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63 Views

“還有違約金,三倍於出場費,要九千萬呢。”

Written by
banner

男人低啞的嗓音透着溫柔,可出口的話,卻是**裸的威脅。

“江容卿,你除了這一招還會別的嗎?”

宋雲煙有些咬牙切齒。

“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

男人聲線輕綿柔和,甚至帶着一絲委屈與討好,讓宋雲煙都有些詫異,這到底是不是江容卿本人。

她正走神,孫導演已經走了過來,點頭哈腰地向江容卿伸出一隻手,“江總您來了?節目設置要是有問題,您儘管提,我們一定改正。”

這綜藝準備了許久,就在前天,孫導演才接到通知,說投資人江容卿也要參與設置。

江容卿,全城數一數二的商界奇才,樣貌更是能將圈內大部分鮮肉型男比下去。

這樣一個人前來參加,一定能讓話題度腥風血雨。

孫導演立刻興奮起來。

當然,與此同時也有些忐忑。

畢竟江容卿氣場太過冷冽,和他打過交道的,沒有一個不心有慼慼的。

“客氣了。”

但是此時,他微微勾脣,立在宋雲煙身側,笑容難得的溫和。

與孫導演輕輕一握手,他略點頭道:“我既然來參加節目,就會按照臺本走。孫導演把我當作普通藝人就好,不必想太多。”

“呃,好,好。”

他態度這樣好,孫導演簡直受寵若驚。

宋雲煙立在一旁,卻無語地翻了個白眼。

等孫導演一走,她立刻冷笑出聲:“呵,江總不入圈真是可惜了,這麼好的演技。”

說完,肩膀一抖,她甩開他搭上來的手臂,闊步就走向行動指導。

江容卿望着她背影苦笑了下,沒有多言,也邁開長腿迅速跟了上去。

按照節目臺本,今天第一個環節,是情侶野外生存。

先自己捉魚,採摘蔬菜,然後做飯,野外搭帳篷露營。

孫導演再三要求:“咱們的節目有軟件直播,和剪輯後電視錄播兩種播放途徑。直播的話,就要求各位表現出真實的一面。”

“因爲這是第一次共同生活,各對‘情侶’之間,肯定很多地方需要磨合。所以,不必急於表現恩愛,力求最自然的狀態,明白嗎?”

“明白!”

嘉賓們齊刷刷地回答。

孫導演又小心翼翼看向江容卿。

“我也明白。”

他輕輕一勾脣,淡淡地道。

孫導演悄悄鬆了一口氣,安排大巴車,將一行人和攝影師、生活指導、隨行醫生都送往拍攝地點。

“我自備了越野車,就不和大家同行了。”

上車前,江容卿下巴一點不遠處的高檔路虎,隨口對導演說了聲。

“江總隨意,您和宋小姐隨意。”

孫導演連忙說着,宋雲煙卻寒着一張臉,冷冷地道:“我沒江總那樣嬌貴,我乘公車就好,不搞特殊。”

說完,宋雲煙轉身就向大巴車走。

“江總,這……”

孫導演一時爲難,生怕江容卿生氣發作,臉色都嚇得一白。

其餘人也都詫異地看過來。

衆人目光下,江容卿脣線抿了抿,但很快又恢復溫和模樣,淡笑道:“沒關係,我也陪她乘公車就是。”

孫導演立刻呆住。

一羣演藝圈內的嘉賓更是忍不住竊竊私語:

“哇,江總和我們同車哎,好緊張!”

“江總脾氣也太好了吧?這樣身份的大佬,宋雲煙說什麼就是什麼。”

“太寵了,感覺他們是真的!我磕到了啊!”

“……”

一羣人嘰嘰喳喳的議論聲中,江容卿上了車,緊挨着小女人坐在靠窗的後排。

很快,他手機就響了。

接起來,阿城的聲音馬上傳來:“江總,您怎麼上大巴了?”

“嗯,煙煙不想搞特殊,我陪她一起。”

他很自然地說。

宋雲煙瞥了他一眼,臉色鬱色更濃。

阿城口氣裏卻透着擔心,“江總,大巴車一般都是柴油發動機,您……”

他的欲言又止,讓宋雲煙好奇地掃去一眼。


柴油發動機又如何?

可江容卿很快將阿城打斷:“沒關係,這裏不用你了,越野車你開走吧。”

“可是……”

“阿城!”

江容卿不必多言,只聲線略沉地叫了一聲,阿城立刻不敢再說,連忙稱“是”,然後乖乖掛斷了電話。

大巴車很快啓動。

宋雲煙仍好奇柴油發動機的事,想問一聲,可心裏煩躁,終於沒開口,而是閉眼靠着車窗假寐。

“江總,您、您還好吧?”

拍攝地離市內很遠,又多山路,車子開到半程,宋雲煙聽見旁邊位置上一個女明星小心翼翼的聲音。

睜開眼,她偏頭一看,身側的江容卿雙目緊閉,臉色慘白,連薄脣都失了血色,極不舒適地緊抿成一條線。

“沒事。”


他聲線冰冷,敷衍地打發掉女明星。

彷彿感應到什麼,倏然掀開眼皮,他和目光掃來的宋雲煙驟然對視。

再躲開已經來不及,宋雲煙乾脆冷臉也問了一聲:“你怎麼了?”

“真的沒事,你不必擔心。”

明明是類似的回答,可口吻完全不同。

和對待女明星時,彷彿換了一個人。

“呵,江總想多了,我不過是怕你有事給劇組惹麻煩。”


說完,她再次扭頭,百無聊賴去看一路的風景。

望着她倔強的背影,江容卿苦笑了下。

車子經過山路,忽然一陣顛簸。

他身體跟着一震,臉色越發難看,手掌也不動聲色按在了胃部。

手機響了起來,來電的是阿城。

明白他要說什麼,江容卿瞥了眼面色如霜的宋雲煙,不想打擾她,更不想讓她覺得自己在用苦肉計。

於是沒接,直接掛斷了。

行車三個多小時,終於抵達野外拍攝地。

一行人興致高昂地下車。

宋雲煙沒理會身旁的男人,直接繞過他,跟隨大部隊一起跳下車來。

剛下車,她手機就閃了閃。

人羣中有些擁擠,她沒仔細看,隨意地接起來一聽,耳邊卻傳來阿城略顯焦急的嗓音:“太太,江總身體還好嗎?他一直不接電話!” “他身體有什麼問題?”

宋雲煙回頭,望了一眼車內。


大家都陸續下來了,只江容卿一個人還坐在後排,透過後窗,隱約可見他略顯佝僂的背影。

“江總在M國時,人在坦克中受過重傷。軍用柴油燒起來,險些讓他喪命。此後,他對於柴油車就很敏感,一旦乘坐就會強烈暈車……”

阿城機器人一樣的聲線,現在透出明顯的緊張。

可見江容卿的情況真的很嚴重。

宋雲煙也猛地想起,兩人身在拉夫島的時候,他曾告訴過自己,他在M國經歷過的九死一生。

“那……”

雖然恨他,但她心裏依然升起一絲心疼。

正想回車上去看看,男人已經凝着面孔,扶着車門扶手緩緩走了下來。

“和誰打電話?”

他居高臨下,睨着宋雲煙,沉沉地問。

電話那頭,阿城聽到他的聲音,馬上急切地問:“太太和江總坐一起嗎?他沒事吧?”

手機稍微漏音,江容卿耳力極好,聽到後驟然蹙起眉梢。

一把拿過宋雲煙的手機,他冷冷吩咐道:“我的事,什麼時候輪到你多嘴多舌了?”

“江總……”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