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52 Views

嘿嘿,好說好說!我聽說你手上有一塊未經雕琢的靈玉,如果我贏了,我就要這塊玉,再加上一千萬金幣如何?當然啊,如果我輸了,不過這是不可能的了!但是免得你說我輸不起,如果你贏了,我就把我的靈慧劍給你如何?

Written by
banner

靈玉?

一千萬金幣?

衆修煉者倒吸了一口涼氣,這無論是哪一樣,都是讓人怦然心動的存在!可是馬相來的口氣居然這麼大,想要一口吃下這兩樣?但同樣的,馬相來開出來得條件,卻是讓衆人眼神熾熱!

靈慧劍!

這可是天級武器,而且是馬相來的隨身兵器,聽說曾經有人給了一千萬金幣他都並沒有賣。可是今天他居然拿出來了?而且是用來當賭注?這個世界太瘋狂,一衆修煉者也慶幸自己沒有心臟病,要不然非給他們刺激到死不可!

剛開始聽到馬相來說要自己身上的這塊靈玉還要一千萬金幣的時候,離心就差點沒有破口大罵了!但是聽到馬相來後面的那句話,不可否認,離心承認自己心動了。

好,那就這麼說定了!不過我要讓你立誓,你說的話我信不過!

有這個必要嗎?馬相來苦笑一聲,搖了搖手中的紙扇!

如果你不願意就算了,沒有誰會逼你。


好吧,我馬相來在此立誓,如果我輸了,不給離心靈慧劍,那我就天打五雷轟,不的好死!

轟!

衆修煉者彷彿聽到天空之中有一聲炸響,如果卻是轉眼即逝。再仔細聽,卻是什麼也沒有了。凌霄和敖厲也聽到了,對於倆個人所說的獎勵,凌霄兩人的心臟也是砰砰直跳!

請讓開一下,我還要辦正事!

雖然不可否認對他們所說的獎勵動心了,但是凌霄實在是不想捲進這種事非!看這個馬相來來頭肯定不小,那個離心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我和兄弟,不要那麼急嘛。如果你走了可就少了一個主角,那這遊戲還這麼玩?那一千萬的金幣你就不動心?那可是爲你準備的,如果你走了我給誰呢?

馬相來對於凌霄的話彷彿沒有聽到,而且還頗爲友好的對凌霄和顏悅色的說道!隨即也不管凌霄答不答應,望向了離心!

哦,不好意思,我剛纔忘記給你說了。這位兄弟就是我剛纔說兩個人之一,而且我請他來給我助陣,你沒意見吧?

不行!

離心想也不想的就拒絕了,雖然不知道爲什麼馬相來對凌霄有那麼大的信心!但是憑藉女人的直覺,離心覺得如果讓馬相來的計劃得逞了,那自己百分百的就死定了!這完全是沒有任何理由的直覺,但是離心就是相信!

哦?

他又不是你的人,怎麼就不行了?馬相來搖了搖手中的紙扇,頗爲八卦的看着離心!

哼,反正我說不行就不行!除了他,你可以挑在場的任何人!離心語氣堅決,隨即又望着凌霄,你跟我吧,我也給你一千萬金幣。不,我給兩千萬!

你跟我吧!

這話聽着怎麼那麼有歧義呢?

抱歉,我不缺金幣,對你們的交易也不感興趣!好了,這位兄臺,可否請你讓一下?

我滴個乖乖,從一千萬漲到兩千萬了?可越是這樣,凌霄越覺得自己不能答應!這並不是坐地起價,而是凌霄不想趟這一趟渾水!這明顯就是他們兩個人的事,自己又何必參與進來?能不能得到這個獎勵還是一回事,到時候別自己的身家性命也搭進去!

雖然這個獎勵讓凌霄很是動心,甚至是心裏都恨不得答應了。但是金錢猶可貴,性命價更高!如果無福消受,即使是有再多的金幣又如何? 一衆修煉者看得目瞪口呆,世界變化太快,快得來不急讓人反應。誰能夠想到剛纔看起來只是有點帥的小白臉,身價竟然猶如坐火箭一般飆升?衆人內心就像是坐過山車一樣,隨着幾人的話跌宕起伏。可是讓一衆修煉者錯愕的是,凌霄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絕了?

還有沒有天理,還有沒有王法了?老天啊,你快點降一道雷劈死這個傢伙吧!這傢伙難道是還嫌棄一千萬金幣不夠多?可是離心掌櫃已經加價一千萬了啊。衆修煉者看向凌霄的眼神都是羨慕嫉妒恨,不過唯一不爽的是,這傢伙實在是貪得無厭!

呵呵,你看,離心你都嚇到人家了。這位兄弟,做人要懂得知足。有命賺沒命花,那可就是爲他人做嫁衣了!我在最後說一次,我給你兩千五百萬金幣,你加入我的陣營如何!?如果你喜歡美女,我十個八個也可以給你找!要知道這可是兩千五百萬,許多修煉這一輩子也賺不到的哦!

聽到離心居然直接把一千萬金幣提到兩千萬,馬相來眼裏的狠辣之色一閃而過!他說話時雖然笑眯眯的,但是那股言不由衷的感覺凌霄可是很清楚的感覺到了!

這一次,凌霄乾脆不走了。眯着眼睛看向馬相來,你這是在威脅我嗎?

馬相來呵呵一笑,攤了攤手道:我可沒有這麼說,不過你這麼認爲那我也沒有辦法!

對於這個笑裏藏刀的僞君子,凌霄升不起哪怕是一絲的好感!凌霄自認凌霄是受過高等教育,所以並不打算跟這些人一般見識!可是現在馬相來居然用話來威脅自己,凌霄就乾脆不打算走了!

凌霄笑了笑,我這個人什麼都好,就是有個壞脾氣!別人越不想讓我做的,我就越想做。而且相比起男人來,是個男人都喜歡美女!雖然這個美女也讓我不舒服,但是比起男人來還是順眼多了!

離心大喜,那雙靈秀動手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凌霄,這麼說,你是答應加入我這邊了?雖然還不知道凌霄的才能如何,但既然是馬相來想要的,離心覺得就不能讓他得逞!

人爭一口氣,佛爭一柱香!

離心覺得凌霄就算是沒有什麼才能,那也絕對不能夠讓給馬相來!更何況,離心心裏有種預感。凌霄絕對會成爲此次勝負的關鍵,這完全是沒來由的,只不過是出於女人的第六感。

哈哈哈,馬兄果然財大氣粗。只不過有這種好事居然不叫我們,實在是太不講義氣了!我們一起號稱“黑市三傑”

,沒想到馬兄卻是這般是棄我們於不顧啊。這實在是非君子所爲!

正在這個時候,又有兩個年輕人帶着隨從而來。這兩人都是生的頗爲英俊,而且修爲也還不低,都是凡王境界。說話間,兩人已經來到金牌服飾坊的門口。

你們怎麼來了?

馬相來頗爲鬱悶,難道是自己的動作不夠隱祕?可是不應該啊,自己來的時候可是一個人也沒有通知,他們怎麼會知道呢?心裏嘆息一聲,看來免不了一場龍爭虎鬥了,是隻想要得到那塊玉可能還要花費不小的代價啊!錢財這些倒是無所謂,關鍵的是就怕這兩個傢伙橫插一手!

哈哈,這說得跟你家一樣。馬兄能來,我們爲什麼不能來?羊兄,你說是吧?

對極,對極。牛兄說的極是。不過我很好奇,馬兄今天來居然不是爲了泡妞,只是爲了人家的一塊玉!有個成語怎麼說來着?是顧此失彼,還是什麼?反正不管了,就是這個意思!不過馬兄此舉實在是有點傻了,泡到了離心姑娘,那她的一切還不都是你的了?

哈哈……只可惜看來馬兄沒有這個本事啊!

馬相來眼裏閃過一絲陰毒之色,沉聲喝道:牛戰宏,羊英名,我說你們兩個說夠了沒有?如果你們是沒事來看熱鬧的,我很高興!但是如果你們是沒事來搗亂的話,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哼!

兩個人在那裏你一言我一語的,絲毫不管在場的馬相來!兩人對視了一眼,反而是哈哈大笑!

有事,怎麼會沒事呢?既然我們號稱“黑市三傑”,這種熱絡怎麼少得了我們?既然是馬兄感興趣的東西,我們也想要見識一下,不是?

凌霄皺眉看着這三個號稱“黑市三傑”的執跨公子,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來的動物園了。要不然怎麼又是牛,又是馬,又是羊的?不,動物園不夠貼切,因爲這些東西是進不了動物園的!

你們說夠了沒有,說夠了的話請讓開,我要走了!這灘水越來越渾,凌霄實在是不想牽扯進來!但生活往往是這樣,你越願不願意,它反而是朝這個方向走!有時候老天就像是跟你做對似的,你越想那樣做,它反而越不讓你如意!

哎,這位兄弟此言差矣。既然是馬相來選中的人,那我們也想看看你是不是有幾把刷子!馬兄看人一向是很準的,不過就是不知道這次是不是也準!羊英名上前兩步,眼神上下打量着凌霄!第一眼的感覺就是英俊,雖然凌霄已經夠特意僞裝過了。但是無可否認的是,凌霄現在至少還比這三位“牲口”帥一點!

你誤會了!我並沒有什麼才能,我只不過是一個平常的人。來這裏的目的也不過是想要買件合適的衣服而已,對於你們所說的這些我並沒有興趣。再見!

敖兄,走吧!別打擾他們了。

等等!

不試一下怎麼知道呢?不管這位兄弟有沒有什麼才能,留下來看看也無妨啊!這一次是羊戰宏攔住了凌霄,他一臉的溫和笑容,很容易讓人產生好感。對於其他的人,凌霄對他的感覺還不錯,至少要比對牛英名和馬相來好多了!

不過既然大家都這麼有興趣,那不妨我們大家來場比賽如何?剛纔馬兄和離心姑娘都出了寶物,我們是不是應該表示一下。牛兄,你說呢?


嗯,既然這樣,那我也出一件天級武器和一千萬金幣。我賭這位兄弟贏!牛英名也報了一個讓衆修煉者都驚掉眼睛的價格,不過更讓衆修煉者驚訝的是,牛英名居然還是點名凌霄出戰!

我說了我沒興趣,要來你們自己來,別扯上我!更何況我並不是你們任何一方的人,你們還沒這個權力!走!

牛英名嘿嘿一笑,是嗎? 厚寵邀婚 。趁現在老子還有一點耐心,你可不要逼我動手啊!

如果我說不呢?凌霄眯了眯眼睛,已經準備動手了!雖然說是人生地不熟,但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氣。凌霄一個血氣方剛的年輕人,能夠忍到現在已經是靠着極大的意志力了!

哎,好了,好了。大家何必弄得跟有什麼深仇大恨一樣呢?既然這位兄弟不願意,我們又何必強人所難?羊戰宏走出來打着圓場,依然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樣!不過在此我還是要說一句,既然大家都想看看你的才能,我看兄弟還是不要拒絕了!反正又沒什麼損失,這位兄弟何樂而不爲呢?

這……

說實話,這麼多的獎勵,如果說不動心那是假的。不過如果如果參與了這一場爭鬥,難免會選捲入這個旋渦,現在已經夠亂了,凌霄實在是不想參與進去!

這種事又沒什麼壞處,我看你還是好好的想一想吧?看到這麼多修煉者的眼睛盯在自己兩人身上,敖厲覺得自己兩人今天想要走有點困難了。雖然自己的肉身力量不錯,但是俗話說,雙拳難敵四手。敖厲自認自己還是沒問題的,但是凌霄就不好說了。一個人類如果不是專修肉身,能有多大的力量?

看到敖厲都幫忙了,羊戰宏馬上趁熱打鐵。

你看,這位兄弟也這麼說。我看你不如就留下來玩一把吧。這位兄弟,不是我說你,這種好處不是人人都能得到的。俗話說,有便宜不佔王八蛋。像你這樣送上門都不要的人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趣,實在是有趣!對了,還未請教這位兄弟大名呢?

他叫……

我叫無淵!


敖厲剛要想說什麼,凌霄就打斷了他。開什麼玩笑,雖然這裏不許使用武力,但是誰願意整天被人給盯着啊?

無淵?

啪啪啪……

羊戰宏拍着手說道:果然是好名字!淵博,淵博,既然無淵兄弟名字裏都帶着淵字,那一定也是學識淵博了!既然無淵兄弟答應了,那我們就來說說這個獎勵!我也是一千萬金幣加一把天級武器,這樣一來大家就都不吃虧了。

呵呵,你們真想看看我的才華?凌霄忽然心生一計,既然事情得到了這個地步了,那在鬧大一點又何妨?對於這點凌霄還是有信心的,手握天朝上下五千年文化的精華,如果連這些人的戰勝不了那就不能叫做是精華了!

衆修煉者都不明白凌霄這是想幹嘛,先前百般推脫,現在怎麼又要主動挑起這件事呢?

那既然這樣,我一個人挑戰你們這裏全部的修煉者!如果我贏了,你們剛纔出的這些獎勵都歸我。如何?看到衆人迷惑的表情,凌霄乾脆直接挑明瞭說!不鬧就不鬧,要鬧就鬧它個天翻地覆!


什麼?

狂妄!

這是大家心裏的第一個念頭,這傢伙是不是太狂妄自大了點?居然妄想以一己之力挑戰這裏的所有人?如若不是瘋了,那就是這位叫無淵的傢伙有覺得的自信!但是衆修煉者寧願相信凌霄是瘋了,就算是整個黑市也沒有人敢誇下這個海口吧。

什麼?

這傢伙瘋了吧?

就連敖厲也是瞪大眼睛看着凌霄,以前看着這個傢伙斯斯文文的,今天才知道他有這麼瘋狂的一面。

離心,馬相來,牛英名,羊戰宏,幾人心頭狂跳,全都是不可思議的看着凌霄。不是吧,這傢伙的胃口這麼大?他有那麼大的能力吃下這麼多的金幣和天級武器嗎?幾人對視了一眼,凌霄這是向他們以下挑戰書啊!明明白白地告訴他們,我一個人挑你們所有人。


如果你輸了呢?

是啊,如果你輸了怎麼辦……?

就是,這傢伙這麼狂妄自大,一定會輸的。…………

其他修煉也是議論紛紛的,討論的問題都是凌霄有沒有能力支付這麼大的鉅額財富!不但有幾千萬金幣,而且還有幾把天級武器!金幣就算了,但是天級武器呢?衆修煉者實在是不相信凌霄有這麼大的能力。

好,無淵兄弟快人快語。那本公子接下了,不過實在不是我們不相信你。你……

放心,金幣我倒是沒有。但天級武器還是有幾把的,不會賴賬的。凌霄打斷了羊戰宏的話,瞟了一眼衆修煉者說道! 譁……

沒有金幣,只有天級武器?而且還有幾把?

確定沒有開玩笑?

衆修煉者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眼睛都差點瞪出來了,真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問題了!平常修煉者想要一把玄級兵器或者是地級兵器都要打得頭破血流,你死我活的。而且還不一定能得到,最後鹿死誰手還不知道呢!但是現在是什麼情況?這傢伙說他身上有幾把?所有修煉者都是瞪大眼睛看着凌霄,彷彿是要把他看穿一般!

看來又是一個執跨子弟。

除了執跨子弟,這麼敗家的事還能有什麼人能夠做到?除了感嘆凌霄敗家之外,對凌霄的身世也有了一絲好奇!要知道,馬相來,牛英名,羊戰宏可是號稱“黑市三傑”,他們的家族在黑市也是鼎鼎有名的。雖然不說是無敵,但是沒有多少人修煉者幹招惹他們!可想而知他們的家族地位了,但是這樣的家族,這樣的執跨子弟,卻也沒有凌霄這麼屌炸天!

連身份顯赫的“黑市三傑”都只有一把防身的天級武器,而凌霄卻是有好幾把。對於這位大爺,衆修煉者已經把他的地位擡得跟“黑市三傑”一樣高了!不,是比所謂的“黑市三傑”還要高!

喂,你真的確定你能贏?敖厲扯了扯凌霄的衣袖,用一種懷疑的眼神看着凌霄。這麼多的獎勵贏了是好事,可是如果輸了的話……敖厲還真的有點不相信凌霄支付得起!

以前覺得自己已經夠敗家了,可是跟凌霄一比,那真的是小巫見大巫,根本不值一提。難怪總有人說,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一山還比一山高!

凌霄給了敖厲一個自信的眼神,不就是幾把天級武器嗎?自己有的是!就算真的輸了,這麼多天級地級武器難道還不夠支付嗎?況且凌霄也不相信自己會輸,天朝上下五千年老祖宗留下來的精華難道還比不過這個大陸的修煉者?

之所以有這樣的自信,除了對老祖宗留下來的東西有自信之外,凌霄有自信的還是這幫修煉者!在場的修煉者並不是專攻這一項的,這何懼之有?如果是遇到像鍾修文這樣的“儒修”,凌霄可能還會考慮一二!但是對付這幫人,凌霄還是有自信滴!畢竟自己有幾斤幾兩凌霄還是很清楚的,一味的抄襲老祖宗的成果,就算別人不知道,凌霄還是有種“做賊心虛”的感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