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58 Views

這時候,秦陽正在修煉陽拳,將身上最後的十餘滴伐髓後期的精血全部使用,陽拳再次有了進展。

Written by
banner

威力有所提升,但目前還在第三層。

外界也在找他,想要看看三個身份合一的秦陽,究竟會如何面對衆多的危機。 此時,一個電話打過來,秦陽掃了一眼,是許狂。

心中疑惑,許狂這個時候找他,莫非有什麼情報?

“秦陽,你現在大難臨頭。”許狂一言喝醒,語氣很凝重。

“怎麼?”秦陽問。

“四個勢力聯手了,要一起發動力量,實行斬首計劃,你很難逃過。”許狂道。

秦陽眉頭一皺:“就算四個勢力,我若待在玄門裏,他們如何動我?”

這話不假,他是準備苟一段時間的。

“不,秦陽,你想的太簡單了,四個勢力,有獸族的狼族和犀牛族,還有人類的許家和烏家。”

“你不要小看,許家和烏家在洛城的能量,他們或許無法針對你,但針對你身邊的人,還是可以做到的。”

許狂很沉重的將這些話講出來。

宛如驚雷,在秦陽腦海中炸開,他所有的實力,不就是爲了保護自己身邊的人?

但秦陽依舊很冷靜,問道:“你有什麼具體的消息?”

許狂說的這些話,他也有過猜想,對方不可能專門來說麼些廢話。

權力暗戰:征途 ,他雖被架空權力,但並非真的沒有了觸手。

“你猜的不錯,這次許家出動的,是許家二長老,我有探子在他手下。”

“根據我的情報,他們準備派出覺醒者,將你極爲親近的人帶出洛城,引你出來。”

“想來,你這樣的人,最在乎的,就是感情了吧。”許狂淡淡開口,說的很詳細。

秦陽眼神直接冷了下來,他最親近的人,除了父母,再無別人。

他眼中流出冷意,寒意逼人:“你還有什麼情報?”

“許家二長老這次帶走的,有許家博士的最近研究,想必你體驗過,那是一種強化藥劑。”

“但是不穩定,會讓人變成智商地下的怪物。”

他話落,秦陽回想起來,確實遇到過這樣一次襲擊,那種藥劑能讓一個普通人,變爲實力強大的怪物。

“博士的研究有了進展,現在藥劑能夠將人變爲伐髓後期的怪物,實力強大,不知畏懼。”

“你要知道,這種藥劑雖然稀少,但許家拿出十幾支,還是問題不大的。”

許狂話說完,便不再說話,緊緊等待秦陽的回話。

過了一陣,秦陽問:“你將這些都告訴我,你就不怕我不動手,而是直接將父母接入玄門?”

這話不假,既然知道對方要來對付他父母,他乾脆直接把父母接入玄門密室,就不信,這四個勢力,還敢進入玄門搶人不成?

“不,你不會,你絕不會讓人威脅到父母的安全。”許狂很自信的開口。

“何況,你們人類一方的高層集體出動,拖住了獸族的所有金丹,這次圍剿你的人,最多不過伐髓圓滿。”

“你斬殺過猿王,還怕他們?”

許狂很自信,他了解秦陽,自認爲,已經把握了秦陽的心態,或者說,至少在這一次上,秦陽絕對會動手。

秦陽沉默了,許狂的話,雖然有教唆的意思,但也不是沒道理。

只不過,一個伐髓圓滿他能斬殺,兩個能對付,三個能拖住,四個就很麻煩了。

這事情,得細細琢磨。

但很快的,秦陽眼中堅定下來,他還是要動手,要去試試這次四個勢力爲他準備的,斬首局!

“好,我答應下來,可我實力不夠,需要覺醒果實,王屋山蓮子那種等級,這是一個大問題。”秦陽開口。

“上次見面,你意氣風發,在許家內權力甚大,肯定有許多存貨,我想,你能幫我解決這個問題。”

秦陽順勢將問題拋出來。

想讓他當打手,不出點血,哪有那麼容易?!

許狂的臉色立刻就黑了下來,他確實有些存貨,但那很珍貴,是他這段時間,費勁心思搞到的。

就算是許家這種大家族,想搞到一些堪比王屋山蓮子等級的覺醒果實,也頗爲不易。

他一咬牙,道:“好,我差人送過去,你儘快動手,許家不需要什麼二長老。”


說完,他掛斷了電話。


發黑的臉色很快就轉爲了笑容,付出纔有收穫,合作才能共贏。

這是一場巨大的謀劃,沒有誰會吃虧。

他拍了拍手,一個穿着得體白色西裝的人進來,面色妖異:“您有什麼吩咐。”

這是許狂的手下,很貼心的那種。

“將那些果實全部送給秦陽,一個不留。”許狂淡淡的笑着。

“是!”面色妖異的男人冷酷回答,退出門,化作一道黑風,眨眼間便消失。

……

秦陽出了密室,第一時間找到了顧安濟,向他闡明,想要將父母接到玄門內的意思。

雖然父母現在生活的小院,已經屬於玄門的親屬區域,但並非萬無一失。

顧安濟答應下來,差人去辦。

秦陽又道:“顧叔,我得到消息,有四方聯合起來,要對付我,所以我準備出去,反攻。”

“什麼?!”顧安濟失態,面露震驚之色。

他怎麼也想不到,前幾天還商量的好好的,最近一段時間要閉關的秦陽,爲何忽然要跑出去。

頓時覺得老心勞累,虧他前幾天還覺得秦陽讓他放心。

“顧叔,我並非沒有把握,若對方全是金丹之下,我有把握對付他們。”秦陽道。


顧安濟一愣,隨後露出擔憂:“小秦,就算來人全是金丹之下,也並不容易,你能對付一個,但是十個,百個呢?”

“這次來的是四個家族,但萬一對方埋伏了數十個伐髓圓滿呢?”

平心而論,顧安濟是不想秦陽冒險的,這個時候跑出去,幾乎接近於找死。

有統領看好秦陽,若是等那批資源來了,秦陽實力提升,他可能就會稍微放心些。

“顧叔,你且放心,我有一個計劃,實行的好,我有七成把握給對方一個迎頭痛擊!”秦陽道。

接着,他探前身子,悄悄和顧安濟商量。


不多時,秦陽將計劃全部講完,顧安濟驚訝的合不上嘴巴,眼中閃過精光。

但他還是搖頭:“小秦,這還是很危險,這是一個兩傷的辦法,一個操作不好,你也會喪命。”

“顧叔,你放心,我有一種特殊的底牌,最不濟,對方也絕對留不住我。”秦陽道,眼神堅定。 顧安濟沉默了,似是在做思索,最後他一拍手,道:“可以,你的計劃有可行性,但很危險。”

“我會上報,請玄門主力拖住獸族的金丹,確保這次行動,不會出現任何金丹的戰力。”

“若是你的這個計劃成功,不但能夠提升人類士氣,那些窺竊的傢伙們,也會遭受到巨大打擊,不敢再探頭。”

顧安濟說完,便是率先出去,他要趕着時間,去和玄門上層商量這件事。

秦陽也離開,他回到了密室,穩定心態。

第二天,秦陽在老家附近,收到了許狂送來的東西,一個很大的箱子,打開,裏面有足足超過十枚覺醒果實。

每一枚,等級都不低於王屋山的蓮子。

告別那個白西裝的妖異男子,秦陽提着箱子回到了玄門。

他再次步入了修煉,甚至於父母來到了玄門內部,他們沒有過去看一眼,生怕自己說漏嘴,讓父母擔憂。

兩日後,果實消耗完畢,實力有長進,雖然還沒有突破伐髓圓滿,但是已經能感受到瓶頸。

“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若是現在突破,我反而會境界不穩,戰力下降。”秦陽摸摸開口。

說着,他便去尋顧安濟,這幾天顧安濟和玄門上層多有交流,他們重新評定了秦陽的計劃。

認爲秦陽的計劃,只有六成,但依舊具有可執行性。

“小秦,你要保重,若是無法戰勝對方,就往洛城附近跑,我們在路上設置了一片轟炸區,只要你一跑過,就立刻轟炸。”

顧安濟很擔憂,滿臉鄭重。

“放心,顧叔,還請千萬不要告知我的父母,等我歸來的時候,你再和他們說。”秦陽開口。

說完,他不再猶豫,在衆目睽睽之下,出了玄門。

他先在洛城內轉了兩圈,確定有人關注他之後,便是立刻動身,出了玄門,向着野外而去。

同一時間,已經成功面基的四位斬首計劃主事人,正聚在一起。

分別是,狼族的郎風,伐髓圓滿的實力,犀牛族的白角,伐髓圓滿的實力,烏家的烏刑,也是伐髓圓滿,許家的二長老,實力只有鍛骨,帶着九名同樣是鍛骨的手下。

當然,沒有人敢輕視許家二長老,因爲許家的實力,可不是表面上這樣,必要時刻,這就是九頭怪物。

這時候,許家二長老接了一個電話,立刻面露喜色,十分興奮。

“各位,我的探子得知消息,秦陽這小子居然出城了!”他激動的說道。

狼風立刻面露懷疑,他皺眉:“這會不會是一個陷阱?”

這時候,烏刑也查看了自己的手機,他開口:“不像是,我烏家發動了在玄門的暗手。”

“報告說,玄門發佈了一個任務,是關於上次秦陽的小隊在外未完成的任務,獎勵極高。”

“而在剛纔,這個任務被接收了,之後秦陽便出城。”

烏刑說完,臉上閃過殘忍和冷光。

“這小子一定看了網上的言論,心裏壓力倍增,這才冒險出來做任務,只是他恐怕想不到,我們早就準備好斬首計劃了。”

一邊,長得十分粗壯的白角開口,他們犀牛族有個特點,那就是大!

肌肉大!

他比白不弱更勝一籌,正常狀態下,都有四米的身高,胳膊比一個大胖胖的腰還粗。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