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46 Views

突然,高空中傳來一聲低沉的龍吟聲。

Written by
banner

衆人擡頭望去,只見百米高空中,一頭長達十多米的金龍蜿蜒而行,威風十足。

只不過,金龍的動作似乎有些僵硬,一看就是個假貨。

或許是注意到了下方的秦天三人,金龍緩緩下降,來到了三人頭頂。

同時也令地面上三人看清了龍背上的幾道人影,竟然是姜卓義和四名問天宗精英弟子,個個氣勢渾厚,氣度不凡。

“楚師妹?哈哈哈,想不到能在此地遇到楚師妹,真是太巧了!”姜卓義爽朗的笑道。

“能得遇姜師兄,小妹也很意外。”楚淺雪微微一拱手。

“楚師妹,你們這是要去往何地啊?”

“我們打算去傳承禁地。”楚淺雪毫不隱瞞的道。

“哦,真是太巧了,我們也正要前去禁地。楚師妹如若不嫌棄,可與爲兄共乘此金龍飛舟,可以省卻不少腳力!”姜卓義風度翩翩的邀請道。

楚淺雪面色一喜,連忙道謝:“如此就多謝姜師兄了!”

姜卓義微微一笑,連忙讓開一部分位置,做出一個邀請的姿態。

此時金龍飛舟離着地面不足五米,這點高度對於秦天等人都不算問題,楚淺雪和花語先後縱身而上,穩穩的站在了龍背上。

然而,正當秦天準備動身時,一名少年卻突然出聲道:“這位小兄弟且慢!”

“嗯?怎麼了?”秦天奇怪的道。

“這金龍舟一次最多隻能承載七人,所以麼,實在是不好意思,你只能靠自己前往禁地了。”

那少年陰陰一笑,嘴上說是不好意思,但臉上卻分明是嘲弄的意味。

秦天一愣,這小子啥意思呢?小爺貌似沒得罪過你吧? 見此情形,楚淺雪不由的秀眉蹙起,向姜卓義投去了詢問的目光。


“姜師兄,這是——”


“楚師妹,趙亮師弟說的沒錯,這金龍飛舟只是一架下品飛舟,最多隻能承載七人。”

姜卓義歉然一笑,旋即居高臨下的看着秦天,淡淡的道,“秦天小兄弟,實在是抱歉了,還望多多包涵。”

秦天眉毛一挑,姜卓義雖然嘴上說的十分客氣,但眼神卻分明露出一絲陰冷的神光,這不禁令他更加奇怪了。

之前,他與靈虛劍派爲敵時,這傢伙貌似對自己還是挺友好的,怎麼才幾天不見,就變味了呢?

聯想到姜卓義對大小姐那過分的殷勤之狀,秦天突然心中一動,隱隱明白什麼。

莫非這傢伙對大小姐動了心思?

嗯嗯,大小姐美若天仙,人見人愛,他動了心思也屬正常。


而小爺我,對大小姐表白的事已經傳的沸沸揚揚,這幾個傢伙敵視我,倒也說得過去了。

秦天心中念頭一轉,心中揣測了個七七八八,淡笑道:

“無妨,既然姜兄的飛舟能力有限,秦天又怎會強人所難?你們先行便是,我會很快趕上的。”


這只是件小事,既然人家不歡迎,他也不想多做計較,反正自己有的是辦法飛到禁地,何必令大小姐從中作難。

但這時,那趙亮突然臉色一沉,不依不饒的呵斥道:“哼,你算個什麼東西,姜兄也是你這個卑賤的螻蟻能叫的?”

“嗯?”

秦天心頭一怒,臉色“唰”的陰沉了下來,微眯着眸子冷冷的瞪着那個趙亮。

楚淺雪也看出不對頭來了,她對趙亮淡淡的道:“趙師弟,秦天以前可曾得罪過你?”

“呃?這個到沒有。”

趙亮訕訕一笑。

旋即,他義正言辭的道,“不過,我趙亮素來性情耿直,就是看不慣一些低賤的下人不守本分!”

“呵!”

秦天不由的氣極反笑,好嘛,這小子原來是在故意找茬的!


楚淺雪俏面一冷,對姜卓義拱手,淡淡的道:“姜師兄,看來是淺雪冒昧了,我們還是自行前往禁地吧,告辭!”

話落,她毫不猶豫的離開飛舟,輕飄飄的落向了地面。

姜卓義不由的急了,連忙挽留道:“楚師妹,趙亮師弟只是跟秦天開了個玩笑,你何須——”

“哼,竟然罵秦天不守本分,我看分明是有些人腦袋有病纔對!什麼破飛舟,遠看像條龍,近看像頭豬,本姑娘還不稀罕坐呢!”

花語也替秦天鳴不平,氣哼哼的奚落了一句,緊隨着大小姐飛落龍舟。

這下,趙亮不由的傻眼了,一時間有些手足無措。

他很是想不明白,自己只不過罵了秦天, 戀上絕美女總裁

“姜師兄,後會有期。”

楚淺雪淡淡的客氣了一聲,轉身走向遠處。

姜卓義在龍舟上大喊道:“楚師妹,你何苦如此?此去禁地不下三萬裏之遙,你們徒步前行,只怕十天半個月都未必能——”

“嘿嘿,離了你姜屠夫,難道我們就得吃帶毛豬?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了,什麼玩意兒!”

秦天陰陽怪氣的冷笑一聲,轉身跟上了大小姐。

“小混蛋!你說什麼?有種你再說一遍!”

趙亮氣得七竅冒煙,怒瞪着秦天,手按長劍,大有跳下去教訓秦天的架勢。

秦天轉身,冷然一笑:“小子,小爺好心提醒你一句,你這不是什麼性情耿直,你這分明就是欠抽找死,懂不?下次見了小爺記得繞道走!”

一個小小的靈元境中階武者也敢藐視小爺?真是搞笑!你這樣的小爺不久前剛剛殺了一大堆,狂啥啊?

“你——”

“趙師弟冷靜!”

姜卓義連忙攔住了即將發作的趙亮,目光陰沉的注視着秦天漸漸走遠。

“姜師兄,真是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氣走楚師姐的,我只是看那小子不順眼而已!”趙亮小心翼翼的看着姜卓義的臉色。

“不怪你,你做得很好。”

姜卓義看着楚淺雪漸漸遠去的曼妙倩影,眼中的淫光一閃即逝,嘴上淡淡的道,“秦天這小子果然在楚淺雪心中有些地位,以後若是有機會,儘量幹掉他!”

“姜師兄放心!就憑他一個氣血境的螻蟻也敢對楚師姐想入非非,分明就是找死!”

“沒錯!楚師姐可是天仙一般的人物,只有姜師兄這樣的人中之龍才配得上嘛!秦天?讓他去死好了!”

金龍飛舟再次啓動,緩緩升上百米高空,漸漸消失在了東方的天際……

“秦天,你又怎麼招惹姜卓義了?”大小姐一邊走着,一邊奇怪的問道。

秦天臉色一苦,喊冤道:“大小姐,我真的很冤枉啊!姜卓義和那幾個問天宗的傢伙,我一共只見過一次,話都沒說幾句,又哪能招惹他們呢?”

大小姐看了秦天一眼,幽幽一嘆,提醒道:“姜卓義此人看似胸懷坦蕩,平易近人,實則心胸狹窄,睚眥必報,無論你以前有沒有得罪過他,今後都需提防此人。”

“大小姐你真是慧眼如珠啊,一眼就看穿了那傢伙的僞裝!

嗯嗯,僞君子最可惡了!尤其是姜卓義、楚玉軒這樣的傢伙,最喜歡幹些兩面三刀的事,真是令人不恥!”

秦天不大不小的拍了個馬屁,同時毫不客氣的將姜卓義和楚玉軒劃作了一丘之貉。

大小姐脣角微翹,打趣道:“我倒是差點忘了,你的敵人已經夠多了,倒也不在乎多一個姜卓義。”

“呃?”秦天無語。

這時,花語在旁邊幽怨的嘆息道:“唉,本來還想坐坐飛舟,嘗試一下在天上飛的感覺,現在看來是沒戲嘍!秦天,都怪你,你可得賠我!”

“嘿嘿,這個容易,不就是在天上飛嗎,小事一樁!”秦天淡然一笑。

“真的可以嗎?秦天,你若是敢騙我,本姑娘一定饒不了你!”花語歪着小腦袋,狐疑的道。

大小姐也投來好奇的目光,似乎想看看自己這個無所不能、神通廣大的屬下,能玩出什麼花樣來。

秦天微微一笑,仰望上空。

這時,高空中恰好盤旋着幾頭大鳥,有展翅五六米的蛇頭鷹,有拖着長長火紅色尾羽的火雲鸞,還有一頭兇猛無比的藍羽大雕,渾身纏繞着絲絲雷光。

“花語,看到那幾頭大鳥了沒,你想乘坐那一頭?”

秦天大手一揮,指了指天空,好像那些大鳥都是自家養的小雞一般。

花語撅着小嘴,氣惱的嬌嗔道:“臭秦天,你在消遣本姑娘嗎?那幾頭大鳥又不是你養的,我想坐就能坐嗎?”

“讓你選,你就選,哪來那麼多廢話!”秦天不耐煩的催促道。

“好吧,我就選那頭漂亮的火雲鸞,你若是敢消遣我,我一定打得你滿地找牙!”花語狠狠的揮了揮小拳頭。

秦天嘿嘿一笑,毫不猶豫的吐出一枚咒文,飄向了天空的火雲鸞。

火雲鸞是火雞與火鸞雜交出來的產物,體內的火鸞血脈非常稀薄,但卻體型龐大,兇猛無比。

這是一頭二階後期火雲鸞,正在自由自在的盤旋飛舞。

但在中了迷神咒後,雙翅立即停止了扇動,直直的墜下了高空。

“哇!它它它——竟然真的掉下來了!秦天,這是你乾的嗎?好神奇啊!”花語小臉一滯,忍不住歡呼雀躍起來。

大小姐也不由的瞪圓了美目,直直的盯着那墜下高空的龐大身影,絕美的臉上滿是難以置信之色。

重生后我靠系統圖鑑續命 ,風輕雲淡。

火雲鸞急速墜下,離着地面越來越近,眼看着即將摔成肉醬。

但下一刻,它突然又恢復了行動,扇動着一雙巨翅,來到三人上空,盤旋而飛。

“好了,我們可以上去了!”

秦天微微一笑,率先縱身躍上了二十米高空,穩穩的落在了火雲鸞的背上。

“哇!真的可以呢,秦天好厲害!我也要上來!”

花語歡呼一聲,緊跟着躍上了鳥背,忍不住在鳥身上左看看右看看,十足一個好奇寶寶。

大小姐神色複雜的看了秦天一眼,輕盈的飄身而起,落在了秦天身旁,忍不住問道:“秦天,你是怎麼做到的?”

“嘿嘿,這是一種蠱惑心智的邪術,大小姐如果想學,我可以教你。”秦天高深莫測的一笑。

“哼,裝神弄鬼,本小姐才懶得學這種歪門邪道。”

大小姐嬌哼一聲,將臉轉向一邊。漂亮的脣角卻微微翹起,顯然對秦天的回答很是滿意。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