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67 Views

容陌川任由她捶打發泄,過了好一會兒,他纔出聲。

Written by
banner

“發泄夠了嗎?發泄夠了,我們就回家。”

“不夠不夠不夠!”唐品馨怒吼着又捶打了他幾下。

這是她第一次這麼無理取鬧,這麼了任性驕橫。


也許是心底壓抑了太多太多的壞情緒了,所以,便爆發了。

“我要下車,聽到沒有?我要下車!”她扯着沙啞的聲音吼道。

容陌川不由心疼,一把緊緊的摟住了她,微微提聲說道:“馨兒,冷靜點聽我說,你不能亂跑,外邊太危險了,我不捨得你受半點傷害,你心裏不舒服,你生氣,都可以衝我發泄,但,跟我回家,好嗎?”

也許是他說得太真誠了,唐品馨本來掙扎着的身體,安靜了下來。

“我知道你一下子承受了這麼多殘忍的真相,一定會很難受,但,相信我,好嗎?我一定會找到你哥,會讓方曼付出代價的。”容陌川繼續說道。

唐品馨推開了他,一聲不吭的轉開了臉。

她的情緒是平靜了一些,但,心底的怒氣未消。

容陌川看了她一眼,也沒有再說什麼了,發動了車子離開了醫院。

回到家裏後,唐品馨回到了她以前的房間裏,把門關上。


容陌川無奈的看着緊閉的那扇門,沒有去打擾她,或許讓她冷靜一下也好。 他轉身去了書房,給安勁打了個電話,讓他派人到醫院保護照顧楊叔,然後又打電話跟私家偵探聊了很久,最後,纔開始看公司帶回來的文件,一直忙到了大半夜,他才從書房裏出來。

經過唐品馨房間時,他的腳步頓住,輕輕的擰開了門,看了眼在牀上睡覺的身影,莫名心安。

輕輕的關上門,走向了自己的房間。

門一關上,唐品馨緊閉着的眼睛睜開了。

黑暗中,她的眼睛亮閃閃的看着天花板,一點睡意都沒有,只要想起方曼做了那麼多傷天害理的事情,她的胸腔裏就涌滿了怒氣。

人在做,天在看,總有一天,方曼會遭到報應的。

其實現在她冷靜下來後,也理解容陌川的做法,有些事情不告訴她,是爲了保護她,不驚動警方,除了有絕對的把握以外,時機也未到。

唐品馨幾乎一夜未眠,滿腦子都是亂七八糟的事情,窗外的天空微亮了,她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可能是容陌川交待過馬秀蘭,所以她一覺睡到了中午才起牀。

下樓後,意外看到沈素心與白晟偉坐在客廳裏。

“媽,叔叔,你們來了怎麼不讓秀姨上去叫我?”

“沒關係,我們也沒有什麼要急的事情。”沈素心揚起淡淡的笑容,看着女兒。

“你身體怎麼樣了?好些了嗎?”唐品馨關切問道,最近這些日子都沉浸在唐啓山去世的悲痛裏,卻忽略了母親的身體。

“已經好多了,別擔心。”沈素心回答得雲淡風輕的。

唐品馨看着母親,雖然她做手術時把頭髮都剃光了,但,現在也有半寸長了,身上穿着寬鬆舒適的家居服,臉色確實比之前好了些,沒那麼蒼白了。

“我今天回醫院檢查時,去見了楊叔。”沈素心說這話時,目光暗暗打量着唐品馨的神情。

“嗯。”唐品馨淡淡的應了一聲,神情也是淡淡的。

“馨兒,你別怪陌川了,是我讓他別告訴你的。”沈素心解釋道。

唐品馨低着頭,沒說話。

“其實陌川真的很疼愛你,他不捨得你受半點傷害,馨兒,這樣的男人不多,所以你要懂得珍惜,別任性了,知道嗎?”沈素心苦口婆心的勸着女兒。

“我知道了。”

“知道就好。”沈素心欣慰的露出淡笑,伸手輕輕的撫着唐品馨的臉蛋,說:“你比媽媽懂事,媽以前就是太倔了,吃了不少啞巴虧。”

所以,才讓方曼有機可乘,奪取了原本屬於她的家。

…….

午飯過後,沈素心與白晟偉離開了,唐品馨去了醫院探望過楊叔後,又回去陪奶奶,吃過晚飯纔回家。

容陌川還沒有回來,整棟別墅都靜悄悄的。

她陪小狗玩了一會兒,便回房洗澡了。

然後,打開電腦登錄了她的工作網,上去瀏覽審閱文件。

太久沒回公司了,很多工作她都沒參與。

沉浸在工作中,時間不知不覺的到了晚上的十一點。

這個鐘點了,容陌川還沒有回來。

不由的,她心裏不爭氣的劃過了幾分心疼。

就在這時,花園外傳來了車聲,她愣了一下,連忙關掉電腦,關掉燈光,跑到牀上裝睡。

片刻後,她聽到了輕輕的腳步聲從門口經過,緊接着便聽到了旁邊房間的開關門聲。

黑暗中,她咬了咬脣,心裏莫名悶堵,心裏暗忖:是不是昨晚自己的無理取鬧惹怒了他?

胡思亂想的躺在牀上,輾轉難安。

大約過了二十分鐘左右,門外再度響起了輕輕的腳步聲,緊接着門被輕輕擰開了,一個高大的身影走了進來。

唐品馨雖然閉着眼睛,但,聞到了一股夾帶着淡淡沐浴露香味的氣息朝自己靠近。

“怦怦!怦怦!”

她的心,情不自禁的加速了跳動的節奏。

突然間,牀的另一側微微下陷,下一秒,一條手臂霸道的摟住了她的腰,精壯健碩的身體貼上了她的背。

“咚咚咚……”唐品馨的心跳越發的急速,身體情不自禁的微微僵直,一動也不敢動。

容陌川單手撐着頭,藉着窗外微弱的亮光打量着女人,看到她微微顫動的睫毛時,他的脣角忍不住邪魅的上揚。

低頭,輕輕的吻住她的小臉,一下,兩下,三下……

他也不知道吻了幾下,溫熱的氣息噴灑在女人的耳際,惹得她癢癢的縮起了脖子。

“容陌川,你有完沒完?”唐品馨終於忍不住了,猛然回頭瞪着一臉壞笑的男人。

“當然沒完,我們還有一輩子呢。”容陌川在黑暗中,近距離的盯着女人生氣的臉龐。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着魔了,竟然覺得生氣中的她也非常好看,晶亮的眼睛怒瞪着,小嘴兒微微撅起。

“容太太,你現在的樣子好可愛。”他低喃着伸手輕輕的捏了捏唐品馨的臉。

唐品馨沒好氣的揮開了他的手,卷着被子睡遠了一點。

容陌川徹底沒有被子蓋了,似乎吃準了唐品馨的溫善,他故意可憐兮兮的說道:“被子也不給我蓋嗎?”

唐品馨背對着他,沒有回身,但,卻不爭氣的讓出了一半被子。

雖然現在是夏天,但屋裏有空調,沒被子的話還是會冷的。

容陌川得逞的勾了勾脣,身體再度不老實的貼上女人的背,摟住了她的腰。


唐品馨掙扎着,身後卻突然響起男人低沉的警告聲。

“容太太,你確定要刺激我?嗯?”

他話音一完,唐品馨才後知後覺的發覺男人的變化,她恨恨的咬了咬脣,倒真不敢亂動了。

“好了,別跟我賭氣了。”容陌川霸道又溫柔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唐品馨嘟了嘟小嘴,沒吭聲。

過了許久,男人低沉的聲音再度響起。

“馨兒,還在怪我嗎?”

“……”

“也許我應該在知道方曼的所作所爲後,第一時間告訴你的,但,我真的不願意看着你憤怒,看着你傷心,看着你哭泣,我會心疼。”

說話間,容陌川把唐品馨的身體轉了過來,緊緊的抱在懷裏,他的下巴抵着她的頭頂,他們的身體,在被子下貼合得沒有一絲縫隙。 唐品馨依然沉默着,男人真誠而溫柔的話語,伴隨着他的氣息,一起撞入了她心底最柔軟的地方。

頃刻間,所有悶氣都煙消雲散了。

莫名的,她有些想哭,鼻子酸酸的。

悄然伸手摟住了男人的身體,用行動告訴他,她不生氣了,她沒有怪他。

容陌川低頭吻了一下她的額頭,脣角欣慰的勾起,深邃的眸子,閃爍着灼灼的波光。

“老婆,我愛你。”低啞的聲音,在黑暗的房間裏,格外的曖昧。

“我也愛你。”女人把臉埋在他胸口,悶悶出聲迴應。

容陌川摟在女人腰間的手一緊,猛然把她摟到了自己身上,另一隻手按住了她的後腦勺,霸道的吻上了她的脣。

唐品馨閉上了眼睛,感受着男人霸道的脣舌,長驅直入。

每一次誤會過後或者爭吵過後,她都感覺到夫妻間的感情會變得更好,更懂得珍惜與包容。

男人的手不老實的探入了她的衣服裏,摸索着她每一寸嫩滑的肌膚,刺激着她敏感的感官。

突然,男人強勢的翻身,把女人壓在了身下,扯開了她的睡裙,霸道的吻遍了她的身體。

……

唐品馨重新迴歸到工作中了,利用工作的忙碌來霸佔了所有的時間。

白天,除了正常的工作時間與吃飯時間之外,其餘的時間都在工作,總是第一個回到服裝公司,最後一個離開。

如此持續了一個星期後,毛小羽看不過眼了。

這天下班後,她拉着唐品馨去逛街,卻沒想到吃飯時,碰到了方曼與李炎。

唐啓山才離開多久,她就這麼迫不及待的與情夫約會了嗎?還如此的光明正大。

新仇加舊恨,熊熊的燃燒着她的心。

垂在身側的雙手緊緊的握成了拳頭,冷冷的盯着方曼風騷的樣子。

方曼似乎感應到有一束憤恨的目光在盯着自己,她一擡頭,對上了唐品馨冷厲的目光時,微愣了一下,神情閃過了驚慌與心虛。

她知道楊叔現在被容陌川保護了起來,當然也能猜測得到楊叔一定說了許多祕密。

這些天,她一直提心吊膽着,本來以爲唐品馨會找上門,卻意外的發現風平浪靜,這讓她提到嗓子眼的心,微微放鬆了下來,今日纔有心情跟李炎吃飯。

“唐品馨來了,我們走吧。”她低聲對李炎說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