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2, 2020
109 Views

上面清楚的寫著:四月八號晚上子時秘境開啟,入口在左側十米處,實力達到玄星境以上方可進入秘境,其餘人不得入內!

Written by
banner

好在銀色三人的實力現在都在地星境了,全部都能進去,但是墨九狸沒必要把這件事說出來,按照墨九狸對人性的了解,就算她站出來告訴這些人,也會引來別人的質疑!

既然這樣,她又何必給自己找麻煩呢!

所以,墨九狸沒讓銀色搭帳篷,坐在一邊等著就好了!

墨九狸看時間還早,乾脆拿出一個小方桌,又拿出了靈果,糕點,還拿出了四壺酒,直接吃了起來!

銀色幾人開始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墨九狸大家酒壺時,好聞的酒香,讓白二忍不住拿起來喝了一口,簡直讚不絕口!

「一人一壺,記得把酒壺認主,丟了我可不再給你們!」墨九狸邊喝邊看著銀色三人說道。

銀色三人聞言,立即把酒壺認主,然後當寶貝似的收起來,這酒太好喝了,入口酒香濃郁不說,還會有一股靈力瞬間湧入體內,哪怕是他們在翡翠樓見過不少好東西,也很少遇到這麼好的靈酒啊!

所以三人喝了幾口擔心喝沒了,就不喝把酒壺收起來,然後吃起糕點和靈果了!

墨九狸見狀笑了笑,她沒告訴三人這酒壺可是空間容器,裡面裝的酒他們喝上幾年都不會喝空的,反正日後他們自己會發現的!

墨九狸空間裡面這樣的酒有很多,都是小書釀造的,空間裡面堆積了不少,因此每個酒壺小書都要求墨九狸煉製成空間容器,裡面裝的酒每一壺都夠一個人喝上幾年的!

當然了,嗜酒的人除外!

這種被小書改良過無數次的靈酒,只要不狂飲是不會醉的,只會對身體有好處,提升體內的靈力,還有洗髓靜脈的效果,因此墨九狸現在都已經把這酒沒事當水喝了!

特別是從這次帝溟寒失蹤之後,墨九狸忽然間就愛上了喝酒,每天都會喝上一點的!

「咳咳,小丫頭,你這酒能給我來一杯么?」這時一個穿著打扮有些像乞丐的老者,手裡拿著個青銅酒杯,出現在墨九狸面前問道。

銀色三人一驚,警惕的看向老者,對方什麼時候靠近的,他們三人都沒察覺到,可見對方的實力不一般!

墨九狸聞言也是微微一愣,對方的實力確實很強,如今實力已經是天星境的自己,都沒察覺到對方何處靠近的,雖然自己的神識沒有外放,但是對方實力如果不如自己,沒等靠近就會察覺到的! 父親的話更像是一種警告,警告我不要輕舉妄動,或者說,警告我,不要礙着他的大事!那一刻,我從父親身上居然看到了管志傑的影子,他們彷彿是同一種人!

“父親,您有您的驕傲和計劃,可您的女兒也不該有點自己的自尊和不甘?” 無限升級系統 我回頭看着父親。

父親只是揮手示意我出去,也不再更多的話,他的視線停留在那個抽屜上,我想大概他是在思念着某一個人吧,轉身出了父親的房間,爲父親關上門的瞬間,我的腰被人抱住了。

我驚了一跳,差點喊出了聲音,耳邊響起管志傑的聲音,“老婆,今晚就不要亂鬧了,直接到我房裏睡得了,或者,我去你房間?!”

我忍住心裏的怒氣,冷聲說道,“你最好現在就回你自己的房間去!”

管志傑也不惱怒,只是在我耳邊小聲說道,“今晚我就不鎖門了,免得你敲門。”隨即就放開了我,也不強求,似乎已經有把握,我睡着之後會神志不清地去他的房間。

我迅速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將房門鎖上了,想起漆警官的話,屋裏的水我都不敢喝,從自己的包裏拿出早就準備好的礦泉水喝了一點,這纔是洗漱睡下。

不知道爲何,即便是自己神經緊繃,可還是很快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我似乎又聽到了孟子赫的聲音,他在黑夜裏呼喊我,那樣幽怨地呼喚着我。

“子赫!”發自內心的想念,我忍不住喊出了聲音。

“暘暘,我的好老婆,你是不會去跟他睡覺的是不是?”孟子赫的聲音就在我的耳邊。

“不會的,不會的,老公,我只愛你!我想把我的一切都給你!”

“暘暘…………我的好暘暘………..你快睜開眼睛看看我!我真的好心痛,你跟他結婚了!你不要我了…………”孟子赫的聲音越來越遠。

我的眼皮就如同有千斤重,我的身上像是被什麼給壓住一般,根本就動彈不得!我想睜開眼睛,我想抓住他,不讓他走,我想他能陪在我的身邊!

“不要走!求求你,不要走!不要離開我!”我大喊。

“暘暘,你對不起我,你對不起我!”孟子赫的聲音如雷貫耳,我猛地睜開眼睛。奇怪的事情再一次發生了,我不在自己的牀上,我又在管志傑的牀上。

屋裏的燈亮着,他穿着睡衣坐在牀邊,手裏搖着紅酒杯,“怎麼?又做噩夢了?!”

我捂着頭,不!不可能!這都不是真的!

“我也奇怪,你是不是精神上有問題,所以咱爸讓會讓我建個便宜進你洛家?”管志傑越笑越烈。

我的腦袋如同炸開了一般,原本想掀開被子下牀回自己的房間看看到底怎麼回事,可被子一掀開我就後悔了,我是一絲不掛地在管志傑的牀上!

我捂着自己的身體,“怎麼?”

“以後可不許這樣了,讓人看見多不好,你要覺得睡覺要跟我睡我都無所謂,可別在我面前誘惑我,我真受不了!”管志傑笑眯眯地,好像是嚐了一個莫大的甜頭。

“我的衣服呢?”

“喏!”管志傑指了指那散落在地上的我的睡衣!

我是穿戴整齊然後來這個房間脫掉的!?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而管志傑似乎並沒有要幫我撿起衣服的意思,依舊是坐在牀邊搖晃着紅酒。

我用被子捂着自己,伸手去撿衣服,將自己徹底捂在被子裏穿衣服。

“何必這樣多此一舉,你身上哪裏我沒有見過!”

我羞得臉紅了,穿戴上了之後,掀開被子,死死地盯着他,他是真的對我動手了嗎?!

管志傑沒品位地喝了一口紅酒,直接吞進了肚子裏,“你可別這樣看着我,昨晚都是你自己來勾引我的!”

我咬牙,我還真的勾引了他!

回到自己的房間,依舊是一股香水味,和昨天晚上的情形一模一樣。

慌忙從衣櫃裏取出電腦,打開視頻,開始看昨晚上發生的事情。從我進屋開始,我就下細了看,屋子裏從來只有我一個人,睡到半夜的時候,我自己起牀,披頭散髮地走到梳妝檯邊上,拿着香水就噴了起來。噴完之後,我便是出了房間,一直到我此刻回來!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屋裏不可能沒有人進來過!

我渾身有些發抖,難道真的像是漆警官說的,我有夢遊症!

我放下電腦,跑到了樓下阿姨的房間,阿姨睡得迷迷糊糊地,喊了好幾聲纔是叫醒了她。

“阿姨,您是從小看着我長大的,您告訴我,我有沒有夢遊的毛病?”我無比認真地看着阿姨。

阿姨皺了皺眉,“小姐,是不是出什麼事情了?!夢遊?你怎麼可能有夢遊!”

阿姨的話我從來都是相信的,可我沒有夢遊爲什麼會幹出這樣的事情?我喝水都是自己在超市買的,就算有神仙水,我也不該這樣啊!

“小姐,到底出了什麼事情了?!”阿姨十分擔心我,坐了起來,拉着我的手。

我只是搖頭,“可能是自己太敏感了吧!”

“小姐,你實話告訴阿姨,到底出什麼事情了?!你最近很不正常!”阿姨早就看出了我的不對勁。

我只是搖頭。

“今天你讓家裏所有的傭人都出去,吩咐他們去做一些根本就沒必要做的事情,這點已經很不對勁了!這還沒天亮,你就下樓找我,這是第二點,昨晚你去過你父親的房間。阿姨是看着您長大的!”

阿姨的話讓我有些動容,我才發現她要比我的父親更加愛我,更加關心我,我的一舉一動都在她的心裏記着!

“阿姨,真的沒事。我只是經常夢到孟子赫而已。”

蜜戀寵婚:影后嬌妻百分甜 阿姨嘆了一口氣,伸手摸着我的臉,“小姐,你別多想了,大概是他走了沒多久,然後你又結婚了!你心好,就會一直記得他!”

我點了點頭,跟阿姨道歉之後,又折回了自己的房間。拿着電腦上網搜索關於神仙水的事情。神仙水,無色無味,呈液態。單憑這兩點,我就知道,神仙水並沒有在我家裏出現過!

而一般的能使人眩暈或者失去意識的氣體,也是無味的,而且需要讓較長時間吸入,如果我的房間裏真的佈滿了這些氣體,那肯定會傳到別的房間去,可一點也是不成立。加上我之後做了自己根本就記不得的事情,這更加是不成立的了!

關了電腦,可能唯一能解釋的,只有我自己患了夢遊症了! 第3650章

墨九狸看了眼盯著自己酒壺的老者,微微一笑道:「可以!」

然後墨九狸手裡的酒壺微微一偏,紅色的液體不斷的倒入老者手裡的青銅的酒杯內,老者的眼神看著杯中酒,就跟看著心愛的女人似的,墨九狸有些了解忽然出現在自己身邊的理由了!

只是對方確定是來跟自己討要一杯酒的么?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無恥的人,拿著一個空間酒杯來要酒的,如果自己這是普通酒壺的話,怕是倒空了也滿足不了對方的酒杯啊!

銀色三人看到墨九狸的酒壺不斷的倒了許久,酒壺沒空不說,連老頭兒的酒杯都沒滿!

銀色三人無語的抽搐下嘴角,心裡暗道原來主子的酒杯也是空間容器啊,真是厲害!

另一方面又暗罵老頭兒無恥,要酒竟然還用這麼大的酒杯,倒了這麼久都沒裝滿,真是不要臉!

老者看著墨九狸的眼神閃了閃,眼底劃過詫異和一絲笑意,他確實是被眼前小丫頭的酒香給吸引了!

要不然也不會厚著臉皮來跟一個小丫頭討酒喝了!

只是靠近墨九狸身邊,才發現這丫頭裝酒的酒壺,竟然跟自己的酒杯一樣,老者心中好奇,沒想到還能遇到跟自己一樣愛酒的人,所以想看看墨九狸的酒壺裡面到底裝了多少酒!

自己這個酒杯看著不起眼,卻是一個空間很大的乾坤杯,不僅是他平時用來喝酒的,還是他的武器!

真的要把自己的乾坤酒杯裝滿了的話,那起碼足夠自己喝上一年的酒量才行!

所以老者覺得墨九狸一個小丫頭,就算隨身酒壺是空間容器,最多也就能把自己的乾坤杯裝個三分之一差不多,他想看看墨九狸會不會把酒都給自己!

可是,誰知道,隨著酒越倒越多,老者想從墨九狸臉上看出一些緊張和不舍,卻失望的發現,沒有!

墨九狸連眉頭都沒皺一下,似乎只要自己不喊停,她就打算一直倒下去似的!

這邊墨九狸和老者的動靜,也引起了周圍近處一些人的注意,紛紛神識落在這邊,想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現在是晚上了,沒睡的人,沒什麼意思看看熱鬧也好啊!

「嘖嘖,哪個老頭兒的酒杯好大啊,竟然這麼久都沒倒滿啊!」

「切,你難道沒發現是那姑娘的酒壺能裝嗎?這麼久了還在繼續倒啊!」

「哈哈哈,也對,就是不知道最後是這老頭兒的酒杯先滿,還是那姑娘的酒壺先空啊!」

「好奇的不是你一個!」

周圍的眾人小聲的議論著,可是就算小聲,墨九狸等人也是聽的十分清楚的!

「老祖宗在那邊呢?」這時不遠處有人說道。

老者聽到聲音,眉頭不自覺的皺了皺,卻依舊舉著酒杯沒動!

「老祖宗,我們可找到您了,您這是又……」不多時,幾個人來到老者身邊,無奈的說道。

最後的話被老頭兒一個眼神給瞪回去了!

只是對方几個人出現后,墨九狸察覺到周圍的議論聲明顯變小了,似乎出現的幾個人很讓眾人忌憚呢! 而我想不明白,爲何自己夢遊的時候會做出那樣的舉動,我怎麼會去管志傑的房間!

後來一連着幾天都是這樣的情況,我真的是越來越糊塗了。

懷着疑惑的心,我還是去了一趟醫院。

醫生建議我,做一次催眠。

在醫生的帶領下,我迷迷糊糊就睡了過去,一如既往地夢中是孟子赫的聲音,卻沒有孟子赫這個人,醫生一直鼓勵我讓我睜開眼睛,我用盡了所有的力氣睜開了眼睛,是他!是他!

“你看到了什麼?”醫生 詢問。

我看着他的眼睛,像是一個漩渦要將我拉進去,我張着嘴卻說不出來一句話。

“看到了嗎?是誰在你的夢裏?是誰在牽引着你?”

他將我打橫抱起,大搖大擺地往我房間外面走去,我全身僵硬說不上來一句話。

“這只是一個夢!你要告訴我,你看到了什麼?是誰?”醫生的聲音還在耳邊響起。

我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那張臉,分明就是孟子赫!他將我包進了管志傑的房間,他的嘴邊放着笑容!

“那只是夢,沒人會傷害你的,看清楚了嗎?!洛小姐!”

我一把推開孟子赫,不!這一切都不是真的!

我從孟子赫身上掉下來,整個人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疼痛讓我瞬間跌入了另一片黑暗, 我抱着手臂,這是在哪裏!

“洛小姐!”醫生的聲音還在耳邊響起。

我猛地睜開眼睛,昏暗的燈光,我躺在催眠牀上渾身發抖,一身的冷汗。

“怎麼樣?!”醫生遞給我一張紙巾。

我只是搖頭,這樣的夢境,不是我曾想的。

“看到了什麼東西?!你必須相信我,不然你的生活會越來越糟糕下去!”醫生放下了手裏的記錄筆。

我看着他,“是我死去的丈夫,他抱着我去現在丈夫的房間。”

“看樣子,你是被人灌輸了什麼!你之前有別人催眠的經歷嗎?!”

我搖頭,記憶中,沒人敢對我這樣。

“那就是你在毫無意識下被人催眠了。我先開點鎮定劑給你!今天先回去休息一下,過幾天你再過來。”

我點了點頭,心裏疑惑得很,無意識被人催眠。

“那爲什麼我會夢到我死去的丈夫?”我看着醫生,還是有些不放心。

“這方面的原因會很多,可能是你心裏的壓力造成的,可能是有人故意讓你這樣的。你別擔心,會好起來。”

從醫院出來的時候,我遇到了管志傑,他盯着我手裏的醫生開的藥,“怎麼?生病了?!”

“你怎麼在這裏?你跟蹤我?”我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管志傑。

“我老婆偷偷摸摸的出去,我當然得防着點,萬一她要跟那個小警察有點什麼,這綠帽子就大了!”管志傑上來要接過我手裏的藥,我轉手就將藥放進了自己的手袋裏。

“沒事就好!”管志傑引着我上了車,開着車就帶着我直接回家了。

父親見我和管志傑一起回來,也沒有多問,只是眼睛裏閃過一絲詫異。

“爸,我剛剛陪暘暘去醫院了,她最近精神不太好!”管志傑直接跟我父親交代了起來。

一更上牆,二更爬房 父親似乎有些緊張,“什麼精神不太好?!”

“這個就得您來問問了,我怎麼問她她都不說!”管志傑坐在沙發上翹起了二郎腿。

父親立馬放下手裏的事情,起身,“跟我去書房!”

我蹙眉,“沒什麼大事,就是睡不好,醫生給開了一點安眠藥。”

“你有自己的醫生,別在外面胡亂看醫生!”父親冷哼了一聲,還是往樓上書房走去。

我只得跟了上去,進了書房,父親就讓我把藥交了出來,順勢就一收,“明天不要去公司了,給樑醫生打個電話,讓他過來給你瞧瞧!”

“父親,我想我有選擇自己醫生的權利吧!”我有些不明白父親的用意。

“別的醫生,我不放心!”醫生直接給了我原因。

“父親,您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着我?”我看着父親。

“有些事情你沒必要知道!我問你,最近精神很不好嗎?!”父親終於知道關心我了。

我點了點頭,“也不知道爲什麼,晚上自己做的事情自己都不知道,等醒來就在自己想不到的地方!我在房間裏安裝了隱形攝像頭,記錄下來的東西我也覺得很奇怪,所以纔去找了醫生!”

“這些情況,管志傑知道嗎?!”

我搖頭。

“那就好!”父親好像鬆了一口氣,“你現在的情況是該找樑醫生來一趟了!”

總裁大人的影后甜妻 我忽然想起,孟子赫死的時候,江真拿着我的所謂的“病例報告”,緊張了起來,“父親,是不是從一開始我就是一個不正常的人!”

“我的女兒,誰說不正常了?!是不是那個醫生?”父親聽到我的問題,是直接動怒了!

我沒有想到父親的反應會這麼大,他從來是一個沉穩的人,在我的事情上卻總是這樣!

“沒有……….我只是問問……….”父親的反應讓我不得不多想。

“別多想,我的女兒,怎麼就不正常了!當時就不該讓你去學什麼心理學!”父親的臉色緩和了許多。

我咬了咬嘴脣,“父親,要不今晚,我跟阿姨睡?”

“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明天記得聯繫樑醫生。”父親沒有再多問,只是他的臉上總寫着不放心。

晚上我一如既往地回房間,保持清醒大概十多分鐘,就下樓去了阿姨的房間。阿姨見我有些詫異,“小姐,怎麼還不睡?”

我直接鑽進了被窩,我在阿姨的懷裏,“今晚我就賴着你不走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