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49 Views

東方義道:“何意?”

Written by
banner

陳方笑道:“欲救尊夫人,還得此人性命。”

東方義猛地一拍桌子,沉聲道:“當真?”

陳方笑着道:“無假。”

東方義心頭激動,當即朝着陳方正色道:“兄弟如何稱呼?”

“陳方。”

東方義抱拳,真誠道:“陳方,若你真能救活我妻,東方義此生,只要你需要,天上地下,我照闖不誤!”

陳方微笑道:“你將此人帶回來,再通知我便好。”

說到這裏,東方義皺眉道:“欲拿此人,卻不是簡單之事。”

“哦?”

“此人乃噬魂族山海郡八大主城之一,陰風城的城主,名爲黑風。山海郡各個主城相互之間聯繫密切,若我前往,只怕一進入山海郡的地域,就會被發現進而圍剿!除非……”

東方義看着陳方,凝聲道:“可否殺死?”

陳方搖頭道:“不能,必須活捉。”

東方義道:“除非等到蒼魂郡與山海郡大戰之日,那時黑風必定會出戰。屆時,我相約兩名好友,纔有可能拿下黑風!”

說到這裏,他面上露出擔憂之色,話音一轉,正欲開口,卻是被陳方打斷,問道:“大戰還有多久?”

東方義應道:“最多一年。”

陳方點頭道:“那便夠了。”

“何意?”

“我有一法,可控制尊夫人的詛咒之力三年。” 東方義目光灼灼,問道:“何法?”

陳方道:“百陰之木!”

方纔東方義給的陰之物列表中,就有百陰之木,想必此物,對其也不是有多爲難。

東方義應道:“好,三天之內,就是翻遍整個大觀城,我也一定找到百陰之木!”

陳方點頭道:“越快越好。尊夫人的情況,你也大概瞭解,不然,此次你也不會找到我,也算是抱着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了。”

東方義苦澀道:“我察覺到城內有神識的波動,而且還極爲神妙,故便抱着試一試的心態,帶你去紫靈碑之處。”

說到這裏,他話音一轉,聲音有些激動,道:“沒有想到的是,你竟然認得紫靈碑,而且,對於我妻子體內的詛咒之力,還有真的有辦法!”

陳方一笑,打量着東方義,道:“尊夫人之詛咒,至少有上千年。這上千年來,若我沒猜錯,你定是每天輸送魂力,一直靠魂力壓制着她體內的詛咒之力。”

東方義道:“我沒有其他辦法。”

陳方沉吟間,說出了幾種靈藥,在外界都是天生蘊含有魂力的那種,但東方義都沒有聽過,最後無奈之下,他直接問道:“你可有記載天才地寶書籍?”

東方義搖頭道:“沒有,這種東西,我本身……對了!”突然,他似乎想到什麼,“三天後,我有一個私人交易會,那裏或許會有!”

陳方點頭道:“好,拿到書籍和百陰之木,便可派人通知我。”

跟東方義談妥之後,在一道金光裹夾中,陳方身體消失在城主府內,待得穩住時,已然出現在那招兵廣場。

因爲此時修爲太弱,這種高速度的飛行,他還是有些不適應,臉色有些蒼白。

他的宿舍編號是“1368”,認了一下路之後,便徑直朝着自己的宿舍走去。

此時的廣場上,那些應徵登記之人,都已經換作了新來的人,之前的那些基本已經不在,故而也沒人認得他。

前方的那些士兵,也因爲在人羣前方,沒有注意到他。

但,就在他臨近13號住宿區的時候,還是有個眼尖的士兵,看到了。

“咦?你們看,不是那外來小子嗎?”

“對!就是他!”

“這小子竟然沒死?我以爲他太囂張,城主大人要親自宰了他呢!”

“是啊,我以爲要讓他死不得死,生不得生呢!”

“你們看,他的臉色蒼白,卻再無其他事。以我猜測,定是他害怕之下,向城主大人跪地求饒。城主大人見其毫無骨氣,不屑殺他!”

“此言有理!”


“哼,沒臉沒皮的傢伙!我看,城主大人是將其交給我們了!”

“只是,那小子實力好像不錯?王隊都是他的對手!”

“蠢貨!王隊是吃虧在大意!這裏是我們的地盤,真打起來,所有兄弟一起上,一人吐口唾沫都要淹死他!”

“嘖嘖,那就玩玩去?”

“走!”


幾人相視一眼,怪笑着走了上去。

陳方徑直來到13號宿舍區大門前,邁步走了進去。

“站住!”

忽然,一個斥喝聲傳了過來,他腳步一頓,側頭看去。

只見,大門外站崗的兩個士兵,一起走了過來,其中一個打量了陳方一番,質問道:“你是什麼人?知道這裏是什麼地方嗎?”

陳方眉頭一皺,後退兩步,擡頭一看,是13號宿舍區沒錯,於是往前再走了兩步,取出身份木牌丟了過去。

“哼!”

士兵看了那木牌一眼,冷哼一聲,隨手就給丟到地上,擡起腳踩了下去,木牌頓時碎裂成幾十塊。

陳方看着這一幕,沒有說話。

士兵怒道:“好小子,你僞造士兵身份木牌,是何居心,如實說來!”

陳方眉頭一皺。

“好好好!”

見他沒有應話,士兵連道了三聲好,怒極反笑道:“說不說,也無所謂了。僞造士兵身份木牌,按我煉魂族鐵律……”

他頓了一下,突然大喝道:“該斬!”

“譁!”

四周的士兵,顯然有所準備,一下子全部圍攏過來。

陳方看着四周人數達數千之衆的士兵,面不改色間,突然一笑,手腕隨即晃了一下,一塊黑色的令牌,出現在身前,凌空掛着。

城主府客卿令!

這塊客卿令牌,是東方義送離陳方之前,贈予他的。

對於東方義來說,只有陳方,才能讓他看到救活妻子的希望。

其實他對於陳方所說的辦法,對於陳方能否治好他的妻子,甚至是那所謂的壓制三年,心底都是沒有底的。

畢竟他對陳方,並不瞭解。

但,他經過與陳方那數個時辰的交談,卻又覺得,陳方此人,不是那種信口雌黃之人。

隱隱間,他似乎覺得,那個身材略微消瘦的少年身上,蘊含着大能量!

這種感覺,很奇妙。

從這一點,他又感受到了一絲可能。

爲了這一丁點的可能,他必須在那之前,讓陳方安然無恙。

這一點,無需明說,兩人心知肚明。


而以陳方當前的處境來說,一塊城主府的客卿令,足夠護他安全。

此時,現場一片寂靜,死一般的靜!

在場的所有士兵,都是看到了那塊黑色的令牌,心頭驚駭萬分,大腦完全忘記了思考。

須知,這城主府的客卿令牌,只有城主東方義一人才可送出!

而且,每一個拿到客卿令牌之人,都是在江湖上,擁有着赫赫威名之輩!

如今,一個外來者,還是一個乳臭未乾的少年人,竟然能拿到,城主府的客卿令牌?

這是從未有過之事。

按道理,這也是不可能之事。

但這萬萬不可能之事,卻是,發生了。


許久。

“呵呵,原來是誤會,都是誤會,誤會。”

那兩名先前攔住陳方去路的站崗士兵,其中一名終於是緩過神來,說着話間,弓着腰不斷朝邊上退開,臉上一直帶着諂笑,嘴裏一直說道:“誤會,誤會。”

陳方無視他,淡淡地看着那名,還擋在身前的士兵。

被他這麼一看,那士兵渾身一顫,反應了過來,急忙身體一側,給陳方讓開了路。

而前方那些圍着的士兵,隨着他走去,“譁”的一下,也是分退到兩邊。

陳方順着中間那寬敞的道,在所有人的注視下,走了進去。

“68號宿舍在哪?”經過人羣最後一人之時,他腳步一頓,突然問道。

“啊?”

那士兵一怔,隨即反應過來,忙道:“跟我來!”

一路上,那士兵小心翼翼,帶着陳方來到68號宿舍。

先不論陳方的實力如何,單單是城主府客卿這個身份,就已經不是他惹得起的。

這裏的宿舍,都是八個人一間,顯得稍稍有些擁擠。

一進來這裏,發現子牛和五叔都在這裏。另外五個人,有四個就已經是牛村之人,剩餘的一個,是個陌生面孔,顯然是在陳方之後上前登記的。

一看到陳方,牛村之人都是愣了一下,隨即躊躇在原地。

子牛大步走了上去,關心地看着陳方。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