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49 Views

“那不過是我的激將法,你娘想見你了,所以這才讓你大哥撒了一個謊。”陳東聞言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他從陳軒的口中就已經得知了陳凡現在的近況,而也也是每天都是擔心不已,他的妻子自然是看出了他的狀況,百般詢問之下才得知致謝事情,於是便叫陳軒對陳凡撒了一個謊,好讓陳凡快點趕過來。

Written by
banner

“陳凡。”陳凡的母親看向陳凡。

陳凡也是看着母親。

“我要告訴你,你現在無論如何也不要去責怪你父親了,那時候的他也是沒有辦法,因爲你知道有多少人在看我們靖王府的小花,有多少人再看你父親的小花,他每次上朝都是被別人拿出這件事情來譏諷,以此才告訴皇帝不能夠將出雲公主嫁給你,但是他都頂住了,但是你的實力實在是不行,這才叫將你逐出去了。”

“你知道就在你受傷的時候,你大哥來求藥的時候,他是直接將那枚天地間都很難尋找到的鎮府之寶—烈焰朱果給了他,讓他給你去治療。每天都處在焦慮當中,而你竟然是移過來就說出那樣的話,你覺得你說出這樣的話對嗎?”

面對母親的質問,陳凡默不作聲,只是將目光看向了陳東。

陳東見自己的兒子看着自己,也沒有說話,只是將陳凡的母親拉到椅子上,示意她坐下。


陳凡的母親見陳東讓自己坐下,也就是坐下了,不過依然是怒氣衝衝的看着陳凡。


她原本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子,生在一個姓許的家裏面,家裏面給她起名字叫做茹雲,而她在年輕的時候和陳東一見傾心,於是便成爲了陳東的小妾,所以並沒有什麼地位,但是陳東卻是極爲喜愛她,由於家裏面的關係並不能夠時常的相見,所欲這也造成了陳凡對陳東曾恆的原因。

“算了,你的事情我並不想多說了,總之,他無論如何都是你的父親,你現在就要當着我的面叫他一聲父親。”許茹芸看着陳凡瞪着眼睛說道。

聞言,陳凡緩緩地坐到了椅子上,低頭,沉默不語。

母親說的話他做不到,尤其是面對這樣一個他不喜歡的男人。

陳東也是一臉期盼的看着陳凡,見陳凡根本就是沒有叫他父親的表現,暗暗地嘆了一口氣,轉過身子,對着許茹芸說道:“茹雲,算了,既然他不想交,就不要讓他叫了吧,這麼多年我也沒有對你們母子兩個有多好。”

“算了算了,還是跟我說一下那個什麼比武招親的事情吧”陳凡不耐煩地說道。

陳東苦苦的一笑,這纔是將整個事情娓娓道來。

陳凡的臉色也是不斷的變動,時而變白,時而變黑。

…….

靖王府,一件不算十分華麗的屋子裏面,一個少年正盤腿坐下,緊閉着的雙眼陡然張開,望着四周的景緻,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月光從打開的琉璃窗戶上投射進來,傾灑而下,照射在陳凡的臉龐上,顯得有些悲涼。

走下牀去,扭了扭因爲修煉時間過長而有些經營的脖子,牀上鞋襪,推開房門走了出去。

月光透過小樹林,撒射在校園的土地上,仿若是一方清水,分外的清明。

些許的斑駁影子在地上不斷的晃動,真的是好像一方池水一樣,看到如此景象,陳凡不禁笑了出來。

沒有想到現在的自己竟然是還有性情去看這些個景色啊,恐怕這就是暴風雨前的寧靜吧,以後是真的要加緊練習了。

此時已經是子時了,沒有多少人,天空而四周都是一片寂靜。

只有邊上的池塘中一片蛙叫,呱呱呱呱的,有些吵鬧。

“明天的這個時候就是要去參加比賽的了,不知道那時候會有多少人來呢,那時候恐怕真的是羣英會,現在只能夠繼續的加緊修煉了。”

耳中充斥着青蛙的鳴叫,陳凡不禁想到,他從陳東那裏得知了這些個事請,就是一陣震驚,因爲這個婚約不進軍你是他們華夏帝國的要參加,就連是聯邦帝國和昇陽帝國都要參加,更加讓人想不到的是在這個事情上華夏帝國的皇帝竟然是是光照天下的王公貴族,就連一些歌不知名的小國都可以從參加。

雖然表面是這樣說,但是陳凡也知道那些個小國根本就是沒有機會,但是菏澤也說明了一個問題,那就是這樣比賽真的會是一場龍爭虎鬥。

……

“父親,你說的事情真的是真的嗎?”斜靠在礦上,葉軒看着眼前的男人驚喜的說道。

“當然了,我知道你喜歡出雲公主,但是由於身份的原因所以酷酷沒有機會,但是這次我一下子就捐贈了那麼多的錢財,這纔是給你換來了一個殘菜的資格,希望你好好爭取,儘量把公主娶回家,到時候我們的事業就可以更上一層樓,說不定到那時你老爹我在官場上也是可以平步青雲了。”

聞言,葉軒兩眼放光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他知道竟然是父親說的話,那麼一定是真的。

“這樣的話,那麼我就可以去參加比賽了,那麼我就要告訴整個華夏帝國的人,我葉軒纔是最強的。”

握緊了手中的拳頭,葉軒嘴角掛起一抹第一,旋即冷冷的笑了出來“放心吧,父親,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

“你這次一定要成功,不能失敗。”一個簡陋的小房子裏面,一個男人對另一個半跪着的少年呵斥道。

少年擡起頭來,婉柔姓陳的雙眼掛起一抹笑意:“放心,我一定會成功的,一年後我要陳偉那個最奪目的人”

“不錯”男人點了點頭,從腰間拿出一張卡,遞給少年“這裏面有着很多錢,希望你以後可以用得到。”

“知道了。”少年將卡收到自己的空間戒指彙總,抱拳施禮道:“父親放心,我一定讓你失望的。”

點惡劣點頭,男人的眼中閃過一抹得意,現在是該讓孩子展翅翱翔的時候了。

是該讓你們看看我們中山家族的實力的時候了。 時光好似白駒過隙一般,原本是悶熱到極點的天氣竟然是慢慢的變得有些涼爽了起來,而有的人們卻是穿上了長袖的衣服。

望着不斷飄落下來的金黃色書頁,陳凡無奈的搖了搖頭。

三個月的時間,他已經將鬥氣提升到了大武師二級的界別,但是這其中還是有王府中的愈多丹藥和破軍老頭的幫助。

這些個日子裏,他每天幾乎都是在破軍老頭和王府之間兩處跑。

而每天的實力也都是一點點的增強,可以說他的實力和老頭是分不開的。

而那個邪影魔帝則是整天在空間裏面盛水,任憑陳凡怎麼呼叫他都是不曾在此醒過來,弄得他鬱悶不已。

“現在該去看看華軒兒他們了。”

陳凡望着不斷飄落下來的葉子微微一笑,身形一閃,便是已經沒有了蹤影。

現在的他可以說已經是將運氣熟悉的很了,每一次出手都是熟練至極,就連那幾大殺招也是練得爐火純青了,要是遇上同等級的人,一定都是會將對手秒殺的。

……

華夏帝國的學院比賽早已經就是過去了,而選出來的人也是被皇帝給祕密的接見了,隨後便是好像人間蒸發了一樣。至於幹什麼去了,這就是沒人知道了。

走在帝國的西苑中,看着眼前的可愛女孩,陳凡的心中閃現過一抹溫柔“紫涵,現在覺得生活的怎麼樣?”

“還不錯啊,不過你說的是辦完事就回來看我,怎麼現在纔看看我。”蘇紫涵有緣的看了陳凡一眼,旋即依偎在車翻的懷中,也不管有多少人在看他們,依舊是在車費南的懷中依偎着,不願意再次起來。

“好好,下次我一定會經常來看你的,可是你這樣的表現可是很不好的,怎麼說你是一個大美女了,在大庭廣衆之下做這種動作,可是有礙你們學院的面子啊。”陳凡有些戲虐的看着懷中的女孩,嬉笑道。

“我纔不管呢,我就想這麼躺一會兒,我知道你一會兒就是會走的。”蘇紫涵輕輕地嘆了一口氣,旋即又是幽怨的說道,她也知道陳凡上來看她的,否則陳凡是不可能過來的。

“放心,我會在和你待一會兒的。”陳凡有些尷尬的笑了笑,但是看到蘇紫涵突然擡起腦袋,忽閃着那婉柔寶石一般的美麗眼睛看着他的時候,陳凡無奈的笑了出來,因爲他捕捉到了蘇紫涵眼中那一抹狡黠。

“對了,你哥哥呢怎麼沒有看見他出現呢?”陳凡有些一夥的問道,同時摟着懷中的蘇紫涵,感受着少女特有的體香,享受着那份溫暖,陳凡愜意的眯起了眼睛。

聞言,蘇紫涵突然是一把聳開陳凡,氣呼呼的皺着眉頭說道:“你就知道蘇傲雲,難道你就不想我嗎?”


陳凡無奈的搖了搖頭,對着蘇紫涵笑道:“當然是想了,可是我真的是挺好奇你哥哥的,對了那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小魔女華軒兒呢,跑哪裏去了,我記得他可是你的跟屁蟲呢”

蘇紫涵“撲哧”一笑,對着陳凡撅着嘴說道:“什麼叫做我的跟屁蟲,那可是我的好姐姐,不許你這麼說她,要不然我可就生氣了。”

“哦,是你的姐姐,那我這個情哥哥就是不重要了?”陳凡僞裝成很委屈的樣樣子說道。

“咳咳,你當然是不重要了。要知道我們的紫涵的心中可是隻有我的。”一個蠻橫的聲音傳阿里,陳凡回頭一看,正是那個華軒兒。

不得不說,華軒兒現在已經是發育的更加的好了,真是魔鬼一般的剩菜,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擁有像切利亞那個魅惑額女人一樣,使得男人看見他們就會 全身癱瘓了,除了每一個部位硬起來。

豐滿的胸脯被那緊身的火紅色衣服包裹住,使得更加的奪人眼球,呼之欲出。

高高的翹臀發月的也是更加的完美,讓人間了就不能夠將視線移開。

“你這個傢伙可不要趁機不再就要非禮我們的紫涵,我告訴你…..”華軒兒揚起素手,就指着陳凡的鼻子,嘴中唸唸有詞的說道。

“華軒兒大小姐,我一直都覺得你有去做尼姑的潛質啊,是不是需要我***個好的寺廟讓你去當尼姑啊,再者說了,你天天的泡在我們家的紫涵身邊,你不嫌煩,我們家的紫涵都嫌累了,你可不可以休息一會。”陳凡無奈的將華軒兒手指頭放下切,說道。

“你,你少跟我來這套。”華軒兒見自己的話被陳凡給反駁了回來,臉色鐵青的看着陳凡,伸手就要去打陳凡,不夠拳頭剛剛去到半空的時候,就讓陳凡給拿住了,沒有辦法動彈。

“好了,陳凡,你就不要再去欺負華軒兒姐姐了。”蘇紫涵看着兩個人的動作焦急地說道,他知道華軒兒的性子,那是典型的大小姐脾氣,是唯我獨尊類型的女孩子,她看什麼順眼,就要給她,他看什麼不順眼,就要讓那個東西再也不要在他的眼前出現,而且她受一點小委屈就是會哭的,這個事情蘇紫涵也是知道。

“好吧,既然紫涵都發話了,我就放過你,下次不要再來糾纏我們家子涵了。”陳凡將手中的那個小魔女的爪子鬆開,有些不屑的說道。

“哼。”華軒兒有些不服氣的哼了一聲。

看到這種情況陳凡也是不再理會她,而是偏過頭去對着蘇紫涵說道:“紫涵,既然你有貴客來了,我也就是不打擾了,我先走了。”

“好了好了,你們不要在吵架了,去我的屋子待一會兒吧。”蘇紫涵也是聽出了陳凡的話外之音,趕忙勸道。

“哼,既然是這樣的話,紫涵我就給你個面子。”華軒兒冷聲哼道,小嘴更是撅了起來。

聞言,陳凡暗暗地嘆了一口氣,看來自己和這個華軒兒還真的是一個歡喜冤家啊,

“紫涵,我就不和你們呆着了,我還有些事情,我先走了。”告了一就別之舟,陳凡的身形一閃,便是沒有了蹤影。

無奈的看着陳發離去的背影,蘇紫涵嘟着小嘴,看着華軒兒笑道:“華軒兒姐姐,這個大壞蛋走了,這下子你可是滿意了吧。”

“……”華軒兒看着蘇紫涵的表情沒有說出話來,她看得出來蘇紫涵是珍惜喜歡陳凡,而車放哪也是喜歡蘇紫涵的,可是他就是看不慣陳凡,不知怎麼的,就是看見他們兩個人在一起就是心裏面很不舒服。

……

兩個時辰後,魔獸森林。

“吼”

一身使得森另都發生了巨大顫抖的驚天長嘯從一個魔獸的口中不斷地呼嘯而出,而魔獸的身前正是一個身穿紫色長袍的少年,一頭幹練的短髮,顯得少年顯得更加的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特有氣質。

“哼,出生,遇到我就是你的不好了,仙子阿就讓我接過了你。”望着眼前的魔獸,陳凡的嘴角泛起一抹冷笑,手中的誅邪搶一手拿起,槍尖指着眼前強悍魔獸的眼睛。

天妖虎,五級魔獸。

擁有着與名字相輔的實力,渾身的力量不斷是強悍,而且是非常的詭異,常常是可以秒殺同等級強者的存在。

“吼吼”

幾聲怒吼,天妖虎的身子仿若是西風一般,但這一絲絲強悍的氣息衝向陳凡,一道渾厚的鬥氣從他的嘴巴腫呼嘯而出,帶着絲絲的風向,衝着陳凡的頭砸了過來。

“哼,誅邪魔槍第一式—力劈華山”

只聽得陳凡大喝一聲,手中的誅邪搶紫色的光芒大盛,顯得妖異非常,玩若是摩羯的妖兵妖將手中的武器一般,而陳凡的頭髮也是無風自動,嘴角中泛起一抹殘忍的微笑,腳尖一點底,輕盈的岳飛大空中,對着向着自己封面而來的鬥氣冷冷一笑,手中的誅邪搶頓時豎劈下去,就好像是在劈柴一般。

但是現在的柴可是那強悍的鬥氣。

“噗”

長槍剛一觸碰到那渾厚的鬥氣,誅邪搶的槍頭就泛出一絲絲詭異的紫色光芒,竟然是將那渾圓色的鬥氣球體猛的給撇成了兩半,就好像是用刀撇開一塊西瓜一樣簡單。

那天妖虎見到這種青黃,不甘心的哈吼了幾聲,雙足一頓,猛的疼飛了起來,錢銳的爪子從肉掌中猛的竄出來,帶着破空聲就衝着陳凡的腦袋衝擊類過來。

“靠,真猛啊,這要是打中了小爺的腦袋還真得弄個稀巴爛。”

望着這強悍的攻擊,陳凡哪還敢大意,倒吸了一口涼氣,要猛地一扭,化作一道紫色的殘影,瞬間便消逝了蹤影。

“嗖”

在空中劃破空氣的破空聲響起,而原本的攻擊目標已經是沒有了蹤影,天妖虎轟然落地,虎目不斷地四處尋使者,不斷地尋找着那個丟失的獵物。

“橫掃千軍”

暮然的,空間中傳來了一聲洪亮的聲音,一道黑影不知道從哪裏竄了出來,帶着一道長槍,對着天妖虎的腰腹部恨恨的掃了上去。

“哼”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