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38 Views

無奈之下,木宣只好親自上陣,帶領剩下的一千狼軍,前去支援北城牆,並且已經經歷了大半夜的廝殺,只要能夠撐到天亮,妖獸就會退去,那時候,他們就能有歇息的時間,重新部署。

Written by
banner

雖然調集而來的狼軍數量不少,還有一些常備軍,單是北城牆這邊,至少有數萬人之多,可是前來支援的木宣發現,他們人多,妖獸的數量更是他們的幾倍!

無奈何,在斬殺妖獸的同時,他們也出現了傷亡。

就連完全能夠以一敵二的狼軍戰士,也都出現了傷亡,真的是無奈了,每一位狼軍戰士的組合,都是經過仔細篩選的,而且他們雖然只是組建半個月,但這半個月來,進步也是最大的,當然這半個月的消耗,同樣是天歸候府最大的,輕易不能出現傷亡的啊。

為了盡量減少狼軍傷亡,木宣不得不把自己準備的三百底蘊帶出來,並且有想讓他們真正的在戰場上歷練一番,一直呆在玄煞天地內,與那裡的妖獸廝殺,雖然同樣能夠快速成長,但是那裡的妖獸,靈智還是不如外界的,不懂得變通,獸潮剛好是一次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此時三百人經過長久在玄煞天地內廝殺,雖然年紀輕輕,修為也不是太高,大多是開竅境,甚至還有靈動境的存在,但是他們相互配合的程度,卻是最高的,因此也能夠減緩一下他們的壓力。

吳靈四人雖然聽從,並且遵循了劉蓉的建議,憨實基礎,但此時的修為也已經開竅中期,四人聯手,孕神強者都是不懼,在獸群中殺的那叫一個生猛。

狼軍不能出現什麼傷亡,但是當作為底蘊的三百人,出現第一個傷亡時,木宣發現,三百底蘊出現傷亡,使他更為心痛。

這三百人年齡都沒有超過二十歲,成長的空間還很巨大,相對於以前的葉城來說,這些都已經算是天才了,此時出現一位傷亡,無異於夭折一位天才。

這等代價,更是讓木宣不能接受的。

在三百底蘊快要出現真正的傷亡之時,木宣不再猶豫,果斷的把他們帶回千尋鼎。

心中已經下定決心,沒有一年的時間,就算情況再危急,也不能把三百底蘊弄出來迎敵了,而且這樣還會使得自己的這個底牌呈現在世人面前。

就算在只有一年的時間,這三百底蘊,在自己全力培養之下,絕對斗能夠成為孕神境的存在,別看他們現在修鍊速度很慢,兩三個月的時間了,還都停留在開竅、靈動境,但是別忘了,以前的他們,什麼都不是,甚至來拿修鍊時什麼,他們都不知道,而現在呢?在自己的全力培養下,已經改頭換面。

對於他們來說,以後的路會越來越順利的,只要他們能夠安穩的生存下去。

不過這都是木宣心中的打算,手上在吧三百多人重新弄回千尋鼎之後,加快了對妖獸的收割,不加快速度不行啊!常備軍也就罷了,傷亡了還可以重新組建,並且會很快就組建起來,可是狼軍呢?

本就已經出現了傷亡,加上壓力加大,傷亡急劇的增加著,使得木宣更為焦急。

不過就算再焦急,他也不會把七彩弄出來相助了,就算出現在大的傷亡,七彩也是絕對不能出現在天歸城的城牆以及城牆之外,誰知道暗中隱藏著多少妖族強者伺機而動?

可是單憑木宣一人,也不能使得情況出現太大的改觀,很快,木宣的速度也慢了下來,誰讓他的修為太低,僅僅孕神初期,如果是化神初期,或許現在的情況早就改善了。

可是一個現象被木宣看到,有所感悟,很快就想到了解決的辦法。

妖獸大多在城牆之下,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來到了城牆上與大軍廝殺,但時不時被擠下去的人,自知活命無望,就直接自爆,藉以給造成傷亡,這個辦法,百試百靈,妖獸也因此出現了不小的傷亡,甚至個別地方的妖獸,還有了退去的意思,只是被處於暗中的傢伙給強行壓迫回來。

把手中得到的殘破靈器,取出,對著一處妖獸密集之地就丟了下去。

「爆!」

那處的妖獸,死亡一大片,直接出現了一片空白。

任何靈器自爆,那都相當於開竅境以上的高手自爆,那等威力豈能等閑視之?這是被擠下去,沒有能力回來的人們自爆都不能造成的威脅。

隱藏與暗處的人們很快就發現這邊的情況,心中暗恨,恨木宣太會算計,藉助靈器自爆的威力來斬殺妖獸,起初他們就擔心過此事,沒想到還是發生了。

不過他們倒要看看,木宣手中到底有多少靈器可以被如此揮霍,一個個的發狠,讓妖獸進行更大的衝擊。

戾!


一聲鳥鳴傳來,木宣能夠聽見,飛行妖獸揮動翅膀,帶動氣流的聲音,如約的在木宣耳中響起,但是此時的木宣非但沒有任何擔心,還邪異的笑了笑。

就在飛行妖獸接近天歸城的瞬間,木宣行動起來,不再關注城牆上的戰鬥。

「護城大陣,啟動!」

飛行妖獸接觸到天歸城範圍的瞬間,天歸城內傳來一陣巨大的威壓,那是來自與血脈內的威壓,就算他們想要抵抗,也是不可能的,威壓壓迫的那些飛行妖獸只能拚命的抵擋,就連飛行的高度,也降低了下來。

但是高度降低了,速度雖然同樣減了下來,可是慣性的作用,使得飛行妖獸如餃子一般,砰砰砰的撞擊到了天歸城的城牆之上,一個個腦漿迸裂,慘死當場。

飛行妖獸的慘死,使得那隱藏與暗處的傢伙,終於坐不住了,暴怒不止,聲稱要木宣血債血償,只這一手,就讓飛行妖獸死傷數十萬之多!廝殺這麼久,死亡的妖獸也僅僅只是這個數字。

這該是何等巨大的數字啊?仙古山也不能無視。

「嘿嘿!如果你們仍然對我特別針對,我不介意讓你們出現更大的傷亡,咱們看誰能耗過誰。」

那些妖族強者只能在暗處干氣,沒有任何辦法,他們的確藉助手段,對木宣所在的天歸城特別針對,但是沒想到木宣會如此難纏啊! 仙古山的妖族強者,在飛行妖獸付出慘痛的代價后,雖然震怒,但也理智許多,不再讓妖獸進行衝擊。

沒有在背後發布命令的人,這些妖獸回歸到了真正獸潮的本來面目,看著死去的一個個同類,他們怕了,發自內心的怕了。

妖獸雖然靈智不全,但也不是毫無靈智,多少有些自己的意識,他們知道害怕的,只是因為有上位者壓迫著它們,必須對天歸城衝擊,否則放在平時,看著天歸城的城牆那麼高,它們都會選擇繞路的。

獸潮雖然是妖獸對人族聚集點的衝擊,但也不是毫無目的的亂沖一氣,當知道付出的代價會比自己所要付出的代價大,它們就會繞路。

可是因為仙古山的上位者,它們不得不對著天歸城衝擊,特別是那些飛行妖獸,在不知道木宣會藉助玄月妖尊殘留下的氣息壓制他們,使得他們像自殺一樣,對著天歸城的城牆撞擊而去。

雖然看著妖獸慢慢平靜了下來,並且有退卻的跡象,但木宣知道,暗中還隱藏著仙古山的傢伙。

「我說仙古山的幾位,不出來見見再走嘛?」

「哼!黃毛小兒,莫要猖狂,獸潮才剛剛開始!」

聽到這個聲音,木宣滿不在意道:「是啊!獸潮才剛剛開始,剛剛開始你們就損失如此慘重,真的一直持續下去,或許我會被你們衝擊的元氣大傷,但是!你們又能得到什麼?數頭妖獸的性命,來換取一位人族性命,這個交易值得嗎?」

沒有給仙古山那些傢伙說話的餘地,木宣接著說道:「更何況,那些妖尊之間的矛盾、衝突,你們幹嘛要參與進來?很有意思嗎?他們那個你們能夠得罪的起?討好一位,必定要得罪另一位,只要有一位對你們不滿,只是動動嘴皮子,你們的後果可想而知,而被你們討好的妖尊呢?最多給你點賠償罷了,他會為了你們去與另外一位妖尊為敵嗎?」


木宣這次說完沒有再說,等待妖族那些隱藏在暗中之人的反應。

葉天翔本以為他們會反對的,可是他們卻出奇的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處於好奇,葉天翔開始對木宣詢問道:「侯爺,他們怎麼不反駁你?獸潮畢竟是獸潮啊!」

「是啊!獸潮的確是獸潮,可我們面對的,卻並非獸潮,而是仙古山!而且還是仙古山上那些討好大妖尊的妖尊,或者其想要討好大妖尊的勢力!」

葉天翔對於木宣的解釋,還是一腦袋漿糊,不明白什麼意思。

「侯爺什麼意思啊?我怎麼聽不懂?」

撇撇嘴,能夠當上葉城的鎮兵,這葉天翔絕對有不凡之處啊!可是這次怎麼發迷了呢?這麼淺顯的道理都不明白?

「這麼給你說吧,就想當年,因為我與爹爹的原因,明知道錯不在我們,但是大宋又不得不放棄我們,來避免與呂國、息國之間的衝突。」

木宣他們的事情,在十多年前,鬧得風風火火,葉天翔又怎會不知?木宣如此直接的解釋,他終於明白了。

「我明白了,侯爺的意思是,大妖尊想要你,而還有妖尊想要保你,而這些在暗中控制妖獸的傢伙,都是屬於討好大妖尊的那一類,只是他們無論能否做到,後果都不會很好,做到了,大妖尊必然欣喜,對他們賞識,可是短時間內,他們不可能有與那位保護的的妖尊抗衡的力量,那位妖尊暗中做些手腳,這些參與進來的人,就會遭殃。」

「侯爺你看我這樣理解是否正確?說白了,就是有命拿,沒命享受。」

拍拍葉天翔的肩膀,誇獎道:「不愧是做過鎮兵的人,這頭腦還真是好用,就是這個道理,他們就算達到目的,風光一時,卻要時時刻刻的防備一位妖尊,這買賣,不划算的很。」


在北城的幾位妖族強者,聽到之後,心中都做出了一些決定。

他們能夠達到五階,不知道經歷了多少磨難,一旦卷進這是非窩,那裡還會有好處?所以說呢?它們還是趕快離去的好,管他什麼上位者不上位者的,還是小命重要。

同時,這些妖獸,對木宣竟然生出了感激之意,如果不是木宣點破,它們或許永遠都不會明白,整個憐古鎮,都是個是非窩,根本不是如那些上位者所說的機緣地。

其他的不說,就是這兩次對天歸城的衝擊,那等傷亡可不是那麼容易讓人忽略的,而且這還只是剛剛開始,以後呢?所以還是快點離開的好,就算不能離開,也要遠離這天歸城,這裡簡直就是絞肉機。

葉凌心中好笑不已,雖然木宣說的非常有道理,但是不反過來想想,這次是討好大妖尊的,一旦傍上了大妖尊這棵大樹,將來真的是前途無量。

修鍊之路那裡會是一帆風順?那真是萬人爭過獨木橋,看誰的本事大,只要有一點機會,都要抓住了,否則一旦錯過,不知道又需要多少年的奮鬥,而且前提還是在奮鬥中順利成長,不會半路夭折。

不過葉凌又怎會說?木宣如此做法,對以後的他們那時非常有利,何樂而不為?非但不會點破,還要加把火。

「侯爺!這的有你們說的那麼可怕?如果真的會是這樣的話,我感覺還是小命重要,命都沒了,爭取到的東西再多,又有什麼用啊!」

一副這小伙覺悟高的樣子,木宣非常配合葉凌說道:「話雖如此,但是卻偏偏有人不信邪,要去爭取,那命去換取那些享受不到的東西。」

木宣他們這邊因為妖獸慢慢安靜下來,不斷說著其中的利害關係,讓眾多妖族,都害怕攪入大妖尊與玄月妖尊的爭鬥當中,想要退去。

在木宣他們討論到快要天亮的時候,那些五階妖獸,特別是在北城牆,或者距離北城牆最近的,都以最快的速度離去。

那些四階妖獸沒那麼高的覺悟,但是見比自己強大的五階妖獸都離開了,它們何必留下來?所以也快速的離去。

接下來那些二階、三階的妖獸也都快速離去。

伴隨著妖獸離去,木宣彷彿在獸潮中聽到了一聲長嘆,像是在說罷了,不幹了,使得木宣心中徹底鬆了口氣。

此時再也沒有力氣站立了,一屁股墩到了城牆上,滿臉悲憫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侯爺,是不是要趕快去清理下邊妖獸的屍體?」

在木宣脫力的墩到地上沒多久,辰弓就帶人前來詢問,可木宣沉思了些許,才緩緩道:「不用,大家都很累,把城內的人派出來,守城,其餘人先休息會,一個時辰后再進行清理。」

「是!」

很快,成功就把一切都安排妥當,可木宣卻沒有起身的意思,仍然在那裡喘息,此時劉蓉與木宏連覺而來,看木宣一臉疲憊的樣子,心疼的說道:「侯爺,要不你先去休息一會?這裡的事情交給我們來處理?」

本來木宣還不想的,可看到劉蓉與木宏心疼的樣子,再想到自己還是個孩子,就點點頭道:「嗯!我先去休息會,你們看著處理了這裡的事情吧!我感覺今晚獸潮不會如昨夜的兇猛。」

獸潮除了第一天,其他時候,都只在晚上才會出現,所以他們只要白天保持好精力,應付晚上的獸潮即可。

而現在,他們可是聽得清楚,木宣只是使用言語,就讓妖族內部出現矛盾,雖然的確如木宣所說,得罪任何一位妖尊,都不是他們這些五階巔峰的妖獸可以承受的,但是呢!他們想過沒有?一旦討好了大妖尊他們前途無量,大妖尊怎會坐視不理?

不過這些對自己都是有利的,他們又不傻,怎麼會再次說破呢?

但是現在的確是有好處,可是以後呢?那些要討好大妖尊的,可是不懼玄月妖尊,他們豈會輕易放棄?說不定他們以後要面對的,會更加殘酷。

想到這裡,劉蓉也不由得思考起來,該怎樣解決如此危機。


剛剛下了城牆的木宣突然回來詢問道:「東西南北四城現在全部放棄,把人馬全部抽調過來,我擔心妖族背後的那些強者絕對會使用其他手段,人馬過於分散,對我們不利!」

自己剛剛想到以後或許會有更大的危機,自己的兒子就反應過來,並且想到了解決辦法,看來自己的兒子的確長大了,雖然現在的年紀與他所做的事情有些出入,但這樣的出入是好事。

可是呢!現在木宣的任務是休息,所以劉蓉笑道:「你去休息吧,這些事情我都會處理好的,不會出現問題的。」

想想劉蓉天歸候府天君的身份,那可不弱於上將,加上中將的身份,的確可以處理此事,加上他的確疲憊了,所以點點頭,最終離去。


木宣真的離開后,劉權幾人沒有休息,走出天歸城,就去搶奪那些沒有被妖獸們帶走的妖獸屍體,特別是五階的。

狼天他們見劉權五人沒有休息,直接去處理那些五階的妖獸屍體,顧不得太多,一個個像瘋子一樣,也下去收集五階妖獸的屍體,畢竟五階妖獸的屍體,無論內丹,還是其他東西,都是難得的東西,像以前,一頭五階妖獸的屍體,就足以支撐起來仙古鎮最強大的勢力。

不過呢!百草堂,這個百草仙建立起來的神秘勢力除外,像百草堂,別說在當時的仙古鎮,就算鎮邊九城的任何一座城池內,都是絕對強橫的存在。

見數百位化神強者與五階狼妖,都下去爭搶那些五階妖獸的屍體,劉蓉只好無奈的搖頭。

現在天才剛剛亮,時間還多得很,那些孕神境、開竅境,在這次獸潮中出力非常大,也想下去爭搶,可是劉蓉沒有發話,他們只好忍耐下來,不過一個個用火熱的眼睛看著劉蓉。

與辰弓對視一眼,見辰弓很是堅決,只好對其餘人安撫道:「無妨事,讓他們搶去吧,你們消耗太大,還是先休息並且恢復一下,一個時辰后,再去集體清理那些屍體,至於他們搶到的,也要交出來一部分,我們會按功勞分配的。」

聽到劉蓉解釋,他們就爭分奪秒的恢復起來,都想在接下來清理妖獸屍體的時候能夠有更充足的精力。

對身後藉機恢復一些元氣的木先鶴等人說道:「爹爹,你們也下去吧,畢竟你們也出力不少,那些好處可不能全部讓那些傢伙拿了,況且他們不會處理屍體,將來利用價值就小了,這可是現在城中百姓最主要的糧食呢!」

自從獸潮開始,他們就再也沒辦法去到仙古森林裡去尋找可以食用的作物,只能藉助以前積累下來的糧食,和這些妖獸的肉過日子,所以這些妖獸的屍體,一直是劉蓉所重視的。

木宣四先他們應聲就下去,與劉權他們爭搶起來。

雖然五階妖獸所佔據的比例很小,但是數十萬妖獸慘死在這裡,真可謂血流成河,加上分佈在天歸城的各處,他們也需要搜尋,所在個個收穫頗豐。

在他們爭搶妖獸屍體的時候,劉蓉與已經回來的葉天翔交流起來。

「天君,你說侯爺這次巧計分化了妖族內部,讓他們自己產生矛盾,我們以後是不是會安全許多?」

「總教頭,怎麼說你也是曾經葉城的鎮兵,用兵之道是什麼?」

「用兵之道,攻心為上,攻城為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