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45 Views

“媽的,敢傷我兄弟,老子和你拼了!”

Written by
banner

下官姬強提一口精血,祭出一到飛輪,飛輪朝着一個幽冥血屍就轟了上去。飛輪快速轉動,殺在了血屍的肚子處,血液飛濺。

“去死吧!”下官姬大吼,又噴出一口鮮血融入飛輪,飛輪霞光大震。

吼,幽冥血屍直接就被飛輪腰斬了,只發出一聲怒吼。

下官姬收起飛輪,又噴出一口鮮血,立馬盤坐開始恢復傷勢。

林辰被兩大幽冥血屍圍攻,岌岌可危。

“老虎不發威,你大我病貓啊!”

丹君何歸(又名︰將軍上位記) 星辰戰甲”

“星辰戰刀”

“去死吧!”

林辰提升巔峯戰力,凌空一刀劈下,把一具幽冥血屍從頭劈下,至跨而出,兩半屍體飛射向兩旁。

啊,又一個靈體第三境界之人身死,發出一聲悲壯的死亡之音。

戰刀隱,星隕拳出,誰人可擋。

“拳碎虛空”

幽冥血屍一拳,胸口被打得凹陷,拋飛了出去,吼叫連連。

林辰奪步上前,逞他病,要他命。

“百拳誰擋”

百拳一出,鬼神臣服。數之不盡的光拳打在地上的幽冥血屍,百拳過後,地上出現一個坑,幽冥血屍被打在一堆爛泥。

林辰還沒有喘氣歇息,就又加入了戰鬥,最後三隻幽冥血屍,要儘快要他們的命,不然,又會有人身死,是林辰把他們帶入這裏,林辰他自己覺得自己有必要保他們安全。

啊,又是一人被幽冥血屍撕碎,鮮血撒在身上,發出償快的吼叫。

林辰臉色難看,又死了一個。林辰怒了。

林辰飛起,星辰鐵翅扇動,咻,林辰如一頭猛虎,把全部戰力凝聚一腿,整條腿全部發光。帶着無盡的腿風和怒氣,一腳就把一具幽冥血屍踢碎,死餘非命。

最後兩具幽冥血屍,十二位靈體境之人完全可以壓制,又加上林辰的旁敲側擊。沒一會兒就全部解決了幽冥血屍之亂。

“大家快速補充靈氣,我們要步步爲營,小心謹慎。”林辰出言道。

之後,林辰來到下官姬盤坐之處。

“兄弟,你的傷要不要緊。”

“不要緊,你也快些療傷吧!這幽冥血屍忒他媽逆天了。”

一個時辰後,差不多都恢復了,衆人都有些搞不清楚來到了什麼地方,好像來到了森羅地獄。

現在爲止,只有十四人存活,衆人都被困在了這個大廳。四處都是石板,巨門也打開不了。

“大家四處搜索一下,也許有什麼開關可以打開。”林辰提醒道。

轟隆隆一聲, 我擅長憋大招 ,把上方的石板打開了,衆人四處張望,誰也不想現從上方上去。

“我來”下官姬說道。

林辰一把拉住下官姬。

“讓我來吧!”

林辰腳一蹬地,就朝上方出現的口飛去,沒入了進去。

沒過一會兒,林辰的聲音傳了上來。

“暫時沒有發現什麼危險,可以上來了。”

衆人刷刷地全部飛了上去。

探索又進行了,衆人全部圍攏在一起,不敢分得太散。

甬道里,嗷吼,聲音傳來,傳在每個人的心頭,每個人都嘣緊心絃。

前方轉角處,兩頭綠毛大怪物呼嘯而來,攝人心神。

“大家小心,如果遇到不可抵擋的怪物,我們就後提,但不要回到原來的地方,不然被甕中捉憋就不值了。”林辰提醒道。

綠毛大怪獸呼嘯而來,怪風呼嘯。最前方的林辰和下官姬全力攻擊而去,第一是爲了試試這個綠毛大怪獸的實力,二來是不想讓後方之人冒險。

一拳一掌打在大怪獸身上,就像拍灰一樣。林辰和下官姬也是臉色難看,這個鬼東西如此逆天。

“大家快退,此物不可敵。”林辰喝道。

林辰和下官姬馬上後退,開始了逃亡,還不時發出幾拳幾掌,以稍微阻止這綠毛大怪獸。

“兄弟,怎麼辦,這個綠毛巨怪不可匹敵啊!”

“我到是有一計,也不知可否有效。”林辰回答道。

“兄弟,別賣關子了,有什麼就直說吧。”下官姬不喜道。

“我們可以引到血池,利用血水的腐蝕之力來試一下。”

“好”


林辰和下官姬就引着綠毛巨怪朝着大廳血池之地而去,卻不知,另一隻綠毛巨怪已經去追那靈體十二人去了。

林辰和下官姬來到大廳,來到血池之地。

一隻綠毛巨怪從上方跳下來,發出悽戾的怒吼,大手大腳地朝二人撲擊而來。

綠毛巨怪,長像讓人覺得害怕,全身綠毛,像一頭魘猴,又像一個人類,看起來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防禦力驚人,攻擊力可以匹敵魂海第三境界的修煉者。

“兄弟,我們得想辦法把他逼入血池。”

“嗯,那我們先攻擊它,讓它憤怒,讓它怒狂,這樣我們纔有機會。”

“好”

“綠毛怪,你姥姥的,來這裏。”下官姬叉着老腰,站在血池旁大吼道。

綠毛巨怪被聲音吸引,如同見到母的一般,發出瘋狂之音,如一道旋風衝向下官姬。

下官姬看着綠毛巨怪動了,也迅速繞着血池打轉,一人在前狂逃,一怪在後方怒追。


林辰在一旁找機會下手,他必須要一擊必殺,而且,不能脫泥帶水必須把綠毛巨怪打進血池在說。而且,這個只是他的猜測而已,也不知道血池對綠毛巨怪有沒有用。

“草泥馬,你跑慢點會死啊!”下官姬看着後方越來越近的綠毛巨怪,忍不住又大罵。


“和你拼了!”下官姬一下止住身形,凝聚全身靈力拍出一掌,迎向正朝他飛奔而來的綠毛巨怪。

“就是這個時機”林辰在心裏暗道,全身戰力爆發, 萬風之巔 ,怒吼連連,兩道攻擊夾擊而來,一快一慢。

啪嗒,綠毛巨怪掉入血池,在血池裏撲騰,發出悽戾的吼聲,似乎很是難受! 只見綠毛巨怪如冰入熱水一般,快速融化,發出怪臭,噁心不已,發出一道煙霧,血池如開水沸騰。

“還好有剋制作用啊!”林辰感嘆道。

“不好,兄弟,還有一隻呢?”下官姬忙說道。

“啊!壞了,快,我們去增援”林辰焦急說道,之後連忙朝着來時之路而去,還有十五個兄弟等待着呢,要是晚了,兄弟不保啊!

墓道之中,綠毛巨怪朝着靈體境的十二人追了上去,去勢洶洶。

“兄弟,我們得儘快找到那幫兄弟,不然,他們抗衡不過那個綠毛巨怪的。”林辰臉色很冷。

“是啊!那羣兄弟說什麼我們哥倆都不會放他們於不顧的。”下官姬收起了嘻笑的面容,板着一張老臉,像死了媳婦一般!古銅色的臉龐,沾有一絲血跡,頭髮也是有些散亂,但這些都擋不住他的氣質。反觀林辰,面色紅潤白皙,頭髮披着,面容英俊,眼神如星辰般閃亮,內心此刻卻是擔憂,他不喜言語,如此重義重情,別人給他一寸,他還別人一丈。他的成長,我們有目共睹。

陰暗的墓道,讓人壓抑,讓人從心底有些恐懼這個地方,底氣不足,所以常常會有惡鬼附身。這樣,都畢竟只是傳言。

林辰二人一路找尋,一路探索,林辰的靈識在這裏被冥冥之中的力量壓制的厲害,讓他自己也是覺得詭異。下官姬雖然也有了靈識,可相對於林辰的來說,就顯得小樣了。

墓道深處,綠毛巨怪正在撕咬一具屍體,手中拿着一隻大腿,嘴裏正在吃着人肉,對他來說,確實是一種難得的美味。

這已經是第五具屍體了!他每殺一人,都要把屍體全部吃下,這些人對他來說,他弱了,弱得擋不了他的一擊了9。

“看,這裏有一攤血跡,應該有人遇害了!我們得加緊腳步

離開了,不然,會死更多兄弟。”林辰臉色越來越冷,像六月飛霜。

“第二攤了!”

“第三攤了”

………………

“第六攤了”

林辰們一路走來,發現了六攤血跡,林辰此刻心中的怒火已經無法壓制,只要有所觸發,必然血戮濤天,林辰也感覺好奇怪,內心越是想殺戮,戰意越加澎湃!殺戮之意瀰漫,戰意之氣無敵。

又一個轉角,一道綠影在地上爬伏,在撕咬着屍體,還發出奇異的聲音。

林辰看到這摸綠影,心中窩的怒火如同找到了宣泄口,最強戰力爆發,如同火山噴發。

“星辰戰甲現”

“星辰戰刀出”

“我劈死你。”林辰怒吼道,全部戰力凝聚在刀,把刀逼發的光芒四射,耀眼。

林辰瞬息而至,雙手捏着星辰戰刀,如一尊殺神,力劈天下無敵之勢,一刀而出,劈在綠毛巨怪後背。

綠毛巨怪怒吼咆哮,鮮血飛濺,一大掌揮出,陰風陣陣,林辰鐵翅一揮,急速避開,開始和綠毛巨怪纏鬥,雖然林辰提高了最強戰力,可還是鬥不過這綠毛巨怪,慢慢落林了下風。

“兄弟,你去找其他兄弟,我引它去血池。”林辰邊戰邊朝着下官姬喊道。

“好,小心點。”

“綠毛,這邊來!”林辰對着綠毛巨怪叫道,一刀刀的刀芒劈出,飛射向綠毛巨怪,目的只是吸引綠毛巨怪,讓下官姬可以過去。

林辰在半空漂浮,讓綠毛巨怪也是沒有任何辦法,只能用怒吼來發泄不爽。

林辰落下到地上,又是一刀砍出,徹底把綠毛巨怪惹毛了。

林辰朝着血池也去,綠毛巨怪也緊隨其後。

左轉右轉,林辰不斷激怒着綠毛巨怪,讓他一路而隨,最後,來到了血池大廳。

林辰站立一旁,看着落在大廳的綠毛巨怪,腥紅的頭顱,如同一隻綠毛大猩猩。


“好,讓我來檢驗一下寶物的厲害吧!”林辰舔舔嘴角,露出妖異的笑容,沒有了下官姬在旁,他無所顧忌,他把下官姬當兄弟,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祕密,與情誼無關,不是說我們是兄弟,就要把自己的所有祕密全部告訴對方。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