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41 Views

「是!」幾個衙役當即應下。

Written by
banner

隨後,他們便在屋子裡搜索起來,那些箱籠、衣櫃,一樣都不放過,甚至連土炕底下也都仔細查看,屋子裡很快就被翻了個頂朝天,亂糟糟的,然而,結果卻仍是不見人影。

「這真是奇了怪了……」邢師爺面對著這樣的結果,感到匪夷所思。

顧寶瑛則若有所思。

她想了想,道:「楊氏絕對不可能逃出去,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莫非這屋子裡有什麼密室、暗道之類的?所以,她才能夠藏匿其中,或者已經通過暗道,逃了出去?」

「搜!繼續搜!注意看看有沒有機關!」邢師爺一聽,當即又是道。

那機關,一般來說,都是屋子裡不經意的擺件觸動,或者牆上壁畫之內藏匿著。

可這屋裡一幅壁畫都沒有,連花瓶這樣的擺件都只有一兩隻。

衙役們細中又細的搜了又搜,哪怕一隻丟在地上的破鞋都不放過,卻根本沒有觸動任何機關,自然也就找不到什麼密室、暗道了。

這可就更奇了!

邢師爺忍不住看向顧寶瑛,一時沒了主意。

顧寶瑛則想到,上一次她在那小破院里能逃出去,是因為她有靈玉空間,總不能這楊氏也有一個這樣的空間吧?

這是不可能的。

她若真有這樣的東西,也就不可能還委身給一個老頭子,肯定早就利用空間為所欲為去了。

這屋子裡一定有機關!

只是,做的比較隱秘,令人難以發現。

她在屋子裡找了一遍,也是一無所獲,這不禁叫人有幾分氣餒。

眼看著人就能定罪入獄了,可卻又叫她給跑了!

「邢師爺,犯人找不著了,這可怎麼辦?」一名衙役苦著臉道。

這出一趟差事,證據確鑿的情況下,卻沒抓著犯人,回去以後,怕是易縣令少不得一頓斥責。


邢師爺聞言,也是一臉難色。

「如今這楊氏已經犯了假造婚書的重罪,竟然還敢逃,這是罪加一等!然而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便是一時找不到,只要在各地張貼她的通緝畫像,全城搜捕捉拿,難道她還真的能逃出生天不可?」顧寶瑛這時候說道。

這樣一來,楊氏一個通緝犯的身份,這輩子都跑不了了!

「是這個道理!」邢師爺一聽,臉色稍稍緩和,略一思索,便做下決定,「我們先回縣城復命!留下兩人在此,日夜監視著這鄭家的動靜,只要一見到楊氏出現,便立即將她捉拿歸案!」

隨後,他點了兩個人留下,向他們細細交待一番,便離開回城彙報去了。

這兩個衙役就留在了鄭家。

顧寶瑛等人,也紛紛離去,準備各回各家。

而在一出了鄭家院門,李大郎便走到顧寶瑛跟前,皺眉詢問道:「這楊氏真的跑了嗎?」

「未必,恐怕還在鄭家,只是那密室的機關,實難發現,恐怕要麼等老鄭頭回來自己打開交出楊氏,要麼就只能等楊氏自己出現了。」顧寶瑛道。

「那你方才何不跟邢師爺說,叫他在此等老鄭頭回來,讓那老鄭頭打開機關呢?」李大郎不解詢問,甚至有些懷疑她是臨到頭心軟了,想放過那楊氏一回,畢竟楊氏還是她大伯娘呢。

「你以為若是普普通通的人家,緣何會修建機關密室?這老鄭頭必是有什麼秘密藏在裡頭!如此一來,他又怎可能承認密室的存在?只怕到時候不僅會反咬一口,說我們污衊他!」

顧寶瑛看他一眼,解釋道,「我們不但找不到人,還會因此打草驚蛇,你想想,若那楊氏萬一真的躲在密道之中,老鄭頭為了守住秘密,便必然會等我們都不在時,悄悄將她給放出去!只有暫且不動聲色,叫人盯著鄭家,只要楊氏一出現,必然能抓住她!」

李大郎一聽,頓時明白過來,有幾分慚愧又敬佩的看著她:「我明白了!顧小娘子,還是你聰明!」

「若無他事,我就先回去了。」顧寶瑛抿了抿唇,就打算跟知硯一道告辭了。

「誒,等等!」 蜜寵暖婚︰總裁老公晚上好

「還有什麼事嗎?」

「我妹妹的病……」

「放心,這個月中我就去李老闆家裡,至於醫治的計劃,我也已有腹案,只待我仔細查看過李娘子病情之後,再具體實施。」顧寶瑛胸有成竹的道。

「那就有勞顧小娘子了。」李大郎一聽,頓覺安心。

李家人又再跟顧寶瑛道別,隨後,便回南溪村去了。


錢氏看著她,想跟她說句什麼,可嘴角動了動,卻一個字都不敢再提,邁著步子有些像是逃一般的,回了大院。

「知硯大哥,我們也走吧?」顧寶瑛道。

「嗯。」知硯正欲點頭,身後卻突然傳來一聲哀求的呼喊。


「寶瑛!知硯大哥!」

卻是顧欣茹從院子里跑了出來!

只見她「撲通」一聲,當著那還未散去的諸多村民的面,跪在了二人跟前,「求求你們好心收留我一下吧!我娘如今這樣,這鄭家也不是我的家了,寶瑛,你當初都能收留知硯大哥,為什麼就不肯也收留我呢?我們再怎麼說,也是血脈相連的堂姐妹啊!」

這還有臉再來求她?

並且還拿著知硯,明裡暗裡的想以此拿捏她?

若是她不肯答應,那顧欣茹是不是就要說,知硯當初一個外男,就能入她的眼,她當時是不是就動了什麼不正經的心思了?

顧寶瑛正要回答,知硯卻抬手攬住她的肩,沖她點了點頭。

她頓時會意,抿緊了唇,不再開口。

「顧家可以收留阿貓阿狗,卻不能收留你這樣的心術不端之人!」

知硯看著顧欣茹,開口就是冷冷拒絕,「你連親娘都會出賣,更不用說,你多次跟著楊氏加害寶瑛一家,你這樣的人,就是一條咬人的毒蛇!你記住了,不是寶瑛不肯收留你,而是我容不下你!這個答案,你可滿意?」

顧欣茹當即愣住。

她沒有想到,這知硯竟然會寧願背負一個「不容人」的名聲,也不讓顧寶瑛開口回應! 可為什麼顧寶瑛就能遇到知硯這樣,一心護著她的良人,自己卻只能遇到江洋那種滿口謊言的負心漢呢?

顧欣茹想不通這個問題。

明明都是顧家教養出來的女兒,並且她還是顧家的嫡長女,怎麼都是比顧寶瑛還要尊貴幾分的,可到頭來,她卻落得個如此下場?

無盡瀚宇 ,她也跪不下去!

她都哭成了這樣了,把裡子面子都丟下,跪在顧寶瑛二人跟前,卻只得了知硯這麼一番奚落,那還跪什麼?

周圍鄰里村民們那些指指點點的譏笑聲,也叫她臉上難堪至極,終於忍受不了的一下起身回了院子,碰的一聲,把大門嚴絲合縫的關上了!

然而她滿面怒容的一進門,正對上院子里那兩個衙役鄙夷的目光,當即臉上一下僵住。

接著,她硬是憋出一絲笑來:「兩位大哥請進屋裡坐,我去給你們燒些熱水,再做……找點吃的……」

她本來想說做點飯,可突然想到自己根本不會做飯,硬生生把到嘴邊的話給改了。

「那有勞了。」兩個衙役客氣的這麼說著,便進屋裡坐著去了。

顧欣茹卻是在院子里站著愣了一會兒。

忽然一陣微涼的夜風吹過來,才叫她打了個激靈,猛然清醒過來。

看看已經露頭的月亮和天上一顆顆明亮閃爍的星辰,她陡然生出一股寒意和絕望來。

沒了楊氏,這以後的日子,可該怎麼過?

「寶瑛,我們也走吧。」外頭,門一關上,知硯看了那緊閉的大門一眼,對身邊的嬌人兒說道。

「嗯。」顧寶瑛點點頭,沖她一笑。

兩人一走,圍在外頭的村民們又議論了片刻,見沒熱鬧可看,便也都散了。

路上,顧寶瑛沉默不語的想著楊氏憑空失蹤的事情。

知硯看著她,便輕聲的道:「你也不必太過不快了,雖然暫時無法將楊氏捉拿歸案,但是從此往後,只要一日沒有抓住她,她就始終是通緝犯,這樣一輩子都不敢露頭出現在陽光下,只能在陰溝里討生活。」

「便是她這一次真能逃出生天,那又如何?她為人心術不正,行事不端,早晚都會再犯下大錯,自食惡果。」

聞言,顧寶瑛便不禁停下腳步,唇角含笑的看著他。

說起剛才他那麼一點情面也不留的為難顧寶瑛,她又覺得十分好笑:「……到底是個沒出閣的小娘子,你那麼說她,倒叫她又丟了一次人!」

「人必先自辱,而後人辱之。」

知硯文縐縐的來了這麼一句,又道,「她自己不自重,且竟然想拿我來要挾你,我又不是一個沒脾氣的,怎能容得了她?」

寶瑛聽他說自己不是個沒脾氣的,就又不禁想起來,以前他有次傷勢複發,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跟自己撒嬌時的情景,那可不就是個有脾氣的?

而且還是那種極難伺候的少爺脾氣!

不過其實倒也好哄,給他做點他喜歡吃的,再說幾句好聽順從的話,也就哄住了。

也不知道他以前在家中,受長輩寵愛時,就是這樣的?

他平時總是沉默少言,想來是因為心事壓得多了,又沒什麼人惹他,他才會給人一種脾氣極好的感覺,那照他今日所說,他要是被惹到了,也是會生氣的?

顧寶瑛還沒看過他正兒八經生氣的樣子呢!

她一時有點心癢,想看看他生起氣來是個什麼樣子,一時又覺得自己也是無聊了起來,哪能閑著沒事的去想著怎麼惹一個人生氣?

「寶瑛,怎麼了?是我這話有什麼不妥的地方嗎?」知硯見她不回話,反而盯著自己出神,不禁心裡有幾分忐忑起來。

「哦,沒有!你說的很對!是這個道理!」顧寶瑛一回神,忙就是說道。

「真的?」知硯懷疑的目光,看著她。

「這是當然,其實跟她進屋那會兒,她就求過我了,說起這個,咱倆倒是想到一起去了,我當時就心想,這麼一條會咬人的毒蛇,我可不敢讓她進顧家的門!再說,我家又不是什麼人都能進的,難不成因為我當初收留了你,就得什麼人都隨隨便便的讓進門?她想的倒是美!」顧寶瑛道。

知硯聽她這番絮絮叨叨的話,聽得她說的意思,除了他,旁的人是不會讓隨便進門的,不知道為什麼,心裡就忽然熨帖起來。

彷彿這話的意思是,只有他是十分特別的一個人,旁的誰都不是!

這種想法,叫他心中不由自主的,就滋生出幾股甜滋滋的味道來。

「不管怎麼說,楊氏以後是不會再去擾了你母親的清凈了,至於這顧欣茹,以後沒了楊氏,跟在老鄭頭身旁,這日子到底要怎麼過還說不定,且由著她自生自滅吧。」知硯抿了抿唇,說道。

「的確如此,雖然沒抓到楊氏, 寡言會長請息怒 ,心裡也覺得十分輕鬆了!」顧寶瑛點點頭,沖他一笑。

知硯心裡頓時又一甜。

兩人說著話,踩著細碎的月光,一步步往家裡走去了。

回到家,徐氏已經做好了晚飯。

她少不得要詢問一番,在得知楊氏已經定罪,卻畏罪潛逃,以後都將以逃犯的身份生活時,徐氏說不上自己是個什麼心情,只有連聲的嘆氣。

顧寶瑛卻十分明白。

徐氏一向是寬於待人,以德報怨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