我沒看錯你!我開車連夜趕過去!你先和大家說一下!」老廣說完掛斷了電話向著樓下衝去。 小志正坐在家裡的電腦前玩著CF遊戲,正打到關鍵的時個候,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小志一邊玩著遊戲一邊用藍牙接聽道:「哪位?」

「哪位個屁!快別打機了!石頭在香港有難,老廣已經殺過去了!明天一早我也飛過去!」老謝焦急的道。

「什麼?」小志聽到石頭有難立即大叫道,手中的滑鼠被他一用力「咔嚓」一聲按裂了。

「老廣剛剛在電話中跟我說,石頭在香港街頭用上了火箭炮,已經上了香港電視,去不去你自已決定!我現在通知奎奎和強子他們!」老謝說完立即掛斷了電話。

小志立即衝到了父親的書房急聲的道:「老爸!你快幫我問一下,現在有沒有去香港的航班,石頭出事了!我要馬上趕過去!」

「什麼?石頭出什麼事了?」小志的父親現在的雲南省省長歐陽澤明立即站了起來急聲的道。

「現在還不清楚!不過他已經在大街上用了重武器!你快幫我問啊!」小志跺著腳道。

「我這就打!」歐陽澤明立即撥通了機場值班室的電話,機場值班室立即向歐陽省長彙報道:「省長!現在正有一個經停的航班正準備馬上起飛!」

「馬上推遲二十分鐘起飛!」歐陽澤明立即命令道。

小志聽到還有飛機去香港,立即跑出書房換上鞋只拿著手機和錢包衝到了樓下,開著雅馬哈250CC的摩托車向著機場飛馳著。

這個時候強子和奎奎也接到老謝的電話,兩個人立即衝出了家門向著深圳趕去。

金清石這個時候正在帝王酒店對面一個小賓館里拿著望遠鏡觀察著對面,冰冰和寒寒已經將白家的所有資料,發到了他的郵箱里,白子聰上面還有兩個哥哥和一個妹妹,大哥白子明負責油麻地;二哥白子強負責上水;妹妹白潔是香港有名的交際花,跟著父親和爺爺住在帝王名苑裡。

白子聰身高176、休重80公斤,喜歡穿白色的衣服,外表長得眉清目秀,可是卻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平時就躲在帝王大酒店裡面,外出時身邊跟著十幾個保鏢,活動的範圍也只是在旺角自已的地盤上,自已還有一個模特公司,平時在迪廳和夜總會表演一下,剩餘的時間主要是用來給他一個人服務!

他沒有像很多人一樣喜歡住在頂層,而是選擇了第八層,主要是兩個原因,一是為了逃生方便,發生火災或有人衝上來殺他的時候,他可以從八樓直接用繩子滑到地下,二是七樓以下都是娛樂場所,手下也都集中的這裡,有些情可以迅速衝上來。

金清石住的小賓館有九層,他選擇了這裡就是準備用狙擊槍幹掉擊白子聰。賓館與帝王大酒店間隔大約五十米,金清石看到八樓白子聰的房間里一直沒有亮燈,這個時候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像白子聰這樣的人是不會這麼早回來睡覺的,金清石將M82A1反器材步槍拿了出來,將槍上的一個零件一個零件拆了下來,仔仔細細的的擦拭著。

這個時候的白子聰正在帝王名苑的家裡,因為警方已經查出了四名殺人、搶劫垃圾車和殺害藍天大廈兩名保安的人是前飛虎隊的警員,他們去藍天大廈殺死兩名保安和劫持垃圾車的目的現在還不清楚,可是這四個人的銀行賬戶上,每年都會有五六筆這百萬的現金存進來,而且四個人存錢的時間和金額幾乎完全一致,警方懷疑他們四個從事著某種非法生意,在經過細緻的調查后,目標開始集中在了白子聰身上,白賀鳴在警方的內線立即將這一情況通知了他,白賀鳴馬上把三個兒子全部叫了回來。

白賀鳴黑著臉著看白子聰道:「子聰!你說實話!這次獵鷹到底去執行什麼任務?現在他們死了四個人另外四個人也失去的聯繫!這件事情如果處里不好,你會有大麻煩的!」

「爸爸!高氏集團的高志遠請我幫個忙,教訓一下一個內地來的人,我也沒有多想就答應了,可是沒想到這個人這麼厲害!」 嬌妻是個寶:夜少,寵上天 白子聰連忙解釋著道。

「這件事情為什麼不跟我說一下?你連這個人的底細都不調查清楚就敢動手?你是喝了迷魂湯還是讓高志遠的錢沖昏了頭腦?」白賀鳴冷哼了一聲道。

「小弟可能是怕爸爸分了高志遠給的錢吧?」老大白子明笑著道。

「大哥!你什麼意思?我的錢還不是爸爸的錢?」白子聰瞪一眼大哥道。

「小弟!這件事情處理不好會影響到我們白家所有產業,和勝和再強大也是見不得光的,如果政府真的想要對付我們,那我們瞬間就會一無所有!」老二白子強嚴肅的道。

「子強說得對!這件事情警方盯得很緊,你們三個最近都小心點!尤其是子聰,得罪了這麼一個兇狠的人,那個高志遠一定對你隱瞞了一些事情!」白賀鳴點了點頭道。

「是!爸爸!」三個人立即點了點頭回答道。

白賀鳴把白子聰留在了帝王名苑,兩個人商量著怎麼樣才能過了警察這關,至於金清石的事情白賀鳴並沒有太放在心上,一個內地人在香港自已的地頭上,還能翻出多大的浪來!

金清石一直等到了凌晨都沒發現白子聰的蹤跡,剛想去洗個澡,這個時候手機突然響了起來,金清石立即拿起手機當看到是老廣的號碼后立即接聽道:「你丫的!這麼晚不睡覺還來騷別人啊!」

「你小子一個人扛著火箭炮在大街上快活,就把兄弟們給忘了!快說你在哪裡呢?我已經到了香港!」老廣笑著道。

「我靠!戴著頭盔都被你認出來啦?你跑這裡來幹什麼?我又沒什麼大事!」金清石聽到老廣來香港了立即明白他這是不放心自已,一股暖流湧上了心頭。

「化成灰我都認出你!別廢話!快點告訴我你在哪呢?」老廣急著道。 「我在旺角帝王大酒店對面的興隆賓館818房,記得給我帶點吃的過來!」金清石笑著道。

「餓死你!有好玩的事情也不叫我一聲!」老廣說完掛斷了電話。

金清石苦笑著搖了搖頭,這幫兄弟啊!也不知道會來幾個!這個時候他的電話又響了起來,金清石看著手機嘆了口氣接聽道:「小志!你不會也來香港湊熱鬧了吧?」

「呵!呵!我剛下飛機!在家閑著也是閑著!我只帶了手機和錢包,過來購購物!你在哪裡呢?」小志笑著道。

「你快來吧!老廣一會就到了!」金清石將自已賓館的地址又講了一遍。

「老謝明天早上到!強子和奎奎正在往深圳趕,估計兩個人明天中午就能過關!呵!呵!這回不知道能分多少贓!大家都在惦記著呢!」小志笑著說完掛斷了電話。

靠!這幫傢伙!七年後還這麼談貪錢啊!

一個小時后老廣提著一大堆吃的東西敲響了818的房門,金清石立即跑過去打開房門搶過吃的一邊吃一邊向著老廣道:「到這就跟到自已家一樣!隨便坐!桌子上的那個本本是給你的!你先去偷著樂一樂!」

「樂個屁!除了存摺我什麼都不想要!」老廣一邊說著一邊走到了房間的書桌前,看到桌子上放著一個黑皮上面寫著國安兩個字的證件,他翻開證件揉了揉眼睛立即大叫了起來:「金清石!你在哪個地攤上買的?還副處長?職業太小了吧!你至少整個副部長吧!這樣正好可管管老謝這個狗日的!」

「我呸!這是真的不能再真的!你沒看到有鋼印和編號啊!不信你打電話確認一下!」金清石瞪著眼睛道。

「可是我沒穿過警服照過像啊?而且這張相片一看就是合成的!你丫的!什麼時候也學會忽悠人了!」老廣瞥著嘴道。

「滾一邊去!不信你打電話確認一下!」金清石大聲的道。

「你以為我不敢打啊?」老廣也瞪著眼睛道。

這個時候門外又傳來了敲門聲,金清石向著老廣道:「快去開門!小志是給你招來的!」

老廣立即跑過去將門打開,二話不說拉著小志就跑到書桌前拿起那個證件向著小志道:「小志!你幫我看看這個證件是真的嗎?」

莫名其妙的小志拿起證件認認真真的看了好半天才向著老廣嚴肅的道:「這個證件除了人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我說老廣你不是有病啊?拿著一個假國安的證件來忽悠我一個真國安?是不是想讓我把你抓起來啊?告訴你!我可真會大義滅親的!」

「滅你個頭!一邊呆著去!這是石頭給我的!要滅你先去滅了他吧!」老廣指著金清石道。

「石頭!你什麼時候給老廣弄了一個這樣的身份?我在國安奮鬥了七年,去年才當了一個處長,他倒好!一下子就當了一個副處長,還是部里的!這還讓人活不?」小志瞪著金清石道。

「等會!等會!小志你給我再說一遍!這個證件是真的假的?如果再敢騙我,我就不讓你進我的兄弟島!」老廣瞪著眼睛道。

「呵!呵!呵!這個證件是真的!就是人是假的!」小志哈哈大笑著道。

「現在基層幹警的素質越來越差了!我馬上向部里彙報這個情況!」老廣右手拿著國安的證件在小志面前晃了晃嚴肅的道。

「馮處長!我求求你把我開除國安吧!正好可以跟著石頭闖天下!有吃有喝有美女!還有刺激!」小志向著老廣乞求著道。

「你想得美!就安排你在國安守大門!天天給我敬禮、開大門!」老廣瞪一眼小志道。

「小志!別理他!用不了多久你和老謝都會調到部里去,等明天強子和奎奎過來我再問問他們願不願意去!」金清石笑著道。

「啊?我們全去部里?這是真的嗎?」小志吃驚的道。

「是真的!你和老謝的調令很快就下來了!」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石頭!你什麼時候有了這個關係?這也太牛B了吧?」老廣大聲道。

「反正你們早晚有一天會知道,我現在就告訴你們吧!國安的葉政仁部長是我親二叔!兄弟們在大樹底下好乘涼啊!」金清石笑了笑道。

「靠!國安的部長是你親二叔?那不就是我們的親二叔嗎?以後我就跟他們拼叔不拼爹!」老廣高興的道。

小志瞪著金清石看了好久,才用顫抖的聲音一個字一個字的道:「葉..主..席..是..你..父…親?」

金清石笑著點了點頭,小志看到金清石點了點頭,他臉上立即紅了起來,他向著老廣急聲的道:「老廣你聽到了嗎?葉主席是石頭的爸爸啊!葉主席是石頭的爸爸啊!」

老廣楞楞站在那裡嘴裡小聲喃喃的道:「咱爸是主席?咱爸是主席?這爹真的拼大了!」

小志激動的道:「石頭!真沒想到你竟然是太子!這太有點不可思議了!震得我腦袋嗡嗡的!」

「等你們去了部里,有時間就去我家吃飯!我爸爸也想見見你們!」金清石微笑著道。

「石頭!你趕緊跟你爸爸說一下,我這民營企業家想和他一起照個相!我要把它放得大大的,掛在我的辦公室里,讓那些貪官好好看看,再過來敲詐我,我就上報天庭!」老廣興奮的道。

「我的身份還處在保密階段,你們不要跟任何人說這件事情!」金清石認真的道。

「這個你放心!我們兄弟決不會出賣你!」老廣拍著胸脯砰砰響的道。

「我這是沒問題!可是有些人曾經出賣過你,會不會再出賣一次呢?」小志看著老廣道。

「小志!你丫的!你直接說是我就好了!這次真的不會亂說了!這可關係著石頭生命的大事情!」老廣嚴肅的道。

小志突然一拍腦袋向著金清石道:「被老廣一打岔把這次來的正事給忘了!這次我們對付誰?他有錢嗎?」

「你就知道錢!石頭!這個人是富豪嗎?」老廣瞪了一眼小志道。 「老廣!你不能這麼無恥吧?就你不差錢!」小志鄙視著老廣道。

「無錢比無恥更可怕!你問一下地球人加上外星人,那有嫌錢少的?再說這也是我的勞動所得!曉得不?」老廣瞪了眼小志道。

「我就曉得你是一個無恥!吝嗇!一毛不拔的鐵公雞!」小志哼了一聲道。

「你這個小同志!怎麼能誹謗部里領導呢?」老廣又拿出小本本在小志面前晃了晃道。

「你別忘了我是正處!你是副處!在級別上我可是你的上級!」小志也拿出小本本在老廣面前晃著道。

「你們哥兒倆能不能別在這裡比處啊?拿我這個副廳當擺設啊!」金清石也拿出小本本在他們面前晃著道。

小志和老廣楞了一下后同時哈哈大笑起來!

三個人一邊吃著東西一邊講著和勝和白家的事情,當聽到白家已經派出了兩批人暗殺金清石后,老廣和小志的臉立即黑了下來。

「石頭!遭第一次暗殺後為什麼不告訴我一聲?你還把我當兄弟嗎?這不是逞個人英雄主義的時候!你用腦袋好好想想,人家有近萬人!如果事情鬧大起來,你功夫再高也擋不住這萬把砍刀!」老廣瞪著金清石道。

「老廣說得對!如果不是別人提醒你,你可能早就被炸彈給炸沒了!雙拳難敵四手!有人要殺你那就是和我們這些兄弟過不去!和全國人民過去!」小志大聲的道。

「你調起高了!再喊喉嚨都破了!直接說怎麼干吧!」老廣向著小志擺了擺手道。

「滾!石頭可是太子!雖然他腦袋不大,可是冒子大啊!」小志大聲的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