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66 Views

武士依然沒有迴應阿提納的指示。

Written by
banner

難道連殿堂武士都不是他的對手了,阿提納想着,渾身冒出一層細細的冷汗。


突然間,屏幕之前出現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黑氣分成兩方,互相爭執着, 帝國第一寵婚:老婆,求關注

一方雖然出於劣勢,卻十分堅毅的支持着。而且正有逐漸反攻的跡象。

“切到七號的視覺系統,這是怎麼回事?”

畫面一轉,黑氣之中,紅外線掃描到一個人影站在對面,手中一柄武器以吞天食地的氣勢吸納着黑氣。

凡是接近人影的黑氣,都會打着漩渦被劍吸入其中。

“該死的,是妖,那把該死的兵器。”阿提納憤怒的敲着桌子,他忘了最麻煩的一件事。

“怎麼辦,博士,如果這樣子下去,讓妖聚集到足夠多的能量,一旦發動攻擊,殿堂武士都不可能是對手。”

“命令七號收起領域,給我搶過來那柄武器。媽的,凱米拉那個混蛋爲了剋制殿堂武士,居然製造了這麼一柄武器。”

命令再次下達,黑氣逐漸的消失。

“媽,媽的,他怎麼也有死亡領域。”

殿堂武士的領域撤去的太過突然,龍宇還沒來得及收回領域,被阿提納看個正好。

心裏更加癢癢,狠不得立馬抓住龍宇研究一下這人到底還有多少能力沒有顯露出來。噢,還要加上剛纔用雷電具像化的一拳打飛殿堂武士的招式,那些可都不是普通戰士用得出來的,千挑萬選的戰士纔可能突破一階的能量進階成功。

接到指令,殿堂武士一個箭步飛身上前,他的腦袋裏可沒有恐懼和等級之類的差距,只有對方有威脅的時候纔會謹慎一些,平時都是一招殺敵。

這完全來源於電腦的程序設計。所以殿堂武士也就照做了。

手觸到劍的瞬間,只覺得眼前一花,目標突然間化成千百條劍鋒順着手臂直上。

殿堂武士的手奇準無比的抓住劍身,使勁往自己的懷中一帶。

數百的劍鋒瞬間消失。

論力量,龍宇稍遜一籌,這一帶龍宇沒有拿捏住,控制不住武器脫手而出。

不急着拿劍,龍宇翻身後躍。

殿堂武士本以爲任務完成了,剛要轉身手中劍卻消失不見。

重新回到龍宇手中。

另一頭,阿提納狠罵道:“白癡,電腦控制的就是白癡,老子都把妖的特性輸進你腦袋裏了,你居然還拿不住一把劍。”

“炙焰之蛇,發動。”

隨着龍宇的意識,手中的劍身一節節的脫離開來,化成一條几十米長的巨蛇在龍宇身邊盤旋舞動。

“奪取。”

這是電腦的命令,阿提納卻忘了加上一條:不得傷害持有者。

電腦立刻就判定爲殺人奪寶。

殿堂武士的攻擊開始,狂風暴雨似的拳影將龍宇籠罩在其中,想動不能。

比吃了興奮劑還猛,龍宇一邊躲着攻擊一邊想着。

阿提納也在納悶這傢伙難道程序出問題,那裏想到是命令出了問題,以前都是殺或不殺,要不就是活捉什麼,那有搶東西不傷人這一條。

龍宇專心的防禦,手中兵器再次被搶走了。

東西到手,殿堂武士正準備撤退,一隻還沒來得收回的手落入了對方手中。

只見龍宇雙臂用力一絞,咔嚓一聲硬拗斷殿堂武士的一隻手臂。 殿堂武士僅餘的一隻拳頭擊向龍宇頭部。

另一隻胳膊同樣的落入龍宇的手中,接着使用同樣的方式拗斷了殿堂武士別一隻手臂。

搶回妖,龍宇一個後躍脫出戰圈。

“格鬥技,沒想到這個時代居然還有人會用這種古老的招式。”屏幕前,阿提納和衆人大感意外。

超能力盛行的今天,格鬥技早就沒落了,準確的說在自己的那個時代就己經沒落了。只有那些沒有能力卻渴望力量的人才會去練習。

但和超能力相比,完全是毫無用處。

一路凡塵 ,確實覺的意外。

“那好呀,就看看你到底還會些什麼?”阿提納笑着將一張被灰塵淹沒的光碟放入了電腦,通過衛星連入七號的大腦。

一瞬間,大量的信息被灌輸進武士的腦中。

頃刻間,一名格鬥高手誕生。

阿提納有心要試試這個年輕人到底還有什麼本事?

龍宇臉上掠過一絲驚訝。

對面的武士擺出的架式明顯是格鬥的架式,雙手握拳,全身繃緊微弓,右腳踏前。

難道想比一下格鬥技不成,龍宇心想。

此時天空開始微微轉亮,陽光灑在大地之上,漫城的火光顯的不再那麼刺眼。

執法員們四處忙碌着,又是救援又是救火忙得焦頭爛額,連句抱怨的話都來不及說。

偶而有零星的人路過出事的中心位置,本以爲戰鬥早就結束,忍不住駐足觀看,一道深達十餘米,寬百丈的坑中,兩人正對峙着。

“天,是殿堂武士。”明眼人瞬間就從其中一人的裝束讓看清了對方的等級,這些堪稱是最強戰鬥兵器的人,樣貌早就公佈於衆。

至於爲什麼會出現這裏,衆人更是心照不宣,昨夜的破壞,猜也知道是反抗者和龍神族的衝突,如此大的手筆在城中開戰這還是第一次。

和殿堂武士對峙,對方一定是反抗者。

到底是誰擁有這麼強的力量居然敢和殿堂武士對抗,刺激正在眼前,又豈能不讓人期待。

坑中,龍宇首先發難,如此下去對自己始終是不利的。

殿堂武士的架式激起了龍宇的好勝心,決定和對方一分高下不可。

這個世界己經不存在純綷的格鬥技,那不過是修習者一相情願而己。

搭配着異能的使用纔是王道。

瞬移,速度加之體能極限的瞬間連發,瞬閃成形。

地面颳起狂風,殘影還站在原地,真身己經出現在殿堂武士的死角。

升龍拳帶着風聲擊向殿堂武士下頜。

“紀錄下來,都給我紀錄下來,我要知道這個人到底擁有多少種異能?”一見兩人動手,阿提納立刻大叫起來。

場中,殿堂武士反應更快,拳風剛到,己經提前攻擊。

場中殘影一片,身體碰撞聲不斷,雙方互碰數十拳才分開。

場外觀戰的人一個個瞪大眼睛,兩人的攻擊顯然還沒有被接受,甚至都沒有聽說過。

但是全新的攻擊方式還是十分養眼。彷彿鬥場中的兩名勇士,迎來圍觀者的陣陣歡呼。


稍微活動着兩隻胳膊,龍宇衣服之下被泛起白光的肌膚包圍着,和殿堂武士同樣的完美防禦體。

身體看似沒有變化,卻己經變化到了極限。

這次殿堂武士首先發難,速度更快,威力更強,拳未至,強風己到,風壓彈的威力讓人不敢觸摸。

龍宇瞬移消失,地面剎那間彷彿活着般,沙石凝聚成一個巨大的牢籠淹沒殿堂武士。

微亮的天空中,閃電的光芒還是可見,淡紫色的閃電化成一道道利劍從天而降。一條條鎖鏈瞬間鎖住殿堂武士武士四肢。

可這樣的牢籠困不住殿堂武士。

啪……

殿堂武士四肢一震,鎖鏈化成電光。

人影再次閃到龍宇面前。

阿提納越看越心驚,心驚於龍宇的學習能力和反應。明明殿堂武士佔據上風,卻每每被對方破解。

更驚人的是偵測着龍宇能量的儀器,能量在一路飈升,從原先的一千多萬,到一千三百多萬,一路瘋狂提升至現在的三千二百萬。

這怎麼能不讓阿提納接受,自己這麼多年來一直想得到的不就是一個能夠無限提升的實驗體,完成最終極的成果。

他那裏知道,這根本不是龍宇本身在變,神祕的力量不願意龍宇這麼早的死掉,在暗中不斷平衡着龍宇和殿堂武士的實力。

阿提納知道,細胞的克隆固然可以製造出強大的戰士,但是最強大的戰士需要不僅僅是一個軀體,還包括生長和完美的意識。

就如從龍神身上得來的組織製造出的三大將軍,擁有着龍神的能量,身體卻極其的不穩定,隨時都有自爆死亡的危險。而眼前的龍宇卻是完美的,不但體能提升的空間無限,更多的情形一直還是個迷,這讓阿提納越看越興奮。


研究員們心驚的看着畫面,殿堂武士正處於下風,從原來的攻多守少變成現在的守多攻少,另一端記錄的異能,龍宇己經展現出了十六項,樣樣驚人。

有人連忙提醒道:“博士,目標的能量又開始飈升,速度太快,懷疑是絕招前的儲備。”

“讓他發,讓他發,我到要看看不需要改造,一個人到底能強大到什麼地步?”阿提納哈哈大笑着,阻止了助手的進一步行動。

那個校草吻過我的唇 ,身體在吶喊,頭一次無所顧及的施展這麼強的能量,那和斯德克爾連同發動神之領域時的感覺變得更加清晰。

力量還在提升,當速度和力量疊加在一起之時,龍宇的每一次攻擊都帶着震天撼地似的毀滅力。

勁風四濺,觀站者不得不後退,稍微力量弱一些的更是退的不知蹤影。

龍宇的能量還在飆升,殿堂武士卻無法提升,正在漸漸的處於下風。

所過之處,其摧拉枯朽之勢無人敢觸。

執法隊所劃出的警戒線一撤再撤,防禦裝置一層挨着一層,密密麻麻的防禦裝置佈置的星羅棋佈。

兩人的影像早己經不是人眼能夠捕捉到的,兩人的格鬥完全依靠着本能、身體、感官來捕捉。

啪……

終於,支持不住威力,第一層防禦罩毀掉。

緊接着,第二層隨即崩裂。第三層眼看着己經緊持不住了。

執法員手忙腳亂的又佈置了三層防禦罩,然後開始緊急疏散周圍的人。

戰鬥所施放出的能量破壞速度卻遠超想像,人剛剛撤去一半,所有的防禦罩全壞。

來不及撤離的人瞬間被捲進風暴之中。

四濺的勁風變成強力絞肉機,一萬多人捲入其中,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就被磨成糜爛的血肉。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