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42 Views

“怎麼會這樣?”原神不敢相信地吼了一聲,毀滅之力更加迅捷,源源不斷地涌向伊辰的身體。。。 原界上空,凝聚着大量的毀滅之力,所有感受到這股強大力量的強者,均是心中悲呼,莫不是原界即將毀滅?

Written by
banner

兇猛的毀滅之力如決堤的洪水一樣,在天空中呼嘯地衝向伊辰。一團團能量想要撕破天空似的,衝擊着伊辰的身軀。能量蜂擁的愈快,原神的目光愈是突兀。

一道道灰色的能量從伊辰身軀內涌出,快速地將天空中的毀滅之力抗拒在伊辰身軀之外。原神驚訝的同時,更加的震驚,那團灰色的能量彷彿是毀滅之力的剋星一般,當灰色能量逐漸增多的時候,居然是在融化着毀滅之力。

“怎麼會這樣? 地球第一圣地 ,怎麼會被融解?”神色中,霍然地出現了一絲恐懼。同時,原神身體內,能量涌出的速度更加的快速。

不久之後,伊辰體內的毀滅之力完全地被死亡氣息融爲一體,轉化爲伊辰本身的力量。丹田中的能量再一次遊蕩在經脈之中。軀體慢慢地恢復自然,無名功法快速在運轉的同時,一道道信奉之力從靈魂中涌出,祥和的信奉之力衝散了身體內殘餘的原神殺機,讓得融到死亡氣息中的能量完整地變成伊辰的能量。

有着死亡氣息,伊辰已經不用懼怕原神,這比毀滅之力更高一籌的能量完全可以壓制住原神。這時,伊辰驚奇地發現,無名功法在運行中,居然生生不息,無法停止下來,即便是伊辰此時已經睜開雙眼,對敵迎戰的時候,無名功法依舊在運行之中。

泛起奇異金光的眸子中,原神驚駭地神情出現。伊辰淡然一笑,嘴巴微張,但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無名功法在運行一圈之後,飛快地轉換,似乎在一瞬間之內,正反無名功法,已經完整的無名功法在同一時刻高速運行。一遍一遍地運行,慢慢地,伊辰愈來愈清晰地感覺到天地就在自己掌控中。

某一刻,好似伊辰體內有一聲‘叮’地聲響。

“原來是這樣,所謂的迷惑竟然是這樣的簡單,但是又這般複雜?”在靈魂與虛空完全融合時,伊辰修煉完整的無名功法時,到了最後一步,便是喀然而止。那時,伊辰已經知道,無名功法還有最後也是至關重要的一步。

這十幾二十幾年來,伊辰滅冰心閣,申屠家,與若鑫兒,思綺下人界,然後成親,使他完全放鬆在生活情景中,在加上本身實力已經是足夠,所以也就沒有去想那最後一步。

面對原神強大的實力,無法抵抗之時,唯一的突破,就是將無名功法的最後一步修煉完成。靈魂與虛空融合,使得伊界完整的出現。但是在伊界中,始終是缺上了一點什麼?不僅是伊辰能夠感覺到,便是現在呆在伊界中的諸強,也是清晰的感覺到。

而這最後一步,就是要將靈魂與自身身體融合,二者不再是單一的存在,伊辰自身融合靈魂,那麼伊界的能量,伊辰不是簡單的可以利用創造,而是伊辰自己就是伊界,伊界也就是他。原神縱然強大,可又怎能與一界天空相鬥呢?

靈魂與自身融合,這一步看似煩瑣無比,在一霎那間,伊辰強用死亡氣息融合毀滅力量的時候,無名功法陡然一轉,便是帶動了三種無名功法的運行。而這最後一步,正是讓三種無名功法同時運轉。這樣,生命之息與毀滅之息同時出現,在完整無名功法帶領下,瞬間融進伊辰身軀內,變化成一種新的能量,代替了伊辰現有的本身能量。

身軀漂浮在天空間,體內磅礴的生機與死亡的毀滅同時在伊辰腦海中出現,能量的強大,讓得伊辰不由自主地**一聲。伊界中的一切,此時完全地出現在伊辰的感知之下,大到山川河流,小到一草一沙,都是無比的清晰,並且,花開花落,伊辰都可以知道明確的時候,這便是完全地掌控於心間。

同一時間,伊界中,黑暗迅速散去,化爲灰燼的山脈樹木瞬間聚集,伊界重新恢復了那種世外桃源的美景。衆人深刻地察覺到,先前他們感知力之下,伊界似乎少了一點什麼,現在完全地感受不到了,只有現在這個時刻,伊界纔是一個真正的空間,可以讓人生活修煉的空間。


這種感覺,伊辰也是清晰的感受到。嘴角邊,不覺地顯露出一抹微笑。伊界中缺少的那一點,正是最基本的靈魂力量。伊辰的靈魂與虛空融合,現在又與自身融合,使得伊界中到處充滿着生機勃勃,各種魔獸似乎被注入了活力,在這一刻,依舊是歡騰,但是卻少了那份行屍走肉一樣的死氣。

隱藏在伊界各處的四大基本屬性,此時瘋狂地運行在伊界的高空之中,而後散落整個伊界大地,隨後再一次地銷聲匿跡。這一次的涌動,纔是讓得伊界擁有了四大基本屬性,有着它們的存在,伊界纔不會在以後漫長的歲月中,因爲時間,或是超級強者的戰鬥,而發生崩潰。就如原界一樣,原神與伊辰這樣巔峯的強者對戰,也只能讓大地之上的山脈等物毀掉,而無法打破空間。

“伊辰,你去死?”原神大喝一聲,他心中萬分不敢相信,伊辰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能不死,而且還擁有了讓他有懼怕的感覺。瘋狂的毀滅之力從原神的身體內狂涌而出,閃電一般,暴射而出。

將靈魂融於自身,實則也就是將伊界融於自身,實力大進不說,伊辰也是知曉了許多的事情。瞧着那無比迅猛的毀滅之力,伊辰輕手拂動,這些毀滅之力便是如同一隻蚊子一樣,輕巧地被揮散到別處。

“不可能,不可能的?”原神目瞪口呆,忽然似發了瘋,身軀如一道殘影一般,快速地射到伊辰身前,毀滅之力匯聚成一柄駭人的寶劍,惡狠狠地刺了下去。

不避不閃,伊辰仍由着能量喚成的寶劍刺到他的胸口,但卻是一個木棒揮到鐵壁,除了響起輕微的聲音之外,伊辰似山一樣動也不動,那柄寶劍卡擦一聲,碎裂開來。

“原神,你還要繼續嗎?”伊辰冷笑地看着對方,周圍空間,輕輕地顫抖了一下,頓時,空間中,迅速地恢復了原樣,所有狂暴的天地能量變爲溫馴,下方破碎的大地,也在快速地聚攏,漸漸地形成完好無損。

兇殘嬌妻:總裁愛不完 。身軀連連後退,一剎那時,閃電般地掠向天際,速度之快,瞬間便是消失不見。

沒有任何的舉動,伊辰憑空消失不見。快捷的瞬移之中,已經逃離了伊辰的身邊,原神依舊是掩飾不住心頭的那片恐懼。

“伊辰怎麼可能如此之快的領悟?難道非要四大擁有四大基本屬性,才能走完那一步嗎?”

“原神,你還想逃嗎?”一道人影憑空出現,橫立在原神前面,頓時如山的壓力瞬間籠罩住原神,讓他連移動半步力氣都沒有。


沉重的喘氣聲從原神嘴裏發出,他恐怕是做夢都沒想到,會有一天,自己也會發出這樣的聲音,“伊辰我已經敗了,何苦趕盡殺絕呢?”

伊辰淡淡笑道:“似乎是你先趕盡殺絕的?怎麼每一個敵人都會說同樣的話?你不會容忍一個潛在的敵人慢慢地成長,同樣,我也不會允許一個已經是擁有強大實力的敵人活在這個世界上。”

話音慢慢地飄落,那團讓原神心驚肉跳的灰色能量快速地從伊辰身體內涌出,眨眼間,便是將原神團團地圍住。無數年來,頭一次,讓原神感覺到了死亡。

“伊辰,你當真要同歸於盡?”凜冽的殺意伴隨着強大的能量衝擊着原神的靈魂,到了這一步,他已經無法在保持理智。


伊辰不屑地笑道:“原神,到了現在,你還有什麼底牌沒有用出來嗎?同歸於盡,你有資格嗎?”冷冷一聲大喝,死亡氣息兇猛地向原神收縮。片刻間,那件由能量幻化成的衣服便是煙消雲散。死亡能量穿透皮膚,快速地涌進原神的身體中。這一切,快的不敢相信,令原神沒有絲毫的反抗機會。

“啊!”原神慘烈的撕吼,他也終於感受到那種疼痛,甚至是比之更加的猛烈。“伊辰,快點收回你的能量,你不要逼我,不然,就算你殺了我,永生永世,你都會後悔的。”

“殺了你,一切的禍端便會結束,想要求饒,也得說些好聽的話來?”冷冷地注視着原神,腦海中的念頭陡然狂生。那一邊,隨着伊辰殺機的增重,半空中的原神已是趴在了雲層上,青筋如小蛇一樣冒起。

“伊辰,是你逼我的,就算是靈魂消散於天地間,我也要你陷入無盡的懊惱之中。”身體捲縮的原神突然是掙扎着站了起來,臉龐上無比的扭曲,眼神中,閃耀出駭人的怨毒光芒。

“伊辰,這是你自找的?”強忍住心中的巨痛,原神艱難地揮動起雙手。。

片刻之後,伊辰的靈魂感知中,驟然。。。。 似被控制, 強勢奪愛:天價老公好霸道 ,靈魂感知力中,不斷地傳來陣陣的痛苦,彷彿是從地獄中升上來的哀號。冷冷的看着原神,伊辰大感吃驚。

死亡能量在原神身體內蹂虐,使得他人不像人,痛苦的趴在雲層上,但是陣陣的疼痛反而促大了他的決心,只見原神的雙手揮動的速度逐漸的增快,猙獰的面孔,已是決然不顧。

片刻之間,原神頭頂上,非常快速的升起一道暗青的物質,不是能量,而是一絲靈魂之力。只在見瞬息時間,便是暴射向外,消失不見。即使是伊辰知道不該讓這絲靈魂之力涌走,可以他現在的實力,卻是依然無法將之成功攔截下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伊辰的臉色驟然大變。

因爲在靈魂感知力下,那絲靈魂之力沒有遇到任何的抵抗,悄聲無息地涌進了原界中所有人的身體內,繼而鑽入到他們的靈魂之中。旋即所有的人均是痛苦萬分,個個抱着腦袋,使勁地撞擊在堅硬的物體上,彷彿在他們的腦袋中,有千萬條毒蛇在撕咬一般,人人痛不欲生。

伊界中,除了思綺與若鑫兒之外,其他的人均是有着幾分痛苦,或許是身處伊界之中,原神所謂的法決無法完全地波及到若天等人,使他們沒有如原界衆人那般痛苦。

但是若繼續這樣下去,若天等人也忍受不了多長時間。一念至此,殺機飛速地在伊辰體外蔓延,轉眼便將原神團團圍住。實力達到現在境界,即便是一道殺機,也可以凝結成實體。

瞧見伊辰的神情,原神不由地放肆大笑,凜冽的殺機,似乎他也沒有感受到:“伊辰,早已和你說了,不要逼我,可你偏偏不信?現在法決已經開始運行,就算你現在殺了我,業已無法阻止事情的發生,無法阻止衆人的生死了,哈哈。”

似乎是爲了印證原神自己的話,片刻之後,衆人痛苦的神情愈來愈顯,原界中,已經是有着多人忍受不住那種痛苦,紛紛地自殺爆體而亡,伊辰感覺不到什麼痛苦,可他經歷過天火山的洗禮,感受着衆人那種發自靈魂的欲死不欲生的神情,真如感同深受。

但是原神驚奇地發現,伊辰除了臉色大變外,並無任何的不妥,沒有他想像中該出現的痛苦與難以忍受。而這臉色變動,分明是感應到他人的痛苦而生出來的一絲不忍。一道不安的念頭迅速涌上心尖,念頭僅僅持續了數秒時間,原神自信,這場仗他勝了,雖然是以自己的生命爲代價。

“原神,你到底用了什麼辦法,而控制住所有的人?”伊辰現在終於明白,爲何原神有把握與自己同歸於盡?原界中那麼多強者,在修爲上雖然是比不得伊辰,可是這些強者既然能修煉到被人稱爲強者,其心性必是不弱,平日裏爭鬥無數,所受的苦痛也不在少數,現在個個忍受不住這中痛苦,甚至導致有人自殺身亡,可以想像這種痛苦和何等的強烈?

原神狂笑道:“伊辰,雖然我不知道爲什麼你會不受我的控制影響,但是已經不重要了,等原界中所有的人都已死光,只剩你一人的時候,那種失去親人朋友愛人的痛苦會伴隨着你一生,這樣,已經足夠了。”殺不了伊辰,讓他多少有些遺憾,不過能讓伊辰痛苦永生永世,這比殺了他還要來的嚴重。

“原神,到底你是怎樣辦到的?”拽起原神的身軀,伊辰重重地擊打在他的身上,猛烈的重擊讓得原神的身軀快速地摔落在雲層上,一道血箭飛快地灑落長空。瞧着伊界內,若天等人發狂的情緒愈來愈重,伊辰再也無法冷靜下來。

“哈哈,你打的愈重,就表示你心中愈激動,我正想看到你這樣,哈哈!”原神瘋狂地笑着,“伊辰,告訴你,你也解不了他們的痛苦。”

伊辰心頭一凜,只要知道了原因,總是有辦法可以解決,馬上停止了擊打原神,靜聽着他的解釋。

“我是原界中第一個生命,修煉的速度自然是快,沒有多久,便是已經有了現在的修爲。那時,若天他們才慢慢地從人界中上來。當察覺到他們的天賦不凡,我就怕有一天,他們會修煉到我這樣的高度,會威脅到我在原界萬萬人之上的地位。”

又是爲了所謂的權勢地位?剛剛消失的那股殺機,伊辰不由自主地在心間泛騰起一股殺機。

原神嘿嘿一笑,伊辰表現的愈瘋狂,他便是愈開心:“所以趁他們在上原界時,要接受原界氣息洗禮的時候,我稍微將自己的一絲氣息融入進去,潛伏到他們的靈魂中,然後悄悄地控制住他們的靈魂,他們代代相傳,這樣控制便是蔓延到下一代。哈哈,做這些事情是以備萬一。這麼多年來,從未發生過今天這樣的事情,我都差點忘了。伊辰要不是你逼得我如此,這種控制手段我永遠不會使出,哈哈,伊辰,你懂了嗎?這些人的死都是你害的。”

瘋狂的言語在天空中緩慢飄蕩,伊辰的臉色變的無比的鐵青,憤怒的殺意從軀體內狂涌而出,卻是無法殺了原神。伊辰對自己說,要冷靜,要冷靜!難怪若天等人連戰都不敢戰,他們的實力強大,隱約可以察覺到一絲異樣,卻原來是發自靈魂中自動涌上來的恐懼。

“說出解除的方法,饒你不死。”事到如今,伊辰也只能這樣做,他不想原界中在有人因爲他而死,思綺與若鑫兒沒事,但是更多的朋友們會受到牽連,伊辰絕對不想揹負着這樣的一個包袱而過永生的日子。至於原神以後的威脅,大不了將所有親朋帶入伊界。

“嘿嘿!”原神噴出一口鮮血,慘笑道:“晚了,法決一旦運行,便是永無止境,直到所有的人都死光,就算你殺了我,也無法阻止。伊辰,你是自食其果啊,哈哈!”

“你?”狂吼一聲,伊辰讓自己快速的冷靜下來,想着一切可以解決的辦法。原神所有人的生死都集聚在他身上,又怎麼能輕易的冷靜下來?

“難怪在初上了原界時,會有一股氣息想要融進自己的靈魂中?幸好當初直接將那道氣息拒外,否則。。。”伊辰想起了當時發生的事情,心頭大顫不止,若當時也讓原神靈魂潛入,那麼今天也只能等死一途了。思綺之所以沒事,因爲她是直接從伊界進的原界,所以沒有遭受到原神的控制。二女無恙,多少讓伊辰安慰了一些。

但是現在。。。努力地讓自己平靜,陡然間,伊辰想到了什麼,臉龐上快速泛起欣喜的意味。靈魂與自身的相容,讓的伊辰知曉了許多的事情,冷靜下來,稍微一想,便是知道了如何去化解原神的控制。說來簡單,但如果沒有現在的實力,伊辰絕計想不到,更不用說如何去化解。

龐大的靈魂力量從伊辰身體中分裂開來,融合後的靈魂之力宛如實質化一樣,有了顏色。

“疾!”大聲一喝,暗綠色靈魂之力閃電般地衝向原界各處,滲進每一個人的身軀中。然後飛快地在他們的思海之中,找到原神潛伏的氣息,進而無比兇猛地將之毀滅。

原界龐大無比,但是伊辰有着一界在手,這種事情辦起來,絲毫不覺得費力。很快地,伊界中各人恢復了正常,若天等人一片茫然,相互地問着:“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若不是腦袋裏還隱隱地有幾分痛,他們真以爲做了一場夢而已。

見着若天等人沒事了,若鑫兒與思綺重重地喘了口氣。靈魂所到之處,衆人快速地好轉,不到一刻鐘的時間,偌大的原界,各人各做各事,先前那一幕已經是被伊辰洗去,再也不存在他們的腦海中。感應到這裏,伊辰的心才輕鬆的放了下來。

唯一有疑問的是,那些自殺的人,他們的朋友與親友均是有些莫名奇妙,好好地一個人爲什麼忽然間就死了呢?

原神驚恐地看着伊辰,原界發生的事情,他自然也是感應的一清二楚,他不敢相信,靈魂深處的控制,也會被他輕而易舉的解除?原神神情中,再次出現了恐懼。現在原界安定下來,不會出事,他的陰謀破碎,那麼接下來等待原神的只有死亡。雖然死亡本來已是有所準備,可是如此死去,除了害怕之外,更多的是他有着許多的不甘。

憑什麼伊辰短短的修煉,會達到他夢想了無數年都不曾達到的境界?感受着伊辰的殺意,原神無比瘋狂的吼叫:“伊辰,我不服,爲什麼,爲什麼會這樣?”

原神知道沒有人回答他,只是一個人衝着伊辰吶喊,恨意充斥着他的大腦,眼神中的火焰如河流一樣沸騰。

伊辰劍眉一揚,正待說些什麼時,天空中,突兀地響起一道蒼老的聲音:“你有今天的下場,全是自己作孽,怎麼,難道你認爲你做的一切可以瞞的過我嗎?你問問伊辰,伊界中的一切,他是不是瞭然於胸呢?” 原神與伊辰同時看向高空,只見遠處天空驟然是分開倆半,不是虛幻的分開,而是實實際際地將空間分成倆半,中間,一道蒼老的身影緩慢地步出,但是瞬間地出現在了二人的身前。

看着來人,原神恐懼萬分,伊辰則是有些驚訝。

“拜進主人!”原神慌忙掙扎着跪下,眼神中既有害怕,也有欣喜,至少這人來了,他的命應該是保住了。

“怪來頭,原來是你?”伊辰有些意外,但心中多少也有了一絲的底子,當初遇到怪老頭時候,一眼便是看出了自己的一切,而且說出那樣一番當時對伊辰來說,還是遙不可及的話,伊辰心中已是有了幾分的懷疑。而今見到老頭,疑惑應該可以解開了。

“伊辰,你的大婚我沒有親自前去慶賀,不好意思了。”老頭子含笑地看着伊辰,“伊界終於大成了?”

平和的宛如一個老友,但是伊辰知道,平和下面,老頭子有多強的實力。

“是的,也要多謝你的指點。”伊辰恭敬的道着,第一次見他,如是臨近人,又像是水霧中的虛影。而現在,老頭方是活生生的站在伊辰身前。固然是因爲實力大增,卻也反映出了老頭的實力有多麼強大。對於老頭一口道出伊界,伊辰沒有半分的驚訝。

老頭子擺擺手,道:“沒有什麼指點,一切都是你自行摸索出來的。你的天賦果然可怕,這麼短的時間內,就達到了這樣的地步,難得。”

“伊界?”原神喃喃自語,忽然間緊盯着伊辰,雙眼中不可抑制地涌現出火熱與嫉妒,只有這個時候,他才知道,伊辰爲什麼會戰勝他。

“前輩過獎了,因緣巧合而已。”伊辰恭敬地道,此時見到老人,纔是知道,當初爲什麼他會對自己說出那樣的一番話來。

“因緣巧合?恩,呵呵!”老人淡笑數聲,沒有因爲實力的進步而態度有所狂妄,伊辰的表現讓老人十分滿意:“我們等一下在聊,先將他的事情解決一下。伊辰,討個人情,交給我處置怎麼樣?”老人如此和伊辰商量的口氣,讓得一旁的原神大爲的震驚。在他的印象中,從未見過老人如此的對人客氣過,就算是伊辰現在的實力連原神都愧不遠如,但還遠不到與老人平坐的地步?

伊辰笑道:“前輩請自便,現在殺不殺他都已沒有多大的關係了。”確實,當伊辰解除了原界中所有被原神控制的人之後,他便在也不用擔心原神了,即使是原神以後作怪,伊辰也能在對方出現的那一瞬間趕到,如此,原神還有什麼好怕的,倒不如直接賣一個認情給老人。

老人點點頭,對着原神道:“給你機會,讓你修煉這麼多年,幫我管理原界,原來就是這樣管理的?讓我很是失望!”

“主人,我不是故意的,請看在這麼多年爲您效勞的份上,不要殺我。”面對老人,原神纔是真正的感受到怕是什麼滋味。這種怕,就像是若天三人面對他的時候,那種發自靈魂深處的恐懼。

老人似有幾分不忍,微嘆着道:“原界無數強者,想挑一個人幫我管理原界並不困難。但是你的野心太大了。有野心不是不好,可要量力而爲。”

原神心中悲喜交加,聽着老人的語氣,對方對他還存有一分感情。想來也是,爲老人管理原界無數年,這樣一個下人,多少會有一分感情。

“主人,小的知錯了,以後,小的會安安份份的做事,絕不會在犯這樣的錯誤。”

老人道:“錯?你並不知道錯在那裏。桐玄,之所以一直沒有對你怎麼樣,就是看在你幫我管理原界的份上,這麼多年我都在等你悔改。但是你一直自作聰明,以爲所做的事我不知道,你好大的膽子。”

聲音雖是平淡,卻是讓原神墮入到無底深淵之中。伺候了老人這麼多年,他已經知道,老人的心裏已經泛起了殺機。驚恐的他忙是喊道:“主人,放了小的,小的真知錯了。”

見老人沒有絲毫的變動,原神轉向伊辰,求着道:“伊辰,幫我和主人求求情,雖然我們是仇敵,但沒有我的話,你不會這麼快達到現在的境界,而且,以後的我對你再無威脅,就放了我吧。”

伊辰淡漠不語,原神的話聽起來倒有幾分道理,伊辰行至今天的實力,乃至即將到來的萬萬之上的地位,似乎都是從災星之名開始。細細地回想,所謂因緣巧合,並不是沒有依據。人只有在危急之時,才能爆發出極限之能,讓自己快速進步。

從頭來過,若沒有災星出現,伊辰雖然忍受白眼,享受着廢物之名,安然呆在伊家,可能就不會發生以後很多的事情,那麼到底今天,伊辰會有什麼樣的結局?是依然可以傲視原界,還是已經是一堆黃土了呢?這一切都沒有人知道。

即使伊辰與老人的實力已到了舉手便可以毀天滅地之能,依然無法做到時間流轉,讓人回到從前。時間,已不是神通,或許在伊辰想法裏,老人手中,可以有實力做到時間流轉,但是發生的總歸是發生了,無可避免。這樣算來,似乎伊辰應該要多謝原神,不然,今天還是個未知數。

然而,縱使從頭來過,沒有災星,伊辰同樣承擔着廢物的名號,孤獨的一個人在後山用他自己的方法修煉。回到家族,還要承受着多人的白眼,得不到父親的憐愛。伊辰依然喜歡這種生活。並不是說伊辰犯濺,而是在他心中,母親那比天還厚的親情,是他一直無法割捨,實力至上,強者爲尊的世界,別人不理解,但是伊辰知道,他寧願沒有半分實力,也不願意母親死去。

原神緊張的待着,伊辰說的話,有可能就會改變他的命運。老人也看着伊辰,他想看看,伊辰的心境究竟達到了何種層次。

靜靜的看着一臉哀求的原神,許久之後,伊辰終於開口了:“原神,你從來都是高高在上,絲毫不明白平凡人心中在想什麼。很多人在追求實力的同時,都認爲,很多事情做的沒錯。爲了實力,可以不擇手段,可以喪心病狂,但是每個人心中,都應該有一份堅持的情感。你不會明白我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因爲你心中沒有情,有的僅是慾望。就算你對秋雲山的好,那也只不過是一種純粹的慾望!”

原神確實不懂,在他認爲,只要實力強大了,什麼東西都可以得到。就是這一點,他無法得到,有些東西並不是可以以實力來爭搶過來的,這其中就包含着情之一字。原神不明白伊辰話中的含義,卻是聽明白了,伊辰並沒有放過他的心思。

頓時間,原神流露出了深深的絕望,在老人面前,他不敢露出絲毫的不服之情。老人欣慰的看着伊辰,其實一直以來,對伊辰,老人都多有關注,他品性,老人也是瞭解,但親耳聽到,仍舊是欣喜。畢竟若是伊辰變成一個如原神一樣的人,那麼整個世界就都有麻煩了。伊辰不是原神,他的實力可不是隨便就可以搞定。

“以後還是安分點,做回你自己吧。”老人略微地嘆着氣,雙手輕輕地向前一拂。

頓時,原神驚駭地喊道:“不要。。。”聲音嘎然而止,一股輕柔的能量飄過,魁梧的原神已經消失不見,出現在伊辰視線中的,只是一隻奇特的微小魔獸。

小魔獸衝着老人討好似的點點頭,轉而望向伊辰的時候,依然是有一股憤怒。伊辰平淡地一笑,爲人,實力強大的時候,都不怕,現在一隻全無任何修爲的小魔獸,理他做什麼?

“以後是死是活,就看你自己的運氣了。”老人淡淡地道了一聲,將小魔獸放在了地上,轉眼間,快速地消失不見。

老人對着伊辰道:“這般懲罰,是否平了你心中的恨意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