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55 Views

微風帶着隱藏驚人的殺氣襲向毒鱷,之前還威風凜凜的毒鱷瞬間行動遲緩,身上堅硬的外殼竟然透出點點血絲,緊接着泣血鳥一聲戾泣,毒鱷瞬間像個血袋般炸裂,之前還穩操勝券的毒鱷,一瞬間落敗,巨大的反差讓藍海難以接受的楞在原地,半響才吐出一句話:“真他喵的厲害!”

Written by
banner

不過,事情的結果往往是戲劇化的,就在泣血鳥靠近毒鱷準備再來個最後一擊,徹底斬殺毒鱷時,形式急轉,早已攤死在地的毒鱷瞬間暴起,帶着最後一絲赴死的意志咬住泣血鳥的脖頸,未等兩人反應,便發動自爆,一鳥一鱷同歸於盡,消失在魔林海中。

再看兩人,均是一臉錯愕的表情,沒想到在最後的時刻情形竟然一波三轉,而結果竟然是兩隻魔獸同歸於盡。

不過事已至此也實屬沒辦法,端木楓吩咐藍海將泣血鳥的精血取下一點,然後準備厚葬泣血鳥,畢竟拿了人家的東西,起碼不能讓人家死無葬身之地,就在藍海取精血時,忽然發現泣血鳥腹中有一絲異動。

“難道?”

藍海劃開泣血鳥的腹部,裏面竟然躺着一隻超小型的泣血鳥,原來這隻泣血鳥竟然懷孕了,難怪之前與毒鱷相鬥時總是處於下風,而在泣血鳥看到藍海的一瞬間,猛然飛向藍海,一口咬住藍海的胳膊,開始大口大口的吸血。

…………

“看來你小子就是運氣好,本來以爲這泣血鳥死了恐怕就消失在世間,沒想到還懷孕了,而且偏偏被你撞見,還簽訂了契約,真是人比人氣死人……”經歷了戰鬥之後端木楓一邊吃着打來的野兔肉,一邊發着牢騷,而藍海則在一旁饒有興趣的逗弄着小紅,小紅是這隻泣血鳥的名字,藍海本着自己那爛到爆的起名技術,給這隻日後驚天地泣鬼神的神鳥起了一個普通無比的名字。

這初生的泣血鳥的樣子很像夜鶯,不過嘴是鮮紅的,映着火光,紅得滴血。

“咻咻”小小的泣血鳥在藍海的肩上愉快的叫着,本來泣血鳥一出生,他的母親會用自己的鮮血餵養,但是這隻泣血鳥一出來見到的是藍海,便自然將他當成自己的母親,吸食了藍海的鮮血,而紫魂在這時耍了一個心眼,乘着機會竟然和泣血鳥結成了契約,不過好在只是平等契約,儘管如此,還是遭到藍海的不滿。

“哼,真是狗咬呂洞賓。”紫魂氣憤的回擊道。

就在一人一魂準備開口水戰時,端木楓一句話讓藍海再次拋下紫魂。

“既然得到了精血,那就儘快進行天賦改變吧!”

“好,現在麼?”

“還要準備一些東西,不過,在魔林海這些都不是問題,你準備好了,就開始吧,不過我要提醒你,改變天賦,不是那麼簡單,而泣血鳥的方式更爲奇特,僅靠這提煉出來的十滴精血,要換掉你全身的血液。”端木楓的一番話讓飄在雲端的藍海順價跌入谷底:“這,是不是少了點。”

“少,十滴泣血鳥的精血足以撐爆你的身體,關鍵是換血這一過程,不得有任何閃失,否則你將變成人幹,也別想什麼改變天賦了,能不能活下來都是問題。”

藍海一聽,心裏不斷打鼓,到底爲了天賦值不值得冒這個險。

“老師,要不你先示範下唄,這樣我也能熟悉下流程以免出什麼閃失。”藍海一臉天真的說道。

“示範?我也想,我來做示範,那誰給我換血,換血之人必須等級比我高三級,你覺得這個世上有這樣的人麼。”端木楓的話中透着一絲無奈,可見眼前這麼一個絕佳的機會,自己卻沒資格觸碰是多麼無奈。

藍海一聽,不自覺的吞了一口口水,終於一橫心:“好,來吧。”

“好,那就開始吧。”說完便運起念氣包裹住藍海。 看到穆凌的動作,兩名守衛頓時嚇了一跳連忙道:「我的大少爺,現在你進去真不合適啊,你這樣胡亂闖進去,他們更加有理由找莫夫人的麻煩了,聽我們的,等那些人離開之後你再去見夫人。」

穆凌卻是沖他們笑了笑:「放心吧,這次回來我就是處理這些事兒的!」

沖韓幽子偏了偏頭,兩人直接走進了穆家的大門,留下兩名守衛在原地直嘆氣。

他們之前或多或少也是聽過穆凌的一些事迹的,算不上多麼英勇,但也足以讓穆家為之驕傲了。

只是前些日子傳來穆凌在煉獄修為被廢的消息,這使得整個穆家猶如遭到晴天霹靂。

穆凌這次闖進去絕對會成為那些傢伙手中最有利的把柄。

……

穆家的府邸並不算大,但整個裝修布局卻是格外的精緻和舒服,這都是當年穆驚天親手設計的。

此刻穆凌再度進入穆家,卻是察覺到,這每一棟建築之間的風水格局都是格外的講究。

讓人看起來格外的舒服找不出半點毛病可言,他不禁對自己的老爹更加佩服起來,那似乎是上知天文地下全知的全才。

一張巨大的原形檀雕圓桌,莫若蘭莫夫人正坐中央,雖然已經快入四十,但歲月卻並未在她的臉上奪走什麼。

相反,在她的臉上卻是能看到一分獨特的風韻,不得不說當年穆驚天的眼光,這等氣質,的確少有。

在她的身邊則還有當年穆驚天培養出來的幾個穆家的心腹。


而另外三分之二的人都是今日專門從莫家趕來準備談判接受穆家的高層,當然,他們也是莫若蘭的親兄弟。


「妹妹,我想就不用我們再多說了吧,這是一張契約,只要你在上面簽完字,穆家依舊由你掌權,只是穆家外面的一些產業我莫家也得享有五成的股份,這對於穆家也不算多吧,反正當年穆驚天也並沒有要擴張穆家的意思,你占著那些風水寶地也沒意義不是?」

這說話之人名為莫驚雷,在整個莫家也是二把手的存在,當然,他也正是莫若蘭的親哥哥。

只是莫若蘭看到面前的一紙契約的時候,更多的是一種悲哀,一種身為莫家子孫的悲哀。

面對親哥哥的逼迫,莫若蘭即便是想反抗似乎都是無力的,這也是她一直再如何困難都不向莫家求助的緣故。

「妹妹,不要猶豫了,別忘了,現在穆家腹背受敵,萬寶靈礦遲早要落入司馬家的手中,如果我莫家插手的話,其它的勢力休想沾染半分,這豈不是對大伙兒所有人都有好處?」

莫若蘭心中雖有悲意,但她穆家的家產她卻是絕不能為此而動半分,那是她的丈夫曾經打下的一片事業。

作為他的夫人,現在穆驚天不在了,她有義務要為其守住這片土地。

「哥,這件事我都說了不行,如果你真拿我當你妹妹的話,就離開穆府,過些日子我會給你消息的。」

莫驚雷的臉上也是閃過了一抹怒意,這前前後後折騰的時間已經不是一星半點了。

每次得到的答案都是以後會給他消息,可以後再也沒有消息了,今天這一趟莫驚雷告訴過莫家,絕不能白來。

「妹妹,就算你嫁出去了,你體內留著的也是莫家的血脈,莫家現在急缺這些資金,作為莫家的一份子,難道你就這樣坐視不理嗎,難道你就要眼睜的看著哥哥我去別的地方求其他人?」

莫若蘭沉默了,不得不說,莫驚雷的這一招的確是用的恰到好處。

莫若蘭是一個心軟的人,你越是對她強硬,她或許會和你死扛到底,但現在莫驚雷的這個理由卻是不得不讓她思考起來。

不論如何,那也是她的哥哥。

莫驚雷見狀連忙趁熱打鐵:「妹妹,你放心,只要你幫我這一次,我以後再也不會來騷擾你了,而且整個莫家也會因你而感到榮幸!」

「夫人,慎重啊,五成的產業也不是小數目啊,老師當年雖然沒有費什麼力氣奪下了它們,但別忘了,你還有穆凌啊。」

一語驚醒夢中人,莫若蘭此刻也是陡然想到那個消息,那個穆凌修為被廢渾身玄脈盡毀的消息。

這是一個非絕世高手所不能解決的問題,莫若蘭必須要為穆凌考慮,這些家業真正的名義其實應該是在穆凌旗下才對。

「哥,真正要簽字的話你們只要去冥荒學院找凌兒去了,驚天當年離開,這些產業的名字就已經劃上了凌兒的名字,我簽字沒有任何的意義,只有他說了才算數。」

莫若蘭似乎是為自己找到了一個絕好的理由而感到由衷的慶幸,事實上也的確如此,她已經感到了束手無策。

「你說我那個外甥穆凌?他現在在冥荒學院,我總不能千里迢迢趕去那裡找他吧。」

莫驚雷胸口的怒氣是越來越盛,他又何嘗看不出來那是莫若蘭找的一個借口呢。

「我就在穆家啊,你跑那麼遠找我去幹什麼?」


就在此刻,一道聲音陡然從門口響起,兩道身影在夕陽之下顯得格外的挺拔,兩種截然不同的英俊不知能夠掛在多少少女的心頭。

「凌,凌兒……」

莫若蘭此刻也是從椅子上『噌』的一聲站了起來,然後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穆凌,她沒有任何的猶豫。

一個箭步直接來到穆凌的身前,兩人緊緊的擁抱在了一起。

穆凌的眼角也是閃過了一抹濕潤,看著眼前這等陣仗,可想而知他的母親所要面對的是何等為難的事情。

「娘,你辛苦了!」

「你不該回來的,我剛剛還準備靠你來拖點日子呢。」

莫若蘭也是有些無奈的搖頭,此刻看到穆凌安然無恙,她自然是格外的高興。

只是想到剛才自己說的話,她倒又是後悔了起來,這穆凌回來的時機也太過恰當了,就在自己話音剛剛落下之際,他便來到了這裡。

「原來是我的大外甥啊,你回來了就好,回來就好,來來來,快上坐,舅舅可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你來辦!」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現在放棄抵抗,完全按照我說的做,引導精血到丹田。”

藍海按照端木楓說的一步一步做,將精血引導至丹田,然後感覺到一股柔和的念氣將之包裹着,想來這就是端木楓的念氣,接下來的步驟讓藍海有一種瞬間從天堂進入地獄的感覺,那股柔和的念氣將精血完全包住後開始大力的向外面撕扯,而這一過程讓藍海痛苦不已。

“堅持住,如果這次成功了,你將來的成就便是不可估量,千萬不能辜負父母的希望啊,小海。”

父母!!

這兩個字深深的;烙印在藍海的心中,在聽到端木楓說出這兩個字的時候,快要痛的昏厥的藍海瞬間清醒,想起母親生前所說的話……

小海,記住,要變強!

小海,不要錯過每個人!

小海,我愛你,你的父親也愛你!

這每一句話都讓藍海更加清醒,更加明白,現在或許清醒纔是最好的選擇。

“小海,好樣的,大哥沒有說錯,你將來會強大到連我都感到顫抖。”端木楓按着咬牙堅持的藍海心中默唸道。

“小海,注意,我現在要換血了。”端木楓提醒道。

藍海艱難的看着端木楓,此時的藍海的嘴裏已經不能發出一點聲音了,只能堅定的看着端木楓,從那堅毅的眼神中,端木楓看出了一個十三歲孩子的堅持和努力,咬咬牙,將手張貼在藍海的胸前。

這是最重要的一個步驟,也是最危險最痛苦的步驟,如果挺過這個步驟,迎接藍海的將是雨過天晴。

端木楓最後一次看向藍海,藍海會意的微一點頭,這細小的動作被端木楓捕捉到,終於像是下定什麼決心似得慢慢的抽開手掌……

隨着端木楓手掌的抽開,藍海開始變得面色蒼白,皮膚開始顯示慘白,而在端木楓的掌心,一條涓涓的血河澎涌而出,當端木楓的手離開藍海胸前大約十寸時,藍海的皮膚開始慢慢老化,身體開始慢慢變小,而藍海稚嫩的臉龐竟然開始出現皺紋……

當最後一滴血液從藍海的身體裏出來時,藍海已經毫無生氣,全身呈現黝黑的乾枯,端木楓知道這一過程不能持續太久,否則即便成功也會留下不小的禍根,於是迅速的將一滴泣血鳥的精血彈入藍海的身體。

接收到這滴精血的藍海,好像一個乾癟的氣球瞬間充滿氣一樣,身體快速脹大,原來乾枯的皮膚慢慢變得紅潤,而蒼老的臉龐也開始煥發青春的色彩,慢慢恢復到藍海本來的樣子,可就在這時,生長戛然而止。

“一滴還不夠?這小子本來的天賦就夠嚇人了。”伴隨着聲驚歎,端木楓再次將一滴精血彈入藍海的身體,藍海的身體又開始迅速生長……

這次的過程就顯得有些漫長,藍海經過精血修復的身體已經漸漸恢復到之前的狀態,並且還在向更好的方面開始發展,就在這時,橫生突變,瘋長的身體停止了生長,並像之前那樣開始馬楠乾枯,看到這一情景的端木楓瞬間凌亂了……

“怎麼回事,怎麼會這樣,難道這並不是泣血鳥的精血?不,不會的。”端木楓不可思議的看着藍海迅速乾枯的身體,此時的他倍感震驚,但別無他法只好繼續不斷的將精血打入藍海的身體。

一滴,兩滴……直到第五滴時,才停止,而端木楓看着藍海十六七歲般碩壯的身材,再看看自己手中僅剩的四滴精血,無奈的搖搖頭。

而在之前藍海身體出現倒退生長時,同樣震驚的還有藍海,感受着自己剛剛進入身體的精血就被身體裏其他靈魂吞噬的一乾二淨,藍海驚恐的同時又感到無奈,誰讓自己的身體裏有這麼的“住客”呢,雖然這些神獸器靈只是無意識的吸收泣血鳥的精血,但眼看着剛剛與自己肉體結合的精血一點點減少,藍海甚至產生了死亡的感覺,不過好在外面的端木楓注意到了這個現象,開始不斷地打入精血,就這樣,在藍海的身體裏出現了戲劇的一幕,剛剛進入身體的精血被幾個神獸器靈搶奪的一乾二淨,而這時的紫魂不僅不幫藍海,反而積極的加入到搶奪精血的行列,這無疑給藍海帶來了更大的危機,不好好在泣血鳥的精血無比強大,最終還是滿足了各位神獸和器靈的需求,而自己的靈魂也得到不小的恢復,變得異常強大。

不過藍海終於在端木楓擔憂的眼神中清醒了,望着自己將近十六七歲的身材,藍海好奇的觸摸着,好像在確認是不是自己的身體,而此時的藍海也變得俊朗起來,一張俊俏的面龐配上健壯的身材不知能迷死多少小姑娘,不過現在才十三歲的藍海可不知道自己的這些資本,此時更讓藍海欣喜的則是這具重生般的身體帶來的強大。

輝輝手掌,藍海感覺自己更加強大了,雖然境界沒有提升,但是身體裏澎湃的念氣讓藍海相信此時的自己若再碰上之前的鐵頭熊,即便不使用自然力也可以那麼輕鬆的解決它了。

“嘿嘿,老師,咱比劃比劃吧,我看看我到底成長了多少。”藍海期待的問着端木楓。

反觀端木楓,在確認了藍海沒事後,再次恢復到往常邋遢墮落的狀態,打着哈欠的回道:“累死了,剛纔給你換血可費了老勁了,你可別在折騰我了。”說完便躺在地上呼呼大睡起來。


藍海無奈的看着自己的老師,每次自己提出這種要時,端木楓總是以各種藉口回絕,而自己更是不知道自己的老師到底有多厲害。

不過身處魔林海最不缺的就是對手,想明白這點的藍海拋下端木楓,一個人向林海深處走去,想看看自己經過這次改頭換面後的實力到底怎樣,而對於危險,藍海在實力大漲的面前早已將之拋在腦後,即使危險,又能有多危險,自己連六級巔峯的魔獸都說秒就秒,更何況又不在魔林海深處,沒有那僞十級魔獸的存在,即便真有九級魔獸,藍海也有把握逃出來。

可惜藍海不知道,這次決定讓自己多麼靠近死神。 莫驚雷連忙下座,神色是格外殷勤的將穆凌奉到了桌上,當然,他對韓幽子也沒有半分怠慢。

那可是穆凌的朋友,現在只要將他們伺候好,莫家便可得到穆家一般的家業,莫驚雷似乎已經是笑的合不攏嘴來了。

穆凌自然也是極為的配合,臉上也是笑意十足,似乎被自己的舅舅這麼捧著是一件極為高興的事情。

看著桌上琳琅滿目的飯菜,他和韓幽子倒是沒客氣,直接是一頓狼吞虎咽。

這一舉動看的莫家和穆家,包括莫若蘭在內的所有人直皺眉頭,這哪裡像從冥荒學院裡面出來的學生,簡直就是山寨土匪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