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43 Views

雙手印節變動間,一股股源氣自鼎爐之內升起,將夢心晴的身體緊緊包裹而進,阻隔了即將要將夢心晴吞噬的烈焰。

Written by
banner

「啊……」

但是突然而來的灼熱和痛感,卻是讓得少女一聲驚叫,「夢天哥哥大壞蛋,你是個大騙子,嗚嗚……人家再也不相信你了……」

夢天尷尬的摸了摸鼻子,然後乾咳一聲:「那個,心晴啊……乖哦,這只是一開始才會有的感覺,深呼吸,這是幻覺,絕對是幻覺,其實是不疼的,這只是你的心理作用而已。」

「啊啊……壞蛋,騙子,人家再也不信你了,嗚嗚……大壞蛋,大騙子……」

心晴不斷的在源氣罩之上捶打著小拳頭,那種鑽心的疼痛,讓的小丫頭的臉色瞬間慘白了起來。

夢天咬了咬牙,一道勁氣襲去,夢心晴的身體便是緩緩地軟了下去。只有把夢心晴打暈了,這個小丫頭才不會感到疼痛,夢天才能更好地完成淬鍊。

夢心晴由於是身為魅惑體質和血眸之體同存的特殊體質,兩種體質相互制壓下,雖是屬於同一種屬性,但這兩種體質又都是那種極為霸道的體質。

所以在共存的時候,兩者之間會像人類的國度一樣,會不斷的為了爭奪領地而爆發戰鬥。而在這種相互制壓、相互反抗之下,他們的載體,也就是擁有著兩種體質的人,身體一般都會極為虛弱。

一般來說,那樣的人就是陰氣多,陽氣少。而一旦到了九歲,則是少女體內陰氣最盛的時候,那時候這兩種體質並存的少女,一般很難活過,不對,應該是必定無法活過九歲。

然而一般的采陽補陰之法,又對他們沒有任何的作用,所以這也就需要一些藥物來輔助了。

而魔鬼花的果實,雖是陰氣非常之重,但其內涵的能量,卻是這世間至剛至陽的存在,對於融合這兩種體質,改善體內陰氣過重的情況有著極大的幫助。

所以在夢心晴吞食了三枚果子后,她的那兩種特殊體質便是徹底融合到了一起,體內陰氣過重的情況也是得到了改善,所以才能堅持過九歲大關。

但又因為夢心晴同時吞食了三枚至剛至陽的果子,所以其體內的陰氣又是被壓制的過低,才導致了能量的擠壓。而夢心晴所吸收的那些能量,或許還不到這三枚果子的百分之十,甚至更低。

而夢天現在所要做的,便是用火焰那焚盡世間萬物的霸道之力,來為心晴梳理經脈,燃燒那些積存的能量,使它們能夠更快的融入進夢心晴的體內。

到那時,融合一旦完成的話,夢心晴便會真正的化為萬毒不侵、萬咒不封的霸道之體。而同時,或許夢心晴的天賦,在這兩種體質和霸道的身體的幫助下,會直接超越任何天才。

因為魅惑體質和血眸之體可以無限的激發載體的潛能,使其修鍊速度加快。而一般擁有這兩種體質中任何一種體質的人,對於其他的人或者靈獸都有著一樣的吸引力,魅惑魅惑嘛,更偏向於誘惑之意。

而一般擁有這兩種體質的人,長大后不是帥哥,便是禍水級別的美女。

別看這小丫頭現在是挺清純的,擁有兩種體質的她,可是創造了一個新的紀錄。因為這兩種體質的疊加,可不是簡單的一加一等於二那麼簡單。

夢天相信,這小丫頭若是長大后,即便是那禍水級別中帶著成熟韻味兒的妖姬和慕容輕語都是比之不上。

但是夢天想要的,並不是這些。

夢天很想看看,兩種體質共存於一體,會發生什麼有趣的事情。

因為即便是在前世,他都是沒有聽說過體內共存這兩種體質的人有人能夠活過九歲。

夢天全神貫注的操控著火鼎,不斷的為少女梳理著經脈和肌肉之內的能量。

【未完待續】

投pk票支持作者獲贈積分和k豆 黑烈見此二人竟如此的痛快豪爽,也甚是欣喜。“二位當真是豪傑之士!”黑烈由衷的讚歎道。

在這個殺戮聲四起的都市,敢這樣面不改色就飲下陌生人敬酒之人,若不是傻子,就是膽識過人之輩。看面前的二人,怎麼也不像是那種莽夫之徒,那自然而然便是後者。

黑烈心中敬佩不已,又有些暗自羞愧,若是換做自己,恐怕就沒那份膽識,畢竟誰知道這酒裏面有沒有毒,萬一對方心存歹心怎麼辦?

可是,這黑烈卻不知道,玄明子二人根本就未曾喝下他所敬之酒,而是全部被他們施展神通,藏入袖中。在這個魚龍混雜的地方,依玄明子二人的睿智,怎麼可能不對他心生提防。

“若是隻爲了說這些,那道友現在就請便吧!”坐在一旁從未出聲的玄星子頭也沒擡,雲淡風輕的說道。他伸出右手,拿過自己面前的酒壺,爲師兄和自己斟上。

黑烈表情一怔,沉默了幾秒,卻沒有發怒,他突然間哈哈大笑起來,身體的顫抖帶着凳子腿不停地晃動,“道友說的極是,的確是在下不夠豪爽,此番上前叨擾,確實是有要事要煩勞二位。”黑烈再次拱了拱手。

玄明子眉頭緊蹙,其實內心早已樂不開支,自己本就是打得這個主意,想故意展示二人的實力,來吸引別人的眼光。他料到肯定有人會前來拉攏自己,果不其然。

黑烈清了清嗓子,說道:“看二位十分的面生,相必也是剛來這裏不久,對這裏的事情不太瞭解,這殺戮之都的水,可深得很啊!”黑烈打量了一些二人,依舊想不起自己曾經在城中見過他們,按理來說,如此不凡的人物,如果早就來這裏了,不應該這麼默默無聞纔對啊。

“哦,此話怎講?”玄明子裝作一副很好奇的樣子問道,一直未曾擡頭的玄星子也看向這邊,顯然也是極爲好奇。

見這二人被自己的話給吸引住了,黑烈很是得意,看來還是我老黑的口才比較好啊。他又輕抿了一口酒,不緊不慢的說道:“殺戮之都內,佈滿了很多不安定的因素,無論是誰,在睡覺的時候,都不知道自己是否能見到明天的太陽,這一點兒道友想必也十分清楚。”

玄明子聞言,點了點頭,表示默許。


“爲了能更好的生存下去,我們分別組成了各個幫派,來保護自己,這樣就可以比以前安全許多,畢竟衆人的力量總是比單人的要強的多。”黑烈繼續說道。

“那道友爲何派之人?你說這些話,可是想讓我兄弟二人加入?”玄明子將其打斷,慢慢的說道。

“道友真是快人快語,果然夠爽快!”玄明子愈是表現的直接,這黑烈越是欣賞,畢竟蒼穹巨猿一族出了名的粗神經,和他兜彎子,文鄒鄒的,反而會讓他看不起。玄明子正是抓住了他這個特點,漸漸地將其引入甕中。

“我也不說廢話了,我乃是‘黑煞幫’成員,我黑煞幫在這殺戮之都可是響噹噹的一流勢力,道友如果加入我們,絕對比自己孤身一人要好的多,雖然兩位道友修爲甚是不凡,但是俗話說的好‘雙拳難敵四手,好漢架不住人多’,多個朋友,多份生命的保障嘛!況且總會有一些不長眼的傢伙騷擾您二位,這時幫裏的弟兄就可以幫您們解決。”

黑煞甚是期盼地看着眼前的這二位,這可是兩條大魚啊,若是他們加入自己黑煞幫,那可絕對算的上是中流砥柱,雖然他將自己的幫派吹噓的甚是厲害,實則不然。在新建幫派“天蛇盟”的蠶食下,黑煞幫的地盤已經岌岌可危,而作爲這一派最有實力的人,黑煞已經感到有些力不從心,所以才急切地想要召集一些高手進來,最近一直尋覓不到,畢竟那些自己看的上眼的高手,要不是已加入別的幫派,要不就是根本瞧不上自己。

不死仙帝 ,與自己地盤相近的“天狼幫”已經派人來向自己勸降了,若是不歸順,肯定會被連根拔起,消滅得連骨頭都不剩。而且到那個時候,自己的那些屬下,恐怕也會樹倒猢猻散,大難臨頭各自飛,畢竟在這裏,仁義道德可沒有任何的立足之地,活下去纔是唯一的希望。

誰曾想到,踏破鐵鞋無覓處,今日竟然在這酒樓裏誤打誤撞見二位高手,而且是真正的高手,那位看似爲二人中主事之人的高個子,竟然帶給自己一種深深的恐懼感,即使是一旁十分沉默寡言的那位,也已達到通靈七層的境界,絕非自己可力敵。如果他二人能加入,我黑煞幫不但不用解散,反而可以進一步擴大地盤,將附近幾個幫派吞併而且再也不懼天蛇盟。以這兩位的實力,這些只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一流門派?還真是好笑,我怎麼不知道黑煞幫竟然這麼厲害?”尖銳的聲音從一旁樓梯處傳來,像是被卡了脖子的公雞,煞是刺耳。黑烈聞言臉色一變,扭頭怒視着來人,一個身穿白衣,面色蒼白的中年人走了上來,眼睛眯成一道線,看上去給人的感覺甚是陰冷。

玄明子頓時心神一動,化爲人形,難不成這人已經達到了問鼎境界,不過玄明子低頭一看,那人雖整體爲人形,手臂處卻覆蓋着大量青色的鱗片,看樣子,他和自己一樣,也是達到了通靈巔峯,故而身體只有一部分可以化爲人形,仍然有所保留原有的形態。 “蝮蛇,你可不要欺人太甚了,我黑煞幫就是毀了,也不會在你天蛇幫麾下搖尾乞憐。”黑烈聞言大怒,雖語氣甚是剛烈,卻忍不住微微顫抖,面前這個人,正是現在風頭正盛的天蛇盟的盟主,可不是自己能夠惹得起的,但他也不甘願就這樣被人侮辱,一怒之下,也沒有多想,便出聲反駁道。

快穿:女配,冷靜點 ,“兩位道友實在好修爲,不知可願加入我天蛇盟,我可以封你們二人爲長老,與我一同享受榮華富貴。”

蝮蛇長相說起來還算英氣勃發,劍眉直插入雲鬢,眼睛狹長而細小,卻炯炯有神,雖說臉色有幾分蒼白,可也不失爲一個美男子。但其方纔的那兩步走,以及如今的這一掐蘭花指,着實令人渾身汗毛直立。

玄明子二人感覺腹中翻滾,幾欲作嘔,若不是方纔沒有吃任何東西,非得吐出來不可,這傢伙,實在是太令人倒胃口了。可是他們表面卻看似對蝮蛇的提議饒有興趣的樣子,心裏不知道把這個殺千刀的宰了多少回了。

黑烈見玄明子二人竟對蝮蛇提出的條件有些意動,思索再三,狠下心來,咬了咬牙說道:“若是二位可以加入我黑煞幫,我願將這幫主之位讓出,我爲你們鞍前馬後。”這句話猶如一顆流星墜落地面,在所有人耳邊轟然響起。

玄明子也被他所說的話驚了一下,看樣子這黑烈是被逼上絕路了,不然也不會如此行事,竟將自己培植多年的勢力拱手讓人。

蝮蛇眼睛微微眯起,看起來煞是狡詐,他身上散發着陰狠的氣息,面色不善地看着黑烈,蝮蛇吐了吐細長而且分叉的信子,在沒有預兆的情況下突然猛的出手,身形在原地消失,瞬間出現在黑烈的上方。

只見蝮蛇運足十成功力,雙手冒着青光,朝着黑烈碩大的頭顱拍去,多次的勸降失敗,如今再次遭到對方的負隅頑抗,蝮蛇這一次真的動了殺機。

由於蝮蛇的動作實在太過於敏捷,而且是趁黑烈不備時暗中偷襲,黑烈一點兒防備都沒有,他甚至根本來不及格擋。當衆人都認爲黑烈此次在劫難逃時,一個身影在其身前兀的出現,他急速運轉元力,凝聚於雙掌,朝着急速飛來的蝮蛇猛的拍出。

二人雙掌對碰在了一起,發出滔天的巨響,周圍的桌椅剎那間全部化爲粉末,酒菜灑了一地。在座的所有人憤怒地躲在一邊,有幾個實力稍遜的還掛了點兒彩,可是卻無人敢上前討回公道,畢竟蝮蛇的赫赫兇名在這裏可是人盡皆知,那絕對是一個金字招牌。向這種修羅似地人物討個說法,那才真的是嫌自己命太長了。

不過好在房屋沒有因此而塌掉,他二人雖然盡了全力,可是都在竭力的控制着自己的靈力,畢竟這裏可是大地蒼狼一族的地盤,不是隨便一個人就能撒野的地方。

“道友這是什麼意思?難不成要與我天蛇盟爲敵嗎?”蝮蛇看着立於黑烈身前,阻止自己進攻的玄明子,怒氣衝衝地沉聲喝道,方纔的優雅轉瞬即逝。

“呵呵,沒什麼意思,只不過我在這裏,你休想動他!”玄明子爽朗一笑,絲毫未將對方的威脅放在心上。站於他身後的黑烈聞言,感激得渾身直哆嗦,而蝮蛇的臉色卻陰沉的可怕。

玄星子也欺身而上,雙手負於背後,站立於師兄身旁,他釋放着全部的威壓,牢牢地鎖定蝮蛇,眼神直視其要害,若是蝮蛇膽敢再有任何異動,他絕對會下殺手。雖說玄星子的修爲略次於蝮蛇,可其師兄弟二人聯手,蝮蛇獲勝的機率不高於一成。

旁邊的那些客人緊張得都有些站立不穩,想逃卻又怕有失身份,遭到衆人恥笑。可是不逃的話,又擔心戰鬥殃及池魚,自己會無辜受到牽連,難以安全脫身。

正在衆人糾結萬分,場上的局勢一觸即發的時候,一個慵懶的聲音從樓上傳來,“我看是哪個不長眼的混蛋,敢在老子的地盤兒鬧事!”

一個身材矮矮胖胖,肥得簡直走不動路的大地蒼狼,從樓上慢悠悠地移了下來,用“移”這個字來形容他走路的樣子一點兒也不爲過。他渾圓的大肚腩幾乎垂至地面,若不仔細觀察,根本就看不到他的腳,他猶如一個大肉球一樣,在地面上緩緩地滾動。若不是樓梯乃是萬年玄木所制,還真是承受不住他那龐大的身軀。然而,就是這樣滑稽的人,剛一出場,這裏便瞬間鴉雀無聲,連一直十分囂張的蝮蛇也微**其欠身。

“凝氣六層”,玄明子吃驚的睜大了眼睛,“修爲怎麼會如此低,簡直就是和凡人沒多大區別,在場的每個人揮揮手就能置其於死地。”

“您可別小看這胖子,他可是這家煉血樓的大掌櫃。”黑烈看到玄明子驚愕的表情,忙俯在其耳邊低聲說道。他的臉龐上佈滿了畏懼之色,似乎面前這個修爲低下的矮胖子,遠比通靈巔峯境界的蝮蛇更爲可怕。 (大家晚安……十更奉上)熊熊烈焰升騰之間,火鼎周圍的空間都是呈現一種扭曲的狀態,一股股狂暴的火焰之力逸散開來,將空氣中的水分都是蒸發得一乾二淨。

而在火鼎之內全身赤裸著的少女,此刻已是被紅色的霧氣所包裹。

當然,這些紅色的霧氣自然不可能是夢心晴體內的血液蒸發而來。這些紅色霧氣,只不過是少女體內的雜質被拍了出來,與火焰一接觸,但由於有著源氣的阻隔,即便被焚燒殆盡,但這些氣體卻依然無法逸散而出。

所以就這般久而久之下,方才形成了這一層濃郁的霧氣。

當然,夢天也很高興能有這樣的結果。畢竟看著一名少女的身體,還不能轉移視線,一旦轉移視線就無法控制好溫度,這種折磨,可以說是對夢天精神的一個極大的考驗啊。

現在有了這層紅色霧氣的阻隔,可以說夢天的心中悄然的鬆了口氣,精神也不用再那麼過度的興奮了。

而在這般持續煅燒下,夢天可以隱隱見到,少女的眉頭開始緊緊地皺了起來,看來,即便是連沉睡中的夢心晴,也是逐漸開始感覺到了一絲痛苦了啊。


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畢竟也只有通過徹底淬鍊夢心晴的肉體,焚盡其十二正經和奇經八脈之中的雜質,才有可能疏通那些能量,讓那些能量變得更為精純。

而一旦做到了那一步,則夢心晴體內的雜質不但祛除了,那些殘留的積存在一起的磅礴能量還能夠在火之力的焚燒下,更快的被夢心晴的身體所吸收。

這樣一來,既強化了夢心晴的肉體,開發了她的潛能,又讓其真正變成了萬毒不侵、萬咒不封的純元之體,豈不兩全其美?

「嗯哼……」

但是在此刻,火鼎之內的夢心晴的喉間卻是傳出了一聲悶哼,然後其本來已經恢復紅潤的小臉,又是瞬間變得煞白。


「嘖……起風了……」

夢天剛才由於只是用手掌控制著火焰的溫度,並未在催動體內的火之力,所以這火鼎,就相當於高溫的普通火焰,並不是空間之中的火元素所凝。

所以這世俗之中飄蕩的清風,對於火鼎的影響,依然是有著很大的危險程度的。

夢天也不敢在分神了,體內火之力涌動間,火鼎之上在清風中飄蕩的火焰便又是穩定了下來,甚至更加凝聚了一些,看起來晶瑩剔透,猶如紅色瑪瑙一般。

而爐中少女的臉色,也是逐漸的變得紅潤了起來,緊皺的眉頭卻也是緩緩舒展了開來。

見到少女面色好看了許多,夢天也是緩緩鬆了口氣,接下來,可是不能怠慢了啊,剛才險些就出了大事。

而接下來,夢天便是猶如煉藥師一般乾巴巴的收著個火鼎,乏味的坐在那裡,不斷的維持著火鼎內的溫度。

不過夢天如今的靈魂力,已經比為小斯煉製化形丹時要強悍了許多。不過一想到小斯,夢天便有些擔心,也不知道那傢伙現在怎樣了。

雖說小斯身為聖階強者,但是夢天可不認為以那傢伙的腦子能夠辦出什麼事來。但是唯一讓夢天擔心的是小斯那時候應該跟自己一樣,也是身中劇毒,或許修為也是如自己一樣被封印了。

夢天現在只期望小斯能夠逃脫,他相信,憑藉小斯對大海的了解,他一定可以回到自己的族群中去的。到那時,即便是至尊強者,也奈他不合了。

但眼下明顯不是想這些的時候,火鼎之內,還有著一個更重要的人額,在等著自己的幫助。

夢天收拾好了心神,然後便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力放十分收七分的為自己保留著一些力氣。

因為在之後的七七四十九天之內,夢天要一直守在這裡,所要消耗的能量,即便是如今的他美也是消耗不起。

但是夢天也可以藉此機會,當作是一次磨練,來錘鍊自己的肉體和靈魂力,使他們再做提升。

……

就這般,時間如風化的塵沙一般,在微風吹起的時候,悄然的消散。

而四十九天的時光,眨眼時間,便是過去了。

此刻的夢天,雖說精神狀態不是很好,但自其體內隱隱散發而出的晦澀狂暴的能量波動,卻好像是臨近了突破的邊緣。

在一開始的十五天之內,夢天並沒有掌握好修鍊的那種度,所以導致火鼎差點出現失誤。但以後的三十四天之內,夢天卻是逐漸適應了這種修鍊方式。

不管是靈魂力還是肉體力量,都是得到了很好的錘鍊,而其實力,也是一直在穩步提升著。

而也正是在昨天,夢天的靈魂力和肉體力量竟又是同時到達了瓶頸,只差那麼一小步,便是能夠突破到玄階後期了。

而算算夢天從突破四階一直到突破玄階後期,幾乎可以說是平均每個月提升一個境界,如此進境,堪稱恐怖!

這要是傳將了出去,估計不只是惡魔之城,就連整個大陸,都會為其震動的。

畢竟,這一個月提升一個境界, 八零甜妻萌寶寶 ,也就如此吧?

這種情況,放在遠古,頂多只能算是驚訝罷了,並不能引起軒然大波。但是現在的時代不同了,遠古那輝煌的諸神時代已經過去了。

現在的這個世界,就算是天劫境的強者,也是沒有多少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