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79 Views

突然,遠處天域城再次響起了激烈的打鬥聲,響聲絲毫不弱於之前,令剛想要說什麼的不由一臉驚訝:「那。。。那小子還真是神了!」

Written by
banner

「哈哈,二弟,安心的當我們的黃雀吧,很多事情急不得,那小子閉關之前還說了一句話。。。你想不想聽?」

夢斷魂笑了笑,對於張楠,他心裡也是越加的滿意,夢家的危機不但被化解了,還能獲得天大好處。

「哎呀,快說,你就別賣關子了。。。」

「哈哈,那小子還說,最後出場的,才是最牛*的!」

夢斷魂大笑,心情從來沒有過的好。 山洞外面,聽見自己父親的笑聲,夢蝶兒不由皺眉,不知道為何自己父親會這般高興。

扭頭看了看山洞裡面,她心裡不由覺得奇怪,別人突破到控靈境要不了多久吧,頂多一天就好了,這小子到底修鍊的什麼功法,竟是要這麼多時間,還有這往山洞內湧來的靈氣也太多了一點吧,有些不正常啊。

「他可不要出了什麼意外才是啊。。快點突破吧,我等著看你破繭的一刻呢。」

夢蝶兒心裡再次暗暗的祈禱,旋即又回頭過來。

「二妹,你很擔心那小子啊!」

夢大少爺夢天涯走了過來,遞給夢二小姐一個雞腿,他自己手裡也拿了一個,當然,除了雞腿,他還拿了一瓶酒。

「我哪有?」

二小姐急忙掩飾,眼睛閃爍不定,心不在焉的咬著手裡的雞腿。

「呵呵,你瞞的過別人,還瞞得過你哥嗎?說說,喜歡到哪種程度了?」

夢天涯呵呵一笑,用手臂撞了撞夢蝶兒,眼神里寫著三個字『我知道』。

「對了,哥,你們男的到底喜歡怎樣的女人?還有我歲數是不是大了點啊?」

夢蝶兒並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問出了心中的疑問。

「這個。。。這個還真不好說,你才比他大兩歲,這一點也沒什麼?感情是不能用歲數來衡量的,至於喜歡什麼樣的女子啊,我想想。。。恩,身材好,很漂亮。。呃,這些你都不缺,你就缺少一樣東西。。」

夢天涯一邊思考著,一邊上下打量起自己的這個妹妹,最後點了點頭。

「什麼東西?這些還不夠嗎?」

夢蝶兒迫不及待的追問,顯然很在乎這個。

「呃。。。世界之大,漂亮的女人多得是,但是有一點,要留住男人的心,先要留住他的胃,你嘛,不會做飯。。。」

最後,夢大少爺得出了這樣的結論,不過,他又補充了一句:「還有一點,你不溫柔。。。」

「你找死是吧?我哪裡不溫柔了?」

夢蝶兒大怒,說著便是準備去打自己哥哥。。

「現在。。。就是現在。。」


夢大少爺一邊逃離,一邊回頭指著夢蝶兒說道。

「溫柔。。。什麼是溫柔啊?做飯倒是可以學,可是這溫柔。。。好像很難的樣子啊!」

待到自己哥哥跑遠了,夢蝶兒才把雞腿放在嘴邊,狠狠的咬了一大口,開始思考什麼是溫柔。

山洞內,張楠額頭處大汗淋漓,心裡緩緩鬆了一口氣,六個靈力氣旋,現在已經凝聚好了三個,只剩下最後三個了,他不得不感嘆,這修鍊六道訣還真是件辛苦的事情啊,別人一次就能夠搞定,而他還得來六次,不過,還好有了前面凝聚成功的經驗,想來後面會快上很多了。

時間過得很快,眨眼之間,竟是三天時間過去。。。

張楠緩緩站起身來,一臉的興奮,微微扭動一下身子,全身的骨骼都是霹靂啪啦作響,一種比以前強橫無數倍的感覺從心裡傳來。


嘴角微微一笑,握了握拳頭,他低聲道:「這便是控靈境嗎?哈哈,果然不一般啊。。。哈哈,我現在也算是高手了吧?」

「哈哈。。。我居然看見一隻螻蟻在我面前說自己是高手,臉皮真厚!」

不過,這道帶著嘲諷的話語瞬間傳來,便是令張楠那自信無比的笑容僵住了,猶如被狠狠潑了一盆冷水,心裡猛地一涼。

「什麼人?」

張楠望了望山洞四周,空無一物啊,自己進來前也看過啊,這是怎麼回事?

「我把你帶來這裡的,臭小子,還不快快謝謝我。」

老者的聲音再次傳來,只是這聲音聽起來彷彿來自恆古,飄飄忽忽的,而且聽起來氣息很弱。


「擦!是你?黑塔?我去。。。你居然真的是金戒指?」

張楠拿起脖頸上面的黑塔,滿臉的興奮,這玩意兒,他一直知道不簡單,可是用盡辦法,也不知怎麼開啟,打也打不爛,燒也燒不壞,滴了鮮血在上面也沒有用,現在竟然主動跟自己說話了。要知道,前世讀者身份的他,自然了解穿越後有一個金戒指會是多麼牛叉的事情,現在的興奮勁,不比那天獲得六道訣弱。

「我叫萬始通天塔,不是戒指,我怎麼跑到一個傻子的身上來了,不應該啊!不過,你的功法倒是不錯,嘿嘿。」


顯然,這萬始通天塔誤會『金戒指』三個字的意思了。。。認為張楠是傻缺。

「你才是傻子,你全家是傻子。。。」

張楠心裡暗自菲薄,卻是一臉笑意,心神跟對方交流起來:「你倒是先自我介紹一下你自己啊。。還有,你是來幫助我的嗎?我是你的主人是吧?」

「主人?呵呵,笑話,你的修為那麼低,還想當我主人?不過,沒辦法,你讓我蘇醒了過來,我自然有義務幫助你成為強者,至於我的身份,以後你自會知曉,你只要記住,我是最厲害的便是。。而我,便是萬始通天塔的塔靈。」

萬始通天塔介紹起自己來,聲音聽起來雖然虛弱,不過卻滿是傲然。

「呃。。。最厲害,這誇張了吧!你的一個角都被撞掉了。。。」

張楠一下子就掐住了對方的軟肋,讓這牛*哄哄的萬始通天塔陷入了沉默。

「那你決定怎麼幫助我變強?」

見萬始通天塔不再說話,張楠再次問道。

「你的功法不錯,沒有我你也能變強,只是我這裡有很多寶物,武技,丹藥,武器等等。。。但是你放在不同的層次,七層,你只要能夠打開一層,那一層裡面的東西便是你的了。。。當然,每一層都不是那麼容易打開的,越是到上面,越加的困難。但是,你每打開一層,所得到的好處,都是巨大的。」

聽到此話,張楠大喜,那不是以後自己都不會缺少那些東西了,別人夢寐以求的東西,他只要能夠打開這塔便是可以了。

「那我現在能夠打開第一層了嗎?我現在就要打開試試。。。」張楠舔了舔舌頭,迫不及待了,不知道第一層是什麼東西。 「大哥,你聽,那邊的打鬥之聲,看來戰鬥要接近尾聲了,嘿嘿,等下就要到我們閃亮登場的時候了,只是那小子,怎麼還沒有出來啊?突破到控靈境,跟便秘一樣,太慢了點吧?」

夢斷血又是高興,又是無奈,表情十二分的精彩。

「應該也快了吧,你去叫下面的人都準備好,到時候九長老一出關,我們立即殺回去。」

夢斷魂下達了命令,雙手負於身後,握成了拳頭,現在的天域城,不知道已經怎麼樣了?或許已經血流成河了吧?

很快,張楠便是從山洞裡面走了出來,只是他表情顯得有些悶悶不樂。

「怎麼了?突破失敗了嗎?」

夢蝶兒見狀,立即上前詢問,一幅很是擔心的模樣,要知道若是突破控靈境失敗的話,那有可能便是丹田被毀,以後再也無法修鍊了,雖然突破到控靈境很簡單,但是還是有人失敗過。

一見張楠從山洞中走了出來,大家都圍了過來。

「不是。。。成功了!」

張楠搖頭道,令眾人無語,你成功了還這幅模樣,欠扁是吧?

當然,張楠的鬱悶,便是那萬始通天塔,沒有想到打開第一層居然也要到達丹靈境才有可能,這他媽不是坑人嗎?丹靈境?那得多久啊?自己剛突破到控靈前期罷了,後面還有個聚靈境,然後才是丹靈境。。。這得何年何日啊?

要知道,丹靈境在很多小門派裡面都是老祖修為了,即便自己再怎麼牛叉,那每個十幾二十年是絕無可能打開第一層了,還有那萬始通天塔說的還是:「或許你達到丹靈境才有可能,到時候你再來試試,現在的話,還是乖乖修鍊吧!」

「嚇我一跳呢!你這臭小子,還以為你沒有突破呢。。。」

夢天涯走過來,拍了拍張楠的肩膀,他這個人為人和睦,跟很多人都是能夠打得火熱,笑起來也是讓人如沐春風。

「呵呵,多謝夢大哥關心了。。」

張楠呵呵一笑,心裡一陣溫暖,夢家人對他的好,已經深深的刻在了心裡,以後有機會一定要好好報答才是。

「呵呵,你這小子,若是按照修為來說,你算是控靈境的前輩了,我不過先天後期,唉,說起這個我就鬱悶,你丫的,以前修為可是比我低啊,你這不是打擊我嗎?」

夢天涯故意露出幾分苦悶的表情,然後手掌一翻,一柄小小的劍出現在了手上:「不過,你稱呼我大哥也可以,呵呵,我倒是很樂意啊!」

一邊說著,夢天涯不由用眼神逗了逗旁邊的夢蝶兒,惹得夢蝶兒一臉的羞紅,這個哥哥,實在是。。。。

「這個飛劍就送你了。。。雖然是父親為我準備的,不過,要控靈境才能利用靈氣駕馭他飛行,我現在也用不著。。。」

一臉笑意的夢天涯,在張楠驚訝的眼神中,竟是要把夢斷魂為他準備的飛劍送給張楠。

「這可使不得。。。你過不了多久也會突破到控靈境的。。。夢大哥你。。。萬萬使不得!」

張楠急忙推辭起來,這東西雖然對於現在的他來說很是需要,可是這也是很難得的東西,而且還是夢斷魂精心為他準備的,收下的話,實在是有些過意不去。

「哎,你跟我客氣什麼?我現在用不著,再說了,下面的戰鬥,一定死了不少控靈境吧,嘿嘿,到時候,我準備要林望瘋的那柄飛劍,我看上很久了的。。。」

此話一出,張楠才釋懷,原來這傢伙心裡也是早有打算啊,是啊,自己怎麼就沒想到呢?天域城現在一定有不少飛劍吧,到時候還真不缺這個,看來這夢天涯還真是個眼光長遠的人啊。

「厲害。。那我們出發吧!?」

張楠對夢天涯豎起一個大拇指,然後相視一笑。

「可以出發了吧?」

遠處早已準備好的夢斷魂和其他人,見張楠他們過來,立即站了起來。

「走吧,到我們閃亮登場的時候了。。。相信那邊的勝利者一定會滿是驚喜吧!」


話畢,張楠把一絲靈氣注入飛劍,立即那小小飛劍變得放大,變成了一柄可以站兩三人的飛劍。

「出發!!」

夢斷血大喝一聲,一臉的興奮,而那些準備好的家丁,以及護衛們,一個個化為一道道黑影,咻咻咻的從山林中沖了下去,即便是遇見一百多米的斷崖,也是猛地跳了下去,一個個跟打了雞針血一般,在他們看來,輝煌就在前面,整個天域城,都將是夢家的了。

「走吧,夢大哥,我載你。。。」

望著已經出發的大隊伍,張楠也是有些激動,第一次感到一種豪邁,也第一次有了一種鄙夷天下的感覺,顯然,這貨很快便是把之前元始通天塔的對他的鄙視給拋在腦後了,他相信,一場輝煌的勝利即將到來。

「嘿嘿,不用了,我和父親一起便是。。你載我二妹吧。」

夢天涯嘿嘿一笑,一個縱身便是跳上了夢斷魂的飛劍上面,這時還不忘給自己妹妹拋過去一個若有深意的眼神。

「呃。。。夢二小姐。。。上來吧。」

張楠回頭,對著夢二小姐招了招手。

夢二小姐撇了撇嘴,然後跳了上去:「載兩個人可是要耗費不少靈力的,你剛突破,等下還要戰鬥,你確定你要載我嗎?我可是很重的唷。。」

「你都上來了,才說自己重啊!」張楠心裡鄙視了一下,卻是道:「你放心,載你飛個三天三夜也沒問題哈哈,你可站穩了。。」

大笑一聲,頓時飛劍咻的一下飛了出去,頓時身邊呼呼冷風出來,望著山澗下升騰起的薄薄霧氣,還真有點飛在雲里的感覺。

「混小子。。。飛慢點啊。。我第一次。。。我怕!」

飛劍上的夢二小姐,著實嚇得不輕,一下子便是從張楠身後摟住了他,顯然是被第一次駕馭飛劍的張楠的技術給嚇的,這張楠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飛得快也就罷了,還左搖右晃的。

「有飛劍真好啊!」

被夢二小姐這麼一抱,張楠背上頓時傳來明顯的觸感,心裡不由的開始胡思亂想,夢二小姐真的『好有貨』。 天域城,經過六七天的生死大戰,這裡早已屍橫遍野,西南城區幾乎被毀了,而從城中心的廣場開始,很多地方也都受到了波及,處處是屍體,遍地是鮮血。

城裡的平民,很多都是逃出了城,心裡感到無比的惶恐,變天了,天域城真的是要變天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