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69 Views

至於冥尊的死對頭,肯定比冥尊更強了啊!

Written by
banner

畢竟,冥尊現在都被封在白小鳳的身體裏呢。

“呼”

霍去病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氣,右手一揮,收起長槍,忽然像是想到了什麼:“那個,吾今晚還差一場直播,就不說了,先下去直播了。”

說着,他大步流星的就朝樓梯走去。

白小鳳看着霍去病的背影,腦子裏一億頭喜羊羊狂奔着。

好快哦。

冠軍侯,變了嘞。

大山深處。

一襲青衣長袍的尊主傲立在懸崖邊上,手中拎着酒葫蘆,默然地眺望着遠處的夜空。

鬼王恭敬地站在尊主身後,眉心紫色魂火跳動着。

他猶豫了一下,開口問道:“尊主,敖鬼大人的事,該,怎麼交代?”

“咕咚。”

尊主仰頭灌下一口烈酒。

烈酒入喉,燒遍了全身。

他重重地吐出一口酒氣:“敖鬼大人實乃我輩楷模,爲了讓我等逃命,拼命掩護,我實在感激涕零。”

說着,他將葫蘆裏的酒全都倒了出來,悲慼哀嚎道:“敖鬼大人啊,走後一定,要走好啊。”

鬼王愕然地看着尊主的背影。

恍惚間,他有種第一次認識尊主的感覺。

媽個雞!

以前怎麼不知道尊主這麼無恥?

緊跟着,他忽然反應過來:“尊主的意思,是不打算如實上報了麼?”

尊主緩緩轉身,擡手抹了一把眼角:“今晚的事,你如實上報個試試?看你怎麼死!” 白小鳳並不知道尊主和鬼王的盤算。

回到鬼宅後,他就讓皮皮華青月幫着霍去病把直播設備搬進了客廳。

然後,他就把自己關在了主臥裏。

攤上了這麼大的事,總得先把頭緒理一下。

坐在牀上,白小鳳擺弄着手裏的“惡鬼城印璽”,一臉愁容。

講道理。

今晚確實是走大運了。

碰巧霍去病回來了。

碰巧那二傻子鬼王上來先嗶嗶,把霍去病惹毛了,直接給錘得連鬼王印璽沒用出來,就爆掉了。

仔細想想,如果今晚上霍去病沒有回來,或者那個二傻子鬼王是個人狠話不多的角色,那結果就天差地別了。

深吸了一口氣。

白小鳳喊道:“冥尊,這事,該怎麼整?”

他現在確實有些懵比,因爲現在的事情已經有些超綱了。

如果僅僅是陽間的事情,甚至是鬼盟背後的大佬染指陽間,他都還有zhōu xuán的機會。

可現在,鬼盟背後的陰間大佬卻和冥尊當年的死對頭有聯繫。

這就讓他抓瞎了。

連冥尊都能幹翻的存在,實力弱的話,那純粹是在扯犢子了。

現在他這情況,就好比是一個正在上小學的天才兒童做習題。

做到初中高中的水平,已經是天賦異稟了。

可現在,劈頭蓋臉砸了一大堆大學shì juàn,還全是微積分那種知識,真的有些遭不住了。

然而。

“等!”

腦海中,冥尊乾脆地說了一個字。

白小鳳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他真的有一句mmp不知當講不當講啊。

沒等講出來呢,冥尊就緩緩說道:“以你我現在的情況,除了等,沒有別的辦法。”

“那如果鬼盟背後的陰間大佬和你當年的死對頭有聯繫,或者說,鬼盟背後支持的大佬,就是你當年的死對頭,他們打上陽間了,該怎麼辦?”

“呵呵!真以爲本尊是吃素的麼?當年若不是他們使用下三濫手段,本尊豈會落到如此境地?”

頓了頓,冥尊又說道:“當年本尊打斷陰陽路,造出冥途,你真以爲是隨性而爲麼?”

白小鳳反問道:“你不是隨性而爲麼?”

“混賬!本尊在你心裏,到底是什麼樣的形象?”冥尊有些生氣。

白小鳳聳了聳肩:“就是那種明明只有三秒的存在,非得嚷嚷自己是個金槍不倒的七次狼。”

嗡。

話音剛落,白小鳳身軀一震。

他清晰地感應到,丹田封印變得熾熱起來,疼的他嘴角都抽搐了起來。

得嘞!

又把冥尊給點炸了。

“混賬!簡直混賬!吾乃冥尊,豈容你詆譭?”

隨着封印熾熱,腦海中冥尊咆哮了起來:“若不是冥途存在,你當陽間今日還是陽間?若不是冥途存在,你當鬼盟收集《黃泉寶藏圖》殘片,是爲了什麼?”

“他們,上不來?”

白小鳳頓時大喜。

冥尊說過的,《黃泉寶藏圖》裏應該有恢復陰陽路的辦法。

而鬼盟正是在陰間大佬們的支持下拼命收集《黃泉寶藏圖》殘片。

這樣一推敲,事情就簡單明瞭了!

說着,白小鳳伸了個懶腰,笑了起來:“這事你該早說啊,可把本大爺擔心壞了,你那些個死對頭既然上不來,本大爺還怕他個卵子呢。”

可緊跟着。

“呵呵。”

腦海中,冥尊嗤笑了一聲。

他緩緩說道:“他們確實上不來,但,鬼王印璽能上來,別的東西也能上來,況且,冥途這麼長時間了,那些刁民就算蠢笨如豬,也能摸到一些門路了,雖說不可能大規模上來,但集全部之力,送個把個高手上來,應該還是有可能的。”

“……”白小鳳。

心,好累哦。

剛鬆了一口氣,爲什麼又要讓本大爺硬起來?啊呸!是提起來?

沉默了半晌。

白小鳳聳了聳肩:“不過,現在這情況已經比一開始我們預想的好多了,不用太擔心了,現在本大爺手裏也有鬼王印璽,誰上來,本大爺就打誰。”

“你的心,倒是大。”冥尊說。

白小鳳癟了癟嘴:“和你睡了shí bā nián,本大爺睡你早就把膽子睡大了,真膽小的話,以前本大爺還開你的封印幹嘛?”

白小鳳的性格就是“生死看淡,不服就幹”,現在的情況比一開始預想的已經好多了,既然又沒有別的辦法,那還慫個什麼勁啊?

反正光腳的不怕穿鞋的,他能活這shí bā nián已經算是撿到了,當初要不是被無良師父撿回寺裏,他早就被冥尊給玩死了呢。

“臭小子,本尊允許你重新組織一下語言!”

腦海中,冥尊怒吼道。

“切……有能耐你打我啊?”

白小鳳翻了個白眼,不屑地說道:“反正咱倆現在是一根繩上的螞蚱,準確的說,還是本大爺在幫你背黑鍋,你應該感謝本大爺纔對。”

無恥!

簡直厚顏無恥啊!

白小鳳身體開始抽搐了起來,丹田上的封印變得更加熾熱了,仿若岩漿一樣在流淌着。

嗯……這種冥尊炸了的感覺,真的很上頭啊。

……

第二天一大早。

迷迷糊糊,白小鳳就感覺身邊有點涼,很舒服的感覺。

他閉着眼睛翻了個身,順勢摟住了身邊那個讓他很舒服的東西。

咦!

怎麼凸起的這麼高?

他愣了一下,實在太困了,也沒睜眼,就又捏了捏。

咦!

爲什麼這麼軟,手感這麼好?

等等!

本大爺房間裏,怎麼有別的東西?

他覺得不對勁了,猛地睜開眼睛。

一張熟悉的絕美臉蛋正在眼前,笑臉盈盈地看着他。

是豆豆!

白小鳳悚然一驚,這丫頭啥時候醒的?怎麼會在本大爺牀上?

緊跟着,他忽然想到了剛纔的手感。

目光,下移。

咦你mmp!

玩大發了啊!

此時,他的右手赫然正蓋在豆豆的胸口位置,右手曲起的弧度,正好對豆豆進行着完美的覆蓋……

“主人,你,好壞哦。”

豆豆嬌羞地低下頭,嗔怪道。

啪!

白小鳳忙縮回右手,一巴掌拍在了腦門上:“豆豆,這,真的是個誤會呀。”

“主人說什麼就是什麼了,豆豆,不介意的。”

豆豆嬌羞地更厲害了,腦袋都埋進了白小鳳的懷裏:“嚶嚶嚶……”

“……”白小鳳。

他好方哦。

“我是誰?”

“我在哪?”

“我特麼剛纔幹了啥?” 半晌。

懷裏嬌羞的豆豆忽然仰起頭,忽閃着大眼睛看着白小鳳。

感受着豆豆的目光,白小鳳渾身就跟火燒似的。

誤會大了!

真的誤會到姥姥家了啊!

“主人,你害羞了?”豆豆忽閃着大眼睛,問。

白小鳳點點頭。

能不害羞麼?

莫名其妙的摸到了豆豆,本大爺又不是那種臭不要臉的流氓,怎麼會不害羞?

雖說這種情況,在他夢裏出現了很多次,甚至,他當初也毫不客氣地拍過小妖女。

但,小妖女和豆豆本質上是不同的啊。

豆豆是女鬼啊!

絕對不能這麼喪良心的啊。

豆豆忽閃着大眼睛,絕美白皙的臉蛋看着人畜無害。

“主人,真的害羞了?”

“當然。”白小鳳認真地點點頭。

這丫頭,一句話至於問這麼多遍麼?

本大爺怎麼可能不害羞?

“你,真的確定害羞了?”豆豆又繼續問道。

白小鳳頓時神情肅然起來:“豆豆,我在你心裏是什麼樣的形象啊,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我怎麼可能不害羞,我可是個正直的好青年,你不能把我的形象想的……”

沒等說完呢。

懷裏的豆豆就緩緩低下頭,柔聲說道:“那,你的手怎麼還不拿開?”

“……”白小鳳。

糟糕!

被發現了!

他尷尬的笑了笑,忙縮回了右手,五指互搓了幾下。

然後,他深吸了一口氣,道:“咳咳……剛纔太緊張了,把這麼關鍵的事情都忘記了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