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54 Views

花三少一愣:“哪裏不對?有什麼地方出錯了?”

Written by
banner

葉天擡了擡手突然道:“三少,你跟王蓮花的時間相處最長,你說你要是他,你從白景陽手裏搶到雙心火蓮,難道就會這樣走了嗎?”

花三少摸着下扒,點點頭道:“嗯,你說得對,老花這個人最愛諷刺別人,如果他搶到了雙心火蓮,他一定會拿到白雲飛面前讓白雲飛看到的,可是爲什麼呢?不管了,先過去看看!”

兩人正說着過去看一看的時候,突然一聲驚天巨響從另一邊傳來,一塊血色屏障炸開,血色瀰漫,磅礴的氣勢傳出,周圍的樹木轟轟崩斷,泥土翻飛,人羣紛紛退讓!

血色炸開,兩道人影從血色中飛出,其中一人是倒飛着出來的,而另一人如蒼龍飛身般從血色裏飛了出來,倒飛的一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全身衣服破爛,但雙目綠幽幽的眼睛讓人們頓時知道了他的身份——古妖黑起!

而另一人飛出血色屏障,大聲笑道:“黑起,我說過你不是我的對手,現在我就要走了,什麼古妖,等老子把封印打開,你們機會知道什麼纔是真正的高手!”

血魔很是瘋狂,黑起也被他打敗了,大笑着就要走,突然一個聲音**的傳來:“你不能走!”

血魔轉過身子喝道:“你是誰,有種站出來!”

說話的人是古妖族中的那五個老者,血魔看着他們大笑道:“不要用你們那小小的天境來嚇我,當年離傲我都不怕,難道還會怕你們這幾個老鬼!”說完頭也不回的向着外面走去!

突然五個老者中的一個飛身而起,身子刷的一下擋在了血魔的身前。血魔退後一步,謹慎的看着老者,一有不對他可以隨時祭出兩界碑來轟!

老者看了一眼血魔道:“你是萬年前的人物,我們不敢殺你,只要你交出神兵和這個人的身子,我們立即放你走,所有的人也一樣,只要有誰肯歸順我古妖族,我古妖族絕對不會傷你們一根汗毛!”

老者的話明顯的在收買人心,怪不得他非要血魔退出蕭過的身體,原來是做戲給其他的修士看,這樣好證明他們古妖族也是賞罰分明的,只要誰肯歸順古妖,就不會死,否則一看這數十萬人圍着這幾萬人的場景,不用想也知道古妖族想要幹什麼!

血魔不耐煩的看了一眼老者,開玩笑,如果退出身體的話,那他血魔修爲肯定又要大退,到時候隨便什麼人都能收拾他,那麼他等了萬年的時間回來又有什麼用?但是他也明白,眼前的這個天境高手絕對是真的,他絕對不是天境高手的對手!

血魔想了一會兒突然道:“這樣,不如我把神兵全部給你們古妖交換我的這具身體,怎麼樣?”

老者沉吟了一會道:“這再好不過了!”

血魔暗自罵道:“早就知道想要的就是我的神兵了,救什麼蕭過,你有這麼好心嗎?得到神兵後第一個殺的人恐怕就是我了吧,老子有這麼笨嗎?” 想了想,血魔已經明白了這古妖族的計謀,無非就是收攏人心那什麼的,當即從識海里祭出所有的神兵,一步一步的向着老者走過去!

全場所有人都是愣愣的看着,沒有一個人說話,這麼多的神兵,一件都已經逆天了,可現在既然弄出這麼多來,那還讓人活嗎?衆人只知道,如果古妖族在得到這些神兵,那以後的太古恐怕就真的是古妖族的了!


看着血魔抱着神兵越走越近,那古妖族的老者也是越來越開心,突然一個平平淡淡的聲音響起:“你們在這裏殺人、交易,有誰看過我冥殿一眼嗎?”

秦滅平平淡淡的聲音響起,所有的人頓時看向了他,接着只見他身子一閃,人就直接飛到了血魔和古妖的中間,他看着血魔道:“我冥殿隨時歡迎你的到來,只要你願意,要多少具身體都可以,怎麼樣,有沒有興趣爲我冥殿做事情?”

頓時,所有人都愣住了,古妖族和魔人已經將這裏全部包圍了,數十萬人一聲令下就可以對着這僅僅上萬人開始殺戮,爲什麼冥殿殿主還要在那裏說出這樣的話呢?是他不怕死還是他知道什麼辦法可以逃出去?一時間,所有的人都看向了他!

血魔停下了腳步,看着秦滅和古妖老者道:“這樣吧,我也不多說了,你們兩個的修爲都比我的高,你們兩個打一架,誰更厲害我連人帶神兵一起投到他的門下。”

血魔這就是明顯的將秦滅挑動和古妖大戰,一時間所有的冥殿弟子紛紛看向了血魔,冥殿的人在人羣中是最多的人人。葉正陽看着姬長空道:“一動手,我們兩個上去以最快的速度將血魔逼出毀了他,然後將蕭過救出,你有沒有發現,冥殿的四大副殿主已經失去了蹤影了!”

姬長空守在他的隕石巨刀旁,看着冥殿的人道:“看來已經是出去了,沒想到你老兄說的果然沒有錯,看來血魔不去封印都開了,冥殿也果然留有後手,就讓他們把所有隱藏的實力拉出來吧,我們好一起帶走!”

另一邊花三少和葉天找過了雙心火蓮的水潭邊,什麼都沒有發現,白雲飛和邊無涯在他們前面先來的,依然什麼都沒有發現,花三少感覺到事情有點不對了,拉着葉天就飛奔到葉正陽那裏,可依然沒有看見姬幽浪和王蓮花,他們倆正要說話的時候,突然葉正陽和姬長空兩人同時飛出,向着另一邊的血魔那裏!

而這個時候,秦滅沒有說話,身子已經逼近了血魔,古妖老者綠幽幽的雙目射出兩道綠光,直射向秦滅,同時他的右手一揮,一股狂風頓時捲起,掃向秦滅!

秦滅黑衣飄飄,身子旋轉飛出,身子突又反轉回來的擊向古妖老者,也在這個時候,他的境界竟然在明顯的上升,不一會兒竟然達到了跟古妖老者一樣,不但古妖大驚,就連血魔也是大驚,秦滅的修爲怎麼會一下子從九境的在字境飛躍到前字境去,更厲害的是又一下子跨越了九境與天境之間的鴻溝,修爲直接飛到了天境境界!

這怎麼可能?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連古妖族那邊的四位天境老者也看呆了,怎麼可能一瞬間飛到天境呢?只有一種可能,秦滅一直在隱藏修爲,可是他爲什麼要隱藏修爲?難道真的出了什麼重要的事情嗎?|

秦滅的修爲瞬間之下漲高了這麼多,沒有人會預想得到,古妖老者身子極速倒退,現在出招已經晚了,秦滅已經快如閃電疾如奔雷的向他衝了過來,古妖飛退,身子倒翻而上,一個巨手印從天降下向着秦滅砸了過去!

秦滅身子一側,讓了過去,大喝了一聲,同時雙手舉起,天空頓時大變,氣浪在空中翻滾,一大片烏雲居然無聲無息的飄了過來,道道驚雷從裏面炸出,秦滅這次真的是翻手爲雲覆手爲雨了。

古妖族剩下的四個老者大喝一聲道:“古魂祭,你去將族長請來,其他的人跟我全部將這些修士殺了,揚我古妖之威!開始進攻!!!

同時他四人的身子瞬間朝着秦滅飛了過去,而這個時候,數十萬人異口同聲的大喊了一聲,紛紛提着兵器向着人羣衝了過去!


頓時所有的人都傻眼了,古妖族和魔人還真的動手啊,不知道是誰大喊了一聲:還愣着幹什麼,趕緊還擊,砍死這幫綠眼睛的,媽的,殺一個夠本,殺兩個是賺,趕緊動手啊!“

這樣一聲大喝頓時驚醒了所有的人,眼看着魔人和古妖族兇殘的殺了上來,不還擊的話就只有等死了,頓時所有的人紛紛朝着魔人衝了過去,魔人和古妖人數雖多,達到了修士們的數倍不止,但是修士們中修爲高的人很是普遍!


只見六奇閣以莫青雲爲首,人人瘋狂的殺着敵人,尤其是莫青雲九境氣息一放,大部分的魔人都不敢靠近,而萬象聖宗那一邊,出奇的是霍天涯居然在幫助他們,而幽雪聖地獨佔一方,白敬齋從容的站在那裏低聲跟白雲飛說着什麼,他們的外面有一個用氣流組成的大圈,將他們包在了裏面,沒有一個能夠衝進來!

白敬齋從容的再跟白雲飛說着什麼,看得出白雲飛的神色很是嚴重,而南刀塢則是葉天和花三少二人帶領,姬幽浪和王蓮花居然無緣無故的消失了,兩人邊打邊退,而另一邊跟着霍天涯的白淨心卻是看向了空中的一個灰衣消廋的人的影子,正是葉正陽!

葉正陽飛身攻出,身後的姬長空緊跟其後,血魔大驚不好,知道這兩個人都不是好惹的,身子一滑就要退開,無奈葉正陽就像死皮膏藥的粘着他,而後面還有有一個霸氣無比的姬長空!血魔簡直是越打越悲催,突然,葉正陽右手一扣,將血魔的右手扣住,同時他的左手幾十度彎下重重的轟在了血魔的胸口!

血魔吐出一大口鮮血,身子朝後飛去,姬長空隕石巨劍揮下,一塊土地都被他砍起,土地直接飛撞到血魔的身上,不要只怎麼的,葉正陽和姬長空聯手,血魔簡直被打得還手之力都沒有!

葉正陽飛過去拉住血魔的手,一股真氣順着他的手逼近了他的識海,頓時一座玲瓏小塔從血魔身體裏飛出!”葉天!“姬長空大喊了一聲,遠在另一邊的葉天和花三少忙擡頭一看,只見葉正陽正逼出四象塔,然後大袖一揮,四象塔直接向着葉天飛了過來!

葉天高興的接住,四象塔剛一到他的手中,頓時就是金光大放,刷刷刷的幾下所有圍攻他們的妖族和魔人全部被四象塔收進了裏面!

血魔狂吼,四象塔就這樣被逼了出來,他右腳一勾,將葉正陽推開,身子一動退出十幾米遠,同時手上開始結印,一股磅礴的氣勢在他的手印裏發出!

葉正陽大喝:“他在使用蕭過的絕技裂字印,無論如何千萬不能讓他成功!”話還沒有說完的時候,人已經火箭般的飛了出去,眼看血魔越結印發出的威力也越來越大,姬長空大喝一聲:“拼一把了!”

只見他將隕石巨刀高高的拋向空中,身子也快速的飛到了上面推着隕石就像血魔飛了過去,血魔哈哈大笑,因爲他已經看到了一個小小的赤色小球在他手中形成,上有光絲流轉,看起來極是美輪美奐,他知道他從來沒有結過,現在會都是因爲他在蕭過的識海中,所以纔會有點慢!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他的赤色小球剛剛 運轉,一塊巨大的隕石就向着他衝了過來,血魔大驚飛退,可是剛退開兩步,後面的葉正陽就飛了過來!

血魔一不做二不休,想着將裂字印放出去,可正在這個時候,轟的一聲,隕石直接重重的撞在了他的胸口上,血魔被撞的倒飛而出,手中的赤色小球也飛了出去,葉正陽大驚,身子瞬間加快,飛過去利用氣息穩住了赤色小球!

而這邊的姬長空已經將血魔拉起,直接一掌拍向了他的腦袋,刷刷的幾聲飛出,頓時斬王劍和八荒刀以及滅王刀飛了出來!那邊早已等待的花三少飛起身子接住幾樣神兵,直接放進了識海中!可奇怪的是滅王刀就是這樣放不進識海,可是血魔又放的進去,那是因爲血魔根本不顧滅王刀的感受!

花三少終於明白蕭過爲什麼要將滅王刀背在身上了,當即撕下一塊布料將滅王刀背在身後,正好這時有着魔人偷襲,花三少身子翻飛而上,玉簫橫在嘴邊,一股悠揚的簫聲響起,簫聲忽高忽低忽快忽慢,不大一會兒就是無數的飛禽走獸衝了過來,花三少一吹口哨,所有的飛禽走獸便同時衝向了魔人和妖族!

同時他的身子瞬間飛起接住了血魔身體裏飛出來的一個三種顏色的小鐘,正是三生鍾!這樣的話就只有兩界碑還在血魔的識海里了。

葉正陽見裂字印一直不能消耗掉能量,於是很起心腸直接將裂字印扔進了遠處的魔人隊伍中,同時他的身子向着血魔飛過去! 血魔狂吼,身子居然被姬長空的隕石巨刀砍中,半邊身子都差點被劈了,要不是見效快下意識的想起這身體是蕭過的,那現在恐怕都是四肢不全了!

葉正陽飛過去,兩人圍攻血魔一人,直接打得他毫無還手之力,最後葉正陽拉起血魔的右手,而姬長空拉起血魔的左手,兩人同時一掌拍在了血魔的後背上!

花三少和葉天緊緊的看着,他們知道這是在將血魔逼出蕭過的身子,不然的話蕭過一輩子也醒不了!二人只看見,葉正陽和姬長空一掌轟下,蕭過的前面居然有一個血色人影連着蕭過被拍出來一點,但很快的又縮進去了!

血魔瘋狂的大聲嘶喊着,葉正陽和姬長空兩人再一次對視一眼,同時又是兩掌重重的轟在了蕭過的背上!“啊!”一聲慘叫從蕭過的嘴裏發出,一個血色人影露出了半邊身子,正要縮回去的時候,葉正陽手更快,直接趁這個速度將蕭過的身子拉反了,而血魔若要縮回去的話就變成倒的了!

就在血魔猶豫了一下的時候,姬長空帶動無上氣息,又是重重的一掌轟出,蕭過的後背直接一陣顫抖,一個極刺耳的尖叫聲從蕭過的身子裏傳出來,花三少和葉天盯着死死地,只見一個血色人的影子從蕭過的身體裏飛出,而蕭過的身子也就這樣軟趴趴的倒了下去!

血色人影大聲的尖叫着,看不清是個人的樣子,彷彿就是一堆血組成的人形,看起來非常噁心!這便是血魔的真身!血魔全是又血組成,此刻在天空中瘋狂的大叫,葉正陽一把拽起蕭過將他丟給了花三少,血魔的身影在天空中驚叫了幾聲,突然不見了血影,沒有一個人看到他到哪裏去了!

而此刻天空中,秦滅一人對打五個天境高手,五大古妖族天境高手分五個方向合計攻他,五光十色的真氣從他們的每招每式中發出,整個天空中變成了他們的戰場!

而整個場地下面徹底大亂,數十萬古妖族和魔人將所有的人圍起,看得出他們受了訓練,組成了一個個的大陣,衆修士邊打邊退!

轟隆隆!

極大的巨響聲傳來,下方恐怕有數千魔人被巨響聲震傷,一個極大的蘑菇雲從地上升起,正是血魔從蕭過那裏學會的裂字印,葉正陽將打向他們的裂字印轉移到了魔人之中,磅礴的爆炸力瞬間就炸傷炸死了數千人!

而這個時候血魔卻失去了蹤影,沒有人知道他到了那裏去了,葉正陽和姬長空在人羣中找着,花三少和葉天兩人手中神兵翻飛,幾乎碰上來的魔人或者古妖都是死翹翹!

而這個時候,一道人影直接從空中砸下,身子一翻穩在了地上,卻是秦滅,而天空正中的五大古妖族的天境高手也飛了下來,古妖族中的黑起大喝一聲道:“所有人都給我殺了,不留活口!”

秦滅抹去嘴角邊的鮮血,淡淡的笑道:“你們以爲贏了嗎?告訴你們,千年之前我能打退你們古妖,千年後也是一樣!”說完後,只見他雙手互揚,血紅色的一股真氣從手上發出,直接飛行了天空正中,接着就變成了一個大大的火焰圖案,在天空中綻放,頓時古妖族的人看着天空中的圖案停了下來!

葉正陽突然一驚,與姬長空飛到葉天和花三少的身邊道:“他們果然還有後招!”

花三少和葉天一驚,不知道葉正陽這句話有什麼意思,不過下一秒他們就清楚了到底是什麼回事!只見天空中的火焰圖案落下,頓時,天空中十幾道人影落下,個個都身着月白袍色!

這十幾個人落下後,突然只見古妖族和魔人的四方外面突然之間多出了密密麻麻的人頭,從外面將古妖族和魔人全部圍了起來!

人頭越聚越多,仔細看的話每一個人不是身着黑衣黑袍就是身着月白袍色,人頭越來越多,裏三層外三層的將所有的人圍在了了裏面,每一個人都是化劫境高手,恐怕整整有幾萬化劫境高手,而九境高手少說恐怕也有上千人!

一瞬間的變動頓時讓正在廝殺的所有人都停了下來,古妖族的人也是大驚的看着,他們的人數雖有數十萬,但修爲差距太大,修爲高的高,但低的也很低,修爲最高的也就是那五個古妖族老者天境高手,其他的都只是修爲低的,黑起算是厲害的了!

而至於天魔族的族長和古妖族的族長到現在仍然沒有現身,他們以爲有着五個天境高手就足以擺平了這麼多的人,可現在不但化劫境高手多,連九境高手也冒出了幾千人,更甚至天境高手也有幾人!

秦滅就是一個,外面圍着的人羣中又有着四五人也是天境高手,仔細一看,所有的黑衣黑袍的人全是冥殿的人,冥殿什麼時候會多出這麼多的高手來?

沒有人知道,花三少看了看其餘的那些月白袍色的修士道:“果然是萬藥山的人,這麼多的高手恐怕都是萬藥山的人用藥強行提高修爲的。”

“殿主!宗主!”幾萬人的大喝,對着秦滅喊着!

秦滅擺了擺手,喊道:“青龍,你帶人負責南方,玄武,你帶人負責北方,白虎,你帶人鎮守東方,而剩下的人全部守住西方,不許讓任何一個人逃脫!”

“是!”

幾萬人的大喝傳來,頓時所有人四下分散,將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全部圍了起來,人羣中還剩下六七個,只見他們走了過來單膝下跪道:“宗主,請問我們有什麼任務?”

頓時古妖族的那五個天境高手大驚,這七個人很明顯的是天境高手,而他們都要想秦滅下跪,秦滅到底又是什麼人呢?


“秦滅,你到底想幹什麼?”其中一個老者喝聲道!


秦滅哈哈大笑了三聲道:“古妖,你們以爲將我們圍攻起來就可以稱霸太古嗎?不可能,你們螳螂捕蟬,我黃雀在後,他們有着上萬個是化劫境修士,上千個九境高手,還有七個天境高手,你認爲就憑你這點人能攔得住我嗎?”

“秦滅,沒想到你花了千年時間弄出了這麼多的高手,你果然早就預謀好的了!”一個很是平淡的聲音從天際上方傳來,衆人均擡頭看去,只見上空兩個黑衣中年男子飄了下來,一人雙目綠幽幽,另一人身材魁梧,額頭上一個火焰性標記閃閃發光!

“古妖、天魔,你們終於來了,哈哈,這樣也好,我也不用到處去找你們了!”秦滅哈哈大笑!

衆人個個都是大驚,難道這兩人就是現今古妖族的族長和天魔族的族長?

“放肆!敢這樣對我們族長說話,秦滅,你想死嗎?”五個天境老者中的一位大吼道!

古妖擺了擺手,止住了他的吼聲道:“沒想到冥殿的殿主還是萬藥山的宗主,你身兼兩職,厲害啊!”

什麼!

秦滅即是冥殿的殿主還是萬藥山的宗主,這簡直太難以讓人相信了,怪不得冥殿會多出這麼多的高手,原來全部是用聖藥強行提高修爲的!

“哈哈哈”秦滅哈哈大笑:“不錯,我叫秦滅,黃耀天也是我,千年的時間,我耗費了多少心血,爲的就是這一天,我要稱霸太古,古妖、天魔,你們的時代已經過去了,現在不再是你們三族的天下了,從今夜起,我將橫掃太古,讓整個太古都是我冥殿的地盤!”

秦滅瘋狂的大笑:“你們知道我爲什麼抓了那麼多的人嗎?哈哈,他們都是藥爐,現在我已經成功了,你們全部被我圍住了,只要我一個手指頭,你們就全部得死!”

“勝者爲王、敗者爲寇,秦滅,你很好!”古妖平淡的說道!只見他說完後,身子一動,直接從原地消失,再出現時已經逼到了秦滅的身前,秦滅瞬間爆退,只見他便倒退,右手邊朝四方揮動,淡淡的真氣從他的手上發出,刷刷刷的幾聲響起,又是一陣刷刷刷的聲音響起,頓時場上的所有人的兵器全部不由自主的飛到了天空,形成了一個極大的網!

這一剎那都在電光火石之間完成,待衆人反應過來的時候,手中的兵器已經飛上了天空,而只見秦滅右手一翻向下,頓時天空中所有的兵器全部向着下面的古妖刺下!

而他的身子也在同一時間旋轉一百八十度,身子瞬間爆退,而也就在那個時候,所有圍在外面的冥殿和萬藥山的修士全部衝殺進來!

古妖族的也不甘落後,五個老者一揮手,頓時所有的人都向着冥殿的人衝了上去,而古妖眼看就要被漫天的兵器網刺成刺蝟,說時遲那時快,只見古妖身子斜趴在地上,像是一根火箭般衝飛了出去!

這個時候,萬藥山的七個天境高手同時衝上去與那五個古妖族的天境高手對決起來!而廝殺聲在一此的響遍天空,這一次冥殿的圍攻,比起古妖族來說,就大大不同了!

冥殿這一次的人數少說也有幾萬人,可沒一個人都是化劫境高手,或者就是九境高手,與古妖族比起來兩者不可相比,古妖族的實力可以說是在地上,而冥殿和萬藥山的實力就是天上!很明顯的雲泥之別! 萬萬沒有想到,秦滅居然是萬藥山的宗主,此刻他黃雀在後,打了古妖族一個措手不及,人數雖然才上萬人,但個個都是高手,光化劫境高手極有上萬人,九境高手也就幾千人,還有七個天境高手,加上他就是八個人了!

而古妖族人數雖多,但境界修爲不高,九境高手也沒有幾人,化劫境高手很是零散,天境高手也就是古妖和天魔兩人,以及那五個古妖族的老者!

兩者相比,冥殿佔了大大的上風!此刻兩方一動手,大戰瞬間迸發!

“殺啊!”

“衝啊!”

兩方人馬嘶吼着,無辜的衆修士夾在兩方中,成爲了犧牲的對象,冥殿的七大天境高手有五個對戰古妖族的五大高手,而秦滅與古妖對上了,剩下的天魔則和其他的兩個天境高手大戰,整個天空變成了他們的戰場!

真氣瀰漫,光影四射,虛空都被打裂,而下方的高手以吹枯拉朽的速度橫掃全場,九境高手一人就足以抵擋數千人甚至萬人都不止!可冥殿一次就弄出了這麼多的九境高手,整個太古也會隨着他們大亂!

下方的人邊打邊退,六奇閣以莫青雲爲首,邊打邊退着,而萬象聖宗有霍天涯和邱雲幫忙,多多少少也算不上什麼損失,幽雪聖地有聖主白敬齋在場,他成爲了幽雪聖地的主心骨,幾乎他大手一揮,就是幾千個修士被打走!最無辜的要數弄月閣,她們全部是一幫女子,這次來也是爲了尋找花三少,沒想到會被牽連其中,此刻正艱辛的奮戰着,而南刀塢有花三少和葉天帶頭,逐漸的殺向人羣外圍,葉正陽和姬長空則是飛向人羣中,尋找着血魔,他們知道,如果讓血魔逃出去打開了冰極的封印,那麼那個時候纔是真正的噩耗到來!

花三少手中玉簫橫打開一人,眼光瞟向了弄月閣那一邊,心道:“她們本是最無辜的,沒想到因爲我而惹到了這裏面!”想着的時候向葉天打了個手勢,指了指弄月閣那邊!

葉天看了過去,心靈神會的點了點頭,四象塔轟炸下,殺出了一條血路,帶着南刀塢的人向着那一邊衝了過去!而花三少抱着蕭過的身體也跟着衝了過去!

主站上方,秦滅對打古妖,兩人都是天境高手!每一招之下都會將虛空打裂,但是可以看出,秦滅的修爲似乎比古妖的高!漸漸地古妖只有招架之功,沒有了還手之力!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