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50 Views

(2武破天和鳳軒兩人的配劍;

Written by
banner

(3)還有他們兩個的修煉功法《破天訣》和《鳳軒訣》;

(4) 當然了還有三顆血玄靈果,這個是赤削用一塊布包裹起來着。

爲何要拿三顆出來,而不是六顆呢,這是因爲這是要留給留守在大唐國都城長平城內的趙思月、赤炎和赤豹的。

至於其他等人的,那隻能等到回對崖州的時候,再找另外的理由拿給他們吧。

準備好這些物件,赤削從內屋中出來,然後在他們的不解和疑惑中,把那些物件都是放在桌子上,看着他們迷惑的雙眼,赤削道,

“這些是我在那個不知道名字的山谷中得到的,那你們先看看,之後就會清楚明白的。”

“我說削兒,你這是弄的什麼呀,直接和我們說不就是了,難道我們還不相信你說的話了嗎!?


你這孩子,真是的。”

赫連昭苦笑地看着赤削準備的這些,有些不解的說道。

“奶奶,我也想說的,但是我真的說不清楚啊,只能是讓你們親眼看見的,纔是真真確確的存在,那樣更加的令人信服。

如此的話,我也不需要什麼言語了,你們就會明白的。”

“你這孩子,一個出去,害得我擔心,現在又要搞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來,真是的。”

趙思月也是數落起赤削來了,赤削知道他的孃親趙思月那是真心的疼愛他的,於是他道,

“孃親,不用擔心我,我這不是好好地回來了!?”

“嗯,下回……”

趙思月的話沒有說完,那邊剛剛拿起那書札的赤天大聲驚呼道,

“武破天親筆!”

是的,就是武破天親筆,赤天剛剛拿起手裏的,第一眼映入他眼簾的便是這五個字“武破天親筆”,差點沒有亮瞎了赤天的雙眼!

“什麼!?”

大家,當然除去赤削之外的,因爲這傢伙對這個叫武破天的傢伙真心的不是很瞭解的,一個閃身的來到赤天的身邊,伸長了脖子,然後和赤天一起看着那書札上的文字:

“有緣人知:

武王破天,合盟五家王,得謀士徐直、龐玄、曹單等,轉戰萬萬裏,歷時三百餘年,五王共戈分天下。

最後一役,謀士曹單反間,四王倒戈,掙扎半百,勞心勞力,欲效千古始皇帝,統一真玄,卻無能無力,聊剩家人零丁,退隱而去不知人間事,攜妻鳳軒,其不離不棄,受其諫言,悟道此谷。

雖爲可嘆,然無怨,近日新感,望渡真我而去也!

茲爲後來人得之,成就一千古盛名!

武破天親筆



“這……真的是……”

看完後,赤天回頭看了一眼在他身後的赤削,有些不敢相信地問道。

不知道過了多久,赤削覺得他們可能讀了不止一遍了,要不然不會這麼長的時間纔是讀完的。

赤削回道,

“爺爺,這應該是真的,我在那山谷中的‘鳳軒雅閣’裏得到的,應該是真的。

奶奶,你看,我就說了嗎,若是我和你們說的話,肯定大家不敢相信的。”

“你這孩子,哪裏知道這實在是太令我們驚訝了。”

赫連昭不好意思地看着赤削,然後回頭數落起赤天來,

“你這老頭子,削兒難道會騙我們不成!?”

“額,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這個…這個…,這個太令人不得不震驚呀。”

赤天瞪了一眼赤削,那意思像是在說,就你小子會給我找事情,赤削笑呵呵看着他的爺爺,這令赤天頭疼的很,這孩子越來越會“借刀殺人”了,玩的實在是太嫺熟了!

“呵呵,這有什麼震驚的,另外幾樣東西怕是會讓你們更加的震驚的。”

赤削賣起關子來了,一聽他的這話,赤天連忙放下手中的信札,然後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那兩柄劍,猜測恐怕是武破天用過的吧。

見狀,赤削在一邊解釋道,

“爺爺恐怕已經猜測到了,一把是武破天用過的劍,另一個是他妻子鳳軒用過的劍。”

“嗯,那個時候的鍛造技術也是非常不錯,值得我們赤家學習一番。

這兩柄劍拿回封地研究一下,看看可否從中探究出一些東西來,也好讓我們赤家的鍛造技術再上一層樓。”

“爺爺,我們家也有製造兵器的坊間嗎!?”

“哦,這個忘記和你說了。

我們赤家就是靠這製造兵器起家的,所以這製造兵器的方法——《兵器制譜》,這是我們祖上傳下來的有一本書,等到回了對崖州後,再給你看看吧。”

不知道爲什麼,赤天現在很是看好他的這個孫子,他現在恨不得把赤家所有的東西都要讓赤削知道一樣。

“行,那回去再說吧。”

赤削迴應道,知道赤家可以製造兵器這件事情對於赤削來說是很重要的,因爲他打算給自己的親信要打造兵器,而且還是他要親自打造一些兵器給他們使用。

“家…家…家…主,是…是…是…《破天訣》!?”

赤天剛纔只顧得那兩柄武器了,還沒有來得及看下一個禮物,卻是有赤豹非常激動地,異常激動地道。

“是…武破天修煉的《破天訣》!?”


赤天聽後連忙上前一步,猛地把那一本薄薄冊子拿在手裏,還不相信地問赤豹。

“是,就是武破天修煉的《破天訣》!?”

赤豹可以百分之百地肯定,這是武破天修煉的那《破天訣》!

“真的!?”

其他人也是都趕過來,他們實在是被雷的不得了,這竟然是武破天修煉的《破天訣》。

要知道即使是他們赤家的《赤焰訣》,也是殘缺的,爲什麼會是這樣呢?

因爲赤家沒有人能夠在武道修煉的路上走太遠,所以後續的功法便是沒有人弄出來的。

就是因爲這個原因,所以當他們看見那《破天訣》的時候,纔是那麼的激動非常。

這是由於可以參考這《破天訣》來完善自己家的修煉功法,這可是任何一個家族都是非常高興的,造福子孫的事情。

“這是…這是…這是…《鳳軒訣》!?”

大家只顧得看已經被拿在手裏的那本《破天訣》了,倒是都忘記下面還有一本《鳳軒訣》的,於是當赫連昭拿出來的時候,她激動的說不好話了。

“什麼!?”

現在他們都是被赤削帶回來的禮物雷的那是外焦裏嫩的,都是不知道該用何種詞語來形容他們此刻的心情了。


“《破天訣》!?”

赤天一手一本修煉功法,他先是看了左手裏的那本《破天訣》說道,然後又是看着拿在他右手裏的那本《鳳軒訣》說道,

“《鳳軒訣》!?”

“削兒真是我們家的福星呀,這難道就是說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嗎!?”

赫連昭感嘆地道,前些日子赤家可是膽戰心寒,畏首畏尾的,而且還被大漢國周家的那個周老頭逼着退婚。


可是現在兵器坊間可以得到進一步的提升,而且最困難的,最羈絆一個 家族發展的功法都是有現成的可以參考,這簡直就是天降福瑞,保佑我赤家不滅呀!

激動的他們都是沒有忙着看那些功法的具體內容,反正是自己的了,又不會跑的。

赤天看着書桌上的一封信札,兩柄劍,兩本修煉功法,眉開眼笑,喜得可不得了。

“削兒,真是好樣子的。”

“謝謝爺爺誇獎!”

赤削也是笑着看他爺爺,然後回道。

“嗯,比你這個沒有出息的老爹強多了,現在還在凝玄境混,說出去都丟我們赤家的人!

連自己的兒子都是保護不了,要不是削兒現在已經回來了,看我不把你掛在樹上打!”

赤天又是看了一眼在自己身邊很是滿意地看着赤削的赤炎,恨鐵不成鋼地說道。

頓時,赤炎一個頭兩個大,這好好的怎麼就又說到我的不是來了。

但是他有話不能說,那可是他老子,話說這吊在樹上打,赤天還真的幹過這事情 的。

那是多少年前的事情,赤炎回想着往事,只能用一句話來形容,

“往事不堪回首月明中!”

這是因爲經過的那場戰爭,失去了赤炎的爺爺,所以這赤天把所有的希望都是寄託在赤炎身上,每天都是逼着他修煉。

每天的都是有任務的,不完成的話,先打一頓再說,要是赤天很生氣,那直接地吊在樹上用牛尾巴抽打他。

可是現在…….

都過去了,赤炎也不想他們了,他也知道父親有苦衷的,但是自己也就那樣了。

如今自己的兒子比自己,額,這個已經沒辦法比了,都是把他甩開幾條大街了,俗話說“母憑子貴”,但“父憑子貴”也是有的。

赫連昭不滿意赤天的嘮叨,訓他道,

“要不是炎兒給我們赤家生了個好孫子,你哪有這麼好的削兒。”


“嗯,這個也是,那就將功補過吧,以後不訓導他了,還是我的削兒比他父親強!”

我的去,赤炎一臉苦瓜像,剛剛說了不訓導我了,怎麼又來了。

“額,口誤,口誤。”

赤天今個是非常的高興,多說了幾句,

“削兒呀,你可是我們家的福星,就這兩本修煉功法,可是我們赤家以後的救星呀。”

“難道我們家的功法不好嗎!?”

赤削很疑惑,因爲每一個傳承家族都是有他們自己的修煉功法的,沒有什麼好與不好之分,只有適合與不適合之說。

“我們家的《赤焰訣》那當然好了,但是我們家的功法不全,是個殘缺本,只能保證我們修煉到九坎入坎境巔峯而已,以上的部分沒有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