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52 Views

下去之後的王雪滿臉通紅的站了起來,不由自主捂了捂胸前,然後狠狠瞪了姚洪一眼。

Written by
banner

“姚洪,你這個王八蛋,老孃和你沒完。”王雪跺跺腳,跑到了林悠兒的旁邊,滿臉通紅。

姚洪摸了摸鼻子,頓時一愣,因爲手指上傳來一陣柔香,姚洪立刻恍然,怪不得剛纔手掌軟軟的感覺,原來自己摸到了王雪的……

見到姚洪這麼猥瑣的還聞了聞手指,王雪臉紅的滴血,再次瞪了姚洪一眼。

姚洪和王雪戰鬥的很快,基本上只看到兩個殘影,大部分武者只以爲姚洪贏了,並沒有看到其中那一幕。

只有少數高手,纔看到這一瞬間,不由都面色有點古怪。

老一輩的高手,都是一臉古怪。

而年輕的一輩,則是滿臉興奮,畢竟這種事情還真不是每天都發生,尤其是王雪還是個靈水城出名的美女,雖然脾氣爆了點。

“第一場,姚洪勝。”裁判面無表情的宣佈。

緊接着裁判宣佈第二場,手握着令牌是三號和四號上臺。

第二場,林悠兒對戰海城。

林悠兒怎麼說也是上屆的冠軍,而海城不過是海家青年一代排名第二,所以當知道是誰之後,衆多人立刻就興趣缺缺,因爲這是一場毫無懸念的比賽。

不過海城可能是剛纔看到姚洪對待王雪最後一下,知道自己不是林悠兒的對手,就動起了歪心思。

畢竟林悠兒的美貌赫赫有名,若是沾惹她一下便宜,就算讓他被打死也無怨了。

可是林悠兒人精一樣的人物,在海城的剛有所動作,立刻就發現了海城的想法。

“找死。”林悠兒大怒。

本來一分鐘解決的戰鬥,結果硬生生拖到了五分鐘,當林悠兒站在一旁,海城已經奄奄一息,差點過氣。

仲夏夜的祕密 ,林家不由得意萬分,畢竟四強之中,林家已經佔據了兩名。

王家無所謂,反正王家和林家比較交好,只是王家家主對姚洪如此對他女兒倒是有點不滿。

倒是海家有點難堪,畢竟海城如此猥瑣,丟盡了海家的顏面,就算是林悠兒將海城打成重傷,海家也沒有說什麼。

第三場,雷家雷迪對戰李家李峯雲。

說實話,雷迪和李峯雲都有點意思,兩人的家族最強者都沒來,他們也都是家族年輕一代第二高手。

他們兩個進入十強已經是謝天謝地了,根本沒期望能進入下一輪,可沒想到是個旗鼓相當的對手。

所以,當兩人站在擂臺之上,兩人都看到對方眼中的興奮。他們要是碰到其他任何一人,都是敗北的下場,可是兩人的實力兩人都清楚,基本上都在一個水平線。

畢竟能進入五強,雖然是倒數第五名,但也沒算丟家族的臉面。兩人都是這個想法,所以當裁判宣佈開始的時候,兩人對戰的異常賣力,打了將近十分鐘,都沒有決出勝負,最後還是兩人兩敗俱傷,雙雙昏迷了過去。

當藥師上前急忙檢查了一番,最後無語的宣佈,兩人都被打昏了。

所以裁判宣佈,兩人平手。

第四場,海玄對林墨。

雖然林墨已經是人級十層的實力,但海玄的資質妖孽,去年參加大賽就是第七名的好成績,今年的實力更加強悍,就算是林墨也不是對手,實力差了一籌。

林墨敗北。

雖然林墨極力對抗,硬抗了二十多招,可海玄輕鬆自如應對。

最終林墨在林天陽的示意下,宣佈認輸。

因爲林天陽知道海玄這小子心狠手辣,林墨已經擺明不是對手了,所以還是趁早認輸的好,萬一海玄下了狠手,他們林家又失去一個高手。

裁判宣佈海玄勝了之後,海玄邪氣十足的望了林天陽一眼,微微一笑。

見將林墨逼得認輸,而站在擂臺之上的霸氣十足的海玄。有人說道:“海玄真強……”


“果然天資妖孽,今年的冠軍應該不出意料就是他了。”

“而且據有人說,弄不好海玄已經是地級的實力了。”

這話一出,所有人一驚,立刻就得到所有人的認可。

他們將所有目光望向了林悠兒,也許只有這場大賽上,只有林悠兒能對抗海玄了。

裁判纔不管有什麼聲音,立刻高聲宣佈下一場決鬥。

“十強晉級賽,最後一場,耿嚴對林雲飛。” 當衆人聽到了最後的兩個名字,不由自主的將目光放在這兩人的身上。

同樣他們的眼神幾乎都是一樣,因爲幾乎不用比,他們已經知道結果如何了。

耿嚴去年都已經達到了人級八層的實力,去年都得到了第四的好成績。而據說今天更是接連突破,最差也要人級九層甚至十層的實力。

而林雲飛雖然資質不錯,但和妹妹林悠兒比,資質要差上許多,和普通人相比倒是強不多,但在都是天才武者的羣中,要差上很多了。

幾乎所有人都已經猜出結果是林雲飛慘敗了。

有的人甚至都哈欠連連,臉上十分的無聊。對他們來說,對下面的四強賽倒是挺期待,但是對於這場註定結果的決鬥,卻興趣缺缺,不值得一看。

聽到自己的名字,雖然已經知道就剩下自己和耿嚴,林雲飛也是臉色一變。

“放心,努力就行。”在他旁邊,姚洪嘆息一聲,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恩。”林雲飛點了點頭,深吸一口氣,緩緩擡起腳步,走向了擂臺之上。

這短短的十幾米的距離。林雲飛感覺度日如年,每一步邁的十分艱難,只因爲他的對手太強大了,讓他感到無盡的壓力。

站在擂臺上,耿嚴已經早早的等待着林雲飛了。

林雲飛感覺自己面對的是一個雄壯如牛的妖獸,只是站在對面,就有一種窒息的壓迫感撲面而來。


耿嚴看着林雲飛的反應,眼眸藐視着看着後者,緩緩的開口說道:“別浪費時間了,你不是我的對手。你是打算自己認輸呢?還是讓我打的你認輸呢?”

認輸?若是可以的話,林雲飛還真想舉手認輸。

可是身爲林家的子弟,他們是高傲的,投降則是丟人的,不僅丟臉面,還丟尊嚴,走到哪裏也不會讓人瞧得起。

最重要的是,回到家裏,肯定被父親打死的。

從小林非城就告訴他,林家男兒,寧可站着死,也不能跪着生。

想到父親的話,林雲飛眼神立刻就變了,對,沒錯,大不了就是被暴打一頓,自己皮糙肉厚,怕什麼。

輸,不丟人。丟人的是還沒開始戰鬥,就已經輸了,那才丟人。

“開始吧。”想通了之後的林雲飛,對着裁判點了點頭,然後面色平靜的望着耿嚴。

耿嚴滿是意外的看着林雲飛一眼,剛纔對方還一副沒有自信的反應,沒有想到轉眼間,竟然一下子變得平靜下來。

不過耿嚴很討厭這種人,他認爲對方根本就是裝腔作勢,“那好,既然你不認輸,那我打的你認輸爲止。”

也就在這時,裁判喊道:“開始!”

嘭嘭嘭!

一開始,耿嚴人級十層的實力就爆發出來了,速度快速無比到了林雲飛的身前,一瞬間就打出了三拳出去。

耿嚴是力量型的對手,他從來不喜歡任何武器,只喜歡硬碰硬,他平時的每一拳力量都有四五千斤的力量。

這四五千斤的力量若是打在人身上,完全會打成肉泥。

好在林雲飛全部實力也爆發出來了,他知道不是耿嚴對手,所以開始便將所有實力轉化爲防守。

耿嚴的三拳全部擊在林雲飛的雙臂之上。

雖然林雲飛抵擋住了,可是他的雙臂卻紅紫交加,他甚至感覺自己的手臂好像斷了一樣,垂在肩膀兩側,一點力氣都使不出來。

耿嚴也看出了林雲飛的情況,不由冷笑說道:“認不認輸?”

“不認。”林雲飛咬牙說道。

“死鴨子嘴硬,看你這次嘴巴還硬不硬。”

咚的一拳。

耿嚴一拳打在林雲飛的肚子,林雲飛一下子彎成了蝦米,口中吐血連連,幾乎將胸前的衣服都染成了紅色。

啪的一聲。

耿嚴一掌打在林雲飛的臉上,林雲飛那小白臉立刻紅腫的起來,跟個豬頭一樣。

這完全是一場實力懸殊的比賽,完全是耿嚴在狂虐林雲而已。

有的林家人甚至都心中不忍,已經將目光轉移到別處了。

林非城見自己兒子被打成這樣,眼睛都紅了,差點直接衝上去將耿嚴那王八蛋給碎屍萬段。

但林天陽及時阻止了他,林天陽沉聲說道:“別過去,只要雲飛不認輸,我們無法干涉決鬥的所有事情,就算打成廢物,我們也沒辦法。”

林天陽也很憤怒,但是知道他們只要一出動,那就落入了別人的圈套了。


聽着父親的話,林非城緊握的拳頭,這纔不甘心的鬆開。

臺下,林悠兒也是憤怒無比,雖然她和林雲飛時常吵架,但是兄妹兩鬥嘴這是常有的事情,見到哥哥被打,她也是十分憤怒。

姚洪也看出來了,耿嚴完全有機會將林雲飛給打昏,贏得這場比賽,可他沒有這麼做,卻偏偏故意來折磨林雲飛,這太讓人憤怒了。

咚的一聲。

林雲飛的身體砰地一聲摔在了地上,剛想翻身而起,可是一個大腳直接踏在他的胸膛,讓他再次躺下。

“還是不認輸嗎?”耿嚴嘴角溢出一絲不屑的冷笑來,說道。

“認你媽。”林雲飛呸了一聲,吐出一絲血痰說道。

血痰吐到了耿嚴的衣服上面,在前面十分顯眼的地方,讓人十分噁心。

“找死。”耿嚴終於怒了,眼中閃過一絲狠厲。

他心想,這是你自找的,反正在擂臺之上,打死你我也不用負責,也不怕林家追究我的責任。

要知道,他們三家早就和林家不和了,早晚會決鬥一場,現在光明正大弄死林雲飛,何樂而不爲啊、

想到這,耿嚴眼中閃過一絲殺氣,一腳踹向了林雲飛的腦袋。

周圍看的人忽然一陣驚呼,往腦袋上踹這不是要了對方的命嗎?

在耿嚴發出殺氣的時候,姚洪已經感覺到了,立刻就狂奔了過去。而林非城和林天陽也是,立刻身影一閃,一腳踹了過去。

不過還是姚洪先到,耿嚴立刻感覺身後有一人,一轉身,和對方對轟了一拳。

轟的一聲。

姚洪和耿嚴立刻各退一步,而這時,林非城已經跑到了臺上,將林雲飛抱了起來。

林雲飛已經昏迷了過去,他在耿嚴發出殺氣的時候,被鎮昏了過去。剛纔,經過這麼長的捱打,林雲飛早就沒有一點力氣了,若非一股強大的信念支撐着他,他早就昏倒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