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53 Views

「我隱藏的太深你當然看不出來.」丁圓大言不慚道.繼續拖著黎生向外走.

Written by
banner

「你不用拖我了.我自己能走.你還沒說要帶我去哪呢.」

「今天是月末.龍鳳樓有集會.」

「龍鳳樓集會.什麼東東.」黎生還是不明所以.

「你進入滄海宗的時間還是太多.又醉心修鍊.不明白也很正常.龍鳳樓是滄海宗交易峰之上的一座樓.其內繁華至極.是為了宗門弟子準備的綜合性大樓.」

「龍鳳樓之中.交易平台.武比斗場.擂台.拍賣台.酒肉吃食.應有盡有.不同於宗門辦事處.這座龍鳳樓其中的事物大都是弟子們的.而且不同於其他宗門辦事處的是弟子就能進去.想要進龍鳳樓.也不是太容易的.」

「不是太容易.」黎生看向丁圓.

「對呀.」丁圓點點頭:「就比如今天.」

看著黎生眼中的不解.丁圓只能再次化身解說員.

「今天是龍鳳樓集會.能有資格進去的弟子呢.包括有核心弟子.內門弟子.至於外門弟子么……就有些困難了.或者繳納一些門票錢.或者找到相熟的有些威望的內門弟子.都有可能進來.至於雜役弟子么……想都不要想.」

聽著丁圓所說.黎生也有些好奇起來.

「今天這個集會.也有部分人稱之為龍鳳會.有來此樓之人儘是龍鳳的寓意.也有其它的意思.」

「什麼意思.」黎生問道.

「龍鳳呈祥.龍鳳相合.」

黎生的眼睛依舊睜的大大的看著丁圓.只有兩個字的意思..不懂.

「就是說.這個龍鳳會是一個滄海宗男男女女相互湊在一起的日子.看看能不能看對眼.」丁圓有些無奈黎生的理解能力.

「這個龍鳳樓.就是宗門內門弟子和核心弟子聚集的一個弟子中比較高端的場所.尋常弟子是進不來的.而每月月末的龍鳳會.會有很多的女弟子來到這裡.希望能夠找到一個中意的男子.正經一點的是想要尋找結成道侶的對象.不正經一點的就是想要一夕風流.你懂了.」丁圓有些沒好氣的說道.

「懂了.」

「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報著這個目的.要知道.不是所有人都是像你一樣一心修鍊的.他們也有別的目的.」

「滄海宗的弟子在宗門之中生活.自然要比外界要安定不少.可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爭鬥.並不是所有的弟子都能好好的生活的.猶其是女弟子.」

「來龍鳳樓里的女弟子.也不僅僅是為了尋找道侶或是一夕之歡.更多的是為了尋找一個靠山.」

「比如一個外門的女弟子.如果生活不易又有幾分姿色.大多都會選擇在這龍鳳會裡找到一個中意的內門弟子.就算不能長久.得到一些關照和資源還是可以的.」

「為了這些東西就付出這麼大的代價.」黎生搖頭表示難以理解.

「這有什麼.不僅是外門女修.就連有些雜役女修也有很多會來龍鳳會的.龍鳳樓的人對於男弟子們要求甚高.對於女弟子們卻是寬容的多了.」丁圓道.

「她們來這裡幹什麼.」

「很簡單.部分自薦枕席.部分是討一個活計.師弟你也是從雜役弟子過來的.當知道雜役弟子生活艱辛.一個雜役弟子.如果能得到一份內門弟子的活計.哪怕是打掃洞府.也是極為不錯的.」

「如果在內門弟子處尋到活計.不但在外面的生活會好過許多.少了很多欺凌.內門弟子洞府的靈氣環境對於她們來說也是難得的境遇.」

黎生點點頭.他當然是知道雜役弟子的苦楚.莫說是內門弟子.雜役女弟子在這裡就算是得到一個混到這裡來的外門弟子的幫助.生活也會改善太多.

「所以呀.每到龍鳳會之時.龍鳳樓之中應付看到很多的妙齡女子.大飽眼福啊.甚至還有衣著暴露的女弟子在場中歌舞呢.」

黎生靜靜的看著丁圓臉上的猥瑣姿態.片刻后突然發覺不對.

「她們修為不高.在這裡衣著暴露不會出事么.」黎生還是懵懵懂懂的稚嫩少年.經過許多的他知曉人性優劣.龍鳳會既然是集會.必然少不了酒肉.到時候面對著一群修為低下又衣著暴露的女弟子.恐怕極易出事.

「你想的沒錯.不過從幾年前這裡就不會出現你想的那種事了.」丁圓笑道.


「為什麼.」

「幾年前.龍鳳會剛剛開始的時候.一個內門弟子在這裡醉酒.想要強迫這裡的一個女修.那女修只是一個剛剛進階先天沒有根基的下等外門弟子.縱然想要反抗.可是沒有能力.」

「當時那內門弟子也是修為強橫.在內門之中威勢不弱.場中的弟子不是不敵就是起鬨一夥的.最終還是釀成慘事.」丁圓說著.語氣有些氣憤.也有惋惜.

「然後呢.」黎生也有些氣憤起來.

「事後第三峰的子書雯趕來.和當時的內門弟子激戰起來.那時的子書雯還不是紫府境修士.只是和那修士堪堪打個平手.最後還是同門相助才重傷那弟子.」

「然後呢.」

「可是重傷的那名內門弟子也不是等閑的弟子.是當初第四峰苗元魁的得意弟子.極受疼愛.聽聞弟子重傷.當即趕來.要懲治子書雯.第三峰峰主於逸仙據理力爭.此事打算就此揭過.」

「就這麼揭過.那麼女弟子呢.」黎生怒不可遏.如果宗門不懲治這等人.那就太叫人寒心了.

「我還沒說完呢.」丁圓道.

「后來你猜怎麼著.就在兩峰峰主就要了卻此事的時候.主峰大師姐月慧趕來.聽說了這件事.一句話沒說.就在兩位峰主的眼前用紫府境的修為生生的將那內門弟子一擊擊斃.」

黎生的心中驀然舒暢.

「苗元魁沒有阻攔么.」

「沒有.據說當時大師姐出手之時.直接就動用了天賦圖騰霜月狐.而那也是大師姐的天賦圖騰第一次出現在眾人眼前.或者是不敢.或者是驚愕.總之當時的苗元魁連一句話都沒來得及說.心愛弟子就已經化成一堆碎肉了.」

「而且事後大師姐面對著四峰主苗元魁竟然連一句解釋都沒有.只是說了一句『龍鳳樓是我罩著的.再有此事一律格殺』之後.就走了.此事之後.大師姐就是滄海宗所有弟子心中的一座神像.宗門之中無人不是心服口服.」丁圓說著.臉上也顯出對月慧的敬佩之意.

「的確.大師姐的做法大快人心.」黎生點點頭.心中對於月慧的看法卻是改變了許多.也尊敬了許多.

「所以.在這龍鳳樓之中.莫說是內門弟子.就算是核心弟子.也決計沒有膽量敢亂來的.」 WWw.兩人邊走邊聊.不多時.龍鳳樓已經近在眼前.

望著眼前的龍鳳樓.黎生不禁大為驚嘆.聚仙城之中.最大的酒樓大抵就是陳茂才的翠雲樓一樣的規格.可是相比於眼前的龍鳳樓.那就什麼都算不上了.

樓高數百尺.佔地數畝.其間人流往來不絕.更有靈氣氤氳宛如仙境.

這樣的氣勢.滄海宗弟子果然都是財大氣粗.

龍鳳樓第一層.就已經高達十數丈.方圓極廣.其內擺放了數個擂台.角斗場以及拍賣高台等.而從第二層往上.就是各式各樣的看台.雅間.不知有多少層.

「其實在這小小的龍鳳樓之中.也是有著等級之分的.像是一層的大廳就是混進來的外門弟子一般呆的地方.而再往上的一些雅間和看台.則是內門弟子的地界.更往上的一部分.比如幾個從不對外開放的房間.則是宗門中的幾個核心弟子獨有的領地.等閑內門弟子都是不能進去的.」丁圓帶著黎生走走看看.說道.驗過了內門弟子的身份之後.便沒人來阻攔兩人了.


「這些界限雖然沒有規矩言明.可是所有的弟子都自覺遵守.形成涇渭分明的地域.階級的差別總是無處不在的.」黎生點點頭.沒有接丁圓的話.、

剛剛進入這裡的時候還不覺的.進去之後.黎生也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這裡一種無形的等階.

隨著兩人所在的樓層越來越往上.入目所見的美女也越來越多了趕來.看的黎生有些眼花繚亂.

他早已不是懵懵懂懂的少年.雖然他有著不似少年人的睿智.也不會為美色所惑.可畢竟年歲尚輕.可是對於男女之事已然了解.再加上長久的修鍊很少接近女子.此刻一時竟然挪不回目光來.

「喂喂.喂喂.我說啊.可以了.不要這麼明目張胆的好不好.雖然看美女是我帶你來這裡的目的.可你好歹注意一下形象好不好.我們可是第五峰的內門弟子哎.要有格調.格調.」丁圓鄙視道.

一路所過.不時有容姿清麗的女子裊裊婷婷的從黎生身邊走過.順便朝著兩人投來魅惑的眼神.看的丁圓有些神思不屬.能進這裡的男子大都是內門弟子.身份不會太低.再加上黎生的年歲如此年輕.自然也一大批的女子將目光投放在黎生的身上.

當然.以丁圓的理解自然是大部分的女子都在看他.

龍鳳樓之上.有歌有舞.有酒有樂.丁圓挑選了一個靠近看台的看台位置.擺上一桌酒菜.和黎生對飲.

「丁兄.你今天帶我來這裡.不會就是吃吃菜喝喝灑吧.」黎生和丁圓碰了一下杯.苦笑道.

「怎麼可能..」丁圓臉色一正.

「我這是以一個愛護師弟的師兄身份.帶師弟來領略一下滄海宗弟子們的生活風光.同時也見見世面.放鬆放鬆修鍊的疲憊.」


「所謂的見見世面就是在這高閣之上喝酒.」黎生舉著酒杯對著大義凜然的丁圓問道.

「當然不是.」丁圓一口否定.

「你沒發現這裡的玄機么.」

「什麼玄機.我怎麼沒有發現.」黎生道.而後丁圓悄悄的湊過頭來.小聲說道.

「你沒發現.從這個位置向下看她們跳舞.角度特別好嗎.」丁圓說著.神色猛然變成猥瑣.奸笑著看向下方.

此時的看台下方的一座檯子上.正有幾名女子在獻舞.從這個角度看去.的確非常美妙.

只是這個美妙不在女子的臉上.而是在那曼妙的舞姿和那隨著舞姿時不時露出的春光上.


從上方看不去.果然是時隱時現.極為惹眼.

黎生有些痛苦的捂住了雙眼.感嘆自己的交友不慎.此時的他很想摔杯離去.表明自己不認識丁圓.

可這樣是不行的.丁圓畢竟是他的師兄.因此他只能忍受著.慢慢睜開雙眼.同丁圓一樣向下方看去.

你還別說.確實舞跳的不錯.

酒至半酣.丁圓有些坐不住了.

「黎生.我今天帶你來可不是真的來喝酒的.」

「哦.那是來幹什麼的.」

「當然是尋找滄海宗枯燥生活中的快樂.」丁圓笑道.

「女修士也是人不是.不能真的像是神仙一樣斷絕qingyu.今天來這裡.自然是要體驗不一樣的生活.否則你以為這些男男女女的弟子都來這裡幹什麼.」

丁圓的眼睛四處打量.終於聚集在遠處一個美麗女子的身上.「你有沒有需要兄弟幫忙的地方.沒有的話.兄弟我就要出動了.」

「幫忙把帳結一下.謝謝.」

「……」

丁圓一改往日的怯懦.眼中放著狼光.口中流著涎水去追逐自己的獵物去了.黎生盯著一方的舞蹈一會兒覺得有些無聊.便收回了目光.

打著尋找道侶的幌子.其實又有幾個是真心來這裡尋找道侶的.這些衣著暴露的女子初看時覺得新鮮.看久了便覺得索然無味.

他和月慧呆在一起的時候尚且不會犯花痴.何況是這些女子.


好在今日雖然是龍鳳會.這龍鳳樓之中卻也不僅僅是只有男男女女.也有交易拍賣之類.更有幾個修士在擂台之上向大家演示武技功法.不時的博得滿堂喝彩.

美酒獨酌.倒也不失為一件美事.

可是想要獨酌的黎生卻忘了一件事.

他長的不錯.

算不上人們眼中的絕色男子.更是遠遠比不上青羅的英氣陽剛.花千谷的妖異俊美.可是和一般的男子比較.他絕對算的上是雋秀乾淨.還有著年輕少年特有的純凈氣息.

所以在這尋常弟子不得其門而入的龍鳳樓之中.他小酒獨酌.自然就成為了一道風景.就算他沒有其他的心思.自然也會有人上門來找他.

「這裡如此熱鬧.公子一人獨酌美酒.不覺得有些悶嗎.」耳邊傳來柔軟的女聲.讓黎生面色一怔.隨後頭也不回的出聲.

「不悶.」

雖然詫異於有人和自己說話.不過聽聲音並不認識.在這龍鳳樓之中.黎生自然就沒有認識一下的打算.

「呵呵.公子真是風趣.」女子柔柔的笑著.徑自坐到黎生的對面.

黎生不覺得自己剛剛的回絕哪裡有趣.不過看在女子已經不在意他的生硬坐在對面的份上.他還是打算抬頭看上一眼.

腰細.腿長.胸大.衣著『簡單』.年紀二十多歲.有些大了.面貌么……打扮的不錯.及格.

心中浮現這些內容的黎生看著女子自顧自的為自己斟滿酒.笑盈盈的喝下.終於出聲.

「我的酒錢可還沒有付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