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53 Views

車子一直在開,車裏的兩人都沒有說話,似乎都是感應到了什麼。

Written by
banner

“有人跟蹤?”程陽的聲音非常小,只有陳鳳天能夠聽到。

“感覺修爲還不低啊,有點棘手。”陳鳳天有些苦澀,他也不知道自己兩人是怎麼被跟蹤的,光從這一點看對方就不是一個什麼簡單人物。 “開吧,往空曠一點的地方開。”程陽也很是無奈,看來這些家族並不是不敢反擊,而是悄無聲息的就搖上了人。

“應該是莫家搖來的人,他們之前就和一個古武界的家族有聯繫,像劉家和我們陳家沒有這樣的能量。”陳鳳天分析道。

“看來這個莫家是不想活了。”程陽臉色陰冷。

“砰!”程陽直接朝着車頂打了一記華山印。

陳鳳天還有些迷茫,以爲是程陽在泄憤,但車頂破了一個大洞,一張雪白的臉出現在那個洞上。

是個女人,而且長相還極其妖豔。

她不知道以怎樣的方式一直藏在程陽的車頂上,以至於兩人開了那麼遠的路程才發覺。

女人的動作很利索,在受到攻擊後也沒有太慌張,雙手間的手背上居然長出了一對尖銳針錐子,輕而易舉地劃開了車頂,猛然向程陽的頭頂刺來。

程陽慌忙躲閃,這樣的攻擊實在是太犀利,他差點沒有反應過來。

陳鳳天連忙踩下剎車,停車時候的後坐力讓車頂的女人猛然往前一裝,直接進入了車內。

“控制住她。”程陽喊道。

面對這樣的機會,陳鳳天自然也不會錯過,直接鎖住了從洞裏掉下來的女人的脖子讓她動彈不得。

但是她的手依舊在四處亂揮,那對針錐子好幾次劃過陳鳳天的皮肉,鮮血四濺,陳鳳天疼得咬牙,但是還並沒有傷到骨頭。

“給我安靜!”程陽盯着這個女人的眼睛,眼睛內的白點瞬間擴大,女人就像木偶人一樣,真的就慢慢的停下了掙扎。


陳鳳天被這一幕震驚地不行,他只知道世界上有古武者這樣的存在,卻沒想到程陽居然可以操控人的行爲,而這個女子更是能從手背上長出針錐子,這些事物都是他以前聞所未聞的。

但是程陽的額頭上也冒出來豆大的汗珠。

這個女人的精神力有些強悍,自己居然有些難以壓制住。

“把她的經脈挑斷。”

程陽依舊盯着這個女人,但是遞給了陳鳳天一雙匕首。

陳鳳天早就想動手了,但是騰不出手去拿刀子。

接過刀子的陳鳳天狠厲無比,瞬間出手挑斷了這個女人的手筋和腳筋。而程陽的催眠術也終於支撐不足,等女人意識恢復的時候,她已經完全無法動彈了。

“…..你這是什麼妖術?”女人惶恐無比,對於現在自己的處境感到了害怕。

實際上她還是第一次出家族做任務,但沒想到第一次就遇到程陽這樣的流氓,這也算她倒黴了。

“姐姐,這可是我的車,現在你可就任我擺佈了。”程陽強忍着腦袋內的眩暈感,邪惡地說道。

那眼睛如豺狼一樣要把這個女人剝個乾淨。

“你們…鳴嗚嗚”女人居然哭了起來,看着樣子還真是楚楚可憐。

她都已經想象到接下來會發生了,這是兩個男人,而且其中一個還你們粗壯,她還是第一次離開家族進行鍛鍊,她覺得自己這輩子就完了。

“哭什麼哭啊,沒殺你就算好的了,是你要對我們動手的好吧,還哭得那麼慘,真的煩。”陳鳳天直接掄了一拳,對於他這樣的鋼鐵直男來說,最見不得女人哭了。

“行了行了,我們不會對你怎樣的,打個電話給你家族的人一千兩百萬接人走。”程陽也放棄了調戲,這一看就是個初出茅廬的菜鳥,真不知道那古武家族的人是怎麼放心讓她出來做任務的。

女人哭聲一下就止住了:“你們不殺我?”

“嗚嗚…你們真是好人。”女人又哭了起來。

程陽捂着腦袋,這女人看上去都二十八九了,怎麼感覺心理年齡比柳小小還小。


“快點,打電話。”陳鳳天在包紮傷口,給女人遞過去了一個手機。

“我手動不了啊,嗚嗚….”龍玉還在哭。

“你嘛的,給老子報電話號碼行不行。”陳鳳天被這哭聲搞得惱火。

本以爲要打一場惡戰,誰知道來的對手那麼菜,現在這個殺手還在自己車裏哭了大半天,這找誰說理去啊。

不知道的還以爲他們兩個纔是搶車賊,這姑娘纔是受害者呢。

龍玉哭哭啼啼地花了五分鐘才把電話號碼報完。

依舊是那熟悉的老套路,綁架,拿錢,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但是這次陳鳳天似乎遇到了對手。

“喂,是龍飛海嗎?你妹妹現在在我們手裏,拿一千二百萬過來贖人。”陳鳳天的語氣很囂張。


“真的假的,讓她說句話。”電話裏是一箇中年男人的聲音有些不相信陳鳳天的話。

“說句話。”陳鳳天把話筒伸到了龍玉的嘴邊。

“嗚嗚嗚嗚….”龍玉光顧着哭去了。

“唉,看來是真的,你說多少錢贖人來着。”聽到哭聲,龍飛海是相信了。

“一千二百萬。”

“一千二百萬啊?那算了,我們沒錢,你們那邊看着辦吧。”龍飛海無奈地把電話掛了。

陳鳳天是一臉呆滯地看着電話,包括程陽也是如此。

聽這語氣,似乎是巴不得龍玉被綁架了一樣,陳鳳天還聽到了幾絲竊喜的味道,似乎很慶幸。

陳鳳天說不出話。

“就離譜。”還以爲又可以白嫖一千二百萬,沒想到對面比他們狠多了,直接人都不要了。

“喂,你哥不要你了,你家裏沒人來救你,你有什麼想法嗎?”程陽問道。

“嗚嗚嗚…”龍玉哭得更慘了。

“開車吧,把她送到柳家再說,寶才,我們真是撿到鬼了。”程陽已經沒有力氣吐槽這件事了。

這姑娘得讓人討厭到什麼程度纔會讓家裏人都不想拿錢來救她啊。也算是個極品了。

車開了半個小時,龍玉也哭了整整半個小時,她突然沒哭了。

“怎麼了?怎麼突然不哭了?”程陽扭頭往後座看,還以爲龍玉被哭死了。

“…我渴了,眼淚都哭幹了。”龍玉可憐巴巴地說道。陳鳳天不耐煩地甩了一瓶水過去。

她顫顫巍巍地接過去,顫顫巍巍地往嘴裏灌,一瓶水咕嚕咕嚕下肚,瞬間見底。

她打了個嗝。


“嗚…”然後繼續哭。

程陽痛苦地捂着耳朵,這要是他妹妹,他也不恨不得讓她被人販子拐走啊。 受了這巨大折磨之後,程陽終於還是順利的回到了柳家裏面,今天的柳小小一直待在柳家,沒有跟隨程陽或者陳鳳天一起出去做任務。

程陽其實是不想讓柳小小去做這些壞事,畢竟系統給他的任務是把柳小小教成一個俠客而不是個綁架犯,所以柳小小無論怎樣都是要保持正能量的。

不能把她給帶壞了。

”把她抱進去,這不是我們能夠處理的,交給柳家吧,反正他們有吃有喝,應該餓不死這個小祖宗。”程陽讓陳鳳天抱着龍玉進去。

他倒不是什麼宅心仁厚,對這個撿來的殺手他其實並沒有什麼好感,不過看在她心性不壞的份上,也就沒有做什麼傷害她的事。

不然平時遇到這種殺手,他早就兩耳光子拍到在地上讓他起都起不來。

“伯父,今天大豐收,五千萬到手了,柳家的,接下來就請您看一場好戲吧,這幾天我們就休息幾天。”程陽有些疲憊地坐在大廳的軟椅上。

這些軟椅平時都是給家族內的一些長老坐的,但是程陽坐在這裏柳千城卻並沒有任何反感,屬實是有些奇怪。

“這裏是五千萬,你們最好別存進什麼銀行,我怕被警察調查到。”程陽把那兩個保險箱扔在地板上。

柳千城笑得都合不攏嘴了,他只是用了自己家族一個企業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就差不多換來了近億元的現金,這樣的交易簡直是大賺。

其實這些錢留給程陽,程陽也不敢用,畢竟他撇開其他關係,自己也就是個普通人,**隨時都可以對付自己,但是柳家就不一樣了,在各行各業都有着自己家族的人才,基本不害怕這些錢會帶來什麼不良影響。

“其實這些錢已經夠用,對付郭家的話我覺得不用着急。”柳千城看着這些錢,心裏已經非常滿足了。

程陽搖頭:“這可不行,殺人需要快刀,手起刀落手起刀落,如果給了他們足夠的準備時間,拿再快的刀也斬不下去。”

“有道理。”柳千城覺得這個小輩還真是與衆不同,做事情如此果斷。

“別太感謝我,我也是爲了柳小小着想,我可不想因爲她家族的衰落而導致她武學退步,別太對我感恩戴德。”程陽看着柳千城已經準備拱手感謝了,他連忙擺手。

“實在是我柳家遇到貴人了,我柳千城日後能幫上忙的一定鼎力相助。”柳千城還是表明了一下自己的態度,也算是非常誠懇了。

程陽沒有和柳千城多扯,他進了柳千城給他安排的房間裏,打開了屬於自己和陳鳳天的那裝有兩千萬的保險箱。


錢都是一沓一沓的,若是要數起來的話確實非常麻煩,所以程陽也沒有打算清點,而是喊了陳鳳天進來。

“這些錢你替我保管着,以怎樣的方式最安全就怎樣保管,我信任你。”程陽直接把保險箱遞了過去。

“承蒙老總的信任,我肯定保管的妥妥的。”陳鳳天很是喜悅,其實能獲得程陽的信任這並不容易。

“好了,接下來我們談談正事,這幾天我們要去收集一些郭家人員的資料了,比起對付柳家,我對他們的手段只會更狠。”程陽壓制了那種看到大量金錢後的心悸感,沉聲道。

“怎麼個收集法?”陳鳳天好奇。

“這個很簡單,每個郭家高層,挨個調查,只要有黑點,貪污、受賄、洗錢、非法販賣….這些犯罪行爲,都給我撈出來。”程陽冷冷說道。

“這怕是有點難度,這些人一般都藏得很深。”陳鳳天有些爲難。

“我交給你,你也可以去安排一些你信任的人手一起去完成這件事,記住,一定要完成的不留痕跡,不要讓他們察覺到我們的存在。”程陽叮囑道。

他這一招就等於直接拿着被子捂在熟睡中的郭家的嘴上把他憋死,讓他一點反擊的機會都沒有。

其實在柳家沒有撈到一個惡人,他是有些不太爽的,系統的任務進度依舊停在2/10上面,紋絲不動。

“行吧,我就不信那麼大的一個家族連一個貪官污吏都沒有。”陳鳳天給自己打了打氣。

“這幾天就都這樣吧,我好好休息休息,吃吃柳家的瓜,看看這些筆桿子們的效率怎麼樣,到時候還得給他們發錢呢。”程陽慵懶地伸了個懶腰。

“這件事弄完之後,會給你放個假的,拿個五百萬給你讓你去瀟灑瀟灑還是沒有問題的。”程陽看着陳鳳天有些憋屈的眼神,拍了拍他的肩膀。

其實這種當幕後大佬的感覺真的很舒服,有很多的事情就根本不需要自己親自動手。

“今天好好睡一覺吧,明天有的我忙的了。”陳鳳天走出了房間,嘆了口氣。

其實有這樣一個老大還挺不錯的,有事情幹,而且酬勞還那麼多,老大還通人情,本事大,跟着吃香的喝辣的完全沒問題。

第二天天剛剛亮,陳鳳天就開着一輛小夏利出門了,這是程陽特意安排的,讓他看這樣舊一點的車,沒那麼容易吸引視線。

而程陽則很舒服地睡了個回籠覺,睡到正午十二點多,還是柳千城親自喊他去正廳吃午飯,這種待遇,整個天海估計沒有幾個人能夠享受得起。

柳家的伙食程陽真的是百吃不膩,已經在這裏吃了好幾頓了,不比在五星級酒店的飯菜差,可惜的是看着柳小小的樣子似乎並不愛吃。

“程,你再帶我出去玩吧,我還想去教訓那些壞人。”柳小小在家裏待了好幾天,都閒得發黴了。

“過幾天帶你去,這幾天我教教你一些新招數,四處逛逛玩一玩,修養修養。”程陽對這樣愜意的生活還挺滿意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