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48 Views

旁邊的魔法師都在等待著他的回答,雖然他們層次離傳奇法師還遠得很,但這台精神振蕩儀器的發明,使他們也看到自己的未來。

Written by
banner

加麥爾伸出了手,手掌之上,一個雷電球在形成,其中蘊含著令人生畏的能量:「感覺好極了,在那一刻,我感覺到了自己好像掌握了天地間的雷霆。」

他散去手中雷球,王啟年感覺到一股電磁波經過,點點頭,說:「恭喜你,你已經進階傳奇法師,不過,你的領域未曾形成,大概還需要二至三年時間,才能形成領域。你的感覺,有些是虛假的,給自己一種假相,只有形成了領域,才能真正算是傳奇法師。」

「現在起,我算不算伊安魔法學院的教員,我的刑期怎麼算?」

「當然是伊安魔法學院的教員,你為伊安國魔法事業做出重大貢獻,依據法律,可以縮短刑期,屬於在服刑期間有重大立功表現,可以獲得減刑,具體手續在近期會辦妥,伊安國一切講究法律,你當然不例外,我也不例外。」王啟年笑到。

加麥爾放心,實驗取得圓滿成功,眾魔法師已經等不及,他們手中有大量數據要處理,王啟年見到這一批年青的魔法師成長起來,心中充滿了欣慰。

一切工作都上了正軌,地脈通信和魔法池也接近完工,就在這時,伊安國發生一件震驚全國的事,摩日圖遭受襲擊。

幾乎在同時,城中幾個地方,在車站市中心,還有商業區,幾個地點發生了爆炸,同時有人縱火,人員也造成數十人的傷亡,幸虧警察反應迅速,擊斃和抓獲了幾人,才將秩序穩定下來,到現在,人員傷亡還沒有準確數字,整個政府部門都驚動了。

王啟年是在第一時間得到了消息,其他部長及軍隊和警察部門的長官已會議室等待,王啟年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恐怖襲擊,在前世地球上,恐怖襲擊經常發生,但在這個世界,卻是第一次。

進入會議廳,眾人在議論紛紛,有脾氣暴躁的,早就開始罵娘了,戴衛納正在大發議論,他是一個暴力至上者,對這件事他只有四個字就可以概括:以暴易暴!

王啟年進入會議廳,和眾人打了招呼,事情的具體經過他還不清楚,畢竟他負責的是魔法部,他坐了下來,有工作人員拿來一份資料,他粗略地看了一下,其中提到了三k黨,這次事件是三k黨所為。

王啟年在一旁聽著他們的發言,眾人的發言之中,大部分都要報復,對三k党進行報復,其中以戴衛納最積極。

當問到王啟年時,王啟年在之前一言不發,他的身份又在那裡,雖然他負責魔法部,但誰也不能忽略他,王啟年說:「要報復也是應該的,但之前必須安頓好民眾,受傷的人是否得到救治,死亡的人的補償金是否到位,這些情況是否公開,讓民眾知道,當地治安部門是否做好應對事件的準備,要充分發揮民眾的主動性,做好宣傳工作,一句話,我們要趁為次災難,樹立政府的形象,政府的威信就在這些細節中得到體現,然後,再想到報復。」

王啟年的一席話讓不少人冷靜下來,利爪說:「王部長的話很有道理,現在第一要務是盡量搶救傷員,衛生部已緊急調撥醫療藥品和器械,還緊接徵調了水系和光系魔法師和醫生前往求助,其他事情也在進行中,不過輿論方面則不足,宣傳部趕緊去做,既要譴責這次襲擊,又要報到在這次襲擊中死難者,還有互相求助以及敢於反抗的人的事迹。」

王啟年插了一句:「這次事件定性為恐怖襲擊,針對普通民眾的恐怖襲擊,國內依此出台反恐法,為以後所得行動提前做下伏筆。」

「不錯,就按照王部長的吩咐去做,王部長,還有什麼好建議,不要藏著掖著,一併說出來。」利爪說。

「這次襲擊來的比較蹊蹺,我懷疑其中有內幕,情報部門要加強工作,另外,請女巫部落的女巫們作法,查探背後真像,三k黨雖是白人至上者,但一直在諾馬殖民地活動,這次越境,值得懷疑。情報部門重點要查清楚三k黨的分佈細節,報復是肯定的,不動則已,一動之下,雷霆萬鈞,就要讓世人知道,伊安國不可輕侮,將他們連根拔起。」王啟年說。(未完待續。。) (感謝書友「艾舍長」打賞10000起點幣支持,特此叩謝!今天更並按來晚,抱歉!)

伊安國因為恐怖襲擊的事,整個沸騰了,伊安國的報紙也大篇幅刊登事發的慘狀,甚至運用魔法攝影,同時也在讚揚那些感人的事迹,利爪總統也在報刊上撰文,定性為恐怖襲擊,稱這些恐怖分子滅絕人性,伊安國吹響了反恐戰爭的號角,發誓一定要將三k黨繩之以法。

《伊安日報》放在了小湯普萊森的面前,他微笑地看著報紙,心頭一陣快意,但他也為伊安國暴發出的民意感到可怕,他畢竟是在伊安洲長大,對於伊安國早就有所研究,對其行政框架和法律進行了深入的研究。

從這次事件中,他感到伊安國的強大,敵人越是強大,他的鬥志越強,他看到伊安國的政體,從心底不能接受,說什麼笑話,人怎麼能夠平等,像他天生就應該高高在上,伊安國甚至讓那些土人獸人與高貴的白人平齊平坐,他認為,就是在白人之中,也等級森嚴,何況未開化的土人。

他等待伊安國進一步動作,在伊安國中,王啟年讓女巫們作法,卻發現根本不能查探,信息就僅僅指向三k黨,進一步,天機出現了混亂,明顯有人干擾,這種現象讓王啟年驚了起來。

背後肯定有一個大勢力,在圖謀伊安國,那會是誰?王啟年心中迅速列出了幾個懷疑對象,首先。有重大的嫌疑是諾馬殖民當局,他們與伊安國表面上和平共處,暗地中不排除做些小動作,做出這樣的事是有可能,但布置得這麼嚴密,王啟年搖搖頭,不像他們所為。

其次就是創主教庭,他們有足夠的動機,雖然教庭身陷泰西洲的動亂之中,但在伊安洲也有其分部。在伊安國的情報中。卡瓦尼亞斯港就是他們的中心,聽說還派出一支宗教裁判所人員,他們有動機,也有實力。但沒有證據。

其他國家也有可能。甚至紐蒙西的易古教也有嫌疑。但這些都是猜想,沒有證據支持,現在情況不同。國家不可能像王啟年以前一個人一樣行事,只要懷疑,就可以下手。

王啟年在分析背後可能的黑手,但苦於沒有證據,但伊安國明面上指向三k黨,實際上三k黨也是實施了爆恐事件,由戴衛納承頭的反恐行動正在秘密進行中。

這件事件最終死亡人數統計出來,共計三十一人,傷有四十二人,伊安洲各殖民點,還有南伊國等,都盯著這件事,摩日圖爆恐案已經提到明面,下面就是伊安國的報復,各地區和國家都紛紛猜測,伊安國會怎麼做。

伊安國向諾馬殖民總督提出了要他們將罪犯繩之以法,引渡到伊安國,諾馬總督以事實不清楚為由,拒絕了伊安國的引渡請求。

報復行動開始了,代號為復仇的行動,在黎明時分打響,三k黨的成員早就有所防範,但沒有想到,天還沒有亮,伊安國從空中而來。

這次行動共運用了二十艘飛空艇,運送一百名精銳戰士,還有六名高級魔法師和六名騎士,實施了突然襲擊。

阿瓦是一位戰士,他是印地那族戰士,在入伍之後,又被植魔術改造,植入一種暗夜生物魔梟的魔核,後來選擇入特戰站隊,又經過賜靈術和神賜術進行強化,身手出眾,這次聽說摩日圖的慘案,義憤填膺,大喊報復。

卻被秘密選中,教官是一個白人軍官,他的戰友中有白人,也有獸人和印地那人,甚至還出現一個半精靈,接下來便是艱苦的訓練,在無人區搭建了許多房屋,正是依據情報人員傳回來的三k黨的住宅群,裡面構造幾乎可以以假亂真,他們就在此中訓練。

在黑夜之中潛入,遇到各種問題該怎麼辦,一一進行訓練,飛空艇在黑暗中飛臨上空,他們直接跳入其中,阿瓦甚至運用他的異能,張開了翅膀,滑翔而下,準確地在黑暗中進入房間。


他們的武器是最精良,伊安國都沒有裝備,一款新槍,以其設計者矮人毛瑟所命名,毛瑟i型步槍,槍長一米二十多,採用突破性彈倉設計,彈倉中一次可以壓入十發子彈,射擊時雖然單發,一發拉一下槍栓,但免去上彈的時間,射速有了極大提高,射程在300米以上,最達可以達到一千二百米,依然有足夠的殺傷力。

除此之外,還裝備一把短刀,長不足二尺,經過魔法處理,是一件低等級魔法武器,另外還有手雷四枚,每十人有一門微型魔晶炮,每十個人還有一個帶了魔法弩,配備了數支爆炎箭和破魔箭,另外,每人都身著魔蛛絲的防彈衣,可謂裝備精良,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國家如此奢華。


從伊安國的國境到諾馬的殖民城市安庫德,中間有一條河流,相距有二百多里,很明顯,諾馬殖民當局也加強的防備,構築了堡壘,防範著伊安國的可能的進攻,在伊安國的南方几個殖民地中,他們也紛紛裝備了后裝槍,並且有大量的魔法箭,因為迫於伊安國的壓力,軍事技術明顯高於它們的本土。


但他們沒有想到,伊安國這次用飛空艇將小分隊運過他們的邊防部隊的頭頂,在三點多鐘,阿瓦登上了飛空艇,趁著黑夜,飛空艇悄無聲息地穿過了一道道防線。

好在這是一個魔法世界,駕駛飛空艇的人都是具有夜視能力的植魔者,二十艘飛空艇,載著一百多名戰士和魔法師及騎士,在夜幕掩護下,如同幽靈一樣,在黎明時分,出現在安庫德的上空。

這時天還沒有亮,城市之中一片寂靜,街上並沒有人,整個城市還沒有蘇醒,不像現代城市,只有僕人們在起床,誰也不曾留意天空。

阿瓦在第6號船上面,在空中往下觀看,見安庫德城市並不像伊安城市,街道很亂,但在城市東部,卻是富人的區域,地方很大,有多處很大的住宅,類似於莊園,但並不是莊園,他們抓捕的重點就在城東歐。

「各人請注意,遵循模擬中的目標,各人都清楚了嗎?」阿瓦聽到小隊長的聲音,這是一個高大的白人,他們回答到:「明白!」

「行動!」一聲號令下,阿瓦和別的船上數名有飛天能力的人一下子跳出了艙外,在空中,背後陡然出現光翼,嗡的一聲,一共有十八人,但背後光翼卻表現不同,有的像蝙蝠的翅膀,有的像蜻蜓的翅膀,有的類似鳥翼,這十八個找准方向,作為先頭部隊,向下撲去。

阿瓦的光翼是鳥翼,巨大的翅膀支撐著他,向三號地區落去,他將槍口指向那處房子,另外,還有六名魔法師,使用飄浮術停在空中,而飛空艇卻向下俯衝,等飛空艇俯衝到三十米的時,一下子拉起,改為平飛,飛空艇上其他人員紛紛躍下,這對於一般人來說,是不可能的是,但今天來的,都是能力者。

阿瓦已經先落在了地面,他落在院子中,此時一個僕人已經起來,開了門,正準備在其他事,陡然發現一個人從天而降,發出一聲尖叫,阿瓦毫不猶豫地開槍了,僕人栽倒在地,這不是仁慈的時候。

槍聲一響,阿瓦一拉槍栓,彈殼落在地上,又一顆子彈上膛,頓時間,不住有槍聲響起,那些三k黨的成員大多數沒有起床,少數起床的,也倒在槍下,三k黨一下子懵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女眷和女僕們的尖叫聲響成一片。

阿瓦冷靜地往裡闖,他的身邊是一個半精靈,端著槍,和阿瓦互相掩護著,呯的一聲,一顆鉛彈打在阿瓦的身邊,阿瓦看到一個中年禿頂的男人,身上衣服顯然是胡亂套上去的,手中拿著火銃,開了一槍,阿瓦見他還是前裝銃,而且火藥歸火藥,彈丸歸彈丸,就是被他打中,估計也打不穿身上蛛絲布做的防彈衣,阿瓦剛舉起槍,槍聲卻從旁邊響了起來,半精靈可耐瑞搶先開槍了。

禿頂男人胸口綻出了血花,倒了下去,阿瓦沖著半精靈比了比大手指,示意他幹得好,可耐瑞笑了,此時,阿瓦手中槍也響了,但卻遇到一陣靈光閃現,能力者!阿瓦腦中冒出這個詞。

不過,對方雖然是個能力者,看他的打扮,應該是個騎士,但槍還是傷了他,靈光並沒有完全阻擋住子彈,子彈侵入體內有半寸,他沒有想到,自己的靈光居然沒有阻擋住子彈,好在子彈進入不深,他怒了,一聲大吼,靈光又加厚了幾分,手中大劍亮起光華,向阿瓦撲了過來。

阿瓦把槍一背,也出現一把短刀,短刀之上,魔法陣亮起,向前迎了過去,他完全是一付以傷換傷的架勢,根本不擋對方的大劍,手中短刀直接抹向對方咽喉。

對方不想與他同歸於盡,手中大劍急忙收回格擋,當的一聲響亮,發現自己的大劍居然出現一個豁口,手中一驚,由於事出突然,他都沒有來得及穿上鎧甲,失去了魔法鎧甲的保護,僅憑本身能力對抗槍彈,難免吃虧,現在兵器上居然不及對方。

他連退幾步,深吸了一口氣,手中大劍又一次發出璀璨的劍氣。(未完待續。。) 他擺出了騙勢,低位起勢,左腳向前,似向右擊,實質向左擊,阿瓦的格鬥術很直接,這時被對方所迷惑,不自覺地用刀防住右邊,左側出現了漏洞,他大吼一聲,劍上劍氣暴長,直擊左邊。

阿瓦急切之間,也顧不上防守,手中刀直擊對方,想迫對方回劍,而對方臉上露出了殘忍的笑意,大劍長度在阿瓦的軍刀之上,大劍擊在阿瓦身上,而阿瓦的短刀並不能擊到他身上,一個騎士這點看得很明白。

如果是阿瓦一個人,恐怕結局已經決定,但阿瓦這邊是兩人一組,半精靈可耐瑞此時也拔出短刀,身體像閃電一樣,忽然突入他們的戰場之中,一刀正接住他的大劍,而阿瓦的短刀卻向他的胸口扎去。

他身體一縮,雖然讓開了要害,卻被刀上的靈光擦到肩頭,血花飛濺,他急忙向後退去,不料一道紅光一閃,伴隨著破魔弩的弦響,一支爆炎箭到了他的面前,他急忙用劍格擋,轟的一聲,箭爆出了一團紅光,巨大衝擊波將周圍一切弄得塵土飛揚。

阿瓦回過頭,看見一個獸人手執破魔弩,見他回頭,望著他點點頭,他是這一隊的負責支援的,煙塵中傳出咳嗽聲,對方居然沒有死,漸漸煙塵開始稀薄,阿瓦看見對手雖然衣衫破爛,臉上是黑一塊白一塊,嘴角還有血絲,除此之外,人還是完整無缺。

此時半精靈的背後出現許多妖艷的枝蔓,阿瓦知道半精靈的本事。他先天就有異能,但並不出眾,後來,參加了軍隊,植魔了一種罕見的魔法植物的魔核,一種吸血構木,這是一種變異的植物,說來也奇怪,其他人植魔后,能力基本上固定。要增長。只有賜靈術和神賜術,但他的能力卻在增長,形成一個特例,不過他沒有說。並沒有為王啟年所發現。

妖艷枝蔓一現。鋪天蓋地向對手而去。對手雖然用大劍亂斬,但很快就被枝條淹沒,吸血枝條扎入他的體內。迅速變紅,一會兒后,對手就變成了乾屍。

解決了對手,兩人一腳蹬開房門,他們這次行動是用將三k黨一網打盡,特別是其頭目,威廉.西蒙斯、內森.貝福德、尤里西斯.格蘭特、托馬斯.沃森和金姆.科恩雷,五人被稱為三k黨五大巨頭,阿瓦他們的任務是抓捕威廉.西蒙斯,而他們此時,正是在威廉.西蒙斯的家中。

兩個人蹬開的門,阿瓦往裡面扔一顆手雷,爆炸的衝擊波將客廳中東西沖得稀巴爛,兩人隨即沖入其中,在他們撞開前門時,在後面,又有兩個人撞開了門,接著四人分成兩組,互相掩護著上了樓梯,沖開了了房門。

威廉.西蒙斯手忙腳亂,正在穿衣服,房間里的床上,還有一個貴婦人正在被子里索索發抖,四人沖入時,窗戶也突然被人轟開,另外一組人馬破窗而入。


婦人一聲尖叫,阿瓦一個手刀,將她打昏,六支槍逼住威廉.西蒙斯,從情報中得知,威廉.西蒙斯並沒有異能,但他以擅長鼓動人的演講聞名。

「你被捕了,罪名在摩日圖製造爆恐案。」半精靈可耐瑞說到。

見到幾乎從天而降的戰士,他臉色剎白,突然他抽出一支短銃,不過不等他擊發,一聲槍響,手銃掉落在地,他的手腕上鮮血淋漓。

阿瓦拿出魔晶,攝了像后,給他包紮,帶上手拷,頭探出窗外,手往天空一招,做出勝利的手勢,空中之中,一艘飛空艇從空而下,將他押上了飛空艇。

阿瓦再向下面看,有些地方戰鬥比較激烈,魔法師都參加了,魔法的閃光不斷亮起,甚至有些地方都運用了微型魔晶炮,城市之中,不斷有轟鳴聲響起,槍聲更是一陣接一陣,經過一個小時后,全部結束。

戰鬥中,由於突然襲擊,而且模式也是前無古人,一百多人沒有出現死亡,但受傷的人卻有二十幾人,這個原因主要是防彈衣的功勞,護住了要害,全殲三k黨,三k黨五大巨頭中,有二人被當場擊斃,內森.貝福德和尤里西斯.格蘭特被捕,他們兩人不像威廉.西蒙斯,他們是能力者,被捕時脖子上帶著禁魔環,人也陷入昏迷之中,不過據說不會有生命危險,而擊斃的二人,托馬斯.沃森和金姆.科恩雷也是能力者,拚命抵抗,被魔晶炮和破魔箭殺死,其他人員,伊安國根本沒有手下留情,擊斃三k黨徒據不完全統計,約有三百多人,可以說,三k黨在此地絕種。

諾馬殖民地的警察,姍姍來遲,到了尾聲才起來,挨了一頓槍彈,又退了回去。

二十艘飛空艇此時背對著朝陽,像鍍了一層金光,向北偏向西飛去,城中的平民不知道是什麼回事,今天一早,就聽到槍聲和爆炸聲響成一片,各種傳言都有,好在並沒有打到平民區。

現在看見這一幕,好像見到了奇迹,一個有見識的平民恍然大悟:「這是飛空艇,去年我到伊安國打工,看見過。」

「得了,約翰,你根本沒有到伊安國,只是在邊境一帶,我好像也聽說過。」

平民們議論紛紛,在恐慌不安中開始了新的一天。

飛空艇經過了諾馬的防線,他們還不知道安庫德發生的事,以為一切如常,士兵們正在出早操,陡然一個士兵抬頭看見天空二十條飛空艇排成二列,整齊的向西北方向駛去,他愣住了,他也沒有見過這麼大規模的飛空艇部隊。

他愣住了,獃獃地望著天空,長官發現了不對,順著他的目光扭頭望去,一下子也呆住了,天空中飛空艇在近千米高空掠過,帶著一種奇特的美感。

操場上的士兵個個抬頭觀看,甚至出現了雜音:「這是什麼?」

「飛空艇,難道我們與伊安國發生了戰爭?這是哪方的?」

「還用說,是我們的,你不看看他是從我們後方飛過來的。」

「什麼時候,我們有這樣的裝備?」

「那是大人物的秘密,你一個小兵怎麼可能知道。」

「不知伊安國會怎麼樣,我聽說,伊安國也有飛空艇,如果打起來,伊安國的土著,還有獸人是會吃人的。」

此時,教官也明白過來,急忙叫到:「立正,看什麼看,這些飛空艇是我們的,大家看到,伊安國不足為懼,我們諾馬的軍力很強大。」

飛空艇早就走遠,事實上飛空艇上的塗裝就說明了一切,不過,飛空艇在這個時代,根本沒有多少看過,誰也沒有留意它的塗裝。

伊安國的這次行動,在軍事上稱得上經典,是人類第一次成規模使用航空器運送士兵,也是人類的特種戰第一次在這個世界露臉,後世軍事家對此次作戰津津樂道。

威廉.西蒙斯、內森.貝福德和尤里西斯.格蘭特三人被伊安法庭公開審判,伊安國為他們配備了律師,他們自己也進行了辨駁,在首都伊安城,甚至有不少外國人進行了旁聽,審判儘可能做到公開公平公正,最終三人被判處死刑,實行了絞刑。

伊安國內一片叫好聲,摩日圖的冤魂得到了安慰,而在伊安國以外,當局者為之膽寒,小湯普萊森時刻關注著這一切,《伊安日報》雖然在卡瓦尼亞斯港根本沒有,可是他依然每天都有報紙送到,他的眼中在這幾日充滿了血絲,他也沒有想到,伊安國如此做,直接以雷霆萬鈞之力,利用其先進的魔法技術,將三k黨幾乎一鍋端,他深深感受到一種恐懼,對伊安國技術的恐懼,這使他看到了差距。

他沒有看到根本,僅僅只看到魔法技術上的差距,同時,也暗自慶幸自己將自己摘了出來,沒有留下一絲痕迹。

諾馬總督雖然為他治下的民眾為伊安國強行擊殺和抓去而惱火,並且向伊安國提出強烈的抗議,伊安國的外交部說了霸氣的一句話:「誰犯了伊安國的法律,殺害了伊安國的公民,縱使你躲進地獄,伊安國依然將你繩之以法!」

後來這句話成了伊安國的名言,經過這一次事件,各方都收斂了不少,本來自從摩日圖事件后,蠢蠢欲動的各方勢力,現在都偃旗息鼓,伊安國以自己方式告訴別人,要動用伊安國的利益,承受的報復是你所不能承受的。

同時,各方也在大力發展各種魔法技術,伊安國給它們一個教訓,落後就要挨打。

與此同時,伊安國的遠征的軍團,在安第期山脈以西,佔據了廣闊的領土, 田園小媳婦的金手指 ,作為新夏京,並沒有作出過份的反應,大夏在伊安洲的殖民地很廣闊,都偏向南方,這處地方雖名義上屬於大夏的殖民地,不僅沒有收益,反而讓大夏年年要花費一筆昂貴的軍費。

在和大夏方面接觸后,居然以一枚金幣一個平方里的價格,用金錢買了下來,好在花費了五百二十四萬金幣后,這塊土地屬於了伊安國。(未完待續。。) 得到這個消息,伊安國內在國民代表會議上出現劇烈的爭議,焦點在是否付錢購買土地,關鍵點在這塊土地沒有收入,而且消耗大量的國民稅收,王啟年的一句話,讓大多數選擇了贊同,「我們是為子孫後代留下寶貴的遺產!」

問一下詳細經過,一個混血兒托爾金從此進入伊安的高層,他的父親來自泰西,他的母親卻是印地那人,在小時候受到人嘲笑,他父親雖然文化不多,但對他要求嚴格,在其他人嘲笑中,他成長了,從小就體現出商業天才,協助父親打點農場,但自從伊安國建立后,他感到情況的變化,原來嘲笑他的聲音漸漸消失,兩族之間通婚逐漸多了起來,他對伊安國的情況有了極大興趣,後來廣泛閱讀伊安國的法律以及其他方面的文書,逐漸成為當地一個精通法律的人。

他家是最早進行魔獸養殖的一批,在別人不敢養時,他看到了商機,和當地政府簽定了協議,當地政府也派遣魔法師進行指導,檢測了他的資質后,嘆了一口氣,說他沒有魔法資質。

目前,伊安國植魔術用的魔核,往往是這些魔獸,因為植魔術有要求,魔核取出后不能長時間放置,最好立刻植魔。

他的家庭也因此成為了當地著名的富戶,托爾金的膽識受到當地人的頌揚。

他本來準備考律師,結果伊安國征軍,他很好奇。就進入軍隊,又一次經過魔法師檢測,並沒有魔法天份和其他天份,遂接受了植魔術,因為他聰明靈活,得到軍官的賞識,遂擔任機要秘書。

在部隊進入安第期山脈以西的土地上,他的聰明才智開始顯現,他精通法律,又擅長談判。在與當地印地那部落發生幾次小的衝突中。他作為伊安國方面代表,以其三寸之舌,闡述伊安國的法律,擺明事實。說服了大量的印地那部落歸於伊安國。

大夏殖民當局正為此地發愁。大夏雖然沒有像泰西洲國家那樣大量殺害驅趕土著。但也將當地土著視為低他們一等,加上大夏傳統上有故土難離的傳統,只有沒有辦法活下去。才飄洋過海,所以殖民地的人口一直是個問題,兵力也不足,雖然殖民地為大夏帶去了豐厚的利潤,可是大夏的居民可以說是勤勞的民族,有人說過,只要大夏的人在哪裡,哪裡就會變成菜園,變成莊稼地,甚至沙漠也不例外。

他們與當地土著發生衝突,種的菜,還有莊稼,經常被印地那人偷盜,印地那人雖然種植莊稼之類,但只是粗放作業,而大量的時間,男人們在外打獵,偷吃扒拿是經常的事,所以殖民當局往往開始重壓對付印地那人。

特別是北部廣闊的土地,殖民者將印地那人趕到那裡,平時,大夏的部隊很少進入,這廣闊的土地,不僅沒有能為大夏創造財富,反而每年都在消耗資金,大夏殖民地當局早就想放棄,甚至隱約傳出要賣掉這塊土地的說法。

托爾金敏銳地抓到了這點信息,迅速展開工作,雖然到目前為止,還沒有遇到大夏的軍隊,但隨著軍隊建設深入,在前方几百里處,據印地那人說,那裡有大夏一千軍力,裝備精良。

軍隊中分成二派,一派人直接殺過去,另一派以托爾金為首,建議跟大夏殖民地當局談判,雙方爭執不下,就像上級請示,好在伊安國的隨軍魔法師們在安第期山脈高處架設了簡易通訊站點,目前由女巫部落的女巫們執守,和國內通信還是暢通,同時,帶了大量魔寵。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