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39 Views

江君知道, 這一聲“三哥”不知包含了多少年的委屈,不甘。

Written by
banner

“哈哈哈哈。好。好!,走,咱們去當年的那家大盤子飯店去。”金三胖跑到楊玉華的身子旁,摟着楊玉華向樓下跑去。

在路過江君身邊的時候,江君可以清晰的看到兩個人的眼角不約而同的流出了眼淚。其實男人和男人的恩怨真的很好了結,一句話,一個行爲,都可以改變着一切,歲月就是一個大染缸,追逐未來的你,別忘了最初的自己。

白雪和楊老闆擬定合同,還不一定需要多久,江君可沒什麼耐心去等,而是坐到了車裏,放起了輕鬆的音樂。腦子裏開始總結起今天的會議來。

今天的整個會議說實話還是比較成功的,至少金三胖是真正的轉變了,既然他能做到這個位置,那就一定會有出衆的能力,雖然他貪污了不少,但是楊老闆,和楊玉華的原諒,卻是給了他一個將功補過的機會。

唯一讓江君感到疑惑的就是那個眼睛男了,這個帶眼睛的男人給江君的感覺一點也不好,這種斯斯文文的人,纔會是滿肚子壞水的那種,像金三胖那樣的粗人,相比起來,也是可愛了許多。

通過他們的聊天,楊老闆最初起家的時候,身邊是有三個人幫他的,楊玉華,金三胖,至於剩下的那一個呢?不會就是這個眼鏡男吧。恩,或許還真有可能,畢竟這個眼鏡男,雖然不怎麼開口說話,但是所見的地位,應該是不低。最主要的就是揭露金三胖的時候,金三胖看眼鏡男的那一眼是什麼意思?這纔是江君遲遲想不通的。

“嗡——嗡——”放在衣服裏面的電話再次震動了起來,剛纔由於是開會,江君把手機靜音了,出門的時候也忘記改回來了。

拿出手機一看,江君就樂了,來電話的正是自己的妹妹——江琪。

說起來江琪啊,和江君可真是老長時間沒見面了,自從有了這個男朋友了,江琪的經濟,江君基本上就沒怎麼管過,不是他不給江琪錢,而是江琪每次都不要,每一次都信誓旦旦的拍着胸脯說道:“哥,他陳浩要是連我都養不起的話,那我就趁早跑了,你放心。。”

“怎麼了?小琪,是不是陳浩又欺負你了。”江君咧嘴笑道。

“討厭了哥,爲什麼總是說又。好像你妹妹總挨欺負似的,有你這麼一個大舅哥,誰還敢欺負你妹妹啊。”江琪在電話那邊嘟囔道。

“那是怎麼了?缺錢了?”

“江君!我除了這些事就不可以給你打電話了是嗎?”江琪終於爆發了,哪有這樣說自己的親妹妹的,不是缺錢,就是受欺負,彷彿自己還真生活的很憋屈一樣。

“哈哈哈哈,好了好了,不鬧了。”江君一看江琪火了,就不在去逗她,說實話,對於自己的這個妹妹,江君是寵得不能再寵了,即使是從小家裏面窮,也拿江琪當富家千金養的。

“哼,我和陳浩嘴角賺了點小錢,想請你吃飯,你來不來。”

“妹夫花錢請客,我怎麼能不去,我可先說好了啊,要是再像上次一樣帶我吃碗冷麪,下次我可就不去了啊。”江君一邊笑着,一邊說道。

“哼哼,不會了,你來吧,XX路XX飯店,半個小時必須到啊,不然我可就生氣啦。”江琪還是像個長不大的孩子,對着江君撒着嬌。

說起來上次江琪和陳浩就要請江君吃飯了,當時小兩口手裏面也沒有什麼錢,就請江君吃的冷麪,江君實在是受不了了,找了一家不錯的飯店,最終還是他請的客,倒不是說他挑妹妹什麼,只是他打心底不想讓自己這個妹妹吃苦。不然他也不會像以前那樣連打兩份工了。

駕着紅色的君威車,當到了江琪所說的飯店之後,也已經是晚上六點了。這個時間正好是飯店用餐的高峯期,江琪看樣子還真賺了一些小錢,特意開了一間包房招待江君。事實上即使是普通的大排檔,江君吃的也會很開心,只要妹妹過的好,那就行了。

“大舅哥,你來了。”

江君一進屋,就見陳浩迎了上來,滿臉的討好。江琪則是在座位上氣鼓鼓的不理江君。

江君打量了陳浩一眼,看樣子陳浩這小子也成長了不少,穿着打扮也不像以前那樣流裏流氣的殺馬特風格了,現在一身小名牌的運動裝,穿的倒很是得體。

江琪則是穿了一條小鵝白色的小裙子,脖子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弄了一條小金項鍊,雖然不粗,但是卻很漂亮。

酒過三巡。


“看樣子你小子混的還不錯啊,”江君笑着錘了陳浩一拳,看着妹妹望着陳浩幸福的眼神,江君就可以看得出來,妹妹沒有受過委屈。

“哈哈,也就湊合。。”陳浩撓了撓腦袋,雖然一起吃了好幾次飯了,但是陳浩在面對江君的時候,還是總會有些拘束,當然,這也方面的主要因素就是取決於江君渾身肌肉的大體格了。

隨着飯菜的逐漸上滿,桌子上的三個人的話也多了起來,陳浩要了五瓶啤酒,自己喝着,江君由於開車,就沒敢喝酒,而是端着可樂陪着。整桌的氣氛其樂融融。

“大舅哥啊,你可不知道,現在我在這一片也算得上小有名氣了呢!嗝。。”陳浩的酒量說實話的確不怎麼樣,兩瓶酒下肚,滿臉就已經通紅了,真不知道他以前當小混混的時候是怎麼混的。

“現在你們兩個做什麼生意呢?我看來錢很快啊,我妹妹金項鍊都帶上了,你小子很不錯啊。”



陳浩訕訕笑了笑,指了指江琪說道:“這可都是你妹妹想的好方法啊。我可沒有這頭腦,我就是給你妹妹打工的。。。”

“陳浩,你要再敢和我哥瞎說,你看我回去怎麼收拾你。。”江琪抱着一個大可樂瓶子,背靠在椅子上,心滿意足的打了一個嗝。


“大舅哥,你看見了吧,現在你們家的這位祖宗,我可得罪不起啊,我現在恨不得把她貢在家裏。”陳浩滿臉無奈的指了指江琪。

“哈哈哈哈。”江君並沒有教訓妹妹,如果要是換成別的哥哥,恐怕早就訓斥自己的妹妹了,但江君不一樣,江君護短,只要他妹妹沒有受委屈,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陳浩也知道他這大舅哥的性格。和他抱怨這些也沒有用,抱怨多了,說不定還會挨頓揍。

“琪琪前段時間發現一個商機,就是網購,現在網購都可流行了。尤其是節假日,賣出的貨不比實體店少,而且還不用那麼大的場地。絕對賺錢的買賣。”陳浩又喝了一大口酒,隨後繼續說道:“琪琪弄了網店之後,因爲價格很便宜,她的一些同學都找她買貨,一來二去的,這買賣就做了起來。”

江君笑了笑,拿起桌子前的可樂,自己仰脖喝了一大口。

“自從有錢之後啊,我才發現,以前的自己是多麼的傻B,每天就知道混日子,吃飯也是有一頓沒一頓的,你看現在多好,整個學校都知道琪琪的網店了,一個月能賺一萬來塊呢。我們倆不幹什麼別的,一個月就足夠生活了。”

江君就這麼靜靜的聆聽着,他們兩個的事情,他管不了,也不想去管,畢竟妹妹這麼大的人了,但是兩個人能有自己的事業,那也是很不錯的一件事情,至於其他的,那就都不重要了,即使他不知道網店是什麼東西。

江琪從座位上也露出了興奮的神色,小臉紅撲撲的,似乎在爲自己賺到大錢,而感到驕傲。

“哎,只要你們兩個好,那就行了,不過你們也老大不小的了,今年過年回家,就研究研究把婚定了吧。”江君嘆了一口氣。

忽然,江琪和陳浩都沉默了,低着腦袋不在說話了,剛纔的興奮也是一掃而空。 江君眉頭一皺,出於本能的就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當下拍着桌子,立馬就翻起臉了。

目光死死的盯着陳浩:“怎麼?我妹妹配不上你?還是說你在玩弄我妹妹!”江君語氣冰冷的可怕,也就是涉及到江琪的事情,江君纔會翻臉比翻書還快。

“不。。不是的,大舅哥。”陳浩被江君的模樣給嚇住了,說話有些結巴。

“那TM的是什麼理由!,我告訴你,你要是敢再背叛我妹妹,我就是拼着坐牢,也把你弄死!”江君眼睛冒出熊熊的怒火,他實在是想不通有什麼理由來。

“哥,你先別生氣!”江琪一見江君發火,連忙跑到了江君的身邊,拉着江君的胳膊勸道,有哥的妹子就是好,看着江君爲自己動怒的樣子,江琪感覺自己這輩子最虧欠的就是江君了。

從自己上初中以後,就基本上沒有缺錢的時候,即使就是在這貧困的家庭,江琪也沒有過道什麼苦日子。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爲自己有着一位這麼好的哥哥。爲了妹妹上大學,自己一天打兩份工,自己平日裏穿的破破爛爛的,只有江琪知道,自己哥哥省下的錢,幾乎都給了自己,甚至連以後娶媳婦的錢,都不一定有。

看着江君不爲所動的樣子,江琪可以相信,如果陳浩說上一句傷害自己的話,他真的會弄死陳浩。江琪眼睛瞬間就紅了:“哥,你聽我解釋行嗎?你別這樣,難道你想讓你妹妹成寡婦嗎?”

江君低頭看了一眼淚眼婆娑的江琪,心裏的怒火也瞬間就消了幾分。他也是最疼自己的妹妹了。

想到這裏,江君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看了一眼陳浩,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你說吧,我不生氣。”

陳浩心裏撇了撇嘴,傻子纔會相信呢,剛纔都要操傢伙動手了,現在轉眼告訴自己,他不生氣,這變化也太快了吧。不過要不怎麼說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呢。想到這裏,陳浩看了一眼江君渾身的肌肉,在看了看自己單薄的小體格,不由的嚥了一口唾沫。

“我說,大舅哥啊,現在不是我不想和琪琪結婚,關鍵是我家裏面的事情啊。”陳浩滿臉無奈的說道。

聽到這話,江君心底長長吁了一口氣,只要不是兩個人感情出問題了就好,其他的都是小事。但是嘴上卻沒有放過陳浩:“說吧。怎麼回事、”

陳浩一直在盯着江君的表情,看江君並沒有什麼衝動的表情後,這才繼續說道:“事情是這樣的,我爸是縣城裏面賣傢俱,我媽是一名老師。”

“說重點!我不想聽那些廢話!”

陳浩縮了縮脖子,咬着牙說道:“我家裏對琪琪的一切都很滿意,就是。。。就是。。。”說道這裏,陳浩說不下去了。

“家境不滿意,嫌我們家窮!”一提到這個話題,江琪心裏就十分的不高興,原本他還以爲陳浩家裏面也和自己家差不多呢,誰能想到這小子也是個小少爺啊。

江君沉默了,聽到這個問題之後,他真的不想說話了,一樣的情況,當初和路小茹一起的時候,路小茹的父親就是極力的反對,最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自己的家境。

江君從來就沒有抱怨過自己的家境,一個男人,如果一切都要靠着父母,那就永遠是個廢物而已,父母將他和江琪拉扯大就很不容易了,本就是老老實實的農民,怎麼能做到家財百萬。幾萬塊錢,對於這個家裏面就是個天文數字了。而這個社會就是那麼的現實,甚至一些農村裏面,男方給的聘禮就得20萬,女方陪送的嫁妝,也得十萬。


這個數字在這個城市,絕對是太過於普通了。江君不是小說中那種世外高人,也不是擁有着過人的超能力,他只不過也是掙扎在這個社會底層的而已,他無力去改變這個社會,要改正的,只有自己

“就是這個原因?”江君低聲問向江琪,他心底還是不相信陳浩,畢竟他是外人,始終比不上妹妹。

“嗯!”江琪點了點頭,臉上的表情也有些不自然,她不傻,他知道自己哥哥在知道這件事情後,一定會上火的。

“那你呢?我們家的家境就這樣了,錢多也多不到哪去了。畢竟我們是農民家庭,比不上你們的這些大老闆。”江君對着陳浩問道,在他心底,還是想考驗考驗這個陳浩的決心,如果說他們兩個人真的相愛,那自己就是拼了老命,也會把妹妹的嫁妝湊出幾倍來。

但是,如果陳浩的回答,要是讓江君不滿意,那江君就是再寵溺江琪,也不會由着她,必定會拆散他們。

陳浩忽然沉默了,身旁的江琪臉上也變得緊張起來,她渴望想知道陳浩的想法。

“哥!我已經傷害過琪琪一次了,就不會去傷害她第二次了。”陳浩目光堅定的說道,江君可以清楚的看到他握緊的拳頭。

江琪得到了滿意的答案,其他的就已經不重要了,兩個人一起奮鬥,有陳浩這一句話,就足夠了。

陳浩的表情也變得十分的溫柔,親暱的揉了揉江琪的小腦袋,臉上滿是寵溺。

江君要是說心底裏面不羨慕,那是假的,但更多的,就是對妹妹的祝福,即使就是江琪結婚了,那他江君也不會讓江琪受一點委屈。

“有你這句話就行了,你們兩個小崽子,就不需要考慮那麼多了,其實你家裏還是小瞧了我們家,我們家的底子,雖然薄,但是很快就會超過你們家的,你們別的就不用考慮了,最多一年,我就去見你父母,有我在,你們兩個小崽子就放心吧。”江君笑了笑,他不想給這兩個孩子增加太大的負擔,這些負擔,自己承受就可以了,自己是男人。

陳浩聽到此話後,臉上立即就露出了笑容,江君的信譽陳浩可是很瞭解的,對於一個有原則之人說的話,大部分人都會選擇相信的。

和陳浩不同,江琪卻是苦着小臉,低頭不停搓着自己的裙角。

江君笑着看了江琪一眼,起身揉了揉江琪的小腦袋,在他的心底,即使江琪再怎麼長大,也還是個孩子。還是那個要自己背的小女娃娃。 看着江君離去的背影,江琪在也控制不住,趴在陳浩的懷裏面“哇哇”大哭起來,她是打心眼裏心疼這個默默爲自己付出的哥哥。

陳浩摟着懷中的江琪用着低不可聞的聲音說道:“放心,你男人也不是廢物,我也會努力的。”

告別了江琪和陳浩,江君一人開着車子在大街上游蕩了起來。他這個人本身就沒有什麼慾望,他只想通過自己的努力,去實現自己所關心人的願望。

江琪的事情,再次給了江君一些激勵。他需要更多的錢,他沒有權勢,沒有地位,在這個千姿百態的大城市中,就好比是一隻四處遊蕩的螞蟻。江君給自己下定了一個目標,在這一年,最少賺到五十萬,在也不能讓人瞧不起妹妹。

江君不知道,在一年之後,他的願望不僅實現了,甚至還超出了許多。

夜色早已籠罩了大地,但是在這個霓虹燈密佈的城市,他卻絲毫沒有感覺到夜晚的感覺。此時他開着車,已經在市中心轉悠了一個小時了。他不想回家,他想路小茹了,妹妹和陳浩的甜蜜,到底還是勾起了他心底最深處的那根弦。

藉着微弱的路燈,江君開着車子,在路邊的一顆大樹下面停了下來。車廂裏面音樂放的很大,江君在車廂裏面躺得很安逸。

外面是一片漆黑的小道,路上已經沒有了行人,只有一些車輛偶爾從這裏路過。江君也不知道爲什麼會來這裏聽音樂,他不想去考慮那些煩心的東西,他想散散心。這片無人經過的地方就好像是一片世外桃源,遠離世俗的紛紛擾擾,只有一片安靜之地,讓人回味無窮。

“救命啊!!!”一聲刺耳的女聲從外面響起。

江君猛地從車座上坐了起來,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靚麗的身影從他的車邊跑過,隨後跟着的就是三個流裏流氣的少年。讓人害怕的就是這些少年的手中,無一不拿着一把匕首。

“咚咚咚”這是手掌拍打車玻璃的聲音。江君轉過頭一看,只見那個女正不停的拍打着車玻璃向自己求救。

由於這女人的腦袋一直在盯着追向她的人,使得江君看不清這女人的模樣。

“救命啊!!求求你,救救我,讓我進去,好不好。”女人依然大聲的哀求着,在這片沒有人的地方,江君的這臺亮着燈的車子,是她唯一的希望了。

就在這時,身後的三個年輕人,圍着車子分散成了一圈,其中一個染着黃頭髮的少年一腳便將這個女人踹倒在地上。

隨後兩個少年也撲到了女人的身上,手裏的刀也不用了,直接就要去搶這個女人手中的包。

江君在車裏面實在是看不過去了。重座椅底下摸出了一根甩棍,這根甩棍是以前他給路小茹留着防身用的,甩棍的把柄是橡膠做成的,棍尖上海有兩個比較明顯的電極,很顯然,這還是一根電棍。

江君一把就打開了車門,不管三七二十一,敢在他面前搶劫,那就要有被揍的打算。

“滋拉”一聲,隨着江君色手微微握緊,身在最外圍的那個少年一下子便打了一個哆嗦,癱軟在地。

那個女人聽見這個聲音後,原本絕望的臉上,終於涌現了一抹希望。連忙對江君喊道:“大哥,救救我啊。”

“啪”

那個其中那個黃毛的少年揚起手,照着女人的臉上就是一巴掌。

女人“啊!”的慘叫了一聲,捂着臉,不敢在繼續嚷嚷。

“兄弟,這裏不關你的事情,兄弟我倆就是想借點錢花花,大路朝天,各走一邊,你看如何?”黃毛將臉轉向了江君。一張原本還算是清秀的臉上,寫滿了嚴肅,耳朵上還打了好幾個耳釘,讓人一看就能感覺的出來,這人不是什麼好人。

“趁我現在沒急眼之前,趕緊給我滾,不然我叫你們兩個都躺在地上。”江君對着這兩個小混混,冷着臉說道。之前小黃毛的話,就像是放屁一樣,沒有任何反應。

“別以爲你手裏有個電棍我們就怕了你,我倆兄弟也不是吃素的,我在警告你一句,雖然你把我三弟電暈了,但我們兄弟現在不想多事,你趕緊走,不然有你後悔的。”黃毛身邊的一個腦袋上染了一縷紫毛的少年對着江君倒是威脅了起來。說着,還晃了晃手中凌厲的刀子。

江君不爲所動,知道在說什麼也沒有用了,走上前去照着那個黃毛就是一棍子。

這小黃毛看樣子平時也沒少打架,反應倒是挺快的。身子一閃,就躲了過去,那紫毛也跟着黃毛站到了一起,三個人明顯就換了個位置。

“我TM的弄死你,”那小黃毛舉起手中的匕首,就要向着江君捅過來,但是江君哪裏會給他那些機會,就在匕首快要刺到自己腰部的時候,舉起棍子,用力的抽在了黃毛的身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