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51 Views

那一個月的集訓,基本上就是地獄般的折磨,甚至還有一位隊員特殊情況下死亡。但大家都知道,集訓有着死亡名額,唯有你一直努力的向前,纔不會落後,也不會死亡。

Written by
banner

當時有三十幾名參加集訓的隊員,到了最後只剩下了三名隊員成功。

商天雄壞笑着坐在奧迪跑車中,手把持在方向盤上,特意的搖下了車窗,得意的對張楠壞笑道:“你看,咱也有車了。”

“得瑟什麼?”張楠不好氣的回了一句,發動了車子,朝着家的方向開去。

商天雄越看張楠生氣的樣子,越是覺着特別的有型,剛剛啓動了車子,手機響了起來,發現是蒼姐打來的電話,接起了電話問道:“什麼事情,蒼姐?”

“出來聚聚,喝點吧?”蒼姐笑着問道。

“怕是沒有時間....!”

“吱...咚!”一聲急剎車的聲音,商天雄說了一半的話,發現一輛奔馳跑車,速度之快的將張楠的車撞到了一邊。

“飆車族?”商天雄一眼便認了出來,慌忙的對蒼姐說道:“我有事情,先不說了!”

掛了電話,朝着張楠車的方向開了過去,到了跟前發現張楠已經氣鼓鼓的下了車,正朝着已經開走的奔馳跑車憤怒的喊道:“什麼玩意,當馬路是你們家的嗎?”

“嘿,你沒事吧?”商天雄看對方還能大聲的咒罵,分明沒有什麼事,特意的關心問道。

“能沒事嗎?你看看這車被刮出了這麼長一道口子,新車,新車!”張楠憤怒的喊道,心想自己這幾天怎麼了,爲什麼一買新車,就會被刮的不成樣子。

“對,從你來了以後,我的車就開始不平靜,你呀,就是一個禍星。”張楠又是把所有的責任推給了商天雄,商天雄十分無奈的說道:“好吧,隨你便!我幫你抓住那個飆車族,咱們的車能讓他白白的給颳了。”

說完,他便是油門踩到底,朝着奔馳跑車開去的方向追去。如同一道煙塵,一瞬間銀白色的奧迪跑車便已經不見了蹤影,張楠懊惱的手摸在額頭上:“瘋子,瘋子!”

“阿嚏,阿嚏!”商天雄極速開着車,忍不住的打了兩個噴嚏,呵呵笑道:“一想二罵三唸叨,你又詛咒我。”

“傻b吧?”

“怎麼開車的?”

“哎,真牛比,朵朵追上,追上!”車流極速的街道上,已經被前後兩輛跑車飆車,搞的一些司機搖下了車窗大罵道。不過在一輛水紅色的保時捷跑車上,一位看年紀也就在十七八歲左右的女孩。頭上扎着兩根馬尾辮,由於跑車是帳篷着,隨着極速灌來的風氣,一對馬尾辮來回的晃盪,在看到兩輛跑車飆車中,趕緊的叫道架勢位置上的女孩。

架勢坐上的女孩,長連衣裙,臉色稚嫩和馬尾辮女孩年齡十分相符,唯一不同就是眼神冷冽,架勢車輛更是遊刃有餘,輕笑道:“小旋風又開始飆車了,蘭蘭,他一定是爲了你去參加省際國道的飆車賽了吧?”

“管他的那,不過我更加的關注他後面的那輛車,車技真的很棒。沒有發現本來他已經被小旋風拉開很遠的距離,但在這短短的時間中,竟然可以迅速的追上去,這等技術恐怕要和你差不多了吧?”蘭蘭嘟着嘴,特別對小旋風后面那輛車給予了很高的評價。

“跟我比,哼哼!估計他還不是個,坐穩了!”朵朵被蘭蘭這麼的一激將,油門直接踩到了低,灌速中蘭蘭的馬尾辮更是朝後甩去,小手緊緊的抓着車內的把手,心中說道:“朵朵不愧是飆車大賽的亞軍,這車速夠刺激!”

商天雄熟練的駕駛着奧迪跑車,已經即將追上奔馳跑車,但奔馳跑車的車主,透過倒車鏡看到後面的車正緊追不捨,故意的在馬路上來了一個三百六十度的漂移。

“小樣,你他、娘、的真不要命!”商天雄趕忙的踩住剎車停下,狠狠的罵道。

“哼,你也就這兩下子嗎?”小旋風臉色陰狠的說了一句,擺正車的方位,繼續朝着省際國道開去。

但商天雄根本沒有放棄,一直還在緊追不捨,蘭蘭到是有一些的失望,撅着嘴對朵朵說道:“沒有想到他也就這兩下子,小旋風的一個飄逸,便讓他停下了車。”

“沒那麼簡單!”朵朵冷笑了一聲說道。

從她專業的角度上來看,後面的那輛奧迪跑車,分明是爲了保住車子安全,纔沒有做出相應的舉動。這一點在對方還在緊追不捨,就已經十足的說明。

“朵朵,你耍耍他!”蘭蘭有一些的來氣說道,畢竟剛纔她對奧迪跑車抱有十分的把握可以贏了小旋風,但剛纔的情況讓她十分的掃興。

“做好了!”朵朵到是也有這個想法,她也想試試看對方是刻意掩飾,還真是沒有什麼本事,踩實了油門,朝着商天雄的車便極速開了過去。

商天雄看奔馳跑車開去的方向,正是省際國道,一般飆車手都願意選擇省際國道。首先便是警察少不好管制,再有一點道路經常長年不修理,道路非常的不堪。

但就是這樣的道路纔會更加考驗飆車手的技術,所以,不少的飆車手將賽道選擇在了省際國道。看奔馳車開去的方向,一定是參加飆車比賽,他只需要一路跟着,等到了地方在和對方理論,如果理論不同自然只有強硬的手段了。

“哎哎,面叔叔,就你這速度直接和牛差不多,咯咯!”忽然,他車後一輛保時捷跑車超過了他,敞篷車中一位扎着馬尾辮的女孩,大聲的對商天雄叫喊道。

商天雄根本不願意理會對方,一看就是有錢人家的女兒,不願意學習,就願意喜歡做冒險刺激的事情,比如飆車! 省際國道3AA檔口,夜晚之時已經沒有太過的貨車行走,但在這個時候已經聚集了百十來輛的豪華跑車。短胸齊畢小短裙的美女,更是扭動着身體跟隨車震音響來回搖晃。

“喲喲,這不是小旋風嗎?”一位兩條****的胳膊,完全已經被全部紋身遮擋,看到一輛奔馳跑車到來,迎上前敞着手臂大喊道。

“約翰,今天要不要和我比試一下,玩一把大的?”小旋風英俊的臉龐,長髮一直遮擋住了眼球,搖下了車窗,對紋身男微笑着問道。

“我怕,我會輸的一無所有,等會,車身麥當來了,你和他比比吧!我會賭他贏,哈哈!”約翰太知曉小旋風的車技了,沒有車神在場,他就是這裏的NO1!

小旋風無奈的笑了笑,道:“看來,我....!”

“喂,可是追上你了,剛纔撞了我媳婦的車,你是不是應該賠點?”小旋風的話沒有說完,突然一輛極速而來的奧迪跑車停在了他的側面,搖下了車窗對他問道。

“是嗎?”小旋風認得這車,剛纔它就是死追不捨,一個漂移給甩掉後,還不死心,竟然追到了賽車場。

“啊,還有敢和小旋風要賠償的,哥們,跟你說,就算全警隊的車輛出來,都無法追得上他,懂不懂,認倒黴吧!”約翰忍不住的笑了起來,手支撐在小旋風奔馳跑車擋風板上,對商天雄搖了搖手說道,意思你還是放手吧!

“俗話說的好,殺人償命,天經地義。既然你的車撞了我媳婦的車,賠償必須要有的,跑,只是一個男人的懦弱吧?”商天雄可不想和這些半大小子起什麼爭執,跟他們說的這個小旋風講起了道理。

“跟我講道理,好!如果你能追上我,賠償一分不少,還會給你雙倍。但只怕你沒有機會,敢不敢?”小旋風看車神麥當還沒有來,提前找點樂子開開心。

“真的嗎?”商天雄驚愣的望着對方,想想已經有三年的時間,沒有賽車了,記得非常清楚,上次賽車還是在國外,其中有一部速度與激情的拍攝,他就是擔任過其中的教練身份。

“當然,敢不敢,別回家你媳婦對你大發雷霆了。”小旋風忍不住的笑着問道。

“ok。有錢不賺你當我雷鋒?”商天雄真不明白今天是什麼日子,祖墳上冒了青煙不成,一天竟然掙足了一年的錢。

“好,不過這錢你掙不到,我先讓着你,看了吧!環形彎道過去,有一道土坎子就是終點。”小旋風根本不把對方當成一回事,指了指前方的公路,說道。

“讓我先跑,你豈不是吃虧了,不過你吃虧就是吃虧吧!拜拜了!”商天雄可沒有什麼紳士風格,有便宜不佔,他是雷鋒不成,一腳油門踩到底,瞬間便已經跑出了一公里左右。

小旋風不慌不忙的看了看手錶,對約翰說道:“看了吧,十分鐘,我必跑完,如果前方是車神,我只需要九分鐘!”

約翰有一些的驚訝失色,十公里的路程,十分鐘已經到了極限,再加上中途很多的彎彎扭扭的盤山道。他自認沒有這等的功夫,還沒有等回答小旋風的話。小旋風的車已經如同一道風,極速的朝着商天雄的車急追過去。

商天雄只是前期車速特別快,不過到了彎道的時候,特意的減了減速,一直望着後視鏡。他不想佔這等便宜,剛纔無非只是想佔一個口上的爽快。

要贏就是要讓對方心服口服,不管幹什麼都是這樣,這就是國際恐怖特種兵之王,狼王!

“怎麼了,怎麼了,發生了什麼?”蘭蘭和歡歡終於是到了飆車場,正看到小旋風車速極快開去,分明不就是在比賽嗎?

蘭蘭特別的有一些的失望,伸出了頭,小手打了一下約翰的肩膀,撅着嘴問道:“大塊頭,我們是不是來晚了,麥當已經來了?”

“當然不是,是有個小子不自量力,要挑戰小旋風。這不比賽剛剛開始,那個小子恐怕要慘了。”約翰一看是蘭蘭,給他詳細說了一下剛纔事情的經過。

歡歡聽了後,嘴角微閉,眼睛朝着天空看了一眼,迅速的看向五公里的彎道,車燈正以三百十六度的轉彎,然後,又是一百八十度的側移:“這,恐怕麥當來了也無濟於事吧?”

“怎麼了,歡歡?”蘭蘭看歡歡正直眼,半天都是沒有說話,特別關心的問道。

“沒!”歡歡遲疑的回了一句。

小旋風已經驚出了一身冷汗,剛剛那個彎道險一些就是被對方給超越了。但對方的車技實在太爛了吧!三百六十度的大轉彎一看就是新手,否則,不用在側移一百八十度,好賴這段的路面比較平整,如果是前方的盤山道,真不知道對方有命無命了。

商天雄輕輕一笑,剛纔的車技已經三年之久沒有嘗試,在使起來還是有一些的生疏。其實,如果剛纔想要超過對方簡直易如反掌,但他不想驚惶到對方,對方如果害怕了,一手把不好方向盤,極有可能發生人車翻下車的事故。

他來賽車也不是爲了要人性命,所以,這如果傷及到對方性命的事情,商天雄一律不回選擇,畢竟這做人都是有原則的嗎!

“嘟嘟!”商天雄正在開着車,電話響了起來,拿出了手機,發現是一組陌生號碼,接了起來問道:“你誰?”

“哈哈,你猜我是誰?”對方粗狂乾硬的漢語說道。

商天雄聽得出來這人說話生硬,漢話明顯表達不清,心裏一震不會是地煞三鬼吧?

“劉先生,估計你已經猜的出來我們是誰?放心,我們都是正規的國際殺手,只是要殺你之前,提前通知你一聲,哈哈!對了,你的未婚妻非常的漂亮,我在這邊用高倍望遠鏡看的一清二楚,只需要手一動,哎,美人便會...哈哈!”對方淫笑道。

“你想怎麼樣?”商天雄已經一邊問道,一邊加快了車速。 對方的舉動在清晰不過,就是要逼着他出現,但商天雄明知道要上當,這個當他必須要上。腳踩實了油門。車速猶如在黑夜中的一匹駿馬,嗖嗖的一聲,已經輕鬆超越了小旋風。

小旋風根本不相信已經被對方超過,並且還是在自己沒有警覺的情況,剛纔也就是一道閃電一般,嗖的一聲,在車身擦過。然後,在看對方的車已經超過了他,咬住下嘴脣狠道:“小子,你別拽!”

小旋風的車速已經開始提升,大家在道路兩邊攝像頭傳輸回來的畫面,一個個都是驚訝不已。誰也沒有看到奧迪跑車如何超過了小旋風,畢竟這是一場不值得關注的比賽。

但偏偏這種不值得關注的比賽,出現了意想不到的變化。小旋風已經開速提升車速,更是一次次的車技頻出,認識小旋風的人,都知道,唯有車神的出現,才能讓小旋風如此的發狂。

“喂,和小旋風比賽的是誰?”一輛銀白色沒有標誌的跑車停在了人羣中,搖下了車窗,一位身穿黑色背心男子,臉上紋着一段紋身,衝着約翰問道。

“不知道?”約翰還不知道是車神和他說話,完全已經將精神投入在了小旋風和莫名奧迪跑車的比賽中,隨意回了一句,愣了一下神,側頭看去:“哎呀!麥當,對不起,對不起,你看我太入神了。”

“貌似只有我的比賽你才這樣的入神吧?”麥當對他問道。

“沒錯!可是和小旋風比賽的這個小子,實在是琢磨不透,從來沒有見過。但可以將小旋風逼到如此地步的,整個海城市唯有你可以做到。”約翰正覺着此事蹊蹺,正好車神來了,希望對方可以給一個好的答案。


“人外人有人,天外有天,民間出高手。高手一般都會隱姓埋名,小旋風怎麼會和他比賽的,有什麼原因嗎?”麥當笑了笑,對今晚的比賽比較感興趣的問道。


“說,小旋風好像刮壞了那個小子媳婦的車,於是那小子窮追不捨,最後來到了這裏。小旋風和他打了一個賭,說只要對方贏了他,賠償金翻兩倍。”約翰不敢隱瞞,如實的將整個事情的前前後後說了一遍。

麥當聽了後,呵呵笑道:“這個理由還真是充分,不過,等一會我也要和他比比,賭資自然要大一些。”

商天雄根本無暇顧及贏了對方會得到什麼獎勵,到達了終點向着一個下坡路開了過去,一會的時間消失在了衆人的眼線中。

“怎麼回事,去哪了?”小旋風基本上被人家落下了一公里左右,追到了終點發現人不在了。

開回了始發點,發現車神也已經來了,搖下了車窗,垂頭喪氣的說道:“對不起,麥當看來我們的比賽無法舉行了,太丟人了!”

“不,你沒有丟人,只是你遇到了一個高手。想法給我找到他,我要好好和他比賽一回。好久沒有看到這麼極速的賽手了,期待呀!”麥當搖了搖頭回道,他認爲小旋風輸的一點都不冤枉。

小旋風聽了車神的話,權當一種安慰,心中暗暗的發誓,以後一定要和對方在比一次,不信他還贏不了他。

夜晚中的張楠正在房間中整理資料,心裏對這個商天雄真越發的好奇,竟然可以在百老匯賒賬出來。自從出生以來,頭一次見到。

她可不認爲對方有多牛,賒賬的人,在她看來非常的猥瑣。

“喂,你們在哪裏?”商天雄撥通了剛纔給他打電話的人,問道。

“我們,呵呵,你當我們是傻子嗎?你儘管向着你家的別墅走,你如果不去,我就會扣動扳機,一槍將你美麗的未婚夫的頭給打爆了,對了,她正在整理資料,認真的態度,我還真有一些的不忍心。”對方說完,便呵呵笑着掛了電話。

商天雄隨即又是撥了一個號碼,有了一會的時間,對方纔是接了,情緒有一些的煩躁,問道:“幹什麼?”

“你現在幹嘛那?是在二樓的書房嗎?”商天雄聽着張楠的話分明很不耐煩,但他也要忍着,因爲,他必須要保證張楠的安全,誰讓她是他的未婚妻了。

“你想要幹什麼?告訴你,少來我二樓,你再來,我就報警,說你....!”張楠後面的話並沒有說完,也有一些難以啓齒。

“不,你別誤會,馬上離開書房,找一個隱蔽的地方躲起來。”這個電話十分證明殺手並沒有騙他,***肯定已經瞄在了對方的額頭上,唯有讓她離開,纔是最終的辦法。

張楠會聽他的話嗎?

答案是,肯定不聽!

“你算什麼?你只是爺爺給我安排的未婚夫,在他們眼裏你肯定很優秀。不過在我的眼中你就是一個流氓無賴,有什麼資格要求我?”張楠的話分明有一些的激昂,特別還是聲音很大,震得商天雄的耳膜嗡嗡直響。

“哎喲,我的姑奶奶...!”

“我不是你的姑奶奶,注意你的言辭,下流!”張楠打斷罵道。

“好,我先掛了!”商天雄自認沒辦法了,掛了電話,想想還是不行,於是找出了葉貞的手機號,撥通後:“喂,葉貞嗎?”

“啊,天雄,你怎麼好幾天不給我打電話,我,我,想你了!”葉貞一看到是商天雄的電話,本來躺在牀上看着電視,立馬就是做了起來,故意委屈的說道。

“行了,行了!不要和我在貧嘴了,你現在,馬上給張楠電話,你就說,你約她出去,快!”商天雄焦急的對葉貞央求道。

葉貞一撅嘴有一些的不情願,回道:“看來,只有張楠在你的心中有地位,她真是幸福!”

“行了,我的乖乖,馬上打吧!”商天雄看了看時間不短了,他馬上就要回到別墅了,在不抓緊就沒有時間了,焦急的求道。

“簡單,明天週六,你要陪我去狂街如何?”葉貞嘿嘿笑着問道。



“可以,什麼要求我都答應,快給她打電話,快,記住別說是我讓你打的,一定要保密。”商天雄點頭回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