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69 Views

可是他依舊堅挺的現在演武場上,他知道接下來要面臨的對手,遠比剛纔那個少年要強。

Written by
banner

龍翔從乾坤戒當中取出一顆寶丹吞服煉化之後,體內的強勢正在逐漸恢復,加上祖龍之軀龍之精血的逆天,片刻之後就恢復了七七八八。

環視了一下四周,沒有一個人不是瞠目結舌,周圍的人都覺得他們此時看到的並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怪物。

龍翔這個默默無聞的小少年在今天創下了一個又一個,常人根本不可能創造的奇蹟,至少輕視他的人此時只感覺無地自容。

誰說這個世界上沒有跨多級戰鬥的天才,如今在他們眼前不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嗎?

此時梯雲宗主早已是激動的熱淚盈眶,有龍翔這個妖孽般的奇才在此,他梯雲宗翻身之日還不是指日可待嗎?

但是雖然龍翔贏了這場比賽,但是梯雲宗衆人懸着的心並沒有放下,因爲還有一個天靈七重的強者在等着他。

只有龍翔成功戰勝了那個少年,才能是新秀賽的最終贏家,望着寂靜的全場,龍翔冷冷一笑,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此時的噬風宗主也是目瞪口呆,滿臉的難以置信之色,甚至都忘記了宣佈下一場比賽,看來龍翔的出現,的確不是在他的預料之中。

沒有人宣佈比賽的開始,那位天靈七重的少年強者已經踏空而來,只見他面無表情,彷彿這一切都與他無關一般。

當他走上演武場的時候,才用餘光打量了龍翔一番,就算是之前龍翔那超然的表現,少年也根本沒有將他放在心上。

“你很強,論戰鬥天賦也許我不如你,但是修煉天賦絕對在你之上,畢竟從我們現在的境界差距就能夠看出來。”

“但是很不幸,在你還沒成長起來之前,你遇到了我,我這個人從來都不知道什麼叫心慈手軟。”

“我只知道,所有能夠對我造成威脅感的人,我都有必要將其誅殺,而你就給我帶來了無盡的危險。”

前面冷冷的說到,那聲音就像是從九幽地獄傳出來的一樣,有一種讓人不寒而慄的感覺。

龍翔心中一緊,雖然這個少年很狂妄並且囂張,但是他卻有足夠的資本,不知爲什麼,龍翔面對這個少年,有一種無力的感覺。

就好像是他隨便揮揮手就能輕易滅掉自己一樣,天靈七重的強者果然不是蓋的,遠遠不是天靈六重的武者就能夠比擬。

“你說夠了沒有?還沒開始交手,你就那麼肯定能將我殺死?難道你沒看到前面兩個輕視我的人是怎麼死的嗎?”

龍翔冷冷笑到,而那少年也是不屑的冷笑了一聲,“哈哈,看來你很有信心嘛,也罷,那就讓我來將你這最後的自信磨滅了吧。”

“道皇神訣。”

“轟隆。”

突然之間風起雲涌,虛空瞬間崩碎,無數的強大而又陌生的符文從那少年的身體裏面狂涌了出來。

龍翔在此刻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迫感,在這神祕強大的符文之下,龍翔感覺自己是那麼的渺小。


彷彿是一粒沙,隨時都有被風吹走的可能,在這麼強悍的戰技之下,龍翔弱不禁風。

他知道這些神祕強大的符文跟少年施展的戰技有關,隨着越來越多的符文出現,周圍噓聲一片。

“什麼?居然是道皇神訣,真的是道皇神訣啊。”

“這道皇神訣不是隻有天靈鏡大成的強者纔可以修煉嗎?沒想到這少年依靠天靈七重的實力就學會了道皇神訣,真不愧爲噬風宗的超級天才啊。”

跟隨着衆人的驚呼聲,那些詭異的符文已經佔據了半邊虛空,那強大的威壓使龍翔面色煞白,體內的氣血一陣翻騰倒海。

就連那些圍觀的弟子都有一種壓迫感,龍翔驚駭的發現,在這些符文的映照之下,他的行動能力居然變得緩慢無比。

連忙調動着竅血之中渾厚的龍元拼命抵抗,在這時那些浮在虛空之上的符文在漸漸的變化形狀。

轉眼之間,那些散亂的符文竟然變成了一件道袍的形狀,而餘下的部分符文變化成了一個道人的模樣。


龍翔震驚萬分,這麼詭異的戰技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雖然向之前的天魔鬼王煞以及神臨天下。

雖然也能製造出這樣的人物,但是卻並不真實,不過此時他在這個由無數符文組成的道人身上。

他清晰的感覺到了氣息的存在,而那道人跳動的脈搏也無比清晰的傳進了衆人的耳朵。

甚至就連那凌厲的眼神,也在衆人的身上一一劃過,就在所有人震驚的同時,那道人動了。

只見他凝行虛空之上,快速的揮動着雙手,一道金色神印出現在虛空之上,而在那金色神印的身上也鑲嵌着無數的符文。

“轟。”

天空一聲炸響,那強大的神印從虛空猛然轟下,那目標赫然就是下方的龍翔,若是被那金色神印砸到,後果不堪設想。

龍翔想要閃躲,但是行動被禁錮的他,一切都是那樣的無力,無奈之下龍翔只好猛吸了一口氣,瞬間凝聚千萬竅血之中的渾厚龍元。

“輔之陣,殺伐狂血。”

“防之陣,龍鱗金盾。”

“攻之陣,狂野颶風。”

“青龍十八斬,第一斬,斬人。”

“第二斬,斬鬼。”

“第三斬,斬獸。”

“第四斬,斬妖。”

“第五斬,斬土。”

“第六斬,斬水。”


“砰砰砰。” 隨着幾聲爆響,一層層淡淡的光幕出現在了龍翔的周圍,無論是戰鬥力還是防禦力都得到了提升。

而當他施展出青龍十八斬的前六斬時,天地間忽然變色,一道道凌厲的劍氣刺破虛空,發出一陣陣恐怖的尖嘯聲。

無數的實質化龍形劍氣化成無數把龍劍,在一下秒鐘無數的龍劍幻化成了一頭五彩神龍,瞬間一股強大且無形的龍威忽然在天地間撐開。

“嘶昂。”

一聲震天的龍吟刺破了衆人的耳膜,那音浪的震動使場外的人氣血翻騰,修爲較低的武者更是直接噴了幾口血箭,那些老者連忙佈下一層防護罩。

“好恐怖的戰技啊,這威勢居然一點都不比道皇神訣若上絲毫,甚至隱隱還要強上幾分。”

伴着其他人的驚呼聲,劉長老放聲大笑,“哈哈,居然是青龍十八斬,看來龍翔小友果然是得到了龍青天那老小子的傳承,了不起啊。”

這一次徐長老倒是贊同的點了點頭,“不錯,這小鬼若然天賦異稟,不然也不能得到那老小子的傳承,就連伴隨他征戰一生的強大手段都傳給了他。”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恐怕龍翔小友的靈界師能力也是那老小子教他的。”

在欣喜的同時,他們也一直擔心着龍翔的安慰,畢竟他面對的敵人比他可是強大的無數倍啊,雖然是有諸多手段彌補,但也不能讓龍翔足以媲美那少年。

當龍翔施展出青龍十八斬的那一刻,不少老一輩的強者也都醒悟了過來,紛紛發出驚歎聲,至於那兩位宗主的表情就更加精彩了。

他們也是活了近千年的老怪物,與龍青天差不多是同一個時代的人,對他的成名手段自然也是記憶猶新,不過總體說來,龍青天也應該是兩位宗主的長輩。

時過千年還能見到當年叱吒幻靈鏡強者的成名戰技,要說不激動那都是不可能的,此時的龍翔手持青龍劍,施展着青龍十八斬,大有當年龍青天征戰天下的風範。

而那少年此時心中也是震驚萬分,他雖然不知道龍翔施展的是什麼戰技,但是那青龍十八斬釋放出來的威勢他卻能夠清晰的感覺到。

絕對不會比他的道皇神訣弱上分毫,龍翔此時的表現使那少年不得不重新審視這個境界不高但戰鬥力卻強得可怕的對手。

隨着那五彩神龍的騰空龍吟,猛然衝向了那朝着龍翔襲來的金色神印,在這一刻衆人都屏住了呼吸,龍翔也不例外。

所有人都想親眼見識這流失千年之久的強大戰技會有如何驚人威勢,是否是噬風宗的最強戰技之一道皇神訣的對手。

當然這青龍十八斬不會讓衆人失望,就在所有人期待的同時,那頭五彩神龍已經轟擊在了那金色神印上面,一道道雷霆之光在虛空交織震動。

“轟。”

那頭強悍的五彩神龍毫無疑問的破開了那金色神印,直接襲向了那身凝虛空的道人,不過此時的那頭五彩神龍威力在神印的消磨之下,已經沒有剛纔那般強大了。

龍翔心中一緊,不停的祈禱着,這青龍十八斬要是都不能對付這少年,那他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條了,雖然天殤訣很強大,但是龍翔也只是將第一重領悟了一些。

但是並不熟悉,更別說收發自如了,可能就算是施展出來都有些困難,終於那五彩神龍臨近了白袍道人。

“轟隆。”

兩者交鋒,天地顫動,戰技神元四處紛飛,虛空之上強大的震動直接破碎了虛空,無盡的龍元從那五彩神龍的體內爆射出來。

那白袍道人在強大的龍元吞噬之下漸漸的變得模糊起來,不過那五彩神龍的身影也漸漸的消散在虛空,這一次竟然是平手。

不過即使如此,也讓全場人震撼無比,這也證實了傳說中的青龍十八斬果然名不虛傳,龍翔也是滿意的笑了,雖然只是平手,但是要知道龍翔只是施展出了六斬而已。

若是多加一斬,道皇神訣也決不會是青龍十八斬的對手,更別說將十八斬融會貫通之後施展出來的威力,恐怕就算是用毀天滅地來形容也不爲過吧。

強烈的餘波將那少年震飛了出去,沒忍住一口血箭噴出,顯然是受傷了,但是並不嚴重,而龍翔也被震退的數步才勉強穩住了身形。

剛想噴出一口xian血,但是卻又被他給生生的嚥了下去,臉上故作輕鬆之色,淡淡的望着那個少年。

“嘿嘿,我說過,永遠不要小看對手,因爲任何對手隨時都有可能給你意想不到的驚喜,現在不就是最好的證明嗎?”

那少年用衣袖擦了擦嘴角的鮮血,嘴角勾起一抹慘白的微笑,“哈哈,難道僅僅是將我打吐血就值得你如此高興嗎?而且你不覺得現在高興還太早了一點嗎?”

“當然值得高興,別忘了咱們之間的差距,被一個比自己弱小數倍的對手打得吐血,虧你還有臉站在這兒,若是換做我啊,早就找個地縫鑽進去了。”

“哈哈,小子,不要只知道呈口舌之利,讓你看看什麼是絕對的差距與實力吧。”

少年不怒反笑,只見他雙手飛速舞動,一道道詭異的波紋在他的四周逐漸蔓延開來,短短數秒的時間,那詭異的波紋就佔據了整個演武場。

一些老一輩的強者看到這一幕,紛紛露出了思索的神色,就連劉長老也是滿臉的凝重之色,梯雲宗主微微皺眉。

“這是?”


單單是從這詭異的波紋還難以識別少年到底是在幹嘛,但是龍翔知道這恐怕又是比道皇神訣還要強上數倍的戰技,從目前的氣息看來,至少也是玄階七品之上的戰技。

“死靈術士出來吧。”

隨着那少年的一聲暴喝,空間瞬間震動了起來,那些詭異的波紋漸漸的變成了一扇掛滿符文的大門,那強大的威壓果然是要比道皇神訣強大無數倍。

龍翔聽到少年的暴喝聲,微微一愣,“死靈術士是什麼東西?”

龍翔不知道這是個什麼東西,可不代表其他人也不知道,只見那劉長老臉色大變,佝僂的身軀都輕微的顫抖了起來,可見他是有多麼的激動。 死靈術士是一種消失已久的攻擊手段,死靈術士是修武者根據那消失已久的祕密手段用渾厚的神元經過淬鍊才形成的。


具體是怎麼回事沒有人知道,只因爲沒有知曉那製造方法,這種手段在中古時期就已經遺失了,沒想到今日卻又見到了,而且還是一位少年施展出來的。

當那一扇佈滿符文的大門緩緩打開時,一道人形身影終於出現在了衆人的眼前,這個身影確切的說就是一個人,而且令龍翔驚駭的是,這個人跟眼前的那個少年一般無二。

就像是一個模子裏面刻出來的一般,每一個地方都是一模一樣,唯一不一樣的就是,從這個傢伙的身上不能感受到一絲生命的氣息。

跟死物一般無二,一雙眸子也是空洞無神,但是他的身軀裏面卻是充滿了狂暴的力量,而且龍翔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他身體當中那浩瀚的神元波動。

實力境界與那個少年也是一模一樣,龍翔暗暗心驚,“這是他媽個什麼戰技啊?這麼詭異?居然能製造出一個與自己一模一樣的人來。”

面對兩個這樣的對手,龍翔顯得萬分的吃力,從現在看來是一點勝算都沒有,剛剛對付那少年一個都用盡了渾身解數,現在有多出一個來,還不如讓龍翔自殺來的痛快。

在震驚與擔心的同時,龍翔已經開始打着這個戰技的主意了,要是龍翔也能製造出一個自己來,而且實力也是一樣,更恐怖的是也能隨着己身實力的增加而增加。

若是這個製造出來的自己也擁有智慧的話,那就更加恐怖了,這無疑是一記最爲恐怖的殺招,不過得到這戰技的同時,前提是要龍翔能在這場戰鬥中活下去才行。

在恍惚間,那個傢伙已經朝着龍翔猛然襲來,而那個少年也不例外,兩個天靈七重的強者對付龍翔一個天靈二重的武者,這要是說出去恐怕真是駭人聽聞吧。

這一場戰鬥變得越來越有意思,周圍的人也都聚精會神的看着場上的三強激戰,當那個傢伙出現的時候,所有人都一致認爲龍翔必死無疑了。

不要說別人了,就連龍翔自己也是同樣認爲,面對如此強勢凌厲的攻擊,還不到半分鐘的時間,龍翔已經被震飛了數次,xian血已經染紅了白色的長袍。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