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47 Views

霸火刀如同瞬移一般,又是一刀劈下,血色天空之下又是一道刀茫升起,狠狠地劈了下去。

Written by
banner

突地,血色天空快速消失,又露出朗朗晴空,一身玻璃碎裂的聲音迴盪,血魔凝聚的全部命格之力因爲命格的碎裂而開始反噬其主。

此刻的血魔,仰天怒吼,發泄不甘之音,在整片天空之下是那麼的悲哀,全身血霧瀰漫,頭頂的血之命格已經碎裂,頭髮如同瘋狗一般凌亂,一道血光從胸前穿透,發出血色光芒。

第二道血光從背部突現,第三道,第四道,第五道………………整個身體上佈滿了血光,發出駭人之色。

WWW _Tтkan _co

“不”血魔發出一身不甘之音後,發生了爆炸,整個身體爆碎,歸爲虛無,只聽見血魔的聲音在這天空,傳得好遠好遠。

幻影鏡前,無數雙眼睛都在看着這片廢墟戰場,看着這裏得屍血滿地,看着這裏的復仇之戰。

“林辰,獨孤辰,好小子,隱藏得這麼深。”武乾喃喃自語道,之後,發出一聲暢快的笑聲,讓在場的人都覺得毛骨悚然,有些後怕,都在暗中猜想:“武家主是不是要對林辰也下手了,好分一杯羹。”

真實想法只有武乾自己知道。

青城派,幻影鏡下,青城之主緊緊地看着幻影鏡裏的一切,之後發出了一個命令。

“讓老二去。”

шшш ●ttκǎ n ●co

七玄門,莊傑手裏拿着一道黑色鐵令,對旁邊的一個老頭畢恭畢敬,心裏卻是在冷笑:“林辰啊林辰,不管你是林辰也好,獨孤辰也好,今日,你是過不過第二個命格之境的強者追殺的。”

莊傑快速整合人馬,和那個神祕老頭直奔惡魔聯盟所在的山谷,誓要斬殺林辰,好分神獸一杯羹,萬物源母根一口飯。

殺了血魔之後,林辰無力地癱倒在地,一股無力之感傳上心頭,眼神不再冰冷,眼眶裏的淚水滴落,慢慢地從地上爬起,直立立地跪在地上。

“師傅,師兄,師姐,你們地下有知,小林子爲你們報仇了,你們安息吧!所有星武宗死去的弟子,我林辰沒有白活,沒有苟且偷生,我爲你們報仇了,你們泉下有知,下輩子還做兄弟。”

林辰周圍瀰漫着悲傷,復仇之路,坎坷而過,其中的苦,又該向何人訴說,林辰快速恢復了悲傷的情緒,動用萬物源母根的靈力,快速恢復着自己的戰力,一道亮光在遠處閃現,林辰手指一開一和。

………………………………… 林辰手指一張一合,閃光的東西極速飛來,林辰一把捏住。

“這個戒指不一般,如此之力都還沒有損壞,果然不愧爲血魔之物。”林辰喃喃自語,之後,探出一道靈識,粉碎了戒指之上血魔的殘識,在戒指裏一掃,一覽無遺。

“就當給星武宗的損失費吧!”

惡魔聯盟血魔死了,通過幻影鏡看到的人們都震驚了,林辰以魂海境殺死命格境的修士,創造了他自己的傳奇,讓無數人都震驚,對他身上的寶物有垂涎之色的都得打量打量自己的實力了,可一些腦袋發熱的人還是被慾望左右,不能做出自己準確的判斷。

惡魔聯盟的主心骨一死,整個聯盟土崩瓦解,蕩然無存,在六大妖獸的血腥殺戮下,第一個弟子跪地求饒了。

之後,一個又一個,僅僅片刻,五六百人的殘餘弟子都下跪了,求林辰放過他們一馬,讓他們有悔過的機會。


林辰意識一動,王大錘從戒指裏出來了,臉色蒼白無力,心裏一片難受和憋屈,暗道自己跟了一個妖孽。

王大錘被林辰關進星辰戒後,先是被那幾十萬的吞噬蟻給嚇得神魂不附身,又是奇異這個四周白濛濛的世界,沒走幾步,又見到了那傳說中的萬物源母根,我的乖乖,那王大錘又驚呆了,最後,徹底被嚇傻了,天麟神獸一出,直接把他嚇了翻白眼,後面,如何如何被虐待我就不說了,反正慘到家了,


林辰看他面色不對,開口問道:“大錘,你怎麼了,傷還沒恢復?”

王大錘的手臂已經重新長了出來,靈力也在恢復中,雖然沒有達到巔峯戰力,可也不會如此沒有血色。

大錘強顏歡笑“老大,沒事,你喚我有什麼事嗎?”

大錘說完,感覺自己還沒看看周圍,轉眼一看,瞬間碉堡了,整個惡魔聯盟幾乎被拆了,滿目瘡痍,廢墟滿地,地上坑坑窪窪,死屍橫沉,鮮血滿地,如底同地獄屠宰場。

“你弄的?”王大錘一臉驚呆地看着林辰,指着地上的屍體。

林辰沒有什麼話說,只得摸摸鼻子,五六百惡魔聯盟的弟子跪在地上,屁都不敢放,想放的都得死憋着,惹毛了林辰,一個大招就解決了他們。

林辰指了指地上的五六百人,說道:“這些人,你打算怎麼處理?”

王大錘看了看,心直口快地說道:“斬草除根。”

林辰低頭沉思了一下,他也不想犯太多的殺劫,但有些事,不得不做。

林辰一道意識傳出,屠殺在次開始,六大妖獸瘋狂收割着五六百人的性命,片刻之後,地上又多了五六百人的死屍,幻影境前:許多人都倒吸冷氣,認爲林辰殺機太重了,殺神之名風起雲涌。

要怪,就怪那些死去的惡魔聯盟弟子站錯了隊,修煉一途,強者生,弱者死,亙古不變的法則。

之後,林辰和王大錘進行了瘋狂的大搜查,把惡魔聯盟的所有東西瘋狂收繳,全部充公,因爲林辰又冒出了一個想法,一個未來的崛起。

一個時辰之後,惡魔聯盟燒起了雄雄大火,滔天的火焰,把山谷,三座山峯,全部覆蓋,如同一個火焰世界,幻影晶也碎裂了,沒有人可以看見林辰了,可殺神林辰還在腦中久久盤旋。

王大錘走在林辰旁邊,六頭妖獸走在後面,天色慢慢暗了下來,露出一個白玉盤在天空高高掛起。

六大妖獸被林辰收進了星辰戒,讓他們各自恢復實力,不久之後就讓他們進行喝龍泉,蛻變出自己的靈識,讓自己的修煉速度更快。

龍翼雕,吞巖獸,荒原豹,大地巨熊都是很高興,對林辰的好感度又上升了。

“老大,以後你準備怎麼橫着走?”王大錘見識到了林辰的實力和潛力,已經死心塌地地跟着林辰混了,所以說話也就直來直去,有啥說啥。

林辰也不介意,相反,他還比較喜歡直率的人,不喜歡那些勾心鬥角,城府極深之人。

“我會讓你去完成一個很重要的任務,而我,打算離開西南之地了,西南之地已經被我攪得風起雲涌了,已近有很多人在惦記我了,在不離開,危險性就會激增。”

“老大是不是讓我在西南之地潛伏。”

“算是吧!”

……………………

深夜,西部方位,一隊人馬極速在夜空疾馳,方向直指惡魔聯盟所在地,其他方位都或多或少有人馬朝着惡魔聯盟而去。

“惡魔聯盟已被林辰殲滅,全力搜索他的下落,他可能已經不再惡魔聯盟了。”帶頭之人收到一則密信之後,對着部下說着,沒有在朝惡魔聯盟而去。

林辰和王大錘休息了片刻就朝着幻夜山脈而去,去完成林辰最後的心願。

天色漸漸變亮,太陽又出來給人們一絲光明,天地萬物按照自己該有的規則執行着規則,太陽東昇西落,月亮也如此,萬千星辰,神祕奧妙,時間法則,秒趣無窮。

經過一夜和一半天的狂奔,林辰總算回到了幻夜山脈,回到了星武宗殘餘的舊址,回到了那座,自己當年埋下的墓豖前。

“師傅,師兄,師姐,所有死去的星武宗弟子,還有哥哥,你們安息吧!今日林辰來兌現承諾。”

林辰從星辰戒裏一顆顆地把自己收集的惡魔聯盟的首領頭顱,放在墓前,可惜血魔死得太悽慘,鬼風,風流子死得太窩囊,林辰沒有拿到他們的頭顱,只有雲孑的頭顱還有其他分部首領的頭顱。

林辰當年許下的諾言,今日終於實現了,王大錘靜靜地站着後方,心裏也是頗爲沉重,對林辰的敬意,不知不覺間又提高了許多。

林辰跪在地上磕了三個響頭,起身帶着王大錘離開了墓。

森林裏,林辰一本正色地說道:“我今日就得離開,我把惡魔聯盟得到的所有東西全部給你,在星武宗舊址上重建一個勢力:辰門,不要讓我失望。”

王大錘認真地說道:“保證完成老大的任務,這是老大第一次給我的任務,就是死,我也會完成。”


“好,就這麼決定了,記得,低調發展,我留下龍翼雕,荒原豹,大地巨熊,吞巖獸………………” 之後,林辰動用萬物源母根在星武宗遺址旁邊不遠處的地方挖了一個很深很深的洞,又在地底擴大開來,形成一個深洞密室,林辰意識一動,把龍翼雕,荒原豹,吞巖獸,大地巨熊放了出來。

四大妖獸一出來,黑不溜秋的,讓他們難受。

“今日就讓你們喝龍泉,蛻變靈識,提升你們的修煉速度,你們好生在這裏修煉,我會解除我們的認主狀態,如果你們願意留下,就留在辰門做護派妖獸,留在妖獸軍團做成員。”林辰傳出一道意識之音,讓四大妖獸明白自己的意圖。

“我們願意留下,跟隨主人,守護辰門,成爲妖獸軍團的一員。”

四大妖獸都傳來了這樣的意圖,讓林辰很是欣慰,認主狀態也沒有解除,以防萬年有什麼事情,自己也好早做打算。

“既然你們都願意追隨我,我也不會虧待你們,我有事需要離開一段時間,你們在修煉上有什麼需求,就找他,他會定時來這裏看你們。”林辰意識傳音之後,指了指旁邊的王大錘。

四大妖獸都算明白了,林辰也不磨嘰,龍泉取出,讓四大妖獸都喝了,讓他們找個地方進行蛻變靈識,雖然此刻他們都可以進行意識傳音,可還是不可以口吐人語,和九尾猿猴,紫貂一般,天麟神獸就不說了,人家天生會說話,靈魂高貴的很哦。

林辰和王大錘離開了密洞,林辰再三叮囑王大錘低調發展自己的勢力之後,又把星武宗的一些修煉法門和修煉法訣留下後,就離開了,他要去找姬羽,因爲姬羽就在附近的一個小鎮等他,等他回去。

王大錘看着離去的林辰,眼神裏充滿着堅定。

“老大,放心吧!我保證完成任務,讓辰門的名聲和你的一樣響亮。”

林辰一路疾馳,來到了曾經陪姬羽過生日的那個小鎮。

夕陽,孤峯,一道倩影,長長的影子,一條黑狗,林辰慢慢靠近,一把矇住了倩影的眼睛。

“猜猜我是誰?”

姬羽俏皮地說道:“我家的臭蛋。”

林辰無奈地笑了笑,看着眼前這個活潑可愛的小美女,還確實賞心悅目的。姬羽一把抱住了林辰,讓林辰有點始料不及,手都不知該往那裏放了,只能輕輕地拍拍姬羽的肩膀。


“臭蛋,你有沒有受傷,有沒有被人欺負啊!”姬羽關切地問道。

“你說尼。”

…………………………………………

夕陽把兩個人的身影拉得好長好長,最後連在了一起。

夜晚,林辰和姬羽離開了,把八階小黑收入星辰戒,它在林辰感覺乖乖的,彷彿被人家監視一般。

仇也報了,西南之地已經不在屬於他,他要去武殿,去中央之地。

林辰來到武家,在次和下官姬把酒言歡,還和武乾,巫山等一干人等客套了一番,之後便離開了。

一起離開的還有一個消息,一個由笑面書生傳出的消息。

第二天,下官姬也離開了,離開了武家,他要去做他該做的事,他要去幫助兄弟招兵買馬,他要去幫助林辰建造屬於他自己的勢力。

林辰第三次來到的軒逸城,可惜的是,冷長風不見了,雖然林辰和冷長風相交沒多久,可那份純真的友誼,是最美好的。

林辰能夠如此順利地報仇,冷長風有至關重要的作用,要不是他的消息可靠,也不會如此容易完成自己的復仇之路。

林辰帶着姬羽朝中央大地而去,他想,師傅那塊白玉令,應該也可以讓姬羽進入武殿吧!林辰把姬羽帶去武殿,可以更好的保護她,做好自己哥哥的職責,在心裏,林辰一直把姬羽當做自己的親妹妹一樣看待。

一天,過去了,林辰和姬羽越來越靠近中央大地,只要穿過前面那條隔絕西南之地和中央大地的巨型山脈,就可以到達中央大地。

巨型山脈很寬,就是修煉者全力飛行,也要半年纔可以穿過,所以,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是很少有人願意去穿越這條巨型山脈的。

所以西南之地和中央之地就像兩個隔絕的地方,消息流通的很緩慢。

“小羽,在過一天就可以到達巨型山脈了。”

“嗯。”

林辰背上的姬羽無力地答了一聲,姬羽困了,讓林辰揹他,在林辰背上睡覺。

“小兩口忙着去投胎啊!”一聲陰陽怪氣的聲音傳入林辰耳朵,讓他心神繃緊。

能接近他如此距離強者,不是身上有什麼隔絕靈識探索的寶貝,就是靈魂強度超過林辰的,林辰的靈魂強度可不是魂海第三境界了,而是比第三境界要強一些,又沒有達到命格境。

林辰略一推測,就知道來人一定是命格境的強者。

“閣下是誰?來到林某所謂何事?”林辰放下姬羽,姬羽也清醒了,靜靜地待着,臉色有些緊張。

“小友,我也比較好說話,念你是條漢子,把神獸和萬物源母根交出來,在讓你的女人讓我爽爽,我就放了你們。”林辰前面出現一個漢子,手裏拿着一對寶劍,眼神猥瑣不堪,一臉的賤相。

林辰忍着心裏的怒火,冷冷地說:“回家爽你家老母豬去。”

漢子聽了,頭髮根根豎起,就要奪步上來和林辰訣一死戰,又出現了一個聲音。

“青色,何必這麼心急,一起分一杯羹。”一個熟悉的聲音出現,正是莊傑。顯然剛纔那個有些好色的漢子應該就是青色了,林辰此刻的靈識才發揮作用,周圍密密麻麻的有很多人,自己和姬羽被困在裏面,被包圍了。

“莊傑,你少廢話,誰先得到他,誰就有資格得到他的寶物,分一杯羹也萬要自己動手去拿。”青色罵罵咧咧地說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