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37 Views

“這麼快嗎?你們明天就要走了,這樣吧,今天晚上我把全隊的隊員都叫上,我們到那個唐朝酒吧。我們爲你們送行。”黃志強擠出一抹笑容,對着秦風和王樂說。

Written by
banner

“好了。今天是你們最後一次訓練,也讓你們好好的……就結束最後這一次訓練吧。你們不是明天就要走了嗎?現在你們可以去跟你們熟悉的人告別,我特批你們讓你們兩個有今天下午的時間。不過說好晚上一定要來唐朝酒吧,我在那兒叫上所有的隊員等着你們呢。”

“教練好的。”

“教練,再見”秦風和王樂說完之後,對着黃志鞠了一躬。

回到宿舍的秦風和王樂。他們兩個的情緒也有些低落,雖然去燕京體育總局是好事,但是一想到自己要和宿友要和教練要和隊員們分別,他心中還是非常不捨的。

他第一個電話他就打到了自己父母的那兒去,他要告訴父母這個消息。

“媽。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就是我被國家體育總局選上了,我要去當一位真正的運動健兒爲國爭光,我會參加明年的奧運會啊。”秦風對着那頭的父母說。

“好啊,我的兒有出息了 ,你在那頭,你一定要好好照顧好自己,你現在又要去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和父母又遠了一步,在那邊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你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秦楓的母親就一直重複這一句話。

“母親,我知道了。”秦風含着眼淚。兩個人就這樣拿着手機,一句話也沒有說。秦風偶爾能聽到母親創立的身影,這是令他最爲心痛的,但也沒有辦法,鳥兒長大了,總歸要出的。

然後秦風又打電話給王思琪,其實在打電話的時候他有一絲愁處,有一絲猶豫,自己應該怎樣對王思奇這個深愛的女孩說呢?他相信王思奇一定很難接受的。

他一次次的撥通電話,又一次次的掛斷。

後來他還是決定不打電話過去,等明天結束的時候晚上再給他發一個短信吧,因爲離別的場景他接受不了王思琪同樣也接受不了。

在告別完所有的人之後,秦風坐在宿舍的牀上,他看着面前熟悉的一切,心中涌上了一絲惆悵。

自己馬上就要實現爲國爭光的目標了,可爲什麼自己心中還有一絲不捨呢?他懷念自己的宿舍。看着宿舍的朋友們的椅子,回想起當初一起瘋狂的時光,他的淚水再一次模糊了雙眼。

今天秦風和王樂起了一個大早。因爲他們要知道今天就是離別的時刻了,他們將所有東西裝好了之後,他們出去,然而他們不知道的事就在他們出去的時候。其實楊戰和楊奇他們兩個都已經醒了,只是不願起來告別而已。

其實秦風和王樂他們兩個起來就是爲了再給兩個室友買最後一份早餐,雖然不知道他們以後還會不會在一起生活?

當秦風和王樂買着早餐來到宿舍的時候,楊奇和楊戰兩個人已經醒了,他們看着秦風和王樂。鼓足勇氣,開開心心的,吃了一個早餐之後就一起去,到了火車站,而在火車站看見了一個最不願意看見,也最捨不得的人……王思琪。 秦風和王樂今天就是他們去眼睛去培訓的時候了,從今以後他們即將踏上燕京去作爲一個奧運選手冠軍來培養。

也就是從今天起,他們將在學校進行無休止的休學,很有可能就會直接退學了。

秦風雖然對大學生活感到遺憾,但是更因爲自己能去國家體育總局而感到興奮。同行的王樂同樣也是如此,雖然對這兒的楊琦和楊佔都感覺到很不捨,但是現實就是如此的殘酷,之前的贊在運動會中表現並不突出,所以並沒有得到去參加奧運會的資格,也沒有得到奧運會中心培養的資格。

今天秦風們就將踏上去南京的火車。他和王樂兩個人大包小包的提着站在離行的列車門口。

各自道別。

“秦風,你放心再過今年我就到了,實習的時候了,我一定會去眼睛去找你的,在這期間你一定要好好的訓練。但是最重要的是你一定不能去勾搭別的女生。我也答應你,我將爲你守身如玉,潔身自好,一輩子,我的身體永遠就是屬於你一個人的,我的心也是永遠屬於你一個人的。”王思奇淚眼婆娑的看着秦風本來就害羞的他今天竟然說出了這麼一番話,這就足以看出他對這次離別的傷心是無以復加的。王思琪在昨晚收到了勤奮的告別短信之後,當時的他不知道怎麼辦了,他很想拋下一切,不顧一切的追隨,在秦風的身邊,但是他明白自己還有許多自己不能放下的事,自己不能不顧一切的去追隨勤奮的腳步。這一夜的王思奇失眠了,當早晨他起來的時候,淚水沾溼了他的枕頭。她不斷地告訴自己要堅強,在等待一個學期的時間,自己就真正的實習了,那時候的她一定會不顧一切的奔到前方的身邊。在想通了之後,他果斷的打扮好自己,他要一今天最美麗的一面,給前方留下一個不可磨滅的印象。

秦楓看着眼前的女子,他的心中感到非常心痛,她要和王思琪分開。雖然人生本就是這樣,要想得到一件東西,你就必須用一鍵你另外喜歡的一件東西去作爲交換。清楓沒有說話,在這個時候再多的語言都是藉口,只有緊緊的抱着前面的這個女子。用自己的行爲告訴他她,我永遠不會忘了你,我的心裏永遠只有你。

他就這樣安靜的抱着王思琪,王思琪也雙手環繞着秦風的一上就這樣用力的抱着,彷彿一鬆手情況就會突然離他遠走一樣。

他們兩個就這樣安靜的抱着,直到列車的聲音響了起來,正催促他們前行,他們就分開了,分開的情況又和他的宿友擁抱了一下。

因爲秦風很忙,所以他的父母也非常遠在,今天就沒有來向他告別,但是昨天晚上他們已經通過了電話,父母本來就知道他是在外面,而且當時的他也是在外面,現在的她也在外面,只不過外面的地方不同罷了,所以父母對他來說。只是叫他在哪兒多注意身體?一定要好好的參加訓練,爲自己的故鄉,爲自己的家鄉。爭一口氣。

看着汽車將要離開,秦風踏上旅行的征途。王思奇看着遠去的汽車,淚眼婆娑,在最後他以自己畢生最大的聲音喊出“你一定要天天想我,日日想我,夜夜想我,時時刻刻無時無刻的不再想我,一天一個電話。”

“我答應你。”

通往幸福的道路總是漫長而又坎坷的。

在車上的秦峯和王樂,兩個人是沉默的。

過了很久之後,王樂也從悲傷的氣氛中轉爲逗逼的狀態。

“清風你說。我們去的地方到底怎麼樣?漂不漂亮?大不大?還有你說那兒的妹子是不是肯定特多那可是眼睛啊?中國的喉嚨部位啊。還有聽說那兒的明星好像很多的,你說我們會不會一去就遇見一個大明星?還有那個觀好像也是挺多的,你說我們會不會認識一個***。”王樂問秦風說,他實在是憋不住啦。

“那肯定啊。”秦風在聽到王樂的這些問題之後,他也感到很開心。自己身邊還好多了一個像王樂這樣的開心果,遇見什麼事,當時忘。現在自己的離別愁緒被他這樣一打架,好像還淡了許多。

秦風是坐在火車靠近窗戶旁邊的,他靜靜的坐在那看着兩旁遠去的風景和快速移動的火車。

在秦風心中,他還是有很多心事的。現在的他不知道自己將來會怎麼樣?如果依靠這個腎,自己真的一定會變得長久嗎?自己這個職業生生涯。

在這時秦風的心中突然有了一個決定。自己一定不能讓這個腎把握自己的一生,不能依靠這個腎,這個甚至是讓自己變得更強。

自己可以依靠這個腎幹一些事,但是真正強大,還得自己自己強大了,不管這個腎到時候有沒有失效?自己依然能夠笑傲江湖。

秦風現在他突然知道自己現在不能什麼事都依靠這個腎,因爲腎終究是外物。能真正讓自己強大的終究是自己的實力,而自己的實力從何處而來,就是自己通過不斷努力的去訓練去爭取。

想通了這件事的秦風,他在心裏已經默默的下了一個決定,就是自己將會更加努力的去訓練。真正的依靠自己的實力,去獲得勝利,去爲國爭光。

這時的秦風在看看外面的風景,看着它們迅速的向後退去,他知道自己將要和之前的秦風告個別。

想通了這件事的秦風,他緩緩地靠在座椅上,慢慢的睡去,他此時的感覺身心特別的舒暢就好解決了一件重大的事情一樣。

坐在秦楓的王樂看見秦風從沉重的狀態下一下,轉爲輕鬆的狀態下,雖然不知道到底怎麼?但是他明白秦風此時肯定是非常開心的。

他看見秦風坐在椅子上慢慢的休息了過去,他自己也慢慢地休息了過去。

火車快速的移動着。此時車上突然就安靜了下來。人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其實車上並沒有安靜下來安靜的是王樂和秦風的內心。

只是他們感覺安靜了而已。

就這樣,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慢慢的秦風和王樂兩個人到達了燕京 剛下火車的秦風和王樂看見一個正在接人的上面寫着秦風和王志,他們就向着他走了過去。

“秦風王樂?”那人看見有兩個人向她走過來,於是就疑問的問道。

“對。”


“那走吧,這兒有車人帶你們去國家體育總局的。清風和王樂,雖然初來乍到,但兩個人都不是小孩子了,還是有些疑問的,就是站着沒動,然後那個人看着他們兩個人就知道他們對自己的身份有疑問,於是從懷裏掏出證件對着她們說“你好,正式介紹一下,我是國家體育總局派來接你們的黃教練,”清風和王樂看見了那牌子之後知道他所言不假,於是就合着他一起去了。

“哇,清風好大的體育場啊。”一下車的王樂,看見眼前的景象被震呆了。這體育場真的是金碧輝煌大氣磅礴,從外面看起來就像一座威嚴的大山一樣。具有現代化和古建築的特點。兩種建築風格相得益彰。而且所突出來的就是運動會的更高更快更強的特點。l


“哇,秦風這真漂亮,比我們那大學的體育館大多了,我突然有一種來了的感覺。”王樂剛從震撼中出來,於是對着秦風說道在他看來面前的體育館,實在是太大了,認得自己實在是無法用語言去表達去描述出來了。

秦風也被面前的景象震驚了,因爲這個體育場實在是太大了。不過轉念一想也就釋然了,你想一下,這可是全國所有運動員頂級的競技場頂級的培訓中心。

這當然不是一般大學的體育館所能相比的。

那姓黃的那個教練看着秦風和王樂一臉震驚的,他還是挺驕傲的,自己身爲國家體育總局裏面的一個教練。地位自然是很高的,雖然這次被派下來接他們,但和其他的大學教練相比自己還是非常有地位的。而且自己接待的還有可能以後是自己的學員,所以他也就沒有怨言了。不過令他感到鬱悶的是那個叫秦風的運動員看了驚訝了一下,然後就很平淡了。這使得黃教練心中的自信心突然一下被打破了。

“走吧,一會兒再來參觀吧,現在我先帶你們去報道。”黃教練對着秦風和王樂說。


“好的,王教練。”王樂也從興奮中反應過來。聽見了黃教練的話之後他就說到。

黃教練帶着秦風和王樂樂來到一個接待臺那兒,然後向他們說了幾句話之後又帶他們往裏面走來,到一個辦公室,然後他叫秦風和王樂先在外面等一下,他就進去了,不一會兒他拿着兩張證件給秦峯和王樂,叫他們把上面的信息填了之後交上去。經過今天的審覈之後,他們就正式成爲國家運動員了。

拿着審覈報告表的情況和王樂手是顫抖的。

國家運動員這五個大字代表的就是無上的榮耀啊。一想到自己將要在明年的奧運會上和那些國際上的人們們競爭拼搏。他們就感到一陣的興奮。

……

“秦風,我知道現在我都還不敢相信,我們竟然來到了國家體育總局,我們竟然正式的成爲了一位國家運動員。來你掐我一下,讓我感覺我是不是還在夢裏?”填完表之後的秦風和王樂來到了一家餐館,正在點菜的王樂對着秦風說道。

“瞧你那沒出息的樣,只是一個國家運動員而已嘛。”秦風一臉鄙視的看着王樂說。

“去,你以爲我不知道你還不是同樣激動的嗎?剛纔你還不是一樣拿着表的手都是顫抖的,現在說話你提到國家運動員裏的聲音也是顫抖的,你還敢說你不興奮,真的是虛僞。”聽見了秦風的那句話之後的王樂也是一臉鄙視的看着秦風。

秦風,聽見王樂的這件畫之後也是尷尬的笑了笑,不過他很快就說。

“真的是吃飯都堵不住你的嘴快,吃完飯一會兒還要去報道呢。”

……

再一次來到國家體育中心,此時來接待他們的好像聽說也是一位運動員,不過不怎麼出名,在奧運會中,沒有什麼突出的表現,雖然身爲一個運動員,但是第位可能還是挺低的。

“兩位先生,運動員你們好啊,我應該算是你們的師哥了吧,我叫王鬆。你們可以叫我王大哥也可以叫我鬆哥,因爲我的年齡可能比你們要大吧。”秦風和王樂看着面前的這位可愛的男子,來招待自己的這位男子,看着還是比較友善的。

“鬆哥好。”兩人對視了一眼之後,對着王鬆叫道。

王鬆,聽見之後也是一臉的享受,只見他看着二人來說對,就這樣,“你們小夥子很有覺悟。”

然後王鬆就帶着秦風和王樂兩個人在管裏逛了起來帶他們認識一下運動館的來歷,和我們運動管需要做些什麼,平時訓練基地,我們跑步的時候,我們是在哪兒跑訓練的時候在哪兒訓練?食堂在哪兒?睡的地方在哪?

通過一下午的瞭解,秦風和王樂終於知道了這個國家體育中心的一些事情。

國家體育中心,引建設佔地66公頃,主要設施有體育場、體育館、英東遊泳館、曲棍球場和足球、田徑、壘球、網球訓練場、球類訓練館等主要建築,建築設計新穎、獨特,形成了氣勢恢弘的場館羣,奧體中心一夜之間名揚四海,成爲體育、運動、健康、時尚的代名詞。

而知道這些的情況和王樂之後,他們感到非常榮幸,自己來到一個運動聖地。

這時在他們心中,他們都暗暗的發了一個誓。自己有朝一日一定會踏上奧運會的舞臺之上,爲國爭光。

介紹完了,王鬆又帶着秦風和王樂兩個人去到一間房間,說在奧運體育中心運動員都是兩個人一間的,恰好你們兩個人也認識,恰好你們也是同一個所學校出來的,所以說你們就在這間房,以後就是你們生活的地方。

而且你們的所有東西國家已經全部承包了,你們只需要把你們的衣服放進去,個人衛生,個人打掃之外所有的牀枕頭什麼東西,國家已經準備好了,而且每個人配備了一臺電腦。

秦風和王樂和王鬆三個人交換了電話號碼之後就告別了。

他們看見自己的牀鋪,自己的房子還是感覺很舒適的,潔淨的房間,現代化的裝備、設備。

“秦風啊,我感覺我現在都還是在夢裏的。”王樂看着眼前的一幕,他收拾好之後坐在牀上對着秦楓說。

“瞧你那沒出息的樣,你只要好好努力之後,你就會感覺自己一定配得上這間房配得上這個地方。現在的你怕個屁呀。你要是感覺這樣,你實在受不了你可以申請去外面住,或者去找一個打地鋪這些啊。你有受虐病嗎?”秦風白了王樂一眼。

“好了,就這樣吧,一會兒出去吃了飯之後好好休息一下,我感覺明天是一個不安靜的一天。

在什麼地方都有他一定的特有的規則的,新人被舊人欺負,這已經是不變的了,我們好好休息,爭取明天還是好好露一把臉,不要被欺負的太慘吧。”收拾好了秦風和王樂就出門去了。

然而他們都不知道的是,明天確實註定是一個不平凡的一天,雖然這兒的新人被老人欺負是藏匿,但都不會欺負的太慘。但由於這些老人運動員,其中的某一位被指使過,所以註定秦風要被整了。但究竟是誰整誰呢,就讓我們明天拭目以待。 今天秦風和王樂起了一個大早起來之後,有人帶着他們去到了田徑運動中心。

來到運動中心的秦風和王樂,在這裏他看見了許多隻能在電視裏看見的一些田徑比賽運動員。

例如王強和孟寧。

“哦,秦風,你看那個人是孟寧。我去,我看見真人了,他本人比照片帥多了。還有那個叫王強在最近幾年這是一個新出的星星,他在上一屆的奧運會中得到了第四。你知不知道他是我的偶像啊?我太幸福了,一想到從今以後能和他們一起在一個訓練場上揮灑汗水。”王樂來到運動中心看見了那些人之後,他實在是壓抑不住自己內心的躁動了。

帶着秦風和王樂來到運動中心的就是吳傑和鄭愷。

和着秦風們一起來的運動員,還有兩個,據說是從燕京體育大學中找出來的。秦風也認識其中的一位就是那個周浩,當時和他一起爭奪第一的。

在一番介紹之後。

他們個人都有了一番最初的瞭解,在田徑運動員中,現在他們一共有八位運動員,可以代表中國去參加明年奧運會的。

王強,文君,蔣青和孟寧。這四位是已經參加過一屆奧運會的老將了,他們的經驗豐富,而且具有特別厲害的實戰經驗。這新來的四位分別是秦風、王樂、周浩和童丹。

在彼此瞭解之後,再那些老運動員中突然出現了一個聲音。

“吳教練,不是不相信你,但是這些新來要和我們一起訓練,他們也應該拿出一點真實本領來吧,雖然我知道他們是遴選出來的,但是總感覺有一點那啥吧。”

衆人看着出聲的正是那位叫王強的。

衆人的臉上都感覺有些詫異。這位叫王強的,他本來也是一位刺頭。

不知道怎麼了,這次他竟然會向四位剛來報道的運動員表達自己的疑問,雖然人們心裏有這個疑問,但另外的三位老運動員還是抱着一副看戲的狀態戲虐的看着另外的四位運動員。在他們心中,他們還是有屬於自己的驕傲的。

他們都是已經成名了的運動員,而現在居然要和另外四位不知名剛出頭的四位運動員一起訓練,在他們心裏,他們總感覺有些掉份。


吳傑深深地看了王強一眼。但他也沒有說什麼,他只是對着四位運動員說,“要不你們和你們師哥們過過招?”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