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53 Views

面對乾昊的突然出現,春花和秋月表現得很興奮,這讓子蕭心中倍感不爽。

Written by
banner

「是是是,大少爺,我們對小姐一定盡心儘力!」

「是是是,大少爺,剛才因為知道中賢平安歸來,有些失態了,該打!」

發現無意間惹惱了大少爺子蕭,春花和秋月嚇得就是一哆嗦,趕緊忙不迭地賠不是。

「哼哼,罷了,你們先帶著林中賢進去吧,讓他看看小姐如今因為他落得什麼下場!」子蕭一擺手,面無表情地說道。

「是,大少爺!中賢,進來吧!」春花言罷,朝著乾昊抬手示意。

眼瞅著春花和秋月帶著乾昊進入子嫻卧房內,子蕭嘴角微微上揚,暗地裡冷笑,心說:「子嫻妹的凄慘下場,你註定難逃罪責!」

然而,在夜幕的籠罩下,誰也沒有發現子蕭的那副醜惡嘴臉。

「父親大人,你還打算進去看望一下小妹嗎?」子蕭轉身面對父親,立即換上了另一副表情,畢恭畢敬地問道。

「嗯……這麼晚了,我就不進去了!關於你妹子的事,根本不怨賢兒,你撒撒氣也就罷了,千萬不要太過分!」丞相比干遲疑了一下,嚴肅地對子蕭說道。

「哼,父親大人大可放心便是,您那麼看重林中賢這小子,我還敢把他怎麼樣?」子蕭苦笑著反問父親,心中卻很不服氣,但又不敢當面頂撞,只好在心底暗暗說道:「我真懷疑,到底誰才是您的親生兒子?這老傢伙看來是越老越糊塗了!」

「嗯,明白就好……薛毅總管,待會賢兒出來后,你安排一下,讓下人們把他之前的房間收拾一下,也好讓他早早安歇!還有柔兒姑娘,這可是賢兒的救命恩人,你也安排一下,一定要以貴客之禮相待!」丞相比干囑咐完畢,朝著白軒和黑銘一揮手,說道:「走吧,我們回去吧!」

……

很快,白軒和黑銘隨著丞相比干消失在暮色之中……

————————————————————————————————

「嗯,柔兒姑娘,一路回到丞相府,想必你也是又餓又乏了吧!我先讓下人給你備點可口的飯菜,然後再帶你到後院房中休息可好?」薛毅轉身朝向柔兒,禮貌地問道。

「哦,不不不,不必了,總管大人,我和中賢哥下午已經在來的路上吃過晚飯了!我們皆是騎馬而來,所以也沒有感覺到多麼乏累!我看我還是先在這門外候著吧,等中賢哥出來后我再去休息也好!您只要告訴我是哪間房便可,我自己過去就好了,就不必勞煩總管大人在此等候了!」柔兒也是非常客套地回答道。

「啊,你們原來是騎馬回來的,那麼你們的馬呢?我也好讓下人拉到馬廄里好好餵養一番!」薛毅朝四周看了看,並未發現馬兒的蹤跡,急忙追問道。

「馬兒……那兩匹馬兒在丞相府門外二百米左右的兩棵大樹上拴著!」柔兒深知自己說漏了嘴,靈機一動,順勢回答道。

同時,柔兒暗中施法,將魔戒中的兩匹馬兒隱秘地推送到丞相府門外,並將那兩匹馬拴在距離府門二百米的左右的兩棵大樹上。

「好吧,柔兒姑娘,既然你執意想在此等候中賢,我也就不打擾了!嗯,既然你和中賢如此相熟,又情同兄妹,那麼你的卧房就安排在中賢的隔壁吧!待會你們回去時也好做個伴!我現在派人將你們的那兩匹馬牽進馬廄,將它們也妥善安頓好,恕老夫不奉陪了!告辭!」薛毅嘴上說得客氣,心中也暗笑道「我在這裡等著也沒啥意思,跟一個小姑娘能說上什麼話啊!有這幾個少爺陪著就好了,都是小年輕,應該有共同話題,我還是知趣點,早早撤離吧!」

「呵呵,告辭,總管大人慢走!」柔兒微微一笑回應道。

就這樣,薛毅總管轉身離去,準備派下人將乾昊和柔兒的那兩匹馬兒牽進馬廄!

當然,在薛毅離去的同時,隱約間聽見身後幾個少爺與柔兒的對話聲,話語間顯得有些痞性。

雖然知道這幾個少爺平時有些不著調,但是,畢竟都是薛毅看著長大的,在他的眼裡,他們都還只是孩子而已。

同時,薛毅總管深知,種種跡象表明,這柔兒絕非普通女子,必定是深藏不露,身懷絕技之人。

所以,薛毅根本不必擔心柔兒的處境,況且中賢就在子嫻卧房內,料想也不會生出什麼事端。

……

「哈哈哈,姑娘芳名為柔兒,看起來真的很溫柔可人呦,嘖嘖,長得還很美呢!」四少爺子鍾率先開口,挑逗性地誇起了柔兒。

「是啊,是啊,柔兒姑娘看起來非常柔善……」

「現在是夜幕籠罩,若是白天出現,真如仙女下凡啊……」

子林和子葉也相繼附和道,其實,在父親書房內時,他們就早已發現了貌若天仙的柔兒,一個個皆垂涎不已。

「好了,好了,都別耍貧嘴了!柔兒姑娘是貴客,切不可造次,都規規矩矩,老老實實待在門外,我進去看望一下小妹!誰若是膽敢有絲毫冒犯柔兒姑娘,休怪我不客氣!」子蕭一臉嚴肅,故意呵斥道。

雖然子蕭的想法和他三個弟弟相差無幾,但是為了顯示他的風度,便故意為之。

「是,大哥!」

「是,遵命!」

「是,絕不敢造次!」

寵魅 ,便趕緊接令閉嘴,不敢再對柔兒胡言亂語。

「呵呵,子蕭兄不必怪罪幾個兄弟,他們都沒有惡意,我不介意!」柔兒依舊莞爾一笑,大方地說道。

「嗯,柔兒姑娘真是好脾氣!哈哈哈,我幾個弟弟有言語不當之處,還望海涵!」子蕭禮貌地讚賞了柔兒姑娘幾句,然後又說道,「我先進去了,你們在門外稍候片刻!」

言畢,子蕭一轉身進入子嫻房內……

————————————————————————————————

再說乾昊,跟隨著春花和秋月進入到子嫻卧房之內,房內點著五六盞油燈,很是亮堂。

在春花和秋月的指引下,乾昊輕步快速來到子嫻床前,卻發現子嫻妹子雙目圓睜,但是神情獃滯。

「中賢,坐下吧!」春花將木凳放在乾昊身邊,示意他坐下來。

「唉,小姐真是受罪了,但是究竟是害了什麼病,或者中了什麼毒,始終不得而知!小姐除了眼睛可以睜開閉合之外,其他的身體部位根本……根本不能動彈一下!其實,剛剛小姐已經閉眼睡去,可是此刻又睜開了,我感覺小姐雖然無法表達她自己的想法和感情,但是她肯定可以聽見我們說話,並且也能聽懂!因為我有時發現她會無聲地流淚,雖然眼神還是那麼獃滯!說不定,剛才中賢在門口說話,小姐已經聽見了,所以再次睜開了雙眼,只可惜……只可惜她沒法表達……眼珠轉動都很困難,唉!」秋月傷感地將子嫻的情況講述給乾昊聽。

「啊……是啊,子嫻妹竟然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我……都怨我……都怨我啊!」乾昊哽咽著自責道。

「不,不是這樣的,中賢你別自責,有些事情你並不了解,其實……」春花剛想接著說,突然間就停了下來。

因為她聽到有人走進來了,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子嫻的親大哥子蕭。

…… 「大少爺好,大少爺來了,快請坐!」秋月急忙搬出木凳,畢恭畢敬地對子蕭說道。

「嗯,不必了,我進來瞅瞅我苦命的妹子,很快就走!畢竟是晚上了,以免影響我妹子的休息。」子蕭輕瞟了兩眼春花和秋月,壓低了聲音說道。

與此同時,子蕭來到林中賢近前,冷冷地說道:「林中賢,你應該都看清楚了吧?這就是我妹子如今的慘狀,到底與你有關還是無關,我不想再多說,你自己心裡應該有數!好了,走吧,出去吧,不要再打擾子嫻妹休息!」

「嗯,子蕭兄,你說的對,我馬上就出去!」乾昊答應著,便起身準備離開子嫻的卧房。

「中賢……不再……不再待一會了嗎?」春花怯怯地問道,眼神里充滿了祈求。

「你一個丫鬟,怎麼這麼多廢話?你以為小姐很想見到林中賢這小子嗎?我能讓他進來就是大發慈悲了!」子蕭眼睛一瞪,狠狠地剜了春花幾眼,不耐煩地說道。

「我……我覺得小姐應該挺想念中賢的,畢竟他們之前感情那麼好!或許中賢這麼一回來,會讓小姐的情況有所轉變。」春花抿了抿嘴,大膽說出自己的心裡話。

「你……」子蕭一看,這丫鬟都敢給他頂嘴了,忍不住就要動怒。

「息怒息怒,子蕭兄請息怒,我立刻就走!嗯……春花和秋月,你們就多辛苦一下,好好照料子嫻妹,我先告辭了!」言畢,乾昊便轉身離去。

「哼!」子蕭又朝著春花和秋月冷哼了一聲,也緊隨著乾昊走齣子嫻的卧房。

春花和秋月將二人送到門口,說道:「各位少爺慢走……中賢慢走!我們要陪著小姐休息了,再會!」

「吱紐!」緊接著,房間門便被關上了。

……

「中賢哥,你出來了,子嫻姑娘情況如何?」柔兒有些心虛,明知故問道。

「嗯,子蕭兄說得都是事實,情況很糟!」乾昊悲痛地回答道,同時皺了皺眉,心中暗說,「柔兒妹,你也真會演戲,明明你之前早已探知實情,只是沒有對我說實話而已!」

「林中賢,我們兄弟幾個回去休息了,你也陪著你的救命恩人回房休息吧!關於小妹的事情,早晚會有個說法的!告辭!」子蕭說完,便夥同幾個弟弟揚長而去。

「告辭!」乾昊也回應道。


……

眼瞅著,子蕭他們已經走遠,柔兒首先開口道:「中賢哥,我不是故意不告訴你的,因為……」


「好了,不必解釋了,我都懂,你是怕我傷心難過!」乾昊打斷柔兒的話,輕聲說道。

「啊……中賢哥,你的意思……你的意思是不會責怪我了,對嗎?」柔兒還是有些不放心,追問道。

「嗯,你又沒有做錯什麼,我為什麼要怪你呢?如果我因此而怪罪你,倒是顯得無理取鬧了!好了,咱們回去休息吧,有些事是急不來的,我一定要將事情的真相找出來!」乾昊說著,朝著柔兒輕輕揮手,示意她回房休息。

「好的,中賢哥,我一定會鼎力相助,子嫻變成今天這樣,絕非偶然,一定有不為人知的原因!」柔兒堅定地說道。

就這樣,乾昊和柔兒一前一後,回到了各自的房內休息……


……

就這樣,乾昊收拾妥當后,躺在床上,輾轉反側,左思右想,始終難以入眠!

估計已是午夜時分,乾昊還是睡不著,索性起身坐起來,也沒有點燈,便輕輕開門,走了出去。

想到子嫻的慘狀,他的心中憋悶至極,胸口似乎有口氣總也順不下來。

與其悶在屋子裡睡不著覺,還不如一個人出去散散心,或許心裡會順暢一些……

因為是三月下旬,此時又是晴朗天氣,正值午夜時分,所以空中已經升起一彎月牙,夜幕中的丞相府也是若隱若現。

不用想,這個時間點,除了門口的守衛,其他人正常情況下,肯定是已經處於沉睡中。

此時,丞相府中也是一片寂靜,只有打更的聲音會斷斷續續傳來。

……

————————————————————————————————


「中賢哥,中賢哥!」乾昊正在府中輕輕走著,突然聽見前方傳來熟悉的聲音,心中一愣,自言自語道,「柔兒?聽聲音,明顯是柔兒,她怎麼也沒睡?或許跟我一樣,也是睡不著吧!」

乾昊心裡想著,立刻停下腳步,定睛朝前方瞧看。

果然不出所料,在前方兩三米拐彎處,站著一個姑娘,在月光和星光的照耀下,乾昊能夠看清,此女不是別人,正是柔兒。

柔兒頻繁地朝著乾昊揮手,示意他趕緊走過去。

乾昊心中納悶,趕緊加快腳步,片刻間便來到柔兒近前。

「柔兒妹,你怎麼會在這裡?」

「呵呵,中賢哥,那你又為何會在這裡?」

「哦,我睡不著!」

「嗯,我也睡不著!」

「這……咱倆同病相憐!」

「應該算是吧,不過我現在心情不錯!呵呵,中賢哥,我知道你此刻肯定是心中煩悶不已,我之所以在此等候你,就是想替你解壓的!請你暫且閉上眼睛,站好別動!」柔兒微微一笑,要求道。

「為什麼……為什麼要我閉上眼睛?」乾昊不解道。

「哈哈哈,中賢哥,你照辦就是了,待會就知道了!你放心,我對你沒有惡意,相反,是一個大大的驚喜!」柔兒忍不住笑出聲。

「好好好,我知道,我馬上閉上眼睛!」乾昊更加糊塗,但是既然是驚喜,他倒很想知道,此時此刻能有什麼驚喜。

「刷刷刷!」

不用睜眼,乾昊聽聲音就知道,柔兒又在使用隱形網了,心說:「既然動用隱形網,那就說明這驚喜不能讓外人輕易看到!」

「噓……」柔兒像是在示意旁人不要出聲。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