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62 Views

“在柳園呢,周加榮跟陳秋倆人送不過來,多出來的一批餐,徐凡和王棟帶着去柳園,試試看能不能推銷出去。”

Written by
banner

葉修說道:“他倆對柳園比較熟,認識的人也多,估計待會兒賣完就過來了。”

奧。

鄒小北點點頭,找位置坐好,喊道。

“莊筆。”

辦公室裏頓時安靜下來。

大家悄悄對視,誰都沒吭聲。

莊筆微白着臉站出來,歉意道。

“對不起班長,我沒想到……”


“你沒想到什麼?”

哪怕這會兒辦公室裏四五個人都在場,鄒小北還是沒忍住提高了聲音,訓斥道。

“我讓你去做市場背調,不是讓你去玩兒的。

我記得這個事情我問過你好幾遍,對吧?

是你告訴我的,張偉那幫人沒什麼實力,浙大幾個大宿舍區裏,也沒有很厲害的外賣團伙,那你現在還這麼覺得嗎?”

短短一上午時間,合作商家被撬、被柳園宿舍區的樓長威脅、對手還緊急出了校園幫的同款產品。

毫不誇張的說,人家直接把校園幫吊起來打。

而校園幫這邊根本沒有半點準備。

“柳園的情況確實是我的疏忽,但張偉那邊絕對沒問題。”

莊筆被訓斥的也有些慌,但還是鎮定的說道。

“班長,我這不是在爲自己辯解,15棟樓相當於是咱的大本營,張偉從一年前做外賣到現在的情況,我都打聽的清清楚楚。

而且他如果真有背景,能在咱們手底下這麼快認慫嗎?”

這麼說……其實也不是沒有道理。

張偉上次滑跪的這麼厲害,結果這才過了半個月時間,突然就硬氣起來。

“就這一個學校的市場,幺蛾子還挺多。本以爲沒什麼競爭對手,結果這是廟小妖風大啊。”

鄒小北嗤笑一聲:“那今天咱們就來看看,這……”

話還沒說完呢,電話又響了。

這是今天第四個電話,徐凡打來的。

“不用想,就知道又出事了。”

哪怕再好的脾氣,被這麼連番折騰都生氣,鄒小北沉着臉按下接聽鍵,同時還按了擴音。

徐凡生氣的聲音在辦公室裏響起來。

“老鄒,我跟康平我倆在送盒飯,被一撥人給攔在宿舍樓外面不讓進,說是什麼衛生突襲檢查。


但我明明看見有別的送餐員進樓的,咱們這是惹上誰了嗎?”

惹上誰?

那誰他媽知道惹上誰了。

也是很搞笑。

現在接二連三出問題,關鍵問題出在哪裏都沒弄明白。

鄒小北憋了一上午的火氣頓時蹭的一下就上來了。

“你在那裏等一等,我馬上就到。”

不管是什麼人在後面出幺蛾子,今天這事兒就甭想好過。

掛斷電話以後,鄒小北說道。

“園兒,莊筆你倆跟我走,老葉負責在辦公室等着,徐長青那邊還不知道談得怎麼樣,如果沒談成,你跟小周抓緊時間去聯繫着訂包子。”

葉修趕忙說道。

“好,有事情隨時電話聯繫。” 半夜時分,躺在沙發上睡覺的顧藏鋒突然睜開了自己的雙眼。

站在客廳裏的顧藏鋒藉助自己變態的聽覺,清晰地聽到了樓上柳依然平穩的呼吸聲。

顧藏鋒知道,柳依然已經睡着了!接下來,就是自己上演死神來襲的時候了!


顧藏鋒身形一動,朝車庫走了過去,駕駛着自己的英菲尼迪直奔肖鋒的別墅。

在幾個小時之前,顧藏鋒就已經通過VX聯繫了蘇傾城,蘇傾城當即將肖鋒的照片和別墅的具體位置發給了顧藏鋒,這個時候,蘇傾城估計已經帶着金手和幺弟一羣人埋伏在飛虎幫各大地盤周圍了。

肖鋒的別墅離柳依然的新別墅不遠,僅僅半個小時顧藏鋒就來到了肖鋒別墅幾百米外的一片林子邊緣。

顧藏鋒緩緩地從自己的懷裏將狼牙摸了出來。

“鏘”

隨着一陣清脆的金屬聲,狼牙普通的鋒刃彈了出來。

黑夜中的顧藏鋒今晚就是一個死神,一個收割飛虎幫幫衆生命的死神!

面對飛虎幫這樣不入流的對手,顧藏鋒並沒有採取翻牆潛入刺殺這種方式,而是選擇了簡單粗暴的正面強攻!

顧藏鋒在將車上的一個口罩戴在臉上,又在手上戴上了一雙薄薄的手套,獵殺行動正式開始了!

“什麼人?這裏是私人場所,請你趕緊離開!”

別墅大門口的兩個守衛發現了顧藏鋒的行蹤,立即大聲警告着顧藏鋒。

顧藏鋒的雙眼不斷地閃爍着一道道寒芒,無視兩個守衛的警告,依然一步一步的朝別墅大門口走了過去。

兩個守衛趕緊從懷裏掏出手槍瞄着顧藏鋒,最後一遍警告着顧藏鋒:“請你趕緊離開,否則我們將採取一些非必要的措施了,一切後果都由你自己承擔!”

最後一遍警告無效之後,兩個守衛果斷的扣下了手槍的扳機。

“呯呯呯呯”

兩人四槍,毫不猶豫。

但是很快令兩個守衛瞠目結舌的一幕出現了!

兩人剛剛鎖定的顧藏鋒居然閃電般的出現在近一米外的地方,輕而易舉的躲開了兩人的子彈!

其中一個守衛更是被嚇了一大跳:“臥槽?這是什麼鬼?這還是人嗎?速度怎麼會這麼快?”

情況已經不允許兩個守衛回想剛剛顧藏鋒展現出來的這違反常理的一幕,一邊往後撤退呼救,一邊繼續朝顧藏鋒開槍。

“來人啊!有人硬闖別墅!快來人啊!請求支援!”

兩個守衛瘋狂之下,將各自手槍裏的子彈打光了,兩人往後撤退換子彈的時間內,顧藏鋒已經衝了上來。

“嗤”

隨着兩聲細微的聲音,顧藏鋒已經衝了過來用狼牙在兩人的喉嚨上劃了一下。

兩個守衛呆呆地看着顧藏鋒,隨後倒在了地上,兩人到死也不明白爲什麼一個人的速度能夠這麼快,剛剛還在大門外幾十米的地方,僅僅幾秒鐘就出現在了自己身邊,這樣的人爲什麼要幹殺人的勾當?去當個奧運健兒打破世界記錄不香嗎?

顧藏鋒冷冷的瞥了一眼地上的兩具屍體,毫不猶豫的朝別墅裏面走了進去。

“呯呯呯”

一時之間別墅裏槍聲震天。

槍聲和慘叫聲很快就將睡夢中的肖鋒驚醒,躺在肖鋒枕邊一個年輕貌美的女子也坐了起來:“鋒哥,怎麼了?”

肖鋒眉頭緊鎖着,不住地思考着進攻別墅的人會是誰,但是肖鋒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出誰有這麼大的膽子敢進攻自己的別墅。

很快肖鋒的腦海中浮現出手機裏顧藏鋒的面孔。

肖鋒不禁打了個哆嗦:“臥槽……該不會是他吧?這傢伙這麼猛的嗎?真的殺過來了?”

女子醒來之後聽到別墅裏槍聲震天,不禁感到一陣害怕,整個人縮在被子裏面:“鋒哥,是誰殺過來了?”

“你閉嘴,滾一邊去!”

肖鋒兇狠狠的瞪了一眼女子,隨後趕緊從牀上爬了起來走到了書桌旁邊,從抽屜裏摸出來一把小型手槍。

“老大!老大!大事不好了!”

肖鋒剛剛拿起自己的手槍,就聽見門外手下傳來的驚呼聲。

肖鋒趕緊走到門口打開門:“怎麼了?對方來了多少人?”

手下一臉焦急地跺了跺腳:“老大,對方好像就一個人!”

“什麼?就一個人?就他嗎一個人把你們弄的這麼狼狽?別墅裏少說也有五十多號人吧?你們全是飯桶嗎?讓一個人這麼囂張?”

“老大,你有所不知!這小子雖然只有一個人,但是邪門得很!這傢伙速度極快,快到用槍都打不中,變態程度簡直就不是人啊!”

“那現在怎麼辦?叫其他的兄弟們沒?這傢伙現在到哪了?”

“已經通知其他兄弟們了,不過他們趕過來少說也要二十幾分鍾!現在這傢伙直奔臥室,速度太快了,快到壓根就不知道他的具體位置!”

“我們別墅裏還有多少人?”

“應該還有十來個人吧?”

肖鋒仔細的聽了一下臥室外面別墅的動靜,之前此起彼伏的槍聲,已經只剩下零零星星的槍聲了,甚至隨着幾聲清晰地慘叫聲,零星的槍聲也消失的一乾二淨。

肖鋒艱難的噎了一口口水:“你確定我們還有十來個人嗎?”

“這……”手下也注意到了整個別墅歸於平靜,不禁呆在了原地。

“已經只剩下你們幾個了!”


一個冷冷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了過來,隨之而來的,是顧藏鋒穩如泰山的身形。

肖鋒定睛一看,顧藏鋒左手十分隨意的插進口袋裏,右手握着狼牙,一步一步緩緩地朝自己走了過來,狼牙的鋒刃上不斷地滴落着血珠。

肖鋒僅剩的這個手下被嚇了一大跳,趕緊護在了肖鋒的身前:“你到底是什麼人?我們飛虎幫哪裏得罪了你嗎?”

“得罪我?”顧藏鋒冷冷的看了看肖鋒,“你們幫主不久前不是在手機裏說等我來取他性命嗎?我是一個有求必應的人,既然你請求我來殺你,那我就一定會來殺你!”

肖鋒的嘴角狠狠地抽搐了一下:“兄弟,誤會啊!真的,這是一個誤會!你可能不瞭解我,我這個人特別嘴賤,你就當我之前說的話是在放屁,饒過我這一次好不好?”

“你讓我來殺你我就來殺你,你讓我走我就走?我就這麼沒面子?我就這麼沒原則?你就這麼不把我當人?”顧藏鋒饒有興趣的看着肖鋒。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