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46 Views

“羅麗?不錯的名字,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毀滅之神的教宗了。”利奧波特說着一把將羅麗的衣裳撕開,將她抱着大步往神殿裏走去。

Written by
banner

……

幾天後,各大勢力的代表都已經來到了凌雲城,經過一番緊急磋商。最終決定大梁國大舉搬遷搬入大晉,每一家勢力都要集結一批高手到玉大楚接壤的地方駐紮,生命神殿也會派出一批身懷生命神力的祭祀隨同出征,以防毀滅神殿的偷襲。

林家和各大勢力的高手都趕赴邊界後才發現自從毀滅之神駕馭着毀滅神殿來到大楚境內後,就沒有出過神殿,整日就是和一衆年輕漂亮的女信徒廝混,似乎絲毫都沒有在意戰爭即將來臨的架勢。

林雲等人也是大惑不解,難道這個毀滅之神在神殿裏關了一萬年後出來就慾求不滿,整日就知道和女信徒胡天胡地?亦或者毀滅之神已經有了必勝的把握,所以對生命神殿的動向不甚在意?

不過毀滅之神暫時沒有開戰的打算對生命神殿和大晉都是很有好處的,生命神殿還可以趁此機會再度積蓄力量,以待戰爭的到來。

一個月過去了,毀滅神殿還是沒有任何動靜。

三個月過去了,毀滅神殿一直沒有動靜。

半年過去了,毀滅神殿依然如故。

一年過去了,毀滅神殿還是這樣。

在這一年裏,毀滅神殿裏爆發出三股晉升武神的氣息,說明毀滅神殿至少有三個武者進階武神。所以林雲等人雖然等得心焦,但是仍然不敢大意,每天都會派出大量的斥候去探查毀滅神殿的動向。

“林雲,你說毀滅之神到底打的是什麼打算,以前他還沒有出來的時候毀滅神殿還和我們三天兩頭的打一架,現在他出來了,在一年的時間裏竟然壓制任何人不與我們動武,這個事情我越想越是蹊蹺啊。”丹兒一臉憂慮的說道。

林雲親吻着丹兒完美無瑕的身體,道:“丹兒,你別擔心了,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不停的積蓄力量,以不變應萬變,你這樣胡思亂想的實力反而會受到影響的。”

丹兒嗯了一聲,小嘴主動的湊到林雲嘴邊道:“林雲,親親。”

……

在這一年的時間裏林雲他們其實也沒有白費,他們利用海量的資源也造就了好幾位武神,無極聖宗的兩位,林家的兩位,論起高端武力來現在生命神殿已經完全的超過了毀滅神殿。

而且他們還在不斷的演練武者與生命神殿的祭祀之間的配合,因爲在以後雙方肯定都會派出大量的祭祀參戰的,如何利用好這些祭祀就成了大問題。經過這兩年的演練,武者與祭祀的配合基本上已經相當不錯了,可以把雙方的實力都發揮到最大。


在這種時候,生命神殿也在大量的擴張,不僅是大晉到處都是生命神殿,就連大梁的民衆也在開始信仰生命女神了。生命女神不僅可以治病,還可以保佑收成,實在是民衆的最佳信仰。

據丹兒說生命女神的信徒已經超過了二十億大關,虔誠的信徒也有了四億左右,這個數字真是不可思議的高,基本上已經把大晉和大梁的絕大部分人都信仰了生命女神。

丹兒自信滿滿的道:“以現在的信徒數量,我感覺我的力量無限增大,可以在一瞬間把一個沙漠變成綠洲,也可以一瞬間把一個城市的所有生命力都抽取支持我的戰鬥。”

“丹兒,你還可以抽取別人的生命力了?”林雲有些驚訝的問道。

丹兒點頭道:“前不久才發現可以這樣的,所以我既能賦予一個人生命,也能順間抽取他的生命力,不過如果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我是不會抽取別人的生命的。每個人來到這個世界都不容易,我雖然是生命女神,可是也不能隨意剝奪別人的生命。” 原大楚王都,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座廢墟,在旁邊一座滄桑古樸的神殿矗立着,正是毀滅之神從攬月峯駕馭回來的上古神殿。神殿裏,利奧波特趴在一個貌美的少女身上耕耘着,場面極度的淫靡。過不多時,少女高亢的嬌吟起來,詭異的是利奧波特身下的少女很快的變得乾癟起來,好像身體裏面的血肉在一瞬間就被人吸取了。


利奧波特把已經變成一具乾屍的少女扔到一旁,新任的毀滅神殿教宗羅麗趕緊過來爲他穿上衣裳,道:“殿下,還需要我們去爲您尋找處女麼?”

利奧波特眯着眼睛道:“還去找些來吧,記住了,一定要是處女才行,純陰的精氣才能讓我恢復到一萬年前的實力來甚至更高。”

羅麗匍匐在地上,親吻了一下利奧波特的腳背,這才恭敬的道:“羅麗願意爲您效勞,殿下。”

利奧波特陰冷的笑着,“艾露西亞,這才我一定會給你一個驚喜,不然對不起我被困一萬年的仇啊!”

……

“這個該死的毀滅之神,到底在耍什麼花招?!”

林雲有些焦慮不安的道,他有種很不好的感覺,可是又說不出是哪裏。這種等待的滋味的確也是不好受,老是提心吊膽的擔心毀滅之神什麼時候攻過來了,要是現在真開戰了還好一點,只是這種等待有時候心理素質不好的人恐怕都會逼瘋。

百里慧一聲盛裝,也是一臉的焦慮道:“我們已經派出去大量的探子了,可是爲什麼還一直沒有回報,難道大楚現在真的是針插不透,水潑不進了?”

“應該不至於,據我們得到的消息是亦今爲止還有不少不肯信奉毀滅之神的人在大楚境內活動,也沒見被抓,這毀滅之神到底打的是什麼算盤呢?”雲瑤仔細的分析着,“第一點就是毀滅之神自知實力還不能和我們抗衡,所以就龜縮在神殿裏提高自己的實力,第二點就是他估計在醞釀什麼天大的陰謀,而且這個陰謀還足以讓我們元氣大傷,不足以和他們抗衡。”

林雲考慮了一下道:“應該是第一第二點都有吧,毀滅之神一方面提高自己的實力,一方面在謀劃什麼陰謀,所以我們不能粗心,得更加的的小心提防。”

這時候玲兒快步進來道:“家主,夫人,已經有情報傳回來了!”

林雲激動的道:“快給我看看。”當把這一則情報看玩的時候,林雲的臉色變得有些古怪,喃喃自語的道:“這毀滅之神到底是耍什麼花樣?”

情報在幾女手裏輪番看過以後,花清清憤怒的道:“這個毀滅之神果然不是什麼好貨色,在這一年裏他竟然搜刮了上千的美貌女子到神殿裏,而且進去了就沒有見到再出來。肯定是遭遇什麼不測了,多半就是被這個什麼毀滅之神給欺負瞭然後再殺了,可惡!”

魚露也是皺眉道:“我在我族祖先的記憶裏好像也聽說過,毀滅神殿有一門神異的功法,需要大量的處子元陰才能練成。不對啊,這一門功法對毀滅之神而言根本算不上什麼好貨色,這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他們需要這麼多的女子呢?”

“我看我們還是先下手爲強,先對毀滅神殿進行試探的攻擊,看看他們有什麼反應再說。”百里慧說道。

林雲沉吟道:“小慧說得不錯,我們不能就這麼幹等着,還是先去試探一番再說。”

……

林雲隨即點齊人馬,讓一個新晉升的武神帶領一批武者和祭祀前去大楚王朝,首要任務就是打探消息,然後才輪到給予毀滅神殿一定的攻擊。

沒想到的是,僅僅三個月後,這一批人就回來了,但是隻回來了那個武神,其他人都已經戰死了。

給他療傷後,林雲他們纔開始詢問其到毀滅神殿的過程起來。


“我們一行人到了大楚的境內,發現到處都是殘垣斷壁,而且高級一點的武者都不在出現了,只是剩下普通人和低級武者。我們一路前進,一邊打探消息,發現毀滅神殿還在大量的收集美女,而且一定要處女,就發現不對,我就打算親自帶幾個人去毀滅神殿周圍探查一下消息。結果我們幾個被發現了,被好幾個武神追殺,我也不敢去和他們匯合,就自己一路跑了回來,剩下的人估計都還在大楚的境內等我的消息呢。”

聽了這一道消息,林雲等人發現什麼有用的情報都沒有,不由得有些失望,讓這個武神去療傷,又派人去把孩子大楚境內的武者都接過來,這纔開始考慮起到底該怎麼辦起了。

丹兒說道:“毀滅之神現在不肯與外面戰鬥肯定是因爲自己的實力還不夠,我看這樣,我們把大部分的人馬都帶到大楚境內和毀滅之神決戰。我有信心可以戰勝毀滅之神!”

林雲擔心的道:“丹兒,你有多少把握?”

丹兒道:“至少七成,我再把生命之樹帶上,就有十成把握可以戰勝毀滅之神了。不過我還是事先留下一截樹枝吧,萬一生命之樹又給損失了,也不至於讓生命之樹沒有了傳承。”

林雲天人交戰了片刻,決然道:“那好,我馬上通知各大勢力,讓他們點齊人馬準備殺入毀滅神殿!”

雲瑤說道:“夫君,爲了預防萬一,我們還是得留下一部分的實力在邊界,預防毀滅神殿的人狗急跳牆來到我們這裏大肆破壞。”

“瑤兒你說得有理,這件事情我會和各大勢力的代表商量的。”

林雲說我就讓玲兒去通知各大勢力去了。

各大勢力也只是考慮了片刻就立刻同意了林雲的意見,畢竟老是這樣等待着也不是個辦法,提心吊膽的日子真是不好過的。


不過調集人手也需要很多的時間,這一次而且還是傾巢出動,所以得更加小心,他們甚至還把那些中小型的勢力的武力基本上都抽空了,加入到此次的戰爭當中,至於能有多少人回去拿就誰也不知道了。

三個月後,各大勢力,包括中小型的勢力基本上都把自己的武者派出來了,雲集在大楚的邊界。這麼多的人調動肯定是瞞不過大楚的人和毀滅神殿,不過林雲也沒想保密,這次戰鬥就是要以絕對的武力打敗毀滅之神!

“各位,此次戰爭事關各位以及各位親友的安危,也許這就是我們最後一戰,勝利了,我們將獲得大量的土地人口還有財富,失敗了,我們將死無葬身之地,我們的親友也會被毀滅之神奴役甚至殺死。我不能保證你們能夠活着離開戰場,但是我能保證,只要你們是戰死沙場,你們的父母妻兒我林雲和生命神殿一定會給予最優厚的撫卹。”

林雲指着前方道:“前面就是我們最終的敵人毀滅神殿的所在地,那裏也就是我們的最終的戰場,此次戰爭事關我們的生死存亡,所以請諸位一定不要保留。要拿出全力作戰,更加不要心軟,須知道毀滅神殿的信徒們都是嗜殺的狂人,所以和他們戰隊不能留手,更加不要心軟。毀滅神殿的信徒無論是老人還是小孩都不要輕視他們,他們就像是最難纏的瘋狗,就算是殘了也會咬你們一口,所以當你們看到毀滅神殿的人,無論是普通人還是武者或者祭祀,統統都要殺死。看到他們的屍體,你們首先要先用暗器把他們的要害打一遍再說,確定他們真的死才能靠近他們,否則他們臨死的反撲也是會讓你們喪命的!”

幾萬武者和祭祀都看着林雲,同聲高呼:“殺死毀滅神殿的所有人,雞犬不留!”

他們很多人都是和毀滅神殿有着深仇大恨的,他們很多人的親友都死在毀滅神殿的手裏,或者親眼看過毀滅神殿的殘暴行徑,所以對毀滅神殿的仇恨不是一般的大。

“所有人按照隊形開始前進,殺死所有信仰毀滅之神的人!”林雲一聲大喝,所有人歡呼雷動,按照隊形開拔。

“殺死所有信仰毀滅之神的人!”幾萬武者一起歡呼雷動,這場面好像天地都爲之失聲,爲這股聲浪所攝。

雖然都是武者,但是人數實在是太多,行動的速度也快不到哪裏去,據林雲估計到毀滅神殿的那裏還要兩三天,足夠他們做好一切防禦準備了。不過林雲並不擔心這一點,毀滅神殿的武力現在遠遠的遜於生命神殿,而且生命神殿的生命神力還是毀滅神力的剋星,所以只要付出一些代價就可以戰勝毀滅神殿的武者,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

關鍵就在於丹兒和毀滅之神的戰鬥,其他也只是錦上添花罷了,就算是在武者才層次上贏了,但是在神靈的層次上輸了也是白搭,神靈的力量豈是武者所能抵禦的?

丹兒已經把一切能用得上的東西都帶上了,生命之樹,各種符文玉,就連丹藥也帶了一些以防萬一。她對這一場戰鬥極有信心,一萬年前艾露西亞用生命之樹和毀滅之神還有他的寶物拼了個同歸於盡,現在她有生命之樹在手,而毀滅之神卻沒有了寶物,所以她的贏面極高! 轟!

林雲一劍擊出,一道劍氣劃破空氣,將沿路的上百個毀滅之神的信徒擊殺,強烈的劍氣在地上可出一道深深的溝壑。他沒有隨之再進一步的去殺人了,這個鎮子也沒有多少人了,數萬武者大軍輕鬆的淹沒這個鎮子了。

林雲等數萬大軍一路進軍,沿途的遇到的人只要願意背棄毀滅之神的信仰,並且生命女神的祭祀們的認可就可以免於被殺死的命運,否則無論老人還是小孩全部都格殺勿論。

這是一場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戰爭,沒有任何的同情可言,對敵人的同情就是對自己的殘忍。放過一個毀滅之神的信徒,他就會源源不斷的向毀滅之神祈禱,爲他增加力量,所以必須得要殺死。然後還要經過生命神殿的祭祀淨化,否則信徒的死亡也會增強毀滅之神的力量。

林雲把數萬武者分爲了三個軍團,他身處的中軍直撲毀滅神殿的所在,其他的兩隻軍團則去清繳毀滅之神的信徒。他們每隻軍團都帶有不少的生命神殿的祭祀,而且相距不會太遠,有個什麼意外也能互相照應。

“家主,這個鎮子裏的所有毀滅之神的信徒都已經格殺,還有什麼指示麼?”陳玉攻擊的說道,他前幾年因爲不想投奔毀滅之神而和其他人來到大晉上,被林雲所收編,因爲他表現得還算忠心,林雲就賞賜了他一顆天元丹,使他的實力達到了武聖。

“休息一炷香的時間,然後全軍再次開拔。”林雲心裏隱隱覺得不對,自己一方的大軍已經全面壓境,進入他的國土肆意殺死他的信徒,而這個毀滅之神還忍得下這口氣,這實在不是他的性格,所以目前也就只有儘快的趕到大楚的原來的國都去才能知曉了。

休息了一陣,林雲及五千最精銳的武者大軍,還有上千的祭祀就再次的出發。

原來的大楚王朝國力其實比大晉還要強盛一些,可是經過毀滅神殿這些年的傳教,大楚已經變成了廢墟。良田被荒廢,城鎮變廢墟,在野外走上半天也難得遇得上一個活人,就算遇到活人也多半是毀滅之神的信徒,心裏已經被暴力扭曲了的狂人。看到這樣,林雲的心裏充滿了唏噓,這個毀滅神殿果然是害人不淺,這麼強勢的一個國家這才幾年啊,就變成了這麼一副樣子。

嗷!吼!

林雲等人剛走不到半天,就聽到後面傳來接連不斷的獸嘯聲,只聽聲音就感覺它們實力極強。所有人都抽出開始凝神戒備起來,這時候魚露的聲音在林雲的耳邊響起,“林雲,不用擔心,是我叫大黑他們從森林出來助我們一臂之力。”

林雲是感覺這些聲音有點熟,聽到魚露的話這纔想起來,有好幾個聲音他在斷魂森林裏受訓的時候都聽過,大聲道:“大家不用擔心,這些獸類都是受生命女神感召,從斷魂森林裏出來助我們一臂之力的。”

其他人都將信將疑的,手裏的武器可沒有放回去,這萬一有個好歹呢?他們不是不相信生命女神,而是在他們的印象中獸類大多都是沒有太多靈智的,萬一突然發狂什麼的就慘了,畢竟誰也不知道它們會不會這樣。

林雲騰空飛起往後飛去,沒飛多久就看到黑壓壓的一大片黑點往這邊奔跑過來。他的目力極好,可以看得清楚這一大片黑點正是成千上萬的獸類,天空中還有黑壓壓的一片飛行獸類。林雲一看就看見奔跑在前面的正是大黑這隻 黑猩猩還有十多隻和它差不多的神獸,他或多或少的都有一面之緣。

大黑看見林雲,興奮得一陣狂嗥,它在幾年前給林雲訓練的時候把林雲弄得失蹤了。爲此他可沒少被魚露給責備,要不是魚露離森林遠,它估計皮肉就要受苦了。後來聽說林雲平安的回來了,它的心裏也就鬆了一口氣,這次又看到林雲,它就激動得一陣狂嗥。

林雲此時精神力大進,遠遠的就用精神力把自己的話傳到大黑耳邊道:“大黑,幾年不見,過得怎麼樣,我建的那個屋子你還在住麼?”

大黑手足並用,一陣狂奔來到林雲身前道:“人類小子,咦,你的實力我竟然已經看不透了,看不出來你這幾年實力竟然已經成長到這個地步了。”

大黑站起來個子足有兩個林雲這麼高,好在它也是極爲聰明的,此時四肢着地,比林雲也就高不到哪去了。

林雲好奇的問道:“大黑,你們是什麼時候得到魚露前輩的通知的,我們都沒有得到你們出森林的事情。”斷魂森林裏幾位各種獸類要是出了森林的話肯定會引起極大的轟動的,他身爲林家家主沒有理由不知道這個情況,唯一可信的說法就是在林雲的大軍進入大楚以後大黑他們纔出森林的。

大黑嘿嘿說道:“俺們就是前不久聽到王的傳訊,然後在把森林裏有實力的獸都集中起來,然後直接沿着你們大晉和大楚的邊界出來的,就直接進入到了大楚的國土,然後感應着王的氣息一路追隨而來的。”

“你們出了多少獸?”林雲還是比較關心這一點。

大黑得意的道:“我也不清楚,反正我們幾個把森林裏所有有實力的獸都驅趕來了,至於具體多少我也就不知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大會數數。”

林雲剛剛看到的獸羣的規模,數量起碼不下於十幾萬,這麼龐大的獸羣也是一股極爲強大的助力。要不是魚露傳訊回去,林雲幾乎都忘了還有這麼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呢。

這時一聲鷹鳴,一隻比尋常巨鷹要大上好幾倍的鷹隼飛了下來,落在地上連灰塵都沒有驚起半點,顯然也是一隻非常有實力的鷹隼。

大黑哈哈大笑道:“人類小子,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就是鷹隼一族的王金羽,它可是一位大美女哦。”

金羽的精神力波動傳來,“人類你好,我是金羽,我們奉王的指令來到這裏盡我們所能的幫助你。”

林雲仔細看着這一隻鷹隼,它全身呈金黃色,金光燦燦的不會給人帶來俗氣的感覺,反而更給人一種威風凜凜的感覺,實在讓人看不出它還是一隻雌鷹。林雲也用精神力回覆道:“金羽你好,你可以叫我林雲。”

聊了一會兒,地面的大部隊也踩着讓地面都在顫抖的步伐轟隆隆的開了過來。林雲一看,好傢伙,這完全就是獸類博物館嘛!什麼毒蛇、獅子、豹子、犀牛之類的獸類應有盡有,還有什麼天生敵對的獸類也在他們的王的壓制下沒有開始戰鬥,反而更像是親密的戰友。林雲就看見屬於高級靈獸的蟒蛇和一隻鼴鼠待在一起,這種場景估計也就只有大黑他們幾個王強力壓制才能出現的吧。

林雲也知道其實在斷魂森林裏雖然弱肉強食,但是在食物鏈最頂端的幾個族羣的王者他們的關係就很不錯,在魚露的領導下他們可沒有什麼天敵的概念。只有處於比較低端的靈獸兇獸什麼的纔會有天敵這個概念,一見面就戰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大黑爲林雲介紹了陸地上的幾個族羣的王者,金羽爲林雲介紹天空的族羣的王者,待大家都比較熟悉後林雲說道:“現在我就帶你們去見見我們人類的領頭人還有你們的王,估計你們也很久沒用看見你們的王了吧。”

大黑心急的道:“自從王七八年前離開森林裏後我們就再也沒有見過王了,人類小子,快帶我們過去。”它雖然心思粗放,但也知道它要是就這麼過去很容易引起人類的攻擊,所以還是要林雲帶着它們過去。

帶着十多隻獸類的各族羣的王者來到大軍面前,林雲先把它們都介紹給各大勢力的代表。各大勢力看到這些獸類的王者不僅智慧和人差不多,而且還可以用精神力來交流,如果不是不能說人類的語言,換一副身體他們就與正常人相差不大了。

現在各大勢力的代表既欣喜又振奮,欣喜的是這些獸類的王者都有正常人的智慧,只要它們沒有問題,它們手下的族羣就不會出現問題。振奮的是,有了這麼多的獸類加入,他們的實力一下子提高好多,更有信心打贏這一仗了。


各大勢力的代表和獸類的王者們大致商議了一下了打仗的安排,大黑他們就急着想要林雲帶他們去見他們的王了。

這時候不用林雲帶它們了,魚露和丹兒自己就走了出來,大黑等獸欣喜的對魚露行五體投地的大禮,表示對她的忠心。魚露欣慰的點點頭道:“我不在的這一段時間你們把森林管得很好,我很滿意。給你們每個一顆渡厄丹,你們服用後肉體的力量起碼能增強一倍,在這場戰爭中要更加的努力。”

聽到吃了一顆什麼丹藥自己的肉體就能強大一倍,大黑、金羽它們都高興得什麼似的,感恩戴德的對魚露再次行禮。 魚露鄭重其事的向斷魂森林各族中的王者介紹丹兒道:“這一位就是我的魚人族所世代追尋的殿下,你們看到她就要像看到我一樣恭敬,對她的任何要求都要予以滿足,你們知道了麼?”

各大種族的王者立刻又對丹兒行五體投地的大禮,用精神力傳遞到丹兒耳中道:“見過殿下,你要是以後有什麼差遣,儘管的叫我們,我們決不推辭。”

丹兒纖手一動,一股精純的生命力就傳到它們的身體裏,道:“都起來吧,日後你們只要全力殺敵就好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