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49 Views

「可是即使如此,你們也只能選擇答應不是么?你們已經沒有路可以走了。相信你也很清楚只有我才能夠拯救你們。不過算了,我知道你擔心些什麼,那就在透露一點底牌給你也無妨。」灰原誠從自己的內襯裡掏出了兩瓶藍色藥水,遞給了翠子。

Written by
banner

「你可以小小的喝一口。」

翠子二話不說接過藥水之後,就直接喝了一口。只是一瞬間,她感覺自己身體的靈力就開始激增,變的活躍。強行壓制住自己內心的震驚,拿著手中的藥瓶,再一次發問,連她自己都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聲音變的有些顫抖。

「這葯,你有多少?」

「應有盡有。而且這東西沒有副作用哦。」

「…..」翠子陷入了沉默,如果真如這個男人所說。憑藉這個男人的力量,說不得人類真的也能夠建立起與那四大妖國平起平坐的國家啊。她已經沒有拒絕的理由了。

看到翠子不在說話,眾人都已經知道翠子已經同意了灰原誠的作戰方案。那他們就更沒有什麼問題了。

灰原誠輕輕咳了兩下,正了正聲音:


「村長,以後這個村子將作為一個轉運站。我手下的人一些物資都在往後的一段時間將要通往這個地方。我希望你可以負責此地的事宜。還有你現在先去把村裡人召集起來,沒有戰鬥力的人,就先送去我的城池裡,那裡會有人照顧他們的。」

「是!大人。」

「騰峰真一你待會兒帶著一些人把這村裡人先送到秋明城,而後讓你們騰峰家先把物資運到這裡來。」

「是,將軍。」騰峰真一,也感覺有必要回去稟報一下。他偷偷偷看了一眼翠子,很快就低下頭來。他感覺大事不好,族裡本計劃著將一位騰峰家的女兒安排給這位城主做城主夫人的。只是現在看來是辦不成了。

他也聽說了七夜城主和這位巫女小姐的那點小破事。而且還知道了這位巫女小姐昨天可是一個人就把一隻妖王級別的大妖怪給殺了。

「嗯,還有,回去的時候在告誡一下你們騰峰家少耍小聰明。少來試探我。知道了么?」灰原誠的語氣有些不善。他隱約懷疑這一次來到楓之村的事情並不是那麼簡單的,至少如果說這騰峰家沒有對他隱瞞什麼,他是不相信的。

「是!」一時間騰峰真一冷汗直冒。事實上,這一次他們能恰巧遇見楓之村遇襲事件,自然不會是單純的偶然…… 兩個月後….

騰峰真一已經是第n次來到楓之村。每一次來,他都能看到楓之村日新月異的變化。這一次來楓之村更是已經徹底改頭換腦。回想當初他第一次來這裡的時候,這個村子就算說是廢墟也不為過。村民大多沉陷於家破人亡的傷痛之中。即使在招待他們的時候他也能感受到村民們心中所覆蓋的一成陰影。

但是現在,楓之村呈現著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每一個村裡人也都充滿了朝氣,努力的工作著。他們相信明天會更好。

這一切都是那個不可思議的七夜城主所帶來的。話說回來這兩個月來,秋明城勢力下已經多出了十數個城池。總人口快到了50萬。即說如果騰峰家全力獨自擴增勢力,說不得他們此時已經連克數十城。甚至可以達到建國的地步。但這並不是說七夜城主能力弱。因為除了那些他們騰峰家和龍口將軍獨自攻下的城池是用戰爭強行征服的。其他城池大都是在七夜城主兵臨城下時,主動打開城門向七夜城主稱臣。哪怕是有10萬人口之多的一色城也是如此。

而且在這兩個月來,這些沒有經過兵峰洗禮的城池所發生的叛亂都是他們的城主親自領兵鎮壓。看上去像是徹底臣服了。這也極大保存了這些城池的實力。

不過令他想不明白的是,為什麼七夜城主對妖怪這麼執著。雖然族裡也曾派人與七夜城主溝通,可是結果卻只是得到「我意已決,無需多言的話語。」。

騰峰真一看著自己身後排成一條長龍的軍備物資,微微一嘆。「這也許是這幾百年來人類與妖怪最大規模的戰鬥吧。」

……

兩個月前,就在楓之村答應成為灰原誠手下勢力的第二天。

一群人馬就這樣浩浩湯湯的在灰原誠的帶領下趕往蟹神的居住地——池早之地!

一連行動了兩天,灰原誠等人並沒有收到什麼阻礙,就算偶爾有碰到的妖怪,就被翠子用新學來的封印之箭給順利封印了。偶爾不成功的就用一支破魔之箭用來朴一刀。很順利的就這樣來到了目的地不遠處。

在這邊等候已久的猴子,看到自己的少爺終於來了。向著一旁打著旗號。周圍樹上的人自然也注意到了這一個場景。於是對著灰原誠等人打著示意一切安全的旗號。

偵查隊的副隊長黑熊看見了,急忙簽起韁繩調轉馬頭。向著灰原誠的方向前進。

「將軍,前方就是目的地了。沒有什麼異常,一切安全。」

「嗯,沒有什麼異常?唉,你們真的是要在好好練練啊。」灰原誠有些無奈,帶著這快兩百人的隊伍往著對方的老巢前進,對方怎麼可能會沒有發現呢?還是說不屑於防備?這倒是有可能,畢竟鮮有聽聞人類主動剿滅妖怪部落的。

只是若說對方如果沒有一點防備,灰原誠是不相信的。如果這裡的妖怪警戒心這麼低的話,早就被周圍的妖怪給吞食殆盡了。

不過既然敢來,灰原誠自是做足了準備。賺到第二桶金的他,有些小膨脹,出手也變的闊綽了些。

在來這裡之前他已經買下了對池早之地的相關情報。這裡的最強者自然就是被那稱作為蟹神的妖怪。那是一隻入了妖王境界一百多年的大妖怪。只不過這隻螃蟹資質普通平平凡凡,即使成為妖王也沒有得到什麼強大的能力。甚至就連妖力都比不上一些資質上佳的妖將。甚至說不得還對付不過帶著幾把妖刀的妖將級的人類。

「….」黑熊聽著灰原誠的話語有些懵逼,他不知道他家少爺這話是什麼意思。只是看著少爺的表情他知道這是少爺是嫌棄他們辦事不利的樣子,他們讓少爺失望了。一時之間腦袋本就不靈光的黑熊竟不知道說些什麼。只好保持沉默。

看著一言不發好像還滿臉委屈快要流出眼淚的黑熊。灰原誠也不好意思多加責備。畢竟這些從秋名山帶下來的人,很多人大字都不認識一個,現在還對他們委以重任,這還真是怪不得他們。而且他們的努力他也有看到。唉,說到底還是他分派了一些他們所無法勝任的任務給他們。

「走吧!做好準備,待會兒我很期待你的表現!」小小激勵了一下黑熊,說到底灰原誠還是很喜歡黑熊這種直腦筋的人。為人實誠,有什麼事都從自己的臉上說出來了。現在已經很少看見這樣耿直的人了。

「是!」黑熊一聽,原本沮喪的心情一消而逝,快樂的表情浮現在面容之上。什麼事都做不好的他,最喜歡的事情,就是為了少爺衝鋒陷陣了!這樣子才能表現出他的價值。

還真是好懂啊!這個人。看到川劇變臉一般的黑熊,灰原誠發自內心的微笑了一下。而後對著身邊騰峰家派來的兩親衛吩咐道:「通知下去,所有人,做好戰鬥準備!」

「是!」

……..

此時灰原誠等人已經分佈在了池早之地的周圍。放下了手中的望遠鏡。灰原誠對著翠子問道:「看見那隻最大的螃蟹了吧?怎麼樣,有沒有信心從這裡直接射到那隻妖怪!不過你得用你那剛學會的封印之箭。你的破魔之箭太亮眼了。容易暴露。」當然這裡灰原誠說的是實話。「可以試一下。只是不一定能成功。」翠子點了點頭,表示可以一試。當然醜話還是要說到前頭,沒有任何人可以在這種重要的事情面前打包票。

至於說灰原誠自己為什麼不親自動手。說來慚愧。他的準頭沒有那麼准。不如說這個距離,他還能射中的話,那根本就是奇迹!

「好,無論結果如何。你這一箭射完之後,我們都要開始發動進攻。」這幾天里,在翠子所不知道的情況下,她一些不經意間的行為令灰原誠備受打擊。那時他才明白原來他一直小瞧了的這個巫女不僅是一個天才,而且還是個十足的大高手。


原本他以為這個女人最厲害的是一手弓術,只是沒想到這個女人的劍術更是高明。十足的一個近戰法師啊。


這幾天夜裡,翠子每夜都要來向他討教兩招。如果不是因為他開掛的的話,他還真打不過這個女人。正面拼殺的話,他感覺不出十招這個女人就能把他砍死。 可是他在夢裡,始終感覺有人在看他。許風因為很困,始終睜不開眼睛。但是那種感覺很奇特,許風總是想起第一次和倩兒見面的場景。

許風突然睜開了眼睛。這時他看到一個白色的影子在眼前。

因為他突然睜眼,這個人一驚,突然就從窗戶那裡飛了出去。

許風看著四周,這個房間是村長家的房間,一切都是那樣的古樸沒有變化。可是剛才那個人呢,一定是存在的。

許風急忙起身,披上衣服,他從窗戶飛了出去。那個影子不見了。

他飛身上了屋頂往四處看去。他這才看到那個白影往昨日自己去過的那個小山峰而去。

許風心念一動,他急忙往那裡飛奔過去。

終於,他可以看到那個白影子,白影這會兒放滿了速度,好像在等他。

當他走近那個白影時,白影又突然加快了速度。許風又加速追去。

那個白影如此窈窕,一看就是個姑娘。

她長發飄飄,讓許風充滿遐想。這個姑娘的長發自己如此熟悉,應該是一個人。

許風跟了上去。

來到了小山峰頂,姑娘停下了。她站在了山崖邊上,看著這裡的風景。

一切如昨日,只是今日明月稍稍有些虧。

「倩兒!」許風喊道。

倩兒回頭過來,看著他。表情複雜,似笑似嗔,又無限憂鬱。

「你還記得我?」倩兒說道。

「我當然記得,我給你說的話,我都記得!我說過,不管你有多大的難處,我都幫你做到!」許風說道。

倩兒看著許風,有些感動。

「可是,你真的能做到嗎,你想去做到嗎?」倩兒說道。

其實倩兒也知道如果許風真想去做一定能做到。只是倩兒無法斷定許風會不會想去做。

他的女人不少,他會在乎自己嗎?倩兒這樣想。

「我答應過你的,我一定去做到。是不是要我去東南夷都城救人?」許風問道。

他唯一能想得出的就是這個原因。

倩兒看著許風,緩緩點點頭。

「原來真是這樣啊!我說你那樣善良,不像是做壞事的人。不管兩軍交戰如何,這神鳥在這裡與世無爭的,何必來打攪它呢!」許風說道。


「是呀!這次任務沒完成,我也不知道如何辦,其實神鳥是殺不死的。我第一眼看到它時,就知道它根本不會死。就算是我們全部箭射中它,它都不會死。它是與天同壽的!」倩兒嘆息一聲。

「我想也是,其實我救它不過是順應一個緣!你來殺它也是一個緣,也許你這次目的就是為了見我一面呢!」許風笑了。

「你臭美!」倩兒笑了,雖然還是那樣憂傷。

她的容貌如此絕俗,許風看呆了。

幾個姑娘的美各有千秋,許風心裡在總結。

小雪是一種鄰家女孩的美,熟悉體貼。玉笙一種頑皮的美,小巧玲瓏。夢兒是一種曠世重逢的一種滄桑美,帶有傳說中古典美人氣質。冰兒是一種久違了的溫暖美,她身材豐盈,容貌端莊。倩兒的美是一種清麗絕俗美,她來自靠近大海的南國,雖然皮膚不是最白,但是讓人憐愛。

許風看著倩兒,他在考慮,如果要去東南夷都城會是啥樣情形,是去劫獄還是啥的。

「你現在能否確定很多東西?」許風問道。

許風知道,倩兒的事情非同小可,也許是她整個家族的生命榮譽。

「我想我只有拼個魚死網破了!在我遇見你之後,我更是下定了決心。我不能用自己身體去換我爹自由。我只有帶著你去拼個魚死網破。如果你死了我也會死,我爹也會死,但這樣我們都心安。因為我們儘力了,也順應了我們的本意!」倩兒慢慢地說道。

「是,我也是這樣想,我們這一路上,雖然沒有太多相聚,可每次我們相聚都觸及到我們心扉。我不想埋藏自己的情感。我要你!不管你有多大困難,我都會幫助你。謝謝你信任我。哪怕我死了,我都不後悔,我們都努力過。只是如果輸了,我會感到很抱歉的!」許風說道。

「沒什麼抱歉的,我們努力過就好,我喜歡你,你也喜歡我!就夠了!只是,我對你那些姑娘們抱歉,是我讓她們失去了男人!」倩兒說道。

「大不了她們一起去,我們生死同行!」許風笑了。

倩兒看著他,突然也笑了,這時的笑已沒有那樣憂傷了。

「你能給我說詳細情形嗎,你確定要行動,這樣對你家族有何重大影響?」這些問題,都是許風要向倩兒問的。

倩兒給許風講了情況,「情況就是這樣,騫人大王意思就是想得到我。為了得到我才羅列罪名讓我爹下獄。其實如果我答應了他我爹就沒有事了。我堅持不答應,他就想出讓我來殺神鳥。現在任務沒完成,我只有兩個選擇,一個是答應他做他女人,一個就是劫獄。這樣的昏君,已不值得我信任。我只有拼一把,劫獄去,我爹也會贊同的!」

「可是你想過沒,我是商軍的人,如果我去救你爹,就相當於你背叛了國家!」許風嚴肅說道。

倩兒看著許風,「這些年,東南夷百姓也是民不聊生。沒什麼幸福可言。騫人大王荒唐無比,就是沒有商軍到來,東南夷人也想推翻他。我爹就是多次進諫,希望他能改弦易張。可是他卻變本加厲,總是只求享樂。我想如果我們和大商統一也好!」

許風點點頭,如果雙方戰爭不能避免,那就一次打完吧,以後雙方成為一體就不會再打了。

只是無道國君是一定要誅滅的,留著只能禍害百姓。

「那好,這個事,也許我會配合大商滅東南夷行動才行。我初步想法是,帶領一隻小部隊,進入東南夷的國都,救出你爹,然後帶著你們回到大商,你看如何!」許風說道。

「嗯,你來安排。我以後都聽你的,和你在一起。」倩兒說道。

許風看著她,心裡如小鹿在跳。

倩兒看他這樣,臉也紅了。

許風走了過去,拉住了倩兒的手,倩兒倒在了他的懷裡。

「以後你就是我的男人了,我的一切都是你的,生死相依!」倩兒說道。

「嗯,你放心,我會救出你的爹的!」許風說道。

他們依偎在了一起。看著明月在雪峰頂上高掛,春天谷如夢一般在山下面。

「你壞蛋,你這兩日艷福不淺啊!」倩兒笑他。

「你昨日看到我和冰兒一起,嫉妒不?」許風問道。

「嗯,不嫉妒是假的,但是我想她喜歡上你是必然的。你原本就很不錯,加上你救了她,她自然很迷戀你了!經歷過生死的人,不會在乎一些東西的,所以我不嫉妒她。能看到你我就覺得很滿足了!哪管你有幾個女人!」倩兒笑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