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44 Views

“不敢不敢,小弟初來乍到,三位老哥請!”江北尬笑着。

Written by
banner

還尼瑪不要怪罪?你當我想看到你們?說的是人話?

這一行四人終於再次挪動腳步了。

“幽冥尊者據說是剛來萬魔宗不久吧?竟然坐在了四大族之一的幽冥一族尊者的位置上,果真是英雄出少年啊。”那血魔尊者淡淡的說道。

這話,讓江北的心當時就涼了幾分。

他也知道自己當這尊者確實手段不光彩,而且他當初就合計把幽冥一族攪和了就完了啊!他可當什麼尊者的想法好嗎!

不然他也不可能砍了暗天和安魂兩人!

“哈哈!血魔老哥說的哪裏話?我還是什麼少年?不小咯,今年都二十有一了,修煉到今日,還不敵老哥百分之一啊。”江北搖着頭,那叫一個唏噓。

血魔尊者眉頭微皺,但卻並沒有說話。

而另一邊的永夜,則更像是一個隱藏在暗中的人,一言不發。

氣氛,一時間極爲詭異。 而對於江北這種早就經歷過社會毒打的普通人來說,陷入尷尬?

那是不可能的!

當這詭異的氣氛剛剛蔓延的時候,便聽到了江北爽朗的大笑聲。

“哈哈哈!幾位老哥莫不是不信?其實我就是抹了個零而已,我今年正好二百一十歲!”江北摸着大光頭,一臉淡定從容。

“哈哈!我就知道嘛,年僅二十一歲成爲了闢海二階的強者,我還真不知道什麼時候有這種天才了。”那老冥神也是一臉笑意的說道。

“哦?不過我聽說當年有一個霍亂修煉界的賊子,姓江,名萬貫,好像也不過三十,便已成就闢海圓滿了吧?”

江北說着,露出了好奇的表情,但是損老爹的話可一點都沒少,又是霍亂修煉界又是賊子的……

說着話,江北還在心裏祈禱呢,爹啊,我這真不是故意要罵你。

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見到這三個正八經的大魔頭,你的小兒子我也只能說點他們感興趣的話題了……

“哦?不知幽冥尊者是從哪知道這江萬貫的?”那老冥神停下腳步,轉頭看向江北問道。

臉上,多了幾分陰鬱。

是的,江萬貫,那是他一生的痛,當初出關之時就立下重誓,他必要殺之而後快!

“哎,這就要從上一任的幽冥尊者那說起了,二十年前他離開之時,曾去見了我一面,算了,往事不堪回首啊!哈哈哈!”江北一臉淡然的說着。

像是想起了什麼一般,淒涼的笑了起來。

這一聲,用了靈力,微微運轉了自己的吞天魔功,周身的魔氣開始涌動,那雙眼一時間也變得通紅起來。

而這一下,頓時讓那三大強者爲之一驚!

可當他們想要再次探查的時候,江北卻已經收了功法了……

而那魔氣,也是緩緩消散與天地間。

唯有那淒涼的大笑聲,還在這兩座山峯之間迴盪着。

老冥神的心神一時間也落寞了下來。

“幽冥尊者,不知我那兄弟……”

“放心吧,冥神老哥,當初幽冥尊者離開之時,曾讓我師爲之算上一卦,他命裏有此劫難啊,他是已經知道了這一步,避不開的,果然,他沒死在江萬貫的手中,卻是被那海妖聯盟給,哎……這是在打我萬魔宗四大族的臉啊!”江北說的那叫一個義憤填胸。

“哦?敢問幽冥尊者,令師尊是何高人?”一旁久無鏡頭的永夜突然開口。

直達重點!



江北笑容僵住了。

我踏馬在這胡謅八咧呢,你跑來問我師傅是誰?

我踏馬哪有師傅?如果有,我會告訴是我爹一手教我練功修煉的嗎?然後我爹叫江萬貫,我說完了,你們可以砍我了。

還是應該告訴你們我有個小系統?

呵呵……

而江北的反應不可謂不快,當他看到這永夜將血魔以及老冥神的興趣都給帶動了之後,也是趕忙搖了搖頭。

下一刻,只見江北雙手合十,仰頭四十五度,看向天空,面色敬畏且虔誠……

看到這一幕,那三大尊者都是爲之一震,如此姿態,如此尊敬,這師傅該是何等高人啊!

“本尊師從……少林寺駐武當山辦事處大神父王喇嘛!”

三大至尊:“???”

老冥神的笑容當時就凝固在了臉上。

不好意思,我們沒太聽懂,能不能重複一遍?

“呵呵……原來是王喇嘛的弟子,怪不得我一看你就覺得熟悉。”而打破這尷尬的,便是老冥神,他突然拍了拍江北的肩膀,轉而問道:“不知他老人家現在可好?”

“已經歸西去了極樂世界。”江北依舊淡定且從容。

“極樂世界?敢問幽冥尊者,那是何地?”永夜尊者再次發難,直覺告訴他,這屆的幽冥尊者有點詭異。

“我師父已經涼了,死了。”江北雙手再次何時,一臉難受的說道。

要是放在普通人身上,問到了這麼讓人難過的問題,那真是就此打住了,但是偏偏現在不能打住!

一個剛來萬魔宗不到一個月的人,竟然成了幽冥尊者?

“哦?不知令師尊因何而死,又是死於何人之手?這與幽冥尊者來我萬魔宗,是否有關係,又與那江萬貫有無關係?”

江北心裏真是暗罵這畜生不當人,什麼玩意都問……

“呵呵,頭兩年死的,死我手裏的,一下就砍死。”江北冷笑道。

冷風,吹過三人的臉頰。

他們下意識的顫抖了一下。

真·帶魔頭!

把師傅都給砍了?賊尼瑪,怪不得砍三大王座的時候下手那麼果斷!

“呵呵,這種傷心之事,永夜老哥就不要再多問了可好?畢竟當年可是上一任幽冥老哥讓我來的,這幽冥族可是他的記掛啊。”

江北說着,緩緩搖了搖頭,“只是可惜了暗天王座,他與上一任的幽冥尊者關係最親近,若不是他與我橫刀相向,我又怎麼能會對他下手呢?”

這話說的另外三大尊者啞口無言。

“哈哈!說的哪裏話,殺了就殺了,我等魔王一生行事,何須向其他人解釋分毫!”老冥神大手一擺,那叫一個淡然。

“冥神大哥說的是。”江北轉過頭來,抱拳施禮。

其實真是恨不得現在就直接砍了他。

但是可惜,他做不到……

他也不敢亂來,會死。

“三位老哥,別在這乾站着了,快,我們裏面請啊!抽菸不?”江北說着,掏出來幾根菸,紅塔山。

“這是……”

“好東西,冥神老哥,快,拿着,我給你講,一般人我可是不給!”

“來來來,血魔老哥,永夜老哥,拿着點上。”

“對對對,吸進去,吐出來,賊刺激!”

……

“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突然,一聲嬌喝讓那三個尊者嚇了一跳,煙都差點掉下去,往前定睛一看,一羣姑娘在那喊着。

兩邊橫幅……

“歡迎三大尊者蒞臨幽冥峯指導工作!”

三大尊者:“???”

這是什麼鬼?

三人就跟見了鬼一樣的看着江北,他們活了一輩子也沒見過這種陣仗。

“三位老哥,別愣着啊,往上走啊,看看,那個就是我南北峯新任的暗夜球王,四大王座之一的安冉,大吧?不是……實力還行吧?非要親自來幻影三位,我這也是沒辦法嘛,嗨,當個尊者其實挺難的,總得爲了手下考慮。”

一旁的安冉聽着這話,臉都綠了…… 這就很難受。

還沒什麼辦法……

“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兩邊的姑娘還在那喊着,讓這三人都感覺有些後背發涼。

這輩子沒受過這種待遇,不過你別說,這一整確實讓人心情挺好,尤其是這一個個姑娘,還挺好看的。

嗯,這幽冥尊者有心了。

尤其是走在最右邊的永夜,他感覺這是自己的人生巔峯。

以前四大尊者都在的時候,他排在最末端,後來,幽冥那傢伙跑去追殺江萬貫了……


四大尊者剩下三個了,他還是排最末端。

這就很難受。


但是現在,一切都變了!

他不用再當小弟了,有個新的小弟出來了!

幽冥尊者成了新任的小弟了!

這就可以美滋滋了!

隨後,那些喊着“熱烈歡迎”的姑娘們也終於停下來了。

看着四大尊者遠去的背影,安冉終於長出了一口氣。

有些羞憤的扔下了這手中的綢緞,臉色賊綠……

不過想想自己現在也能獨擁一座山峯,其他族內還沒有女修煉者能如此,她便釋然了一些。


護法?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