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58 Views

管家見他答應下來,也送了一口氣,連忙恭敬的說道“秦先生,淩小姐,請下樓,車在下面。”

Written by
banner

看來李家的能力的確不小啊,秦少傑暗道,這麼短的時間,連我跟師姐的名字和住處都查到了。不知道還知道些什麼。

黑色的勞斯萊斯幻影,飛快的行使在路上。但在車裏,卻感覺不出外面的吵鬧和一點震盪,可見這車的性能。也不愧被稱之爲路上的移動城堡。

車內裝飾極爲豪華,電腦,車載冰箱一應俱全。座椅寬敞舒適,空間也很大,在裏面打滾都沒問題。

秦少傑第一次坐這樣的好車,看着車內的豪華,不禁感嘆,有錢人的生活就是這樣啊。

自己賣了終南山那塊地,纔得到一千萬,還買不起這樣一輛車呢。

不過一想,突然發現,地賣是賣了,不過,這地契卻還在這裏。這到有意思啊,這是收買人心呢。秦少傑心裏暗道。

“秦先生,到了。”正想着,車卻已經停了下來。

看着眼前莊園式的別墅,秦少傑心裏感嘆,真是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啊,你家裏算上三代,也不過不到十人,住這麼大的別墅,還空出這麼多地,難怪房價貴的要死呢。

“秦先生,歡迎光臨寒舍,少雄深感榮幸。”剛走到別墅大門口,就見到一個三十多歲,相貌堂堂,舉手投足只見都散發着貴族氣息的男人走了過來。對着秦少傑伸出手。這人,就是李家現在的家主,李少雄。

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見人家主動出來迎接,秦少傑也伸手,跟李少雄握了握。

“凌芳小姐,歡迎,久聞淩小姐美若天仙,如嫦娥下凡一般,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甚至大大超出了李某的想象。”李少雄客氣的跟凌芳說道。

凌芳只是點了點頭,也沒說話。

“我先自我介紹一下吧,在下李少雄,很榮幸能請到二位。”

切,還久聞大名?今天之前,誰知道你是誰。有錢人,好虛僞。

秦少傑在心裏一陣腹誹。

“少雄,你就是這樣待客的嗎,還不請客人進來。”門口突然傳來一個威嚴的聲音。

秦少傑望去,只見一個七十多歲的老頭站在門口,雖然頭髮已經花白,但精氣神卻不錯,眼神銳利,想來,這就是李少雄他爹了吧。

“對不起,二位,怠慢了。裏面請。”李少雄聽到老頭說話,趕忙做了手勢,請秦少傑跟凌芳進屋。

“兩位年輕有位,能結實兩位小有,援朝深表榮幸。”老頭笑呵呵的說道。

“這位是我父親。”李少雄在一旁說道。

既然人家這麼客氣,上上下下一家都出來迎接了。秦少傑也不好意思不應。

笑呵呵的說道“李老先生聞名京華,晚輩早就聽說過,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切,不就是這一套麼,我也會。秦少傑想道。

“哈哈,都是些虛名,兩位,裏面請,李某一備下薄酒,請。”李援朝笑着說道。

兩人皆是互相恭維,今天才互相知道對方,兩人都知道。偏偏還都在這裏掉文袋子,互相客氣來,客氣去的。

“秦小友,今天在拍賣會見到小友的大手筆,果然是年輕一輩的俊傑。有膽量,有豪氣。”幾人坐定,李援朝說道。

“李老謬讚了,我只是京華大學大一的學生,何來的膽量跟豪氣。”

他NND,這麼說話可真累,要不是小爺我看了不少古代的醫術,跟你這麼說話,非累死我不可。

“哦?秦小友還在上學嗎?”李援朝問道。

“是啊,上學呢,我不上學,還能幹嗎呢?”秦少傑笑了笑說道。

這小狐狸,就會繞彎彎。

李少雄在暗暗想道。

“不知道家父是?能教養出秦小友這樣的兒子,也當真是另李某敬佩,不像我這不爭氣的兒子。”李援朝笑呵呵的指了指李少雄說道。李少雄也不說話,就坐在那聽着他們對話。

看我年輕是吧?這麼快就想套話了?秦少傑暗道。

“李老,家父說過,要讓我自己闖出一番事業,不得提起他的名字,不能仰仗家裏的能力。所以,請見諒。”秦少傑打了個哈哈說道。就算我說了,嘿嘿,你們相信麼?我老爹是批發服裝的,你們會去買幾件衣服麼?這老狐狸,看我年輕,就沉不住氣,想誆我話。

卻不知,李援朝也在心裏暗道:這隻小狐狸。 飯菜很快都上來了,兩人邊吃,邊有一句沒一句的聊着,李援朝試圖再次套秦少傑的話,卻也被秦少傑三言兩語的打了個哈哈混了過去。

“秦小友,來,喝茶。上好的大紅袍,弄這茶葉,可不容易啊。”飯後,李援朝拉着秦少傑又準備開始聊天。

“呵呵。”秦少傑笑道“我也不懂什麼茶,就算是街邊的大碗茶,我也就是喝個熱鬧。解渴用的。”

“呵呵,秦小友還真幽默。”李援朝笑道。

幽默個屁,你把我請來,就這點事嗎?繞來繞去,還不是爲了夜明珠,這點花花腸子,還真當別人是看不出來麼。這些人,真無聊。說話都這麼費事。秦少傑想道。

“秦小友,其實這次把你請來,是有兩件事。”李援朝喝了口茶說道。

終於來了啊。秦少傑暗道。

“其一,老夫對秦小友下午的表現很佩服,好久沒見過你這樣的年輕人了。呵呵,有老夫當年的風範。”李援朝說道。

有你當年的風範?靠,你還真會往自己臉上貼金,秦少傑一陣腹誹。也不說話。

“其二,老夫是想問,這夜明珠,可否轉讓給我。”李援朝緊緊盯着秦少傑說道。語氣堅定,似乎不容秦少傑反駁一般。

秦少傑纔不管你是誰,是做什麼的,既然你想要,拍賣會的時候幹嗎去了,現在又把我請來,讓我轉讓給你,門都沒有。

“這個,李老,我就無能爲力了,家父也很喜歡這個夜明珠。”秦少傑拒絕道。就像沒看到李援朝的眼光一樣。

“這麼說?你是不肯了?”李援朝笑眯眯的問道。可這笑,卻是似笑非笑。

這老頭,不僅是老狐狸,還是隻笑面虎。秦少傑想道。

“當然不肯了。李老,這麼說吧。我如果說,要您客廳的那副字,你肯讓給我嗎?”秦少傑也笑眯眯的問道。一時間,客廳裏開始充斥着淡淡的**味。

“你放肆。”李援朝還沒說話,一旁的李少雄先開口喝道。

“這是乾隆爺當年親筆題字,御賜給我李家的。豈能說給你就給你呢。”

“你也知道不能給我啊?”秦少傑不屑的說道。

“商王?你們這一家,都是屬狐狸的,也當得起這兩個字?別說你們從沒做過虧心的事啊。”秦少傑率先撕破臉皮,不屑的說道。

“你……”


“少雄,閉嘴。”李少雄還想再說話,卻被李援朝喝住。

“秦小友,你這說的是哪裏話,俗話說,買賣不成仁義在。這有是何必呢?你跟少雄都是年輕人。不要把關係弄僵了,這樣對誰都不好吧。”李援朝緩緩說道。

這老狐狸,還真沉得住氣。秦少傑想道。

“那既然李老這樣說了,那我就告辭了,謝謝李老的招待。”秦少傑給凌芳打了個眼色,兩人便起身準備往外走。

“那老夫就不遠送了。管家,送客吧。”李援朝喊道。

“這老頭,還真夠狡猾的。”出了大門,秦少傑對凌芳說道。

“你害怕他嗎?”凌芳問道。

“害怕?”秦少傑撇撇嘴說道。“就憑他?有錢怎麼樣?再有錢對我不也是沒辦法?”

“呵呵,真的對你沒辦法嗎?”還沒走出別墅的正門,便聽到身後想起一個聲音。

“喲,這不是李少雄李大公子嗎?怎麼?捨不得我?”秦少傑笑道。

“呵呵,老夫想得到的東西,還從沒失敗過。你以爲你能輕易的走掉?”這時候,李援朝也緩緩走了過來。身後跟着不少穿西服的保鏢,其中,還有一人,穿着一身道袍。


“少傑,那人是修行中人。”凌芳小聲對秦少傑說道。

“看出來了,還是練氣期的。不用怕他。想必這老頭精神這麼好,也是他教了些練氣的法門,要說真的打起來,他什麼都不是。江湖騙子而已。”秦少傑不屑的說道。

“秦小友,呵呵,我勸你,還是把夜明珠轉讓給老夫吧。”李援朝笑着說道。

“哎,你以爲你身後這些穿着西裝的爛番薯,臭鳥蛋能攔得住我嗎?”秦少傑看着李援朝說道。


“哦?難道秦小友還是練家子?” 紫竹林一 。“不過沒關係,呵呵。我身邊這位道長,可不是你能對付得了的,有些事情,你是接觸不到的。”

緊接着,李援朝對黑西裝保鏢喊道“去,把他們倆都抓起來。”


“喲,這是真要動手嗎?”秦少傑笑道。

“師姐,這些傻蛋,你能打發的了吧?”秦少傑看着凌芳問道。

“嗯。”凌芳只是嗯了一聲,也不多說。

“那好吧,這些人就交給你了。”秦少傑說着,躲到一邊,準備看熱鬧。

保鏢門一哄而上。

要說這些保鏢,大多是保鏢公司訓練出來的,退伍的軍人也有幾個。 頭號偶像 ,凌芳也是金身期的高手了,就算不用法術,不用真元,就靠自身的功夫,對付他們也是綽綽有餘的。

不到片刻,十幾個保鏢便都躺在地上起不來了,都是被凌芳打暈了過去。

“老頭,怎麼樣?好玩不?”秦少傑看着李援朝笑道。

這李援朝經商多年,對這些事情早就見怪不怪,也只是一瞬間的驚訝,便恢復了平靜,淡淡的說道“哼,別高興的太早,功夫好又怎麼樣?我身邊這位道長,卻是你不能理解的存在。”

隨後轉頭對道士客氣的說道。

“道長,就麻煩你出手了。”

“嗯。兩個小娃娃,雖然有些功夫,但貧道出手,還是手到擒來的。”老道士摸了摸山羊鬍說道。還頗有幾分仙風道骨的感覺。

“小娃娃,別說老道欺負你。趕快束手就擒,不然老道仙法一出,你就要受苦了。”老道士站了出來,指着秦少傑說道。

“哦?仙法?是這樣嗎?”說着,秦少傑虛空一畫,捏了個指決瞬間打了出去。

“砰”老道士還沒反映過來,只見一道金光閃過,自己胸口便如被重錘擊中一般,身體瞬間倒飛出去,哇的吐了一口血,便不甘心的暈了過去。

“你……你……”李援朝這下淡定不了了。本來以爲那老道士就夠厲害的了,可他哪知道修行界這些道道。“你……難道也是修行人?”李援朝問道。

“喲,你才知道啊?不是調查過我了嗎?”秦少傑嘲笑道。

“管家,開槍”只聽李援朝突然喊道。

“嗖”只見道黑影飛過。然後便聽到“啊”的一聲慘叫。只見一隻斷手在地上抽蓄,手上還握着一把槍。管家卻抱着手腕,躺在地上直打滾。

而這時,秦少傑的身後,卻出現一把血紅色的長劍。 “你……你究竟是什麼人?”縱使是見多識廣的老狐狸,李援朝也嚇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指着秦少傑顫抖着問道。

“我?呵呵,我就是你說的那個不瞭解的存在咯?”秦少傑一邊向李援朝走過去,一邊說道。

“你……”李援朝顫抖着,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看着那把血紅色的劍一直環繞在秦少傑四周,深怕給自己也來一下子。

他怕死,非常怕,家大業大,富可敵國,有享用不盡的財產,自己的晚年一定很豐富。可如果自己死了,那就什麼都沒有了。

“秦……秦道長。是我不對,老夫,老夫我被迷了心竅。還請秦道長饒過我吧。”李援朝這時候也顧不得臉面了。趕快求饒道。

“屁,我可不是那個什麼狗屁道長。現在知道求饒了?剛纔不是還想用強嗎?”秦少傑撇撇嘴,不屑的說道。

“這……秦,秦先生。我是有眼不識泰山。您繞過我這一次,以後有用得着我李家的。援朝必定效犬馬之勞。”李援朝癱坐在地上,顫顫巍巍的求饒到。

“爸,求他幹什麼。”突然,只見李少雄一把撿起管家的斷手,從手中把槍拿了出來。對着秦少傑就要開槍。可突然發現,自己居然不能動彈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