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44 Views

「還以為青風戰神大人維護的那小子有多強呢,看來也不過如此嘛,」

Written by
banner

「雖然林毅是有名的劍術天才,九歲就達到了劍法入微境界,但這少年的劍法未免也太青澀了吧,只顧一眛的逃竄,過不了多久定會落敗,」

「這少年叫什麼名字,未免也太丟青風戰神的臉了吧,白妄青風戰神大人還這麼維護他,」

許濤和林毅比賽的平台離得觀戰席可不近,雖然許濤聽不到他們的談話,可他們卻能清清楚楚的看到許濤,畢竟能坐在場內觀看劍典比賽的,都不是一般的人,

廣場上,碉堡樣的建築中,看到許濤一眛逃竄的青風戰神也不禁皺起眉頭,嘆道:「哎,劍法上的差距太大了,許濤光拼劍術是絕對贏不了林毅的,」

一旁的炎無雙也正死死盯著許濤看,他隨即也道:「許濤修鍊的八十一難劍雖然玄奧,可才修鍊到第八難的他連劍法入微境界都企及不到,這樣下去,許濤會輸,」

但趙彌虹看著卻不像炎無雙二人這麼擔憂,他反倒微微笑著,似乎就只有他對許濤懷有巨大信心,

許濤一眛的逃竄,林毅的攻勢就越加兇猛,眼看許濤隨時都可能被擊敗,可時間過去了很久,林毅也沒能真正擊敗許濤,他們之間的比賽嚴格來說是陷入了僵局,

「哼,你就只會逃嗎,有種和我一較高下,」一直追著許濤打,卻沒能將其擊敗,林毅顯然怒了,隨即喝道,

聞言,許濤不禁輕笑一聲,暗想道:「還不知道這傢伙叫什麼名字,不過他的劍法確實了得,按老師的說法,他怕是早就達到劍法入微境界了,」

「他要我跟他正面比拼劍法,這無異於以卵擊石,這種傻事,我怎麼會幹,」

許濤在嘲笑林毅的天真,但一面卻是苦惱不已,畢竟林毅的攻勢把他壓得死死的,讓他毫無還手之力,許濤在等,等林毅的一個破綻,那時才是許濤反擊的時候,

至於現在嘛,許濤唯有避其鋒芒是上策,

「混蛋,你要逃到什麼時候,」在與許濤糾纏了小半天後,心境平和如林毅也不禁激動了,

只見林毅突即猛刺出一劍,明明他的長劍離許濤還有些距離,可他卻想刺中許濤,並給予他重創,

林毅保持前刺的動作,腳尖點地,他整個人便受力衝起在空中,快速沖向許濤,

見狀,許濤不禁一怔,隨即露出微笑,暗想道:「機會來了,」

保持前刺動作的林毅處在空中,正是無處借力的窘境,這時的林毅,可不能輕易轉變方向,

於是,許濤的反擊便開始了,

只見許濤反退為進,握著黑紋劍從低處上挑,避開林毅前刺的長劍,直直划向林毅的腹部,

林毅的劍法很快,但許濤也不慢,就現在這種情況看來,晚一步出手的許濤卻是鑽了空子般的要先劃到林毅的腹部,給予其傷害,

見狀,林毅大驚,隨即趕緊壓下自己的長劍,生生壓在划向自己腹部的黑紋劍上,咣的一聲,兩劍碰撞,林毅的長劍最終震開了許濤的黑紋劍,讓自己躲過一劫,

林毅剛想鬆一口氣,但新的危急就要來了,

只見許濤空著的左手已經凝聚出一個法術,正要一掌拍向林毅,

在許濤的左手掌前,三個由艷黃色火焰凝成的「凶炎印」旋轉起來了,形成了一面火焰螺旋鏢一般,

「三元印,」

許濤大喝一聲,隨即左手一掌拍下,勢要拍中林毅的肩膀,這時,震驚中的林毅及時作出應對,只見他提劍橫擋在肩膀前,運起元陽之力在長劍上形成了一面劍罡之氣,

轟,

三元印拍打在長劍的劍罡之氣上,生生將其震散,強大的焰氣隨即撲向林毅,打得他慘叫一聲,倒飛出數丈遠,

這一次碰撞,顯然是林毅吃了大虧,

看到這一幕,觀戰眾人對許濤的見解也開始轉變了,

「打得好,」青風戰神精彩的笑了,同時右手不禁打向虛空,彷彿這樣就能打到那些劍典裁判一樣,解氣,

炎無雙也笑了,許濤這一擊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隱忍逃竄了這麼久,許濤這一次突然襲擊取得的成果可不小,而且許濤施展的還是自己獨創的「新三元印」,

作為基礎的凶炎印是炎無雙傳授給許濤的,只是中級法決品級的法術,但許濤同時施展三個凶炎印,威力無疑倍增,剛才一擊,怕是觸及到了高級法決的範疇,

看那好不容易站定身影的林毅肩頭,已經衣衫破碎,通紅且留著血液的皮肉顯露出來,一看便知,他受傷了,而且還不輕,

許濤三元印打中的是林毅的左肩,許濤斷定林毅現在一定用不了左手了,不過對林毅影響怕是不大,畢竟林毅用的是右手劍,

「你這劍法稀疏平常之極的人竟然也傷了我,」林毅的眼珠子都紅了,他沉聲悶喝道,

許濤比劃著自己的黑紋劍,對林毅笑道:「我的劍法確實稀疏平常,不過,看樣子你的劍法也不行嘛,」

許濤說話很少嘴上饒人,儘管他知道自己這一擊能夠成功完全是因為林毅的破綻,而不是自己「高明」的劍法,

聽到許濤取笑般的話語,林毅的怒氣不禁更盛,他現在甚至忘了自己父親教導的,一個好的劍士,戰鬥時總會保持平和的心境,這樣才能把自己的最強的劍法百分百的施展出來,

「那就讓你看看,我的劍法到底行不行,」林毅自練劍以來,幾乎每天都能聽到別人的讚揚,以至於他十分反感別人說他的劍法不行,

林毅隨即開始揮動手中長劍,一招招劍式很快被他施展出來,

見狀,許濤漸漸沉下臉來,因為他看得出林毅要施展自己最強的手段了,和許濤糾纏了這麼久,林毅非但沒有取勝,反而被許濤擊傷,這對林毅來說是奇恥大辱,

許濤也動了,不只是身體,他體內的元陽之力也瘋狂涌動起來,

林毅周圍出現了青色的風氣,而隨著他每一招劍式的完成,風氣都會更強盛幾分,



最後,林毅周圍的風氣極近實質,青色風氣包圍著林毅,好似颳起了一陣風暴,

許濤將體內涌動起來的元陽之力全部灌注到手中的黑紋劍中,隨即,黑紋劍劍刃上凹下去,如符紋般的橫條中亮起了艷黃色的光芒,

光芒閃爍,黑紋劍劍刃上的一個個符紋都顯得格外清晰,而且艷黃色光芒中,隱隱有道明聖火撩燃,

「百刃劍弧,」

林毅突然大喝一聲,他便將手中長劍猛的劃出,隨即,包圍著他的青色風氣風暴霎時化開,化作百道劍弧並肩斬向許濤,

百道劍弧並駕齊驅,覆蓋範圍極廣,如狂潮般湧向許濤,幾乎不可避免,

「怒濤斬紋劍,」

許濤看著撲面而來的百道劍弧,隨即也發出暴喝,許濤舉劍過頭,霎時斬下,

黑紋劍斬落的同時,也劃出了一條劍芒,這劍芒是從黑紋劍亮著艷黃色光芒的符紋中滲透出的能量形成的,也是艷黃色,但無疑更加鮮艷,

而且這劃出的劍芒足有掌許寬,十分的凝實,如實質,劍芒中,還依稀可見些許道明聖火燃燒的虛影,

黑紋劍斬出一道劍芒的同時,在許濤周圍,突然響起了驚濤駭浪般的轟鳴聲,

伴隨著轟鳴聲,劍芒劃出,沖向直面而來的百道劍弧,

劍芒與劍弧彼此碰撞,他們身後的兩位少年隨即竟都不約而同的提著各自的劍沖向彼此,

嘭,

劍芒與劍弧碰撞,霎時爆發出強大的氣浪,氣浪中更是夾雜著艷黃色和青色的能量,氣浪和能量瀰漫開來,很快便把沖向彼此的兩位少年都淹沒了……

待到艷黃色能量和青色能量,以及氣浪的勢頭減弱時,從看不清的一片混沌中,突即飛出一把長劍,

這把長劍在空中掄了幾個圈,高高的飛起,而後旋轉著落下,這是林毅的劍,

能量和氣浪都散去了,一切也清晰起來,眾人便看到,在平台中央,少年許濤正握著黑紋劍直指著狼狽的林毅,使得後者不敢輕易動彈,

林毅,敗, 六劍都城劍典比賽一旦開始,便會聚集來自東神域數以萬計的劍術天才,以及痴迷劍術的神族們,這使得劍典期間的六劍都城熱鬧非凡,

而作為劍典比賽的舉辦場地,六劍都城的管事們早早就為參賽選手們準備了暫居之所,不過,也只有參賽選手和他們的師父享有這樣的待遇,而其他只是為了一睹劍典風采的觀戰者們就得自己掏錢住賓館,

一個神界聞名的大都城,其中的賓館自然不少,可如今人潮湧動,竟是有不下十萬人有錢也找不到住處,可見,劍典比賽吸引了多麼龐大數量的神族前來觀看,

劍典第一輪的選拔賽以許濤戰勝林毅告終,總的來說,第一輪選拔賽並不精彩,只是熱鬧罷了,畢竟同時舉行上千場比賽,誰能一眼看得過來,

但多數人還是看得很滿意,不是因為選手間的對決,而是比賽接近尾聲時的「插曲」,

六劍都城,專門為外來參賽選手準備的賓館房間中,許濤正向青風戰神,炎無雙,趙彌虹講述玉鳳帶走自己后的經歷,


「……就是這樣,玉鳳他讀取了我的記憶,還教我一個通靈術,然後他就把我帶到六劍都城,后來發生的事你們也都知道了,」許濤最後說道,

聽了許濤的講述,青風戰神若有所思,點頭道:「恩,玉鳳和紫雲大哥確實有些淵源,他想幫你倒不奇怪,」

「召喚靈侍使用饕餮魔決嗎,這也不失為一絕招,關鍵時刻使用得當,這通靈術能達到出其不意的效果,讓對手吃虧,」炎無雙點頭讚歎道,

作為許濤的師父,炎無雙還是比較關心許濤法術使用的問題,

而後,青風戰神卻沉下臉來,嚴肅的道:「糟糕的是,八奇竟也盯上那可怕的傢伙了,這件事必須立即上稟神王宮,我要暫時離開一段時間……」

關於炙皇飛龍突破封印的事,四方神界神王宮都是對外保密的,也只有像青風戰神這樣在神王宮有一定地位的人才允許知曉,

所以,青風戰神口中的「可怕的傢伙」許濤等人並不知道是指誰,但也沒發問,畢竟這對他們來說,是機密,

「許濤,趙彌虹,」青風戰神轉對許濤和趙彌虹道,「你們兩個都有三荒蠻域的記憶,務必要小心些,雖然現在你們在有不少靈師,散仙坐鎮的六劍都城,但神界像玉鳳這樣的人可不只一個……」

聞言,許濤和趙彌虹都不禁一怔,他們多少也看得出事態嚴重,隨後都點頭,


「這是戰神令,」青風戰神拿出一塊華麗的令牌,又說道:「這件事神王宮是對外保密的,如果有神族的人想來調查你們,或是邀請你們去什麼地方,你們盡可用這令牌回絕,」

青風戰神手中的令牌只有掌許大小,其上卻雕琢滿玄奧,充滿古老氣息的圖案,令牌是金色的,中間處一面平,寫著戰神二字,

「戰神令很特殊,它不是權力最大的令牌,但有許可權調查戰神令的也只有四方神王,所以,不管是誰,都別讓他調查你們,更不能讓別人讀取你們的記憶,」

「明白,」許濤和趙彌虹都應道,

隨後,青風戰神卻是把戰神令給了炎無雙這個作師長的,並對他道:「炎無雙,戰神令就由你保管,他們倆畢竟還是孩子,我不在的這段時間裡,你要一直跟著他們,形影不離,」

聞言,炎無雙先是一怔,隨即莊重的接過令牌,道:「是,」

戰神令可是抵觸許可權最大的令牌,許多神族一輩子都沒見過戰神令,所以炎無雙拿著戰神令,難免會激動,

青風戰神點頭,隨即笑道:「戰神令也是身份的象徵,你們拿著它可別浪費了,炎無雙,你今晚就帶許濤他們去見見世面吧,到了六劍都城,要是不去『聚劍浮屠』就太不像話了,」

「聚劍浮屠,」炎無雙不禁驚呼,

青風戰神又笑了笑,道:「沒錯,聚劍浮屠,拿著戰神令,你們去了還能享受很高的待遇呢,」

「是,」炎無雙明顯激動了,應了一聲,

炎無雙聽過聚劍浮屠的名聲,也知道那是何等高貴的存在,但許濤和趙彌虹就對聚劍浮屠一概不知了,他們聽得雲里霧裡的,

隨後,囑咐好一切的青風戰神就離開了,

六劍都城上空,炎無雙帶著許濤二人離開了賓館,飛向南方,

「老師,聚劍浮屠是什麼啊,」許濤忍不住問道,

直到現在,許濤還能從炎無雙臉上看到激動的神情,

「聚劍浮屠是六劍都城除了六劍台外最聞名的建築,沒有舉辦劍典比賽之前,外人來這六劍都城都會去聚劍浮屠,」炎無雙開始解釋道,

「聚劍浮屠其實是一享樂場所,神界最著名的享樂場所,一至九劍都城都設有一個,聚劍浮屠中,只有你想不到的享樂方式,沒有他們不設立的享樂方式,」

「美食,美酒,音樂,舞曲,賭博,應有盡有,」

聞言,許濤和趙彌虹才明白過來,原來是享樂之所,怪不得說來這六劍都城的外人都會去聚劍浮屠,也難怪青風戰神說是讓他們去見見世面,

炎無雙又道:「聚劍浮屠可不是誰都能去的地方,那裡修為實力倒不重要,身份地位才是王道,就好比我們三個,雖然都是玄陽法師,修為不弱,但在聚劍浮屠看來,也不過是凡夫俗子,不被允許進入,」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