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38 Views

「對,扒光!」

Written by
banner

「哈哈,扒光!」

……

就在中年人的喊話之後,後面商隊的人也都一一喊出了口,已經在這渺無人煙的地方呆了足足有十多天了,他們的確需要來發泄發泄了!

而現在,呂青絲和秦盈盈在他們眼裡無疑就是發泄的對象!現在這在沒有人煙的地方,他們可是什麼都不用怕的!

「上!大家一起上!」待眾人喊完之後,中年人又發動了總攻的命令。

同時間,站在秦盈盈旁邊的呂青絲轉過了身後,緩緩朝後離去,離開的時候,秦盈盈聽到了呂青絲的話:你自己招惹的麻煩,你自己解決吧!

對方實力太弱了,呂青絲是不屑於解決。

聽完呂青絲的話后,秦盈盈則是賭氣說道:「自己解決就自己解決!」她又不是多麼笨的人,看到這一幕她自然知道下面要發生什麼了!

「殺!」

這時,對方的殺喊聲也響了起來。對方當然是不要殺掉他們了,還需要她們發泄呢?殺喊聲也是習慣罷了!

此時的秦盈盈還是比較冷靜的,雖然對方的聲勢很強大。但秦盈盈也不是隨意就被小覷的,當初她在修羅王城的第一學院預備班也是以第一名畢業的,而且當時的實力比很出名的易天師一屆的任何人都要好。

「霧雨劍術!」輕輕地吐出四個字,秦盈盈也使出了家傳的劍法。

雖然不是多麼出名的武技,但秦盈盈卻勝在精通。她就是這麼一個人,學習什麼,無論是難還是易,她都要學個精通。而這,也是秦盈盈能在預備班裡稱雄的重要原因!

「這是什麼劍法?」商隊中其中一人奇怪道。他能看的出來這個劍法並不是多麼的高深,但在眼前這個女人手裡,卻發揮出了遠勝於該有的威力。

「兄弟們,併肩子上了!」這時候,中年人也意識到了眼前的這個女人並不是很好對付的。而且,很快隨著交手,但也知道了秦盈盈的實力是藍天境!

雖然秦盈盈的實力超出了他們的預料,但他們並不是很害怕,畢竟說到藍天境他們有三個,而且中年人還是藍天境後期的高手。

「雨散人間,霧色迷人!」

又是連續一個組合招在秦盈盈手中使了出來,這本來就是兩個相關不大的劍招,可在秦盈盈手中卻把兩招化作了一招,不僅有雨散人間的群體性攻擊,而且在攻擊的同時還把霧色迷人的幻術給使了出來。

看到這,不遠處的呂青絲都不由得笑了起來,她沒想到秦盈盈竟然有這麼高戰鬥天賦!

這就在這個時候,商隊的兩個人看她一個人便超這沖了過來,目的呢,也自然是不言而喻了。

當然了,結果也就可想而知了,他們死的很慘,僅僅只是一個照面,呂青絲一掌揮去,然後兩人就齊刷刷的倒下。

如果為首的中年人看到這一幕,肯定會嚇得立馬逃走的。不過現在他想逃也難了,因為一個人在秦盈盈的猛烈攻擊下,他們二十多人的一個商隊現在就只有他們三個藍天境的高手了。

惑妃妖嬈:朕寵定了! ,儘管沒有出來歷練過,但人她還是殺過的,而且還不少。而現在,這本就是一場因為她的大意而多出來的戰鬥,所以秦盈盈自己都有點不願放過自己。

這樣一來, 熱血校園

「雨霧曉色!」

秦盈盈嘴角輕輕一動,雨霧劍法最厲害的一招已經使了出來。目的也很簡單,斬殺眼前三個人!而就在這時候,一旁的呂青絲突然出聲道:「留活口,記得留一個活口啊!」

一聽這話,秦盈盈也意識到了自己有點過了。便稍稍一收劍招,然後本來能一劍殺死三人的招式,突然短了一個節拍,只殺掉了兩人,而剩下的則是為首的中年人。現在的他,真是什麼都不想了,除了跑,他真的沒什麼好想了。

不過他還是沒跑掉,這次擋著他的卻不是秦盈盈了,而是呂青絲。雖然不是在他眼裡殺人如麻的秦盈盈,但他的下場無疑更慘。

輕輕的玉指一點,中年人發現自己的左臂已經被廢。這不是最終的結局,左臂之後便是右臂,然後是左腿,右腿,轉眼間中年人的四肢已經被廢然後癱坐在地上,而呂青絲還好像沒事人一樣看著後面的秦盈盈呢?

「這麼快啊?」看著呂青絲幾乎在瞬間就解決了敵人,秦盈盈有些羨慕也有些嫉妒。

呂青絲則是笑了笑道:「沒什麼,我年齡比你大,快些也是應該的!」

「就是,我還年輕,你都老了,你厲害也是應該的嗎?」秦盈盈則是不放過一絲一毫可以奚落呂青絲的機會。

呂青絲無奈地笑了笑,道:「我年齡雖然比你大,但也只不過大了十來歲罷了!」

此話一出,呂青絲神色一變,她沒想到呂青絲竟然這麼的年輕,只比自己大十歲,但已經有了這樣的實力,她還能在說什麼呢?

「好了,別看了,趕快審問吧!」看了一眼秦盈盈,呂青絲開口說道。 我們這邊有了闊少這群二代的支持,士氣陡然高漲。畢竟這群二代平時磕著碰著,他們那些家長都急得跟馬猴似得,現在一旦和郭棟樑開戰,也不知道郭棟樑忍不忍心下手。

郭棟樑鐵青著臉剛要對闊少說話,忽然,站在高處的馬建忠忽然指著郭棟樑的後方喝了一聲:「郭棟樑,你的後面有人偷襲。」

我們雖然看不見郭棟樑的後面,但隱隱約約能聽見郭棟樑的後方一陣嘈雜、混亂的聲音,這不經讓我們心中竊喜。

「你們敢偷襲我?」郭棟樑惡狠狠的望著我。

「不,不是黃濤的人,是..他們的胸口綉著蒼龍,是..是殺神,是殺神,他們全體出動了,全體出動了。」馬建忠的表情十分複雜,有歡喜有震驚還有憤怒,一邊拍手稱好一邊開始叫罵起來。

「綁帶!」郭棟樑的表情十分猙獰。

「綁帶!」我也高喝了一聲,因為這已經是千人級別的戰鬥,雙方都擔心誤傷,都會在自己一方的胳膊上綁上不同顏色的絲帶。


「殺神他們來幫我們啦,兄弟們,乾死他們。」我都還沒有下命令,人群中闊少大呼了一聲,高舉著自己的雙節棍沖入了對方的人群中。那群二代平時就沒少干欺負弱小,持強凌弱的勾當,現在他們也仗著自己的身份衝進人群胡亂的砍殺著,而且下手特狠特陰險。

起初的時候郭棟樑他們愣是不敢還手,只能舉起自己的傢伙簡單的招架著,可等到闊少帶領的二代們擊倒了一大片,郭棟樑這才咬著牙命人回擊著。

我見闊少的那群二代首當其衝的沖在了最前面,急忙揮舞著手中的甩棍大喝了一聲,沖啊!

我們三百多人雖然在人數上佔據劣勢,但卻如餓狼撲食一般湧向了郭棟樑的人群中。

我緊拉著蝦米問殺神是誰?怎麼大家都好像知道,就我一個人不知道似的。

蝦米哎呀了一聲,不耐煩的說道:「濤子,你就別裝了,沒想到你竟然能把殺神請得動,真行。」說完之後,蝦米一罷手掙脫了我的束縛,揮舞著手中的鋼棍衝進了人群中揮灑熱血。

我腦袋中一頭霧水,我雖然知道這些殺神可能和我媽有關係,但是卻沒想到能給予我們士氣上這麼大的鼓舞。緊接著,我也揮舞著手中的甩棍沖入了人群中見人就打,照頭就爆。

忽然間,我的肩膀上猛地被人抽了一棍,火辣辣的疼。我立即轉過頭,發現郭棟樑手中也拿著一根甩棍正向我的腦袋上狠劈了過來。


我急忙抬起手中的甩棍找架著,可郭棟樑的力氣實在太大,儘管這一擊我用甩棍招架住沒能砍中我的腦袋,但卻震得我的虎口一陣撕心裂肺的疼。我低頭一看,右手虎口處被徹底的撕裂,滾燙的鮮血沾滿了我的手掌心。

「黃濤,今天我就清理門戶,殺了你。」緊接著,郭棟樑從腰后摸出來一柄匕首,另一隻手持甩棍又向我砍了過來。

郭棟樑的強悍我早就有所了解,但沒想到這傢伙竟然在背後偷襲我,剛剛在背後的那一甩棍加上我的虎口崩裂,在郭棟樑的打擊下,我只能勉強換左手持棍抵擋著。

砰!

忽然我的耳朵被震得嗡嗡作響,抬眼發現此時李師手中的勾魂鏈結結實實的打在了郭棟樑的甩棍上,兩者撞擊的力量綻放出星星火花。

緊接著,郭棟樑手中正向我揮來的甩棍直接被李師的勾魂鏈打飛。在那一剎那,我的心中無比震撼, 極品妖孽歸來

「濤子,把他讓給我吧。」李師兩眼炯炯有神,猶如武神附體一般手持鐵鏈赫然立地。

「今天,你們都得給我死!」郭棟樑的身體高高躍起,另一隻手握著匕首向我俯刺了過來。

在這電光火石間我根本就來不及做任何的抵擋,眼睜睜的看著郭棟樑那錚亮的匕首劃破空間向我襲來,這一瞬間,我背上的汗毛乍立,我心中認定,我這一次肯定死定了。

可在我一眨眼的剎那,只見郭棟樑的身體向我的另一邊傾斜了過去,噗通一聲倒在了我的右手旁。

而我這時才反應過來,發現李師手中勾魂鏈的另一端已經完全沒入到郭棟樑的腹部,粗大的鐵鏈也伴隨著郭棟樑落地的那刻砰的一聲落在了地上。

李師將勾魂鏈一拉,郭棟樑的肚子上就好像憑空出現了一個泉眼,火紅的鮮血如同泉水一般咕咚咕咚的冒了出來。

我知道李師勾魂鏈的兩頭是錐形的尖刀,一旦被刺,鮮血將止不住的流失,而且這樣的傷口在醫學上極難縫合。

郭棟樑趴在地上用手緊握著傷口,另一隻手握著匕首還要來砍我。

這一次我居高臨下將郭棟樑的動作一覽無餘,怎麼可能還會被他砍到,急忙往後退了一步左手揮舞起甩棍照著郭棟樑的頭就打。

我不知道打了多久,但我清楚如果今天郭棟樑不完蛋,那我就沒理由還能站著,所以這一次我是拽足了狠心。

「郭棟樑死啦,郭棟樑被濤哥打死了…」

我也不知道誰先喊了一聲,周圍的喊殺聲頓時就被這道聲音徹底的淹沒,我看著已經是有進氣沒有出氣的郭棟樑,這才停下了手來。

跟著,郭棟樑那幾百號人就開始潰敗,逃的逃,跑的跑,還有一部分人扔下手中的傢伙放棄了抵抗,始終不放棄抵抗的自然是遭受到了我們這邊人的棍棒伺候。

中華文化博大精深,擒賊先擒王,這句話還真他娘不是蓋的。我想剛剛郭棟樑原本就想和我打持久戰,然後將我的人全部耗乾耗盡,可沒想到竟然會有人背後偷襲他,所以才讓他不得不先對我下手。只要能滅掉我,我的那群人將會群龍無首不攻自破。

可郭棟樑的如意算盤打得啪啪作響,也的確不錯,可他千算萬算就是沒料到李師他們一直都在我的不遠處保護著我,豈容他能輕易得手的道理。


「勝利!勝利!勝利!」我高舉著手呼喚了起來。

緊接著整個亂墳崗上都充斥著我們戰勝的歡呼聲,而等我再在人群中開始搜索起來的時候,竟然完全都沒有看見所謂「殺神」的人。不過在遠處倒下的一大片人的身上沒有任何的傷痕,卻如羊羔一般躺在地上,我想這應該就是殺神的傑作了吧。

我心中不禁感嘆,看來我和我媽之間的關係還是要繼續保持神秘,否者那群殺神組織為啥不肯露面呢?

緊接著我們的人就開始打掃戰場,將我們受傷的兄弟全部送去醫院,而郭棟樑他們的人自然是愛死愛活,我現在可沒那麼多時間來料理他們。

「濤哥,郭棟樑就交給我們吧。」徐剛和夜鶯走到我的跟前,讓幾個兄弟將郭棟樑抬起來就向亂墳崗的後山走去。

我知道現在屬於郭棟樑的時代已經結束,而屬於我的時代才剛剛來臨,從此以後我黃濤的名字將會記載在整個市區地下世界的歷史之中。

「行啊,黃濤,以後我可要跟你混了。」闊少的模樣有些狼狽,身上沾滿了鮮血,不過看著他精神抖擻的氣勢應該沒啥事,這也讓我放心了下來。

「闊少,你能不拿我打趣嗎?剛剛要不是你帶領著這幫兄弟衝散了郭棟樑的隊伍,我還不一定能贏呢。」的確,闊少他們在這場戰役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要不是他們這群二代的身份讓郭棟樑的人心生忌憚從而不敢下狠手,我還真不一定能夠打敗郭棟樑。


闊少笑道:「我的飛機票你可千萬不要忘了給我報銷,這些可都是用的我這群兄弟們的血汗錢湊來的。」

「當然當然!」現在我打敗了郭棟樑,郭棟樑的地盤自然是盡歸我所有,我怎麼還會差那麼一點兒錢呢? “大小姐,你沒事吧,彆着急起來,先把這個吃下去吧。”解決了守城將領以後,聶塵轉過身正好看到臉色慘白的李曉琪正準備站起來,連忙跑了過去說道,說着從懷裏取出了幾顆散發着淡淡藥香的丹藥遞給了李曉琪,李曉琪也沒有拒絕,將丹藥接過來直接服了下去,並運功消化起了丹藥,而聶塵似乎是認爲李曉琪恢復的有些慢,於是又伸出一隻手貼在了李曉琪的後背,將他的噬天·修羅之力緩緩的輸入到李曉琪的體內幫助李曉琪消化丹藥的能量。

“阿塵那個人已經綁好了,嗯?大小姐,你,你這是怎麼了,沒事吧?”就在聶塵幫助李曉琪恢復的時候,小青從屋裏走了出來正好看到了李曉琪一臉虛弱的表情,趕忙跑了過去,有些着急的說道,原來剛纔那名有着魂將巔峯級別的守城偏將趁李曉琪不注意的時候偷偷的溜進了李曉琪房間,想要抓住小青來威脅李曉琪,結果正好遇上了剛剛從無盡血海空間裏出來的聶塵,而聶塵雖然不知道這個守城偏將到底是什麼人,但是看他那副偷偷摸摸的樣子也能知道他一定不是什麼好人,於是聶塵也懶得廢話,手一揮就將那名守城偏將給打暈了過去,也就是在那個時候聶塵感應到門外李曉琪氣息的虛弱,所以也顧不上盤問那名守城偏將,只是吩咐了一下小青讓她將那名守城偏將捆起來,便跑了出來,正好看到那名守城將領想要殺死李曉琪,所以才連忙衝了上去,及時的擋住了守城將領的攻擊。

“沒事的,幸好阿塵出來的及時,正好救下了我。”看着小青那一臉擔憂的表情,李曉琪微微一笑說道,說着那幾顆丹藥的藥力也終於在聶塵的幫助下全部揮發出來了,一下子就幫助李曉琪恢復了六七成的魂力,再加上聶塵往其體內輸入的那一絲噬天·修羅之力使得其實力竟然還有所提升,已經達到了下位三品魂君巔峯大圓滿,這倒是讓人所沒有想到的然而就在李曉琪爲自己實力提升而感到高興的時候,客棧外卻突然傳來了一陣陣的轟響聲,聶塵聽到以後閉上眼睛,用神識稍稍感應了一下才睜開眼睛說道:“外面又來了不少人,其中大部分都是魂士和魂將級別的魂師,還有三名魂君級強者以及一名下位魂王級別的強者,只不過那名下位魂王級強者身上的魂力波動並不怎麼穩定,想必是剛剛纔突破成爲魂王級別的吧,實力從總體來說還算不錯,這樣,你們倆先進去吧,外面就交給我了。”

“嗯……好吧,那就交給你了,走,小青我們先回去。”聽了聶塵的話,李曉琪也並沒有逞能,而是點了點頭說道,說着便在小青的攙扶下緩緩的走回了屋裏,沒辦法,雖然他的魂力已經恢復一大半,但是身上的傷完全可以令她的戰鬥力減弱到一半以上,要是以這種狀態上場的話,對付一般那些魂士和魂將還差不多,但要是被哪個魂君級強者盯上的話,那麼她基本上就沒什麼勝算可言,所以與其在那裏給聶塵當累贅,還不如先回去恢復一下實力的好,而聶塵在看着李曉琪回到屋裏以後,臉上之前那副柔和的表情頃刻之間便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副陰沉到了極點的表情,掃視了一眼那些還活着的守城士兵,聶塵冷冷的說道“別害怕,我下手很快的,保證你們不會有任何的痛苦,而且也別怪我,要怪的話,就怪你們跟錯了主子,所以,現在你們去死吧……”

噗、噗、噗! 聶塵的話音一落,只見他手輕輕一揮,其他也沒見有什麼動作,可是那些守城士兵的眼中的生機卻開始漸漸的消失了,身子也不由的向地上倒去,當然如果仔細觀察的話,還是可以發現,在這些死去守城士兵的眉心處都會有一個密不可聞的細洞,原來就是聶塵剛剛那一揮手便發出了數十道由噬天·修羅之力凝結而成的能量細針,一下子穿透了那些守城士兵的眉心,所以才能在一瞬間就殺死了這裏所有的守城士兵,當然這也是在聶塵不知道他們之前做了什麼事情的情況下,否則的話,以聶塵的性格是絕對不會讓他們死的這麼“舒服”,至少也要用連靈魂都能焚燒的修羅之火先給他們“暖暖”身子再說。

解決了這些守城士兵以後,聶塵也沒有在屋裏停留,轉身向外面走去了,只是他沒有注意到,就在他轉身離開的時候,那些已經死了的守城士兵身上都散發出了一絲淡淡的血紅色氣息,並紛紛鑽入他腰間的那顆淚珠狀的血紅色晶體之中,而這顆血紅色晶體在吸收了這些血紅色的氣息以後,竟然也發出了一道看起來極其妖異的血色光芒,不過那也只是一閃而逝罷了,所以聶塵在感覺到有些異樣以後只是有些奇怪地看了一眼腰間的那顆血紅色晶體以後也沒怎麼在意……

此時在客棧的外面,大批大批全副武裝的士兵已經將整座客棧團團包圍了起來,而之前那名一副趾高氣揚樣子的少城主施田勝現在卻是一臉委屈之色的站在一名看起來極具威嚴之勢的中年男子身旁,臉的兩側還各帶着一個巴掌大的紅印,看起來倒是十分對稱,在那裏嘟囔着嘴也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臭小子,有什麼事就大聲的說出來,少給老子在哪裏唧唧歪歪的沒完沒了。”似乎是被施田勝嘟嘟囔囔的聲音弄煩了,那名中年男子露出了一副頗爲頭疼的表情大聲說道,沒錯,敢在仟樺城裏這麼罵施田勝的也就只有施田勝的那個城主老爹施屠了,對於自己這個唯一的兒子,施屠實在是頭疼的受不了,以前施田勝還小的時候,他只知道一味的嬌寵他,結果就養成了現在施田勝這種自大狂妄的性格,本來施屠也不怎麼在意,畢竟他所在的這個仟樺城基本上就屬於那種既不拉屎鳥不生蛋的地方,平時根本就沒有什麼外人會來這裏,就算有人來也不過是一些普通的老百姓,欺負也就欺負了,但是沒想到今天他正在家裏享受着晉級爲魂王級強者的力量的時候,突然感應到他手下那四大魂君級強者之一守城將領氣息的消失了,這下可把施屠被嚇了一大跳,還以爲是仟樺城遭到什麼突然襲擊了,於是施屠連忙調集人馬趕到了這裏,結果正好看到他兒子站在門外一臉耀武揚威的樣子,施屠的心裏頓時就有了某種不祥的預感,走上去一問果然又是施田勝惹的事,這下子把施屠給氣的,二話不說,啪,啪,在施田勝的臉上狠狠地抽了兩個大耳光,然後佈置好兵馬,嚴陣以待着裏面的人走出來。

“父親大人,我不就是調集了一些人馬,讓他們幫我把那兩個小妞給抓起來,您至於上來就給我兩個大嘴巴嗎,疼死我了。”聽了施屠的話以後,施田勝一臉委屈表情的對施屠說道,以往別說是他調集些兵馬幫他抓女人,就算是他殺了別人全家,施屠也頂多就是說他兩句罷了,也從來都沒有上來就打他的,可是今天施屠不光打了他,而且還是當着這麼多人的面直接給他兩個大耳光,也難怪施田勝會感覺有些委屈,而施屠在聽了施田勝的話以後氣得差點沒再給施田勝兩個大嘴巴,但是看着兒子臉上那兩個通紅的巴掌印,施屠到頭來還是沒忍心打下去,只好憤憤的把手給放了下來,但是就在這個時候,施屠的臉色微微一變,臉上滿是凝重之色的看向了客棧的大門,只見聶塵正一臉淡然之色的從客棧裏緩緩的走了出來,手裏還提着一個圓球狀的東西,仔細一看竟然是那名守城將領的人頭…… 「說,姓名!」蹲在中年人面前,秦盈盈一臉嚴肅地說道。

中年人不語!

「快說,不然就殺了你!」秦盈盈厲聲說道。

中年人繼續不語!

「說不說?」秦盈盈繼續說道,不過此時她已經用上了動作,一腳踩到了中年人的腳上。

中年人除了慘叫的一聲外,還是什麼都沒說、

秦盈盈不耐煩了,審問個人還出現這種情況,平常的話就算了,可現在偏偏有呂青絲在她身旁,她這臉還真有點掛不住。

「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如果你還是什麼都不說的話,我就直接殺了你!」秦盈盈威脅道。

「說什麼說,說了我就能活?你們可不想會留活口的樣子,說是死,不說也是死,我為什麼還要成全你們呢?」

中年人終於說話了,不過好像說了也等於沒說,畢竟秦盈盈是從中沒得到一點有用的消息。


呂青絲突然走了上來,掃了一眼秦盈盈,突然笑了出來,「審問直接問重點就行了,幹嘛這麼麻煩?」

「說吧,你們是從哪條路進來的?說了我們就讓你痛快死,不說就讓你痛苦死,你自己選擇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