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39 Views

因爲來路被堵,他就繼續朝前行駛,從路的盡頭離開。

Written by
banner

山腳,距離屏幕變成一片雪花已經三分鐘,人羣不安的盯着其他屏幕,望眼欲穿,十分好奇這幾分鐘發生了什麼,但顯然沒有人能夠回答。

“快看!”有人大叫,“幽靈出現了!”

所有人精神一振,朝着屏幕看去,果然,那輛熟悉的車子進入了攝像頭的範圍,一個完美的漂移,駛過了最後一個髮夾彎!

又等了半分鐘,沒有看到其他後來車輛,人羣頓時響起了陣陣舒氣聲,顯然太多的人壓了幽靈奪冠。

不管剛剛發生了什麼,幽靈獲得了最後的勝利,這就夠了!

“四連冠!”有人高呼。

“車神!”另一邊有人奉上榮譽。

“幽靈,車神!”人們開始統一高呼。

“幽靈,車神!”

“幽靈,車神!”


聲音一浪高過一浪,響徹雲霄。

在萬衆矚目下,布加迪通過了終點,然後沿着新馬路駛來。

“我們去歡迎車神!”不知道是誰提議,一呼百應。

死亡山,已經很久沒人在大比中連奪四冠,幽靈這一壯舉,可謂奠定了無冕之王的地位!

布加迪內,秋楓重新叼了一根菸,忽明忽暗的菸頭照耀着他俊朗剛毅的面容,輕鬆愜意地打着方向盤,飛快接近出發點。


“這是什麼情況?”秋楓看到一大批人從起跑線涌了過來,詫異道。

“不太清楚。”狄麗巴好奇的瞅了瞅。

“你留在車上,我拿了錢就來。”秋楓緩緩停車,擔心人羣裏還有洪門的人。

“車神!”看到車門打開,人羣爆發出了歡呼。

秋楓面帶微笑,對狄麗巴道:“你看,這麼多人歡迎我。”

“幽靈,車神!”

“幽靈,車神!”

秋楓神色一僵,纔想起來自己開的是幽靈的布加迪。

狄麗巴捂着嘴笑,白了秋楓一眼,秋楓立刻狼狽地下車。

後頭,一直看着秋楓的狄麗巴目光一滯,似乎看到了什麼。

“幽靈,車神!”

“幽靈,車……”

看清了車上下來的人,歡迎的人羣頓時戛然而止!

“你是誰?”有人問道。


怎麼斷了幾分鐘直播,車手就換人了呢?

布加迪上下來的這個年輕人,是哪位?

“我是寶馬的車手。”秋楓丟掉了菸頭,聳了聳肩,面目從容,“也是你們的車神。”

“幽靈呢!”有粉絲質問。

“前面幾位選手不知道什麼原因,突然集體下車爆發了衝突,然後幾敗俱傷,全都出了意外。因爲三輛車攔路,我躲在車上等他們結束了戰鬥,剛好幽靈的車子停在了前頭,我就開了他的車繼續比賽——這不違規吧?”

秋楓無辜的攤手道。

不違規?

人羣中互相對視。

好像……確實不違規啊!

誰會想到,賽車比賽的時候會有領先的選手會主動停下來,然後被人搶走了車……

古往今來,也沒有這種事吧?

所有人哭笑不得。

“不管怎麼說,我第一個抵達了終點。”秋楓笑眯眯地說道,“我是來領取下注的獎金的。”

提起這茬,人羣頓時響起了倒吸冷氣的聲音。

秋楓和黃毛、杜江私賭的時候,有不少人圍觀,甚至他押了自己十萬,結果真的奪了第一!

賠率一比五十!

這就是五百萬!

儘管他們都是富二代,見慣了幾百萬,但是他竟然逆襲奪得了最終勝利,實在是出乎意料,驚掉了一地眼球。

“等等!”那個胖子擠出了人羣,擲地有聲道,“這位先生,我們的賭局是按車子押注,你押的是寶馬第一,而不是你第一。”

秋楓一怔,沒想到這胖子腦子還挺好使。

深深看了他一眼,秋楓走上去,裹挾着一股血腥味,在胖子耳邊低聲道:“如果你判定布加迪勝利,這麼多人,可不止五百萬。”

胖子一愣。

確實,絕大部分都押了幽靈獲勝,賭金超過了三千萬,即便賠率低的可憐,但也要賠出去六百多萬!

原本是和幽靈談好價格,最後關頭放水,讓他屈居第二,事後分他一半收益,哪能想到竟然死在了山上……

尤其,這個人身上血腥味濃郁的刺鼻!

想到這裏,胖子頓時擠出了笑容,大聲道:“這位先生說的沒錯,車子在他手裏才獲得了勝利,因此排名應該看車手,而不是車子!”

“今天的第一,就是這位先生了,請跟我來領取獎金!”

“把錢給我就行,我急着回家。”秋楓纔不去走什麼流程。

“好!”胖子答應。

A檔比賽三十萬,杜江和黃毛私賭一百五十萬,加上賭局的五百萬,足足六百八十萬,加上狄麗巴僱他的價錢,頓時讓秋楓的腰包鼓了起來,暫時不用爲錢發愁了。

正所謂兜裏有錢,心裏不慌。

秋楓美滋滋的拿着不記名銀行卡和支票,回到了布加迪旁,發現狄麗巴竟然坐在了駕駛座,看上去是打算由她開回去。

也不介意,坐進了副駕駛,秋楓大手一揮:“回家!”

布加迪啓動,離開了青藏山。

平緩地行駛在路上,狄麗巴扭頭看了秋楓幾秒鐘,星眸熠熠生輝,帶着些複雜的神色:“你受傷了?” 秋楓挑了挑眉,旋即無奈道:“我還以爲掩飾的挺好。”

狄麗巴點點頭:“其實一直聞到一股血腥味。我一開始以爲是那幾個殺手的……不過剛剛你下車的時候,我看到你屁股上的傷口了。”

“你看我屁股?”秋楓目光灼灼地盯着狄麗巴。

狄麗巴神情一滯,回過頭盯着前方的道路,臉上升起了一抹紅暈:“我也是無意中看到。”

“你個色狼,你看我屁股——而且我屁股上還破了個大洞。”秋楓不依不饒。

“你受傷了,得趕緊找個地方質料。”

“你看我屁股!”秋楓生氣道。


“看就看了,你想怎麼樣?不就是一塊肉嗎,看一眼會死嗎?”狄麗巴冷哼一聲。

“我得看回來。”秋楓委屈地摸了摸自己的屁股,“而且褲子上也得帶個洞……”

“索性不穿?”狄麗巴白了他一眼。

秋楓欣喜道:“求之不得,那我們約個時間?”

“……”

狄麗巴不做理會,只是加快了車速。

秋楓屁股上開了一個大洞,儘管神奇的止了血,但必須得儘快給秋楓治療。

這個傷,是秋楓躥出寶馬車尾,撲向二號的時候被幽靈那顆預判的子彈打中留下的。即便秋楓臨時提速,還是慢了半拍,半邊屁股開花,留下了一個大洞!

幽靈確實是槍術過人。

還好,《養氣術》可不僅僅是強身健體,他用一道氣封住了血管,達到了臨時止血的效果,然後速戰速決幹掉了三人。

因爲一直面對着幽靈幾人,加上視野昏暗,他掩藏的很好,但若是拖的久了,難保不出什麼變故。爲了避免死於話多,秋楓果斷送幽靈下了地府。

見狄麗巴不再多問,秋楓鬆了口氣,側着屁股續了根菸,緩緩道:“剛剛那幾個殺手,自稱是洪門的人……有了這條線索,能不能縮小幕後黑手的範圍?”

“洪門?”狄麗巴眨了眨眼,面帶迷惑,“我沒聽過。”

“你沒聽過洪門?”秋楓眉頭一皺。

“我……不知道很奇怪嗎?”狄麗巴撅起了粉嘟嘟的嘴,似乎也有點不滿意自己什麼都不知道。

秋楓苦笑:“這麼大的名頭,哪個天朝人沒聽過?”

“是嗎?”狄麗巴想了想,說道,“其實我從小到大接觸的東西還真不多。朋友也只有花花一個。跟家裏就是跟爺爺學學的就是琴棋書畫,在學校就是和花花聊聊八卦討論演技。因爲朋友少,信息渠道也少,我又不怎麼上網,就很少接觸其他東西。”

“好吧!”秋楓被打敗了。

抽了兩口煙沉默了半晌,他突然心中一動,狄麗巴的爺爺,會不會是洪門裏的重要人物?他的對手想要對付她爺爺,就拿狄麗巴開刀?

“你爺爺是做什麼的?”秋楓問道。

“他?他是軍人。”

“軍人?”秋楓一怔,和他的猜測好像有些出入啊,“什麼職位?”

狄麗巴眨了眨眼:“似乎是東部軍區的總司令。”

秋楓差點一頭栽倒!

我的乖乖,這麼牛的來頭!

秋楓咂舌,香菸也不抽了,大晚上的,沒想到還能聽到這麼勁爆的消息。

難怪花花說,狄麗巴有一個爺爺保駕護航,娛樂圈的骯髒點滴不沾。

秋楓突然神色微動,假裝不經意地問道:“我記得你說過,你爺爺要八十歲了?”

“嗯對。”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