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74 Views

然後她就很是輕巧的說完這句話,就裝作彷彿什麼都沒發生的樣子。

Written by
banner

若無其事的施施然地走到同伴中間去。

根本就不管他是否還是一頭霧水。

她只是心想,自己已經是說了這麼多話,已經是遠遠超過正常水平的發揮了。

剩下的部分,或者說有什麼好的還是壞的效果,就得看他自己怎麼樣去領悟了。

而且能不能領悟或者猜測得到,都是他自己的事。要看他自身的造化了。

畢竟自己這邊已經是差不多都給出了他那命運,和自己有些相關因素的那些部分或者節點的終極密碼。

就是隱藏在那隻言片語裡面。

只是她這樣的想法並沒有考慮到,他其實很有可能就是一個冥頑不靈資質駑鈍的,而且還經常拖後腿的差等生而已。

也很有可能,就是他連任何道理都體悟不出來的。

但是她也真是說不出來其他的更多的東西了。

在那語言的運用方面,好像是已經達到了它今天的最大限度。

而且差不多達到了極限的情形,也同樣體現在他今天的運氣上面。

因為,那個主管還有她的工作同伴都已經回來了。

眼下就是和她有說有笑個不停。

只是偶然有些疑惑的眼光看著他。

像是在無聲地質問,他今天又是有什麼新穎的理由在這裡長時間的滯留?

於是他就只好訕訕的離開了。

但剛一走開,背後就傳來了一聲親切的問候,

「歡迎你入住我們酒店,親愛的先生。」

他還是不由自主的轉過頭去。

卻發現那是對另外一個新來的男客人說的。

然後也就還是非常熱情地展開後續的工作程序,有條不紊而且體貼周到。

他心裡可就立刻是變得很酸楚。

也就在心裡想到,那倒是便宜那些來客了。

也許那樣的時候才能夠見到她如此熱情溫柔的一面吧?

雖然理解到她只是為了工作的緣故。不過和別人比起來,那樣的待遇可是比她給自己的要好太多的了。

那些時候她簡直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全身上下散發出來的都是一塌糊塗的溫順可愛。 拍賣進行得異常激烈,不過隨著那今天的價格叫出來之後,眾人已經徹底的陷入沉默,吃飯起了一陣小小的議論聲。

「這傢伙也太闊綽了吧,跟他競爭不就是死路一條嗎,萬一他又突然放價,那咱們可就死定了!」

「就是,就算這個青爐鼎在值錢又能怎麼樣?這價格已經超出本身的價值了!」

由於這小小的議論聲開始匯聚交雜,會場陷入了一片熱鬧非凡的場面。

拍賣官看到如此情況,這才又跟著輕輕咳了兩聲,「有沒有繼續拍下去的,1.5億一次,兩次……」

這第二聲特意延長了好久,是目光掃了一眼,周圍除了交頭接耳再無其他,就聽拍賣官突然大叫一聲:「1.5億三次!」

隨著這番話因落下,眾人也徹底的將懸著的心落了下來,此刻也沒有了競爭的必要。

緊跟著,就是一個鎚子拍了下去。

「碰!」

「恭喜這位先生,獲得本次的拍賣展品,青爐鼎!」

伴隨著這番話語落下,在場響起了一片沸騰的聲音。

那個戴著大帽子的男人,此刻微微的勾唇一笑,此刻卻沒有半分惶恐的態度。

反倒是饒有閑情的鬆開了交疊的雙腿,微微的站起,身子跟著小小的帶了個哈欠。

才邁著慵懶的姿態,朝著拍賣會內部走進去。

喬語看到這一副情況,忍不住微微瞥眼,看了一眼旁邊的男人,「他應該是去拿那個拍賣展品了,咱們要跟過去嗎?」

聞言,梁景銳微微勾起唇角,這才跟著沒來由的淺笑了一聲,「如果咱們不過去的話,他怎麼來交易產品呢?」

伴隨這番話落下,兩個人在跟著一起朝著後台走了過去。

此刻,工作人員連忙迎接上來,那一副諂媚殷勤的姿態,又讓人多了幾分惶恐。

「兩位先生,咱們支持當面交易,由我們來做見證。」

聞言,梁景銳點了點頭,去看那個戴帽子的男人,依舊死死地壓著自己的帽子,故意不露面的樣子。

梁景銳不由得微微蹙眉,「先生,您這帽子看來有些不合適呢!」

帶著幾分調侃和諷刺的話語,對方卻無所畏懼,壓低的帽子下面,渾厚的聲音帶著幾分小小磁性,聽著就想不起來,「合不合適,價格可不便宜呢!」

不知具體緣由,這才又看著男人不多解釋,直接說道:「咱們這江湖規矩,驗驗貨總是該可以的吧?」

聽聞此言,男人點了點頭,直接做了個請的手勢。

緊跟著,就看著那個帽子男身後走出來一個鑒品師,此刻對著青爐鼎,拿著放大鏡就仔細的觀賞,細緻入微的態度,我是頗有幾分大家風範。

喬語卻忍不住皺起眉頭,跟著多為調侃了幾句,「先生,你可一定要看清楚了,千萬不要弄錯了呢。」

帶著幾分諷刺,畢竟這些寶貝進入拍賣行都是有專門人員鑒定,此刻這不是多此一舉嗎?

可就在這番話因剛落下的時候,那個鑒定的人卻突然彎直了身子,那男人的旁邊小聲低語了幾句。

看著帽子男突然氣氛一變,周身都散發著一股生人勿近的氣勢。

突然見他一隻手將青爐鼎拿了起來,跟著又多了幾分不悅的冷笑聲,「先生,您這是什麼意思?咱們是公平交易,拿個假貨來糊弄我?」

這突如其來的一番話,周圍陷入一片死一般的寂靜。

男人忍不住皺起眉頭,「有些話可不能胡說八道,進來的東西都是有鑒定師親自鑒賞的,怕是你這鑒定師不太靠譜吧?」

聽聞此言,黑衣人直接將青龍鼎隨手一摔,直接交給了旁邊的管理人員,「我不管是不是你們這裡出的問題,還是說有人故意作祟,還請你再鑒定一次!」

伴隨著這番話,管理略顯為難,又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梁景銳,「先生,您看這?」

梁景銳深深的吸了口氣,雖然是受不得這樣的屈辱,可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這才又跟著無奈的搖了搖頭,最終被迫妥協的說道:「既然他非要見上,那就讓人鑒定一遍,可是這一次一定要看仔細了!」

伴隨著風話音落下,拍賣會的鑒定師親自出來,可是鑒定的結果卻一如既往。

看著對方沉默的表情,眾人都不由得屏住了呼吸,「直接將鑒定結果說出來,不用這麼避諱。」

帽子男子開口,鑒定師這才惶恐的說道:「實不相瞞,這個東西雖然仿的很細緻,但的的確確就是個贗品!」

這一番話猶如晴天霹靂,喬語瞪圓了眼睛,這筆賬她可是完全不認得,「你這是什麼意思?當初把東西送到這的時候,那明明是正品,一定是你們動了什麼手腳!」

這番話儼然觸及了拍賣行的競技,管理微微皺眉,言語之中也跟著多了幾分不悅,「這位夫人,咱們說話可是要講究真憑實據,咱們雖然是拍賣,也是要受法律保護的對象!」

赤裸裸的威脅,讓喬語略微閉嘴,這拍賣行,也是個黑白通吃的地方,貿然得罪自然不是什麼上上之策。

喬語閉上嘴巴之後,梁景銳努力的保持鎮定的狀態,這才又跟著說道:「不知道可否將這裡的監控調出來?」

畫面一轉,監控室裡面,一個人盯著監控畫面。

不過至始至終,卻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的畫面,實在是叫人匪夷所思。

這畫面的監控知道他們拍賣結束,帽子男卻忍不住低沉的冷笑一聲,「怎麼樣?梁先生,現在該死心了吧?」

對於這一番話,梁景銳此刻徹底的無言以對,不知道找什麼反駁的話了。

緊跟著,只看對方雙手負背,這才又跟著停止了胸膛,言語中儘是諷刺和不屑,「我這雖然財大氣粗,但也不是個傻子,沒有必要花1.5億,去買一個只有幾千塊錢的贗品,梁先生,您還是好自為之吧!」

伴隨這番話落下之後,男人毫不猶豫直接轉頭離開,這瀟洒決然的步伐,不帶半點的留戀。

夫妻二人愣愣的站在原地,此刻卻掀起了一陣無盡的糾結。

「老公,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好端端的怎麼會變成贗品呢?」喬語緊張的看著旁邊的男人,見對方的臉色不太好。

這一次好了,賠了夫人又折兵,最後人財兩空。

男人深深的吸了口氣,努力的壓抑住內心的鬱悶,這才又看著自己手中的一個切入點,跟著說道,「既然是個假貨,那也就沒有留下的必要了。」

說著,毫不猶豫,直接隨手一甩,將它扔在了垃圾桶裡面。

跨著修長的脖子,一路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今天這一張臉,算是丟得乾乾淨淨!

看到夫妻二人出了拍賣會,顧珊珊她們也不多做猶豫,連忙就跟著一起離開。

「爸,這是什麼情況?難道事情出了什麼變故嗎?」右右看著對方行色匆匆的樣子。

憑藉著自己對老爹的了解,這儼然是生氣的姿態,踩著腳步湊了上去,跟著多了幾分疑惑。

聞言,喬語卻沖著兒子微微搖了搖頭,「就不要再提這件事情了,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好好的真品變成了假貨,就像是有人刻意安排的一樣!」

一提及可以安排幾個大字,左左身軀微微一震,此刻默默的跟隨在身後,也不敢多加造次。

梁景銳走在最前端,目光微微扭轉之間,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這才跟著張口說道:「先不要管這麼多了,回家吧。」

偌大的豪宅之內,此刻一家子坐在沙發上,看起來多了幾分凝重的氣息。

空蕩的房間,讓人瞬間又多了幾分無端的惶恐。

梁景銳看著不說話的一群人,目光卻有意無意地停留在左左的身上,突然做了那第一個開口的人,「左左,我有點事情想跟你說說,跟我出來一下吧。」

突如其來的一番話,直接讓左左心中咯噔一下,一點沒激動的跳了出來。

隨即,一張臉色惶恐的抬起來,多了幾份小小的惶恐,「啊?」

回過神來之後,這才連忙跟著說道:「好的。」

後花園裡面,兩個人相對而坐,左左略顯尷尬,「爸,你叫我來有什麼事情嗎?」

聞言,梁景銳深深的吸了口氣,目光微微扭轉之間,卻是率先盯著桌子上擺放的茶壺,各自斟了一杯茶水。

一杯遞到了他的面前,這才又跟著說道:「先喝點水吧。」

聽聞此言,左左略顯尷尬,又帶著幾分不知所措,這才跟著抬起一隻手,雙手捧著茶杯小小的啄了一口。

可是這種緊張的動作,被男人看在眼裡,卻突然冷笑一聲,「你以前在我的面前可不是這麼拘謹的,是什麼讓你丟了本心,是欺騙嗎?還是背叛?」

突如其來的一份責任,實在是叫人匪夷所思,「爸,你這是什麼意思,我不太理解你說的話。」

「你我是負責,有什麼事情你能瞞得了我嗎?這一次拍賣會的事情,所謂的假貨應該跟你脫不了干係吧?」

梁景銳深深的吸了口氣,儘管不願意相信這樣的事情,可是自己兒子實在太年輕,根本就經不起半分試探。 但是自己總不可能每天都要退房一次,然後再重新辦理一次入住手續的吧?

而且真那樣的話,說不定,或者很有可能,她都還是會那樣一副冷冰冰的模樣來打發自己的。

難道自己真的就是她所有不開心的根源嗎?

他就感覺自己已經是成為了別人的包袱或者負擔。而且很不幸的是,對方一見到他就會把他當成是所以不開心的原因。

為了這個,也都應該是要狠狠地憎恨和鄙視自己一把的吧?

這簡直是會讓他徹底地懷疑自己,可能就是根本沒有什麼存在的價值了啊。

但是她最後說的那句話,倒很可能是真的。

就是自己真的好像是把什麼都當成了一項一項要完成的任務。

現在就幾乎可以判定那就是事實。

因為他早就習慣了凡事總要是有個目標那樣才好。

哪怕就是隨便走走,他也覺得漫無目標地散步總是沒有任何價值。

像是也把自己的專業知識,比如規劃策略什麼的,都用到了愛情事業和日常生活裡面。

只是現在他無論如何都不懂,為什麼她還會要故意地躲避著自己。

既然是可以說出來這樣一句兩句的話。

只是那些話過於簡短和含混模糊。

她也都還不願意正面地回答。

一直翻來覆去的就是那麼幾句話。

哪怕他逼得再急,再是流露出自己的情真意切。

而且她話里真實的含義又是那樣的模糊。還有些互相矛盾的地方。

輕描淡寫的一句沒有準備好,就已經是叫自己頭痛半天了。

那麼什麼又叫做不合適?

那根本不算是一條理由。

即使要勉強地算是,也都有些站不住腳的。

試問一下,這天底下戀愛著的男男女女,究竟是有誰可以在什麼都沒有開始的情況下,就能夠先驗地知道或者預感得到,自己和對方會是合適或者不合適的呢?

他只是聽說過,有時候是從第一眼就開始的情投意合和一見鍾情。

那很正常,也太普遍。根本就不會是什麼新鮮事物。

自己對她,就是有那樣的一見傾心好不好?也都不用去找什麼另外的案例。

但他就是沒有想到過,也還沒有辦法想得到,還有從第一眼開始就會感覺到不合適的這種特殊情況。

所以她如果是現在要把它翻出來作為一個借口,或者是擋箭牌。

那根本就是荒謬得可笑的了。

他不知道應該還能怎麼樣去解釋和表述。

尤其是如果對方覺得最不合適之處,就是在於自己過於注重事物和生活中的細節,還有種種精心的規劃和安排的話。

那就幾乎是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因為這些在她眼中,很可能就只是各種在日常生活之中處處都透露著瑣碎細微的事件。

但那就是他在這裡整個的人生啊。

再怎麼細碎不堪,也還算是連續不斷的生命的記錄。

裡面星星點點都夾雜著有關於她的記憶,還都是從美好的角度。

而且很多時候,酒店對他來說已經不再只是一個堡壘樣式的存在。

而更會像是他時刻都不能離開的殼。

沒有她充滿愛意的陪伴,恐怕他是時刻都要蜷縮在裡面,才會覺得有稍許的心安理得和自在的。

孤單的時候,就連外出隨便走到哪裡閑逛一下,都是恨不得要背著那殼一同走動一般。

所以她眼裡或許是不合適的地方,差不多就是他為著她而堅持下來的坎坷與崎嶇。

其中當然也可能是會有些神經兮兮的成分和原料。

只不過那樣神經質地走下來,也走了這麼久。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