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52 Views

肖野只覺自己像是被點了穴般定在原地,鼻尖湧來一道淡淡的體香。

Written by
banner

終於,那張小嘴在靠近肖野的側臉處停了下來,接著像是蜻蜓點水般親了他一下。

似乎有一道閃電漫布全身,兩人竟然同時觸電般輕微的抖了一下。 半響,肖野才回過神來,四下看去,只見眾人的目光齊齊匯聚在那胡一疤那裡,並沒有注意到兩人,這才舒了口氣。

皮妙妙見他做賊心虛的樣子,不由撲哧一笑,那美態就如同一顆含苞正放的花骨朵,頓時把肖野看呆了。

爾後她再次來到那任務台邊,對那名禿頂男子小聲說道:「鬼獒任務我們接了,同時給他辦一塊成員牌。」她用那潔白如玉的手指向肖野。

那禿頂男子頓時停了下來,有些詫異的抬起頭,見是一對身著樸素的男女,眼中的傲慢顯露無餘:「那鬼獒神出鬼沒,以往每次行動聚集的隊員都不下於十位,你們兩人前去無疑是送死,我看,還是跟著他們組隊吧。」

野修和門派修者最大的區別便是,野修通常很寒磣,而門派修者大多意氣風發,容光滿面,明眼人幾乎一眼便能識破,而眼前的兩人顯然是前者。

皮妙妙也不生氣,卻是搖搖頭,不置可否的遞給那男子一塊暗紅sè的刀牌。

「這是……」那禿頂男突然緊了緊喉嚨,他有些顫抖的接過刀牌,核實信息后,沙啞的說道:「尊敬的血舞,這就按您的吩咐辦理。」說著擦了擦額頭上豆大的汗珠,快速的在工作台忙碌起來,片刻又把目光朝向肖野:「請問,您準備給自己的稱號是什麼?」

「肋骨吧!」肖野不解思索的說。他以前的身材瘦不拉肋骨清晰可倒是被師兄弟這麼叫這也是他唯一不反感的綽號。

說著肖野把目光投向皮妙妙,他一直沒有詢問過她的身份,此時倒是大大的好奇起來。

「看什麼看,沒見過美女啊。」皮妙妙挺了挺那初具規模的酥胸道。

「額,見過,完全見過了。」肖野訕訕的說。

他這句並沒有其他意思,可是聽在皮妙妙耳中又有不同。



一品夫人榮寵記 你……」皮妙妙頓時氣結,眼中露出殺人的目光。

終於,那禿頂男子完成了手續辦理,遞給肖野一塊幽綠sè的刀形牌,具體的材質卻是有些類似金屬,肖野依皮妙妙的吩咐把靈念探入,裡面瞬時如同傀儡堂的木牌一樣出現了自己的信息,很簡單:肋骨,積分零,無級成員。

「你的等級需要通過完成任務來增加,一千積分便可正式成為黃級殺手,一萬積分便可升為玄級殺手,十萬則是地級殺手,百萬積分則為天級殺手。」皮妙妙見肖野露出疑惑之sè,在一旁解釋道。

「你是什麼等級的?」肖野看了看那被收入囊中的暗紅sè刀牌。

「你以後就知道了。」皮妙妙得意的揚起頭,露出那截完美的如同象牙般瑩瑩發光的下巴,頓時把那禿頂男看得一愣一愣。


「大家快看,那個任務被人搶先領取了!」突然之間,一道尖利的聲音響徹整個大廳。

眾多修者頓時露出一臉疑惑,目光齊齊投向那身著盔甲的胡一疤,胡一疤也是一愣,片刻后臉上湧出一絲怒意,他咚咚咚的跑到工作台前,只見那裡空空如也,只有那禿頭男正渾若無事的站在那裡。

「剛才是誰接了任務!」胡一疤突然對著大廳竭斯底里的咆哮起來。

根據殺戮聯盟的規定,任務一旦被接取,十五天內不能有別的修者接取此任務,剛才領取任務之人不是當著眾人打自己的臉嗎?胡一疤怒不可赦。

可是大廳卻是鴉雀無聲,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是一臉困惑。

「你給我指出來,剛才是誰接了這該死的任務!」胡一疤男不耐之下轉過身來,弓著背對著禿頂男子大聲咆哮道。

無愛婚姻·老公,太冷血! 根據規定,我無法透露給你任何信息,抱歉。」禿頂男子卻是一臉平靜的道,活像一具毫無生氣的傀儡。

「你!」終於胡一疤含怒一掌拍向那禿頂男子,元力狂滾之間,那拳勢激蕩得禿頂男子身上那黑sè袍服都緊貼起來。

禿頂男子的臉上略顯慌張,不過此時原本垂下的手卻抬了起來,只見他匆忙的在胸前極速的打出幾個手訣。

「砰!」那禿頂男身前突然騰起一道耀眼的光幕,胡一疤一拳直直砸在上面竟然發出一道氣爆聲,接著就見他騰騰騰後退而去。

人群紛紛避開,終於,胡一疤撞在了廳中的一根雕著獸紋的巨柱上停了下來,整個大廳似乎都為之震顫了一下,頭頂似乎有灰屑飄蕩下來。

而此時那胡一疤男已經滿臉灰敗之sè,那右臂也托拉著晃蕩不已,竟然已經被生生震斷。

「陣法!」胡一疤男露出一絲驚恐之sè,「竟然是陣法!」

眾人聞此皆臉sè大變。

眾所周知,陣法在東rì大陸是最為神秘的門道之一,也是最令人恐懼的殺敵手段。陣法一般掌握在各大宗門手中,修鍊界幾乎沒有流傳,沒想到這看似普普通通的禿頂男子竟然能夠cāo控陣法。

剛才胡一疤顯然只是擊中了這小型陣法的外部,僅是反彈之力便讓他折了一條手臂,可見此陣有多麼恐怖。要知道,他可是氣雲境六重的武修者。

而一個小小的任務台前便布置了一個陣法,那這整個大廳豈不是……如果他能隨意驅動整個大廳的陣法……想到這裡,眾人看向那禿頂男子之時已明顯帶上一絲畏懼之sè。

「疤哥,我想起來了,你在開動員大會時,有一對三十來歲的男女正站在那任務台邊。」這時一名身穿亞麻大褂的年輕人從人群中走出,一把扶起胡一疤男說道。

「好,很好!大家都聽到了嗎?跟我找到這對狗男女,找到者賞……」胡一疤像是找到了台階般,不再看向那禿頂男子,大聲說道。

「疤哥,我倒是有一計,可以取得一箭雙鵰之效。」大褂男子卻突然打斷了胡一疤的話,湊在他耳邊嘰里呱啦說了一通。

胡一疤先是一愣,爾後哈哈大笑起來:「阿丘啊,有你的!」說完抱著右臂風風火火走出了大廳,他剛才雖然受了創傷,但並沒傷到內腑,通過特製包紮后,短時間內對其戰力的影響並不會太大。 兩人根據任務中的詳細描述,向大興城北門走去,可讓他們意外的是,沒走多久,整個大興城都沸騰起來:


「聽說了嗎?鬼獒任務被一對父女接走了。」

「兩個人就敢去殺鬼獒?!他們實力應該強大的緊吧?」

「據說那個男的是固體境六重的修為。」

「固體境六重?兩個人?開什麼玩笑,看來那鬼獒口中又得添上兩條人命了。」

……

「爹爹!」皮妙妙幸福的摟住了肖野的手臂,咯咯笑著向前走去。

「呃……閨慢點…….」

半天過後,他們終於來到了大興城的北門,根據任務的資料顯示,鬼獒就在城外東邊的一處名為亂音的山崗內。

臨近山崗時卻看見一個四面透風的簡陋客棧,不過此時裡面倒是熱鬧非凡,一陣陣吆喝聲伴隨著肉香四散開來。

見裡面已然坐滿了人,兩人正想撇開繼續向前走,而此時,肖野懷裡的包袱中卻是響起了咕嚕聲,接著從裡面探出了阿寶那毛絨絨的小腦袋,只見它沖著那客棧幽幽的叫喚了一聲,然後可憐巴巴的看著肖野。

這段時間來,阿寶大多時間都在沉睡,醒了肖野就喂幾個蟲卵給它吃,倒是很久沒有吃肉食了,此時又聞到久違的肉香,這好吃鬼終於嘴饞起來。

「咦,小傢伙終於睡醒了!」皮妙妙眼中頓時閃現出亮光,對肖野撒嬌說:「讓我抱抱它。」說完對著阿寶伸出了雙手。

不想,阿寶卻是用爪子支起那圓滾滾的身體,歪著頭看著皮妙妙,眼神中滿是jǐng惕之sè。

可是沒過多久,它的神sè竟然平靜下來,爾後又轉為溫順,那小球似的尾巴竟然還笨拙的搖了搖。

皮妙妙頓時臉上一喜,如願的把它抱在了懷裡,逗玩起來。

肖野的臉上則閃出一絲詫異:「這小東西平常可只認我,真是奇了怪了。」

皮妙妙聽了咯咯一笑,臉上滿是得意之sè。

「對了,我初遇你時,你為什麼堅持要買下它?」想起剛來大興城時,客棧中的情形,肖野不由問道。

「因為它很有靈xìng,而且,它給人一種非常特別的感覺,其品種似乎介於珍獸與魔獸之間。」皮妙妙摸著阿寶的小腦袋說道。

在東rì大陸,一共分佈著四大勢力:北部魔族所在的瀝血國,南部位於寂靜海內的弱水國,西部的蠻族所在的巨夷國以及位於東部自稱具備神龍血脈的人族所在的龍行國。

這四大勢力由於生存環境以及血脈的不同,其寵獸也有區分,瀝血國內的修者大多驅使魔獸,弱水國修者的寵獸則為海獸,還有蠻族的骨獸與人族的珍獸。

所以當皮妙妙如此一說時,肖野也不由困惑起來。

隨著阿寶的成長他的確感受到了它了不同,才一個月大時,隨意的一叫就能嚇走一隻成年大狗,而且從小就表現出極高的智力水平。

想想又不得其解,只得攤攤手說道:「看它今後的成長吧,如若真能作戰,那是再好不過,不能作戰我也不會拋棄它,權當養個兒子了。」

「你之前叫我閨女,閣下的意思是,我是頭母熊?」皮妙妙那細膩的小手頓時捏起了肖野的耳朵。

「哪有的事,我們去吃飯,哎喲,餓的不行了。」

最強瀧影 ,迎面走來一男一女。

男的俊美無比,高貴非常,年紀約莫二十齣頭,衣著十分華麗,頭戴銀冠,身穿銀袍,上面隱約勾勒了幾條藏在雲中的飛龍。

女的年紀則和皮妙妙相仿,梳妝打扮極其考究,一身素白sè的錦繡宮裝,一眼看去,雖沒有美的如皮妙妙那樣驚心動魄,傾國傾城,但那份清麗脫俗恬淡高雅的氣質,讓她在皮妙妙面前絲毫不顯遜sè。

此時幾人的目光匯聚到一起,「砰!」肖野只覺大腦一陣暈眩,那銀冠男子的修為深不可測,竟然不弱於皮妙妙,猶有勝之。

肖野的隱靈念雖然在夢引雙極圖的幫助下得到增強,但是由於其先天孱弱,這短短的幾個月顯然得不到明顯的提升,所以如若對方修為比他高上太多,他便無法準確的探測出其修為。

再看向那女孩,其修為則達到了氣雲境二重,雖然沒有皮妙妙那麼逆天,但是如此年紀達到此等修為放在東rì大陸來看其天資也算鳳毛麟角了。

四人一前以後走入了這間簡陋的客棧,說它簡陋是因為這客棧四面透風,頂棚也有若干孔洞。

「四位是一起嗎?」店小二滿臉堆笑的跑了過來。

「不是。」肖野和那男子同時答道。

「在外行走都是朋友,今天只剩一個桌了,不過在角落邊,安靜的很,你們看能否拼座而坐?」小二一臉歉意的道。

那銀冠男子眼神瞟了瞟肖野,頓時露出一絲鄙夷之sè,正想拒絕,那少女卻突然拉了拉他的袖角,男子只得搖搖頭略有不快的說道:「行吧。」

「此人當真傲慢!」皮妙妙把自己的憤怒隱藏在紗曼下,傳音給肖野說。

肖野從小到大沒少被人看不起,倒是司空見慣,也不動怒,領著皮妙妙一起坐了下來。

此時已臨近傍晚,晚飯時間,而隨著客棧中人數增多,話題也活絡起來:

「唉,那鬼獒已經傷了大興城將近兩百條人命,也不知何時能將它格殺,如此下去,這北門可能都要封了。」

「對了,大家聽說沒,今天有人接了那鬼獒任務。」

「你聽誰說的?」

「全大興城都知道了,我專程來看熱鬧的。」

「其實,我是來看好戲的。」

「這麼巧,我也是啊。」

「你們!其實我也是……」

……

肖野與皮妙妙不由面面相覷。

這時店小二走到鄰桌,興緻高昂的說道:「兩位貴客,要點什麼,哈哈,今天生意太好,掌柜說打九折,你們儘管點,哈哈。」

……

「哥,鬼獒是什麼?」這時坐在肖野對面的那宮裝少女有些好奇的朝那銀冠男子問道,聲音細如蚊吶,儀態之間頗顯文靜。

她一說話,頓時把皮妙妙的目光吸引過去,這女孩的姿sè絲毫不遜sè於她,不由讓她多看了幾眼。

「鬼獒是二階後期的魔獸,成長度高的鬼獒甚至能達到二階巔峰,此獸善於噴吐屍火,身法極快,比較難纏。」銀冠男子那冷冷的面孔稍微緩和了些,沉吟道,「既然此處有鬼獒傷人,那麼我倆就順便除了它吧。」

「哥哥說的是,如若能殺了它,也算是做了一件善事。」宮裝少女臉上露出一絲喜sè,點點頭說。

肖野不由心熱起來,這兩人實力非常,如若得到他們的幫助,必將如虎添翼。

「這位兄台,實不相瞞,接下那鬼獒任務的便是我倆,不知兩位有沒有興趣與我們一起行動?」肖野挺了挺腰板拱手說道。

「你們?就憑你們倆人的實力也敢來殺鬼獒?」那銀冠男子不屑的上下打量了肖野一眼,見其只不過是一名三十來歲的固體境修者,不由輕蔑的笑了起來。由於皮妙妙習慣xìng的隱藏了自己的實力,而且又蒙著面紗,他倒是沒太注意。

「哥哥,有朋友幫忙,在不是勝算更大么。」宮裝女孩似乎也對男子的態度有些不滿,忙道。

「誰跟他們是朋友,我們身份高貴,這些匹夫村姑也有資格與我們稱朋友?!真是笑話。」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