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96 Views

轉身看去,就看到自家弟弟正坐在一個巨大的行李箱上,手上抱著奄奄一息的六順,眨巴著眼睛無辜的看著她,眼淚汪汪道:「哥,我來投奔你了……」 「離家出走就離家出走,你有本事走,倒是有本事別來投奔我啊!」

Written by
banner

君九打開家門毫不客氣的斥責著自己的弟弟,江錦南也知道自己行為有些衝動了,耷拉著腦袋低垂著頭走了進來也不說話,柔軟的頭髮服帖的垂在耳畔兩側,六順也是同樣耷拉著腦袋,君九關上門一回頭,六順和江錦南幾乎同時抬起頭來看著她,那同款的造型要多無辜有多無辜。

君九:「……」

「你要來就來,還把六順帶著做什麼?看看它的樣子,該不會是得貓瘟了?」君九說著伸手摸了摸久違的六順的毛髮,六順也在聽到她這話之後猛地振奮了精神,毛髮直豎,「跐溜」一下從江錦南的手上跳了下來,為了證明自己矯健的身手還圍著客廳狂跑了兩圈,然後搖著尾巴昂首挺胸的看向君九。

君九的目光更添幾分憐憫,「真可憐,精神上都出現問題了。」

六順:「……」徹底的在癱地上挺屍。

「哥,你別說了,我這也不是鬧脾氣,誰讓你好好的考個省狀元?以前我整天廝混也沒見爸媽管過我,現在玩個手機都能被上綱上線,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江錦南說著又想哭了,卻在君九面無表情的注視下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君九內心麻木的想,她這弟弟真的是越活越回去了,還是以前那個打死都在她面前不吭一聲的倔強桀驁的那個弟弟比較可愛。

「既然你來了,作為你的哥哥我自然是不能棄你於不顧,不過我只收留你三天,三天後你給我立即回去,並且現在,你就得給爸媽打個電話,讓他們安心。」

「我不!」江錦南這時候反倒來了叛逆脾氣,坐在行李箱上背過身去哼唧道:「他們才不會想著我呢,他們現在眼裡心裡都只有你這個寶貝兒子,哪裡還注意得到我?」

「我給你三秒鐘的時間,你要不打電話,我現在就把你以及你的行李箱給扔出去。」君九對他的話視若罔聞,直接開始倒數:「三,二——」

「我打!」江錦南識趣的在最後一秒轉過身接過君九手中的手機,撥通了君倩的號碼。

電話幾乎立即被接通,那邊傳來的聲音是前所未有的溫柔,「小九,你到家了嗎?」

江錦南鼻子一酸委屈道:「媽,是我,我現在在我哥這。」

「嘟——」

江錦南看著被無情掛斷的電話,再也忍不住,「嗷嗚」一聲哭了出來,邊哭邊道:「哥,我算是看明白了,其實你才是他們的親生兒子對不對?只不過為了安慰我才說我是親生的。」

君九又好氣又好笑,從他手中拿回手機,屏幕立即又亮了,君九還以為是君倩回撥了過來,看了眼來電顯示,是秦之揚。

「什麼事?」

「華耀手機新品馬上就要上市了,如果不想我英年早逝的話,你最近最好多來幾趟公司。」

「知道了。」

君九回了這一句之後不等他接下來長達半小時的廢話就直接掛斷了電話,時間點卡的乾淨利落就像是練過的一樣。

看著還在假哭的江錦南,君九忽然有了一個想法,出聲提議道:「如果你不想那麼早回去也可以,那就幫我做事。」

聽到這話的江錦南立即停止了哭腔,無比喜悅道:「什麼事你儘管說。」

君九卻沒有再理會他,指了指客房的位置道:「那邊就是你的房間,你自己收拾乾淨,我先去睡了。」

江錦南這才有功夫打量起這房子,一邊參觀一邊讚歎道:「哥,你這個房子真好。」

「如果你喜歡的話,等你畢業之後,我也可以買一套送你。」她對於江錦南從未有任何的隱瞞,所以才會這樣自然的說出在別人看來幾乎是狂妄的話,畢竟有很多人奮鬥一輩子都買不起帝都的一套房。

「不,我才不用你幫我買。」江錦南很有骨氣的拒絕了,「我一定可以憑藉自己的本事買一套大房子,把你和爸媽一起接過來住。」

第一爵婚:深夜溺寵 君九看著江錦南眼中屬於少年的璀璨星光,那是對於未來無比的美好憧憬。

她笑了笑,並不覺得他是在痴人說夢,輕聲應了句好。

君九沒過多久真的進了自己的房間休息了,這可苦了半夜回來的桃桃和害羞鬼,害羞鬼是第一次看到六順,所以不知道輕重,一進屋子就坐到沙發上找遙控器準備看動畫片,結果一摸就摸到了六順的毛髮,就在這時六順突然睜開了眼睛,墨綠的眼睛驟然變得濃霧一片,下一刻害羞鬼觸碰到它的手就被燃起一陣鬼火,驚得他立即從沙發上跳了起來。

也在這時桃桃才看到躲在沙發角落裡的六順,驚愕的瞪大了眼睛,再一看害羞鬼手上的鬼火,雖然心中畏懼但還是鼓足勇氣厲喝道:「他是孤帝帶大的孩子,你傷他是不要命了嗎?」

六順這才懶懶的抬起頭看了桃桃一眼,眼中很是人性的閃過一絲不屑,不過好在是把她的話聽了進去,轉過身去用屁股對著他們,與此同時害羞鬼手上的鬼火也總算是熄滅了。

儘管如此,害羞鬼還是受了傷,右手的半隻手已經被燒沒了,卻也沒有呼痛,只是獃獃的看著自己的手,然後又無助的看著桃桃,如此來回了幾次,看得桃桃的心都要化了。

「乖,不怕,你桃桃姐我這就出去重新給你捉幾隻厲鬼療傷,你在家裡好好獃著。」

害羞鬼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乖乖的在沙發上坐下了,只不過危險的直覺讓他坐在離六順最遠的那一邊。

桃桃則是一邊出門一邊暗自磨牙,想著究竟是誰把這個煞神給帶來了?以後的日子怕是不好過了!

而早就上床休息的君九對半夜發生的這些事情一無所知,等她醒來之後,害羞鬼的傷也早就被桃桃治好,一切又都恢復成了原樣。

在她刷牙的時候翊文給她打來了電話,說是為她篩選了一個新劇本發到了她的郵箱,想要詢問她的意見,並且提前打好了招呼,說要做好吃苦的準備。

君九本來還沒什麼興趣,倒是被他這麼一句勾起了好奇心,立即就打開電腦點了最新接收的郵件,草草的掃了一眼劇本,這才明白翊文口中的吃苦是什麼意思。

更準確一點說,這不是吃苦,這根本就是去找虐!

不過因為她今天事情比較多,這件事就被君九暫時擱置了,匆匆地趕往劇組。

她在《上古》整個劇本中的戲已經拍攝完了一半,而電視劇昨天才剛剛放完第六集,全劇一共二十集,她的主要戲份都在中後期十集之後,因此照著這樣的進度,最多再有兩周,她的戲份就可以全部殺青了,這樣她也有時間可以下功夫去研究新的劇本。

到劇組的時候,君九就發現今天整個劇組的氣氛都格外的壓抑,還沒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兒,就看到不遠處與她勢同水火的周一朵笑的一臉陽光明媚,也就是這時候她有點相信別人說她是人比花嬌的這個詞了。

而在周一朵的旁邊,是一張陌生的臉,穿著一身白衣仙袍,乍一看衣服幾乎與她的戲服一模一樣,只不過在細節處稍微有了些改動,如此君九一下子就明白過來對方的身份,怕就是周一朵心心念念的林玥了。

他到底還是進組了。

君九的腳步頓了頓,最後一臉平靜的走向了化妝間。

還沒走到門口,君九就聽到化妝間內是一片喧鬧的聲音,她沒有立即推門進去,而是在門口站了一會兒仔細聽著裡面的動靜。

「都是個什麼東西,不就是自己的爸爸有點錢嗎?還真把自己當成一號人物了?」

「還嫌我給他化的妝不夠自然,他想要自然就別化妝啊!長著那麼張平淡無奇的臉,還真當化妝師是整容師么?」

「行了行了,彆氣了,我那服裝不也被他嫌棄了嗎?說什麼投資那麼多反倒像是山寨劇組出來的貨色,我呸!就他那審美眼光,怕是全是掛滿金鏈子才覺得好看吧?」

看來這個林玥還真的是成為了人民公敵啊!剛來就能把所有人得罪個遍也算是一種本事了。

君九在門口聽了幾句后,裡面吐槽了一會兒也覺得無趣,消停了不少,她這才走了進去。

看到她過來,化妝間一掃之前的陰霾,一個個喜笑顏開的迎了過來,熱情度比平時高出了一大截,直讓君九有些吃不消。

「哎呦小君九,你可總算來了,讓姐姐看看今天你有沒有累著?」

「恩,沒有黑眼圈,說明昨天休息的不錯,值得表揚。」

「我得把你的衣服給改改,怎麼著也不能委屈了我們家小君九。」

自從君九進了組之後,因為她年紀小再加上長得好看個性又好,簡直就成了化妝間里的團寵,此時化妝間里的一群人在經歷了林玥的低氣壓后,君九的出現就像是一道暖陽照了進來,更加顯得彌足珍貴。

幾個人一邊給她上妝一邊叮囑道:「小君九啊,別怪姐姐們沒提醒你,今天在片場你最好離那個叫林玥的遠遠的,不然姐姐們真怕你受到欺負。」

君九聞言淡淡微笑,「放心,他欺負不到我的。」

「你這孩子就是太年輕……哎,不過沒事,要是真的出了什麼事情你和我們說,雖然我們可能做不了什麼實質性的事情,但至少還能和你同仇敵愾。」

在她們的眼裡,君九就像是一隻小綿羊,太單純太柔弱了。

等君九走到片場的時候,就看到他們那邊的已經開始了拍攝,周一朵正依偎在林玥的懷裡,滿臉嬌羞的被他抱著往「山下」走去。

一旁的副導演看到了她立即走了過來,遞給了她一本劇本道:「這是改動后的劇本,你儘快熟悉一下,對你來說沒太大影響,只不過增了幾場和林玥的戲份。」

君九不可置否,接過來直接走到角落在躺椅上坐下翻看了起來,眸中興味更濃。

在新的劇本中,林玥飾演的角色是君淵的徒弟,一直默默愛慕著女主,卻礙於君淵的管制不敢表白自己的心意,而後在一次女主與君淵因為天下蒼生爭吵的時候,偷偷地幫助女主逃過君淵的掌控下了山。

說是增加了她的幾場戲,實際上劇本上卻是刪減了許多她與女主之間的對手戲,而她原有的那些戲份則全部換成了林玥,額外加出來的這些戲都只是為了鋪墊林玥這個突然出現的人物而已。

這樣的改變對於劇本本身都是有一定影響的,原本整個劇走的是宏偉大氣的路線,更是有著對人性的探索與致敬,宗旨是勵志,可是現在一來……則多了些狗血偶像劇的嫌疑。

但是戲已經拍到這一步,她不可能退出,只不過……她的側重點已經變了,既然劇本本身已經有了污點,她也就不必再顧全大局。

接下來的君淵,只為自己而活。 君九在劇組等了一個小時,按道理早就該輪到她的戲份拍攝了,導演組那邊卻半點叫人的意思都沒有。

她主動走到盛平邊上,等待著他拍完手中的這一幕強加給林玥與周一朵的鏡頭,直到對方喊了「卡」。

「君九,不好意思,今天的進度怕是拍不到你的戲了,如果你有事的話可以先去忙。」

盛平看到君九有些不好意思的開了口。

君九看著片場中戲一結束就黏在一起的兩個人,倒也沒有多說什麼,點了點頭就要離開。

這樣也好,正好可以去公司看一看,也省得秦之揚整天在她耳邊叫喚。

誰知道她才剛轉過身,那邊林玥就開了口。

「導演,等會兒不是還有他和我的戲份嗎?我的行程很緊張的,他走了那戲怎麼辦?」

言外之意,君九這會兒是走不了了。

君九的步子頓了頓,回過頭就看到盛平的臉色也不太好看,對著林玥解釋道:「你和周一朵的戲今天還不知道能不能拍完,明天再拍和君九的戲份也一樣的。」

「那怎麼行?這戲的時間跨度可是很廣的,導演,我自然知道有些演員天賦高,可以一天從少年演到老年,可是既然現在我們有這個條件,當然得按照劇本的順序來,這樣每個人呈現出來的表現也可以讓整個劇更好看不是嗎?更何況等待不是一個演員最基本的素養嗎?」

林玥的瞎話張口就來,任誰都能看出他這是無理取鬧,卻也只能在心裡暗罵幾句,明面上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

「那你想怎麼辦?」君九冷笑一聲主動出聲詢問他。

「自然是你在一邊等著,等什麼時候輪到你的戲了再拍。」林玥理所當然的看著她。

就在眾人以為君九會發脾氣的時候,君九隻是回了一句「好」,就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坐著。

林玥見此臉上的表情更加得意了,以為君九是怕了他,見盛平還一臉不放心地看著她,頓時有些不悅,「導演,不是說進度緊張嗎?抓緊時間拍下一場戲吧。」

盛平見此只能無奈的去檢查下場戲的準備工作,而林玥在以為自己成功的壓制了君九之後也沒有再多注意她。

事實上君九在坐回去之後就打了一個電話給江錦南,讓他在家裡沒事的話就儘快趕到片場。

她並非是怕了林玥,只是在娛樂圈裡,她的任何一個行為都會成為被人詬病的把柄,她必須要讓自己留有後手。

在等待江錦南到來的這一個小時里,她拿出手機搜索了一下網上對於華耀推新的評價,基本上是清一色的不看好,畢竟華耀之前的那些產品已經敗光了消費者的期待值,無論是從性價比,還是外觀上來看,都比起其他電子公司的產品要差上太多。

再加上華耀自從君九接手之後就停止了繼續研發新品上市,整整一年的沉寂,若不是華耀是老牌子,怕是早就被人遺忘了。

對於這些,君九看了倒是一點也不擔心,畢竟現在華耀放出的消息只是推出新品,至於新品手機的具體信息,卻是半個字都沒向外透露。

這也是君九做出的決定,要麼不做,要麼就做到最好,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勢必要讓沉寂多年的華耀一炮打響,重新耀眼的亮相於世人面前。

「君九,下一場就是你的戲,注意準備。」她剛剛瀏覽完網頁,副導就走過來提醒了她。

君九點了點頭,抬頭就看到江錦南正好在這個時候趕了過來。

「哥,出什麼事了嗎?」江錦南看向君九的目光有些擔憂,他很了解自己的哥哥,如果沒有什麼事情她是絕對不會貿然喊他到片場來的。

君九隻是對他招了招手,等他走過來之後,對他耳語了幾句。

江錦南聽完一臉狐疑的看著她,「你就這麼確定他一定會這麼做?」

「等會兒你就知道了。」

她剛剛說完這句話,那邊盛平就已經出了聲喚她,「君九下場戲準備!」

君九立即斂了心神,閉了閉眼睛讓自己沉浸到人物的狀態里。

原本即便是林玥給她添了這麼多麻煩她也沒想做的太過分,但是今天林玥的舉動已經觸及了她的底線,她也沒有必要再去容忍。

他不是想要自己陪他演戲嗎?

好,那她就好好陪他演演! 這場戲拍的是君淵發現肖玉幫助鳳瑤逃離之後雷霆震怒,將肖玉抓回質問的一幕。

扮演肖玉的林玥看到君九走過來的時候,依舊是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即便是在導演打了板開始拍攝之後,他也並沒有像劇本上寫的那樣,面對君淵心神大亂,而是冷眼看著他,滿臉的嘲弄。

「肖玉,你可知罪?」君淵看著眼前沒有絲毫悔過之色的林玥,連帶著聲音都比平時低沉了幾分,眼底滿是山雨欲來之色。

「我只是在做我覺得正確的事情,何罪之有?」肖玉高昂著頭看著君淵,反唇相譏道:「倒是師父您這麼多年來都是一副仙風道骨的模樣,如今天下有難您不幫忙也就算了,還阻攔著瑤瑤去匡扶正義,真是枉為人師!」

在聽到肖玉說「瑤瑤」兩個字的時候,君淵的臉色一下子冷了下去,一直壓抑著的怒火驟然爆發,強大的氣場瞬間籠罩在了整個片場。

不僅僅是林玥,包括在場所有的工作人員都被君九這樣的轉變嚇了一跳,在這一刻,他們的眼中已經沒有君九,有的只是真真切切鮮活存在著的君淵,單單是一個眼神一個動作都散發著威嚴,下意識地讓人膽寒不敢與之對視。

這個平日里看上去清心寡欲無欲無求的神,終於被自己的徒弟給激怒,展露出了一個神的威嚴與不可違逆的威望。

「你的存在,就是我當初一時心軟的犯下的錯誤。」君淵說著,手上幻化出一把劍,事實上這只是君九事先藏在袖子里的,只不過後期會有追加特效,劍鋒在打光師的作用下折射出無比刺目的光。

這個時候在林玥的眼裡,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已經不是君九,只有君淵,他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被君九帶著入了戲,此時內心產生了強烈的恐懼,之前那自以為是的面容上盛滿了驚慌失措,君九朝他走近一步,他就往後退一步。

「弱小又如何?只不過是為自己的懶惰所找的借口,就如我當初殺戮狼群將你從深山中帶出來,不過只是又養了一頭白眼狼,或許現在發生的這些事情,亦是天意,是天意在指引我、警告我,讓我更正當年自己所犯下的錯誤!」

君淵說著,抬手舉起了手中的劍,眼看著就要揮下來。

「你說這麼多,不就是為了掩飾自己那點齷齪的心思嗎?」林玥,又或者是肖玉情急之下伸出手臂擋在了自己面前,喊出了這句話,有效的阻止了君淵的動作。

見此,肖玉得意的笑了,「說什麼不問世事、順勢而為,天天說上一大堆大道理,我至高無上的師父,其實你做了這麼多,還不就是為了獨佔鳳瑤嗎?您怕她一旦踏入這紅塵,就會被外面的繁華世界所吸引,到時候她就不再是屬於你一個人的了,因為你也喜歡她不是嗎?要是師祖知道,他臨走前讓您好好照顧鳳瑤,您卻對自己的師妹產生了這種心思,師祖怕是九泉之下也不得安寧!」

眼見著君淵的臉色隨著自己的話越來越難看,林玥內心的成就感也越來越高,直到一道劍芒閃過,他的身體僵直,因為恐懼再也說不出一個字。 君淵的劍直直的落到了他的脖子上,雖然說是道具劍,根本不可能對人產生實質性的傷害,但是他的速度快准狠,即便是道具劍也禁不起這種玩法,更遑論林玥已經被君九帶的入了戲,滿身的傲氣在這一刻都被嚇得煙消雲散,竟然是一下子就跪倒在了地上。

好在劇本本來的劇情走向就是如此,所以林玥也算不得丟人,只不過在開拍之前林玥看到這一段很是不屑一顧,壓根就沒打算配合君九,但現在他早就把自己的打算忘到了九霄雲外。

脖子上一陣鈍痛感傳來,林玥下意識地伸出手摸了過去,低頭就看到手上是一片殷紅的血跡,心中剎那湧上的驚懼更甚一籌的壓倒了君九戲中對他的碾壓,瞬間讓他出了戲,就連說話都有些結巴道:「君……君九,殺人可是要犯法的!」

他這話一出,現場所有人齊齊朝他看了過來,都用看笑話的眼神看著他。

林玥對這些看來的目光感到很憤怒,還伸出手為自己辯解道:「你們沒看到嗎?他傷了我!脖子都被他划傷了!」

他不解釋還好,一解釋過後那些人的眼神更是多了一絲憐憫,就宛如在看一個智障,就連在一旁觀戲的周一朵臉上也寫滿了尷尬,見林玥朝她看過來目光四處躲閃著。

「盛導!」見所有的人都不理自己,林玥只得向盛平討個說法。

「咳。」盛平乾咳了一聲醞釀了一下情緒,才艱難地道:「林玥啊,君九拿的那劍是道具劍,你那脖子上只是顏料。「

「顏……顏料?」林玥聽到這話才終於找回了點自己的神志,轉身看向君九,正好與對方向自己看來的冰冷目光相對,記憶一下子又被拉回剛才那個當下,渾身就是一個激靈,為自己爭辯道:「剛剛他那眼神……他就是真的想殺了我!」

盛平聽了這話也難免在內心翻了個白眼,他心想著君九剛才演的那場戲你都那樣挑釁了,君淵那樣的人物要是不想殺了你才怪!

不過誰讓對方是個有後台的人呢?盛平即便再不耐煩也得哄著,陪著假笑道:「林玥啊,你就別多想了,君九那是角色需要,你看人家現在不是很溫和嗎?」

「溫和個屁!」林玥到得這時候也顧不得自己的形象了,轉身指著君九道:「他剛剛看我還——」

他的一句話沒說完,看向君九的時候就見對方在他看過去的時候淺淺一笑,還有禮的點了點頭。

林玥:……

去他媽的!

林玥整個人都要崩潰了,可是無論是盛平還是周圍的工作人員都沒有把他當一回事兒,固然他的父親是投資商,但是他的所作所為已經得罪了許多人。

「十分鐘后準備重新拍攝。」盛平扔下這句話后就站起身去了洗手間,留下林玥看著正在補著妝的君九的背影直咬牙。

十分鐘后,這場戲開始了第二次的拍攝。

這次林玥堅持的時間比上次還短,不到一分鐘就被盛平喊了卡。

緊接著是第三次,第四次……

短短的一場戲,一直反覆拍了十幾遍都不過關,到得後面林玥也有了脾氣,直接對著盛平喊道:「導演,你有沒有搞錯?我一直都是按照劇本演的,這次我一句台詞都還沒說完,你憑什麼喊卡?」

盛平沉著臉看著林玥沒有說話,內心的火氣不比他少,他發誓如果對方不是投資商的兒子,他今天絕對拿著劇本把這貨給拍出片場!

還敢問他為什麼!他倒想要問問他看著君九的眼神怎麼不是咬牙切齒就是躲躲縮縮?他這樣子不像是君淵的徒弟,反而像是一個盜竊不成反被抓的賊!被君九的氣場給壓制的死死的!

不僅僅是盛平,在場所有的工作人員都已經很不滿,這十幾場戲的問題出現在誰身上他們都看得清清楚楚,能夠隱忍不發已經是極限,反觀一直陪著林玥演了十幾遍戲的君九,從頭到尾始終一言不發,任何時候演的都像第一遍那樣出色,看著直教人心疼。

「林玥,你的狀態不對,不然你今天回去先重新準備一下這幾場戲,明天再來拍攝吧。」

盛平實在是沒有那麼多功夫耗在林玥身上,說白了他這個角色就是憑空加出來的,他們是周播劇本來就時間緊張,哪裡有那麼多時間給他耗?

「那導演,我就先走了。」聽到盛平說這話,君九立即接了話,打了個招呼就準備離開。

「誰允許你走了?」林玥很不給面子的叫了起來,同時也不再和盛平磨嘰,很是直接道:「這部戲有我家的投資,你就該把大部分資源都用在我身上,今天我必須要把這場戲拍完!」

盛平聽到這話臉都綠了,還沒來得及爆發,君九已經先他一步的對林玥撂了臉子。

「要拍你留著自己拍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