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42 Views

船室內空蕩蕩一片,只是在正中心擺放着一尊和神龍號上所用的魔晶炮略有不同的大炮,再細看,大炮的下面還連接着一幅和外面牆壁上一樣的圖畫,昏暗的船室內,一道道條紋不斷的閃爍着幽藍色的詭異光芒,就像是鬼片一樣令葉飛只覺得冷颼颼一片。

Written by
banner

“阿米豆腐,你們死了也就死了!借你們身體一用,要報仇的話都去找殺害你們的兇手去,千萬不要找我!”葉飛搬來一具已經死了不知多久的屍體,直接將他變爲了一具骷髏,隨後讓骷髏兵四處走走,看有艙室內有沒有什麼危險。

“有人入侵,有人入侵~”突然間葉飛所處的這一層船艙也響起了刺耳的報警聲。

“這是對我智慧的侮辱!”葉飛一拳打在船壁的一個圖案上,“嘭”的一聲,一幅圖案竟被憤怒的葉飛擊成碎片,報警聲戛然而止,艙室內原本閃爍的藍光同時熄滅。

“正當我找不到你來!”葉飛對着自己的拳頭吹了吹。

第三層船艙頃刻間陷入了無盡的黑暗之中。

若是換作別人遇上這種情況,可能八成已經被嚇傻了,不過好在葉飛是二十一世界的人才,除了剛開始對這種超越時代的科技表現出了一定程度的驚訝外,倒也很快的平靜了下來。

“不行!我一定要搞明白這艘超現代文明的戰艦是怎麼回事。”葉飛眼神堅定。

“小子,不要破壞了!這船也沒多長時間了,我也不想問你怎麼進的我的船,你現在來船長室吧!”第三層的船艙再次明亮起來,從船艙內突然響起了一個低沉的聲音,再次嚇了剛平定心神的葉飛一跳,他忙大聲問道:“你是誰?海雷丁嗎?”

警惕的觀察了一下船艙內的擺設,他基本已經確定這個船倉室內可能存在着類似於攝像頭加竊聽器的玩意存在,不過令他比較鬱悶的就是他並不能發現有這類東西的跡象。

“我就是芭芭羅莎。小子,快點過來,別磨磨蹭蹭的!再不過來,我就殺了你。”

海雷丁的聲音顯得比較暴躁,配合着他的大喝,那門巨大的魔晶炮自動的轉動了方向,炮口對準葉飛,同時整個船艙內的所有圖畫全部亮起,超過了二十幅如先前魔法光束髮射圖一樣的圖畫讓葉飛毫不懷疑自己只要說個不字,只要三秒鐘,海雷丁就能將自己打到汽化。

“出門!”海雷丁的聲音響起。

葉飛遲疑了一下,把心一橫,隨即推開了艙門走了出去。

“咦?”門外的那些黑衣機器人全部不見了,左右看了看,忽然葉飛腳下的路活了過來,開始自行的帶着他向前移動。

“哈哈……”不知道是不是看到葉飛的樣子比較得意,船艙內不斷響起海雷丁肆虐的大笑,葉飛看着腳下的甲板,陷入了沉思,心中不禁大吼:“這絕對是電梯,而且是那種高級的流水線形態的電梯,這裏怎麼會有這麼先進的東西?”

電梯很快帶着葉飛來到了武庫艦的最頂層,停在了最頂層的門口。葉飛從樓道向內走去,通道兩邊出現了一些類似於濃痰樣的血紅色分泌物,這些分泌物下面的圖畫都被腐蝕掉了一層,早已經沒有了如下面幾層那樣的光澤。

葉飛踩了踩那些分泌物,皺着眉暗道:“這些東西踩起來太過滑膩,如果一會和海雷丁發生戰鬥,那裏的地面上全都是這種分泌物,我怕是在跑動時很難站立穩腳。”

“小子,慢慢吞吞的幹什麼,快點給我進來。”裏面傳來了海雷丁不耐煩的喊聲。

再往前走,周圍過道處全都覆蓋了一層厚厚的分泌物,看起來就像是某些生物的內臟壁一樣,乍一看去彷彿還具有生命一般。

來到大廳內,滿眼的血紅一片,除了一個被分割成許多小窗口的投影外,盡是這些噁心的東西,他小心的用寶劍挑開了這層分泌物,從觸感上來看,這層分泌物並不堅硬,相反,他可以非常輕鬆的刺開這層分泌物,而且這層物質的厚度最多隻有幾釐米左右。

順勢的一掀,葉飛將這層分泌物輕鬆掀開,猩紅的血液頓時涌現出現,在這些分泌物後又被覆蓋了厚厚一層這種分泌物,地上,牆上,頭頂上,整個船艙大廳到處都是分泌物,如果說之前的空間還屬於船艙過道,那麼這裏簡直就像是一個怪物巢穴了,那種彷彿走在肉上的感覺,四周彷彿都是活的生物的肉體,光是想一想都足以讓人毛骨悚然的了。

“小子,再往前面走。”海雷丁好像並不滿意葉飛僅僅站在門口的邊緣位置。

葉飛笑了笑就邁步向大廳裏走去,一落腳,軟綿綿的感覺頓時從腳底處傳來,就彷彿是踩在了生物的內臟壁裏一樣,那種擠開肉體走下去的觸感,一瞬間就讓他頭皮發麻,忍住了這種難受感,舉步慢慢向大廳深處走去,因爲燈光實在非常昏暗,葉飛最多隻能看見十多米遠的東西,這短短距離就讓他小心走了數十秒,直到離開大門約十多米時,他終於看見那裏擺放着一個奇怪的血紅色蠶狀物。

“海雷丁!!!”葉飛看着蠶狀物中隱約有個人影,失聲大叫了起來。

“你沒認錯,就是我。”

葉飛忽然驚慌的看見那個蠶狀物正在緩慢蠕動打開,血紅色逐漸淡去,透明裝的蠶狀物中終於徹底的顯出了海雷丁的樣貌,他的人同一條條紅色血莖連接在一起,如同通緝令上面的一樣繪畫的一樣的剛毅面容,不過看上去好像受過什麼大傷,臉色慘白一動不動地懸浮在蠶狀物裏面,一條條暗紅色條經紮在他的身體內。

想也不想,葉飛拔出佩劍就朝那個蠶狀物衝去,無數道血紅色的觸手突然四面八方的伸出,一陣連響,這些觸手被葉飛輕易擊成了碎肉,卻也攔住了他的去路。

“青年人做事,不要這麼衝動,有話慢慢說。”血蠶內的海雷丁動了動嘴皮,無數的觸手又縮回了那層分泌物下去了,“我找你來可不是和你打打殺殺的,否則我也不用將那些魔偶戰士撤回去了。”

“你就真的是海雷丁?”葉飛怎麼也沒想到大海賊海雷丁會是這麼一個模樣。


不僅僅是眼前的海雷丁讓葉飛驚訝的走不了路,整個船長室中除了海雷丁以外就只有一個巨大的光幕,光幕分格爲大大小小的無數塊小鏡頭,每一個小鏡頭中都反映着武庫艦外面的情況。顯然這一艘武庫艦內,海雷丁是唯一存活着的人族。

“呵呵,很驚訝吧……我當時帶人闖進這裏的時候也和你一樣,可惜……現在這裏暫時已經算是安全了,在我死之前……”海雷丁笑的很勉強,有氣無力的樣子一點都沒有先前聽到的那麼硬朗。

看來海雷丁的重傷是那個蠶狀物所致。葉飛向前走了幾步,連接在海雷丁身上的紅色條經猛地爆出一陣紅光,流光般的全部集中到了船長室的最頂部,鋪天蓋地的恐怖氣息差點沒將葉飛給壓趴下。

“該死的!”邪惡的氣息就像是被鯨吞了一樣,轉瞬即逝,海雷丁嘶啞的罵了一句。葉飛擡頭望去,他的模樣片刻間彷彿又衰老了幾歲,而光幕上的一個分屏上顯示着惡魔之眼再次出現了一趟。


“小子,這個世界真糟糕,不是嗎?在禁忌之海沒有人不害怕的芭芭羅莎竟然會落到現在這個地步……死了……跟我來的人全死了……可笑他們還以爲我得到了這艘武庫艦。”海雷丁說話的同時,嘴角不斷的有鮮血滴下,“本來我以爲我死定了,沒想到這個時候你會進來。”

“這艘戰艦不是你在控制?”葉飛問。

“不……是我在控制……”海雷丁苦笑着,對着葉飛說道:“小子,你來這裏是爲了海盜王的藏寶圖吧!只要你答應我一件事情,我可以將藏寶圖送給你。”

“什麼事情?”

“幫我搞明白這個鬼船到底是怎麼什麼東西,竟然讓我芭芭羅莎一族的所有水手都藏身在了這裏,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海雷丁突然睜開眼睛,裏面充滿了暴虐,原本僵直的身體不斷掙扎的想要坐起來,一道道血莖被拉的筆直,連接在海雷丁那頭的肌肉給撕扯出一絲絲鮮血,一副英雄末路的淒涼。

“好,我答應你。”此時此刻,葉飛發現自己竟然沒有任何理由拒絕海雷丁的請求,提着單手劍,走到血蠶的旁邊,對着海雷丁說道:“我先將你從這個鬼東西里面就出來再說。”說完就準備用劍將裹着海雷丁的這個血蠶給破開。

“不要!”海雷丁一聲大叫,止住了葉飛的動做,臉上露出了悽苦的面容,徐徐說道:“當初我帶來的手下一個接一個的被這艘船吸收,每一個人都義無反顧的攔在我的前面,直到剩下我最後一個;白金劍士,你剛纔也發現了,在幾百幾千那種魔偶的面前,白金劍士一點作用都沒有,我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芭芭羅莎家族毀在我的手裏;這是我最後一個機會,在我死之前,這艘武庫艦完全將由我控制,等我的能量被徹底消耗掉的時候,它就會自動的尋找下一個寄生體,然後不斷的重複下去……感謝該死的光明神會出現這種玩意,真不知道當年海盜王是怎麼將藏寶圖放進來的……”

“讓我毀了這裏!”葉飛憤慨,他能夠感覺到海雷丁話語中那無盡的憤怒。

“不!你得了藏寶圖就趕緊離開這裏,你答應我的事情一定要幫我完成。”一道紅影飛向葉飛,葉飛順手接住了這枚帝維水晶,海雷丁突然大吼起來:“船沒了,水手沒了,芭芭羅莎家族的榮譽全都毀在了我的手裏,我不能走,我有船,這艘武庫艦就是我最後的一艘船,身爲海盜,就只能夠戰死,我要和海軍的這些人戰鬥到底!”

“呵呵……小子,這種生不如死的滋味你是不會願意嘗試的。我不管你是誰,拿着藏寶圖趕緊離開這裏。海盜王的寶藏不應該毀在我的手裏,不能讓海盜的榮譽毀在我的手裏!”又是一陣暗紅色的光芒從海雷丁的身上被抽出,海雷丁的生命給葉飛的感覺就像是風雨中的蠟燭,隨時都會被熄滅。

“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葉飛發現自己竟然對海雷丁有點欽佩了,他是真正的海盜。

“記住你答應我的話,你一定要去幫我搞明白,這鬼東西到底是什麼玩意。該死的,我竟然都不知道死在誰的手裏,你記住,等查清楚了,一定要到這片海域來告訴我!走啊!”海雷丁突然大吼一聲,葉飛腳下的電梯沒來由的再次轉動,隨即將他送出了船長室,身後響起了海雷丁的大吼:

“馬修斯,羅伯特,基德……讓我們再戰最後一場吧!”

整個武庫艦全部都響起了海雷丁的大吼,葉飛心中感嘆着海雷丁的堅持,耳邊響起了海雷丁的歌聲“我的名字叫芭芭羅莎。 不科學的原始人 ,揚帆吧。 魔鬼就站在我旁邊,接舷戰的刀子熠熠生輝。 揚帆吧! 齊射後的硝煙宛如水面上的波紋。 揚帆吧,升帆吧。 我吹哨命令:操帆停泊,親自打開保險櫃吧! 揚帆吧! 降下敵方的長旒。 揚帆吧,揚帆吧。 死神使我們與商人們相遇。他們的身體落入了鯊魚之口! 揚帆吧! 我極喜歡戰利品。 揚帆吧,揚帆吧。金子流成河。沒有比這種命運更美好的東西。 揚帆吧!”

海雷丁的聲音越來越弱,武庫艦船體也因爲戰況的激烈而搖晃的更加劇烈了。

“戰艦進入自毀程序,自毀倒計時開始,120,119,118……”

耳邊突然傳來武庫艦自爆倒計時,葉飛一驚,破口大罵道:“該死的海雷丁,我還在船裏。”罵完,身上的白光濃郁的將他整個人完全包裹了進去,瘋狂的向着武庫艦最底下一層的缺口處拼命的跑去,但見一團白影閃過,人已經出了武庫艦。

“主人!”“老闆!”神龍號雖然被葉飛勒令退後,但距離武庫艦的距離還是並不算很遠,葉飛從武庫艦上下來,很快的就找準了座標,頭一露出水面,艾佛森和高奇立即便發現了他。

“快走!離開這。”葉飛從水中一躍而起,顧不上換衣服,匆忙的站在甲板上衝着水手們揮舞着雙手,水珠四濺,嘴裏大叫着:“快一點,離開這裏。”

艾佛森等人先是一愣,隨後飛快的行動起來,對於葉飛,他們充滿了信任。

神龍號的怪異舉措很快也引起了其他戰艦的注意,不過這個時候沒有誰會放棄眼看到手的藏寶圖,反倒是一艘艘的戰艦小心的朝着已經停火的武庫艦那個方向靠了上去。

“主人,我們要退到什麼地方?”艾佛森一邊謹慎的來到葉飛的身邊,另一邊看着目視武庫艦方向的葉飛小聲說道:“主人,我們不要藏寶圖了嗎?其他人都已經靠上去了。”

葉飛隨意的揮了揮手,示意神龍號繼續後撤,心裏默唸着數字,“3,2,1……”

“0!”隨着最後一個數字的唸完,武庫艦的方向同時傳來了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巨大的船體瞬間化成了一個巨大的火團,滾滾熱浪涌向四周,猛烈的衝擊波一波又一波的蕩向四周,掀起滔天的巨浪,將武庫艦周圍準備登陸的其他戰艦頃刻間不是被炸成了碎片,便是被那高達數十丈的滔天巨浪吞沒海底。

半晚的天空中因爲武庫艦的爆炸而瞬間被映的通紅,就像是整個天空都在燃燒,海面上到處都充滿了慘叫,海盜,還有海軍,誰也沒有勝利。

巨浪襲來,海面上所有的戰艦就像是一片片小小的樹葉被巨浪輕易的甩起,神龍號也被甩上了天空。

“主人,你進船艙躲一躲吧!”艾佛森匆忙的一手抓住上層甲板的護欄,一邊對葉飛高聲大叫着。

受到海浪顛簸的影響,神龍號畢竟體型龐大,但還是在海面上一陣動搖西蕩的模樣,隨時都會有沉沒的危險,更時不時的與身邊其他失去控制的戰艦發生着碰撞,小小的海域內集結的戰艦實在是太多了一點。

葉飛牢牢的站立在甲板上,心中陷入了沉默,這一場藏寶圖之戰讓海盜和歐羅巴的聯軍都受到了極大的損傷,唯獨加嵐和伊斯這兩個海上弱國沒有加入海戰,反而得到了保全,歐羅巴上面的海上平衡終於再次被打破了。

“禁忌之海的海盜時代結束了!”葉飛淡淡的嘆了口氣,望着那燃燒着的武庫艦說着:“歐羅巴再也不會平靜了!艾佛森,控制神龍號回科西嘉島吧!水手們都累了。”

第三章 第三章紅髮來襲

武庫艦爆炸的影響是短暫而巨大的,當海面再次恢復平靜,原本密集的戰艦已經消失了大半,稀稀疏疏的海面就像是被脫了毛的癩皮狗,東一塊,西一塊的看上去極其的礙眼,除了這些倖存的戰艦外,就只有在海面上苦苦掙扎的水手了。

“老闆,那個海雷丁這手真的事太狠了!”神龍號這短短的一會功夫便破損嚴重,歪歪扭扭的朝科西嘉島返航,雷恩看着海面上密佈的落水者心有餘悸。

“不是海雷丁。”葉飛說完這麼一句,便再次陷入了沉默,停頓了好一會纔對艾佛森說道:“你讓大辛德勒去卡特琳娜那邊一趟,讓她帶領剩下的人都乘荊棘花號來科西嘉島幫忙打撈一下落水的人,再不救他們就來不急了。”

“是,主人。”艾佛森應了一聲便跑進了船艙。

科西嘉島的港口這個時候比任何時候都要繁忙,神龍號緩緩的駛進港口,連接應的人都沒有一個,最後只能自己停靠了下來,放下救下來的水手,便隨即又拜索斯的海軍前來徵調戰艦,葉飛沒有多說廢話,只是撤去了‘鯤’的骨架對神龍號的保護,那些人也就放棄了。

“主人,我們不去救落水的那些人了?”艾佛森奇怪的問葉飛。

“神龍號現在的樣子已經出不了港了,失去了保護,隨時都會沉沒,可惜在科西嘉島這個地方根本就沒有辦法進行維修。”葉飛嘆了口氣,剛剛他就發現科西嘉島上的維修人員都被各國給徵調了,“如果科特琳娜來了,就讓她將船還給菲利普,今天大夥都好好的休息一下,明天我們就離開這裏。”

回到自己的駐地,葉飛躺在牀上久久不能入睡,武庫艦上所出現的一切都令他想到了其他文明的存在,而出現在武庫艦上的一份藏寶圖則讓他想到了藏寶圖和這個神祕文明的聯繫,不過可惜的是兩份藏寶圖仍然不能揭示出海盜王寶藏的祕密。

“碰,碰,碰……”第二天一早,葉飛還沒有來得及去向便宜老爹辭行,他的便宜老爹反倒是先找上了他。葉飛推開房門,看着門外的僕役問道:“出什麼事了嗎?”

“十三少爺,羅伯特親王來了。老爺讓你趕緊過去一趟!”

有急事?剛打完仗,奧古拉斯家這趟的損失也不輕,這個時候應該是全力整合實力的時候,會有什麼急事!葉飛奇怪的走向向大廳,一路上到處都是拜索斯近衛軍的侍衛。

“該不會是來抄家了吧!”葉飛惡意的笑了笑,進入大廳,羅伯特親王和自己的便宜老爹正坐在那聊天呢。

“見過親王大人。”葉飛上前行了個禮,擡頭看了老爹一眼,發現他很怪異的盯着自己。

“哈哈,西蒙尼,你這次打仗很勇猛,國王決定授予你拜索斯侯爵的爵位,封地爲若依曼領。”老親王笑呵呵的站起來遞給葉飛一個卷軸,說道:“這個就是若依曼領的領地委任狀。”

侯爵?若依曼領?葉飛傻傻的接過羅伯特親王的委任狀,這纔想起了大戰之前他和羅伯特親王的話談,看來拜索斯的王室這麼急不可耐的就準備向其他大家族下手了。分化自己與奧古拉斯家的關係,葉飛心裏冷笑,自己正準備脫離這個家族呢!

“願意爲國王效忠!”葉飛接過卷軸,大聲的說道,心裏卻暗思自己好似還沒有見過這個國王呢。

老親王微微一愣,隨即大笑的拍着葉飛的肩膀說道:“好,很好。”接着從旁邊的侍從處取出一枚侯爵勳章,親自別在了葉飛的胸前,上下端詳了一番,滿意的笑道:“恭喜你,西蒙尼侯爵。”

而葉飛的那個便宜老爹的臉色卻沉下來了,只不過因爲羅伯特親王在這裏,纔沒有發作。

“帝國的未來就全靠你們這些小一輩的來支撐了,聽說你在昨天的海戰中一艘船就消滅了三十多艘海盜戰艦,其中僅僅半魔導艦就被你幹掉了三艘,好啊,英雄出少年,我們拜索斯海軍一共不過才殲滅了八十多艘海盜船,其中魔導艦加半魔導艦一起,也不過才七艘而已。”老親王非常高興的坐下來,大加讚賞葉飛的戰績,喝了口茶,突然的對着葉飛的便宜老爹問道:“侯爵大人,不知道奧古拉斯家族這次一共消滅了多少海盜船,爲帝國做出來多少貢獻?”

“親王大人。”葉飛這個便宜老爹一愣,馬上回答道:“我們奧古拉斯家族這次一共殲滅了海盜船五十二艘,其中半魔導艦四艘,魔導艦一艘。”

老親王看了葉飛一眼,笑着問道:“哦,很不錯的戰績啊!只是不知道西蒙尼侯爵的戰績有沒有被算進去?”

“親王大人恐怕忘了西蒙尼也是奧古拉斯家的一員吧!”

“是啊!是啊!瞧我這記性,差點忘了西蒙尼也是奧古拉斯家的一員。”老親王哈哈大笑,葉飛等人也不得不陪笑起來,基恩雖笑,但臉色卻極其的不自然。

“艦隊還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去辦理,我這就先告辭了!西蒙尼,關於你覲見國王的事情,等過聖日的時候在來帝都吧!”羅伯特親王好似要故意引發基恩和葉飛的矛盾,將委任狀發給葉飛後便朝着基恩告辭了。

“哦,對了!”老親王走到門口,突然停下腳步,轉頭對葉飛問道:“有沒有興趣來海軍任職?憑你的才能,任一個艦隊的提督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親王大人說笑了,西蒙尼纔剛完成成人禮。”基恩隱晦的拒絕了羅伯特親王的邀請,老親王也不多說,只是有意的看了一下葉飛,哈哈大笑着走出了奧古拉斯家族的駐地。

“親王大人慢走。”基恩送走羅伯特親王,看向葉飛的臉色可就有點不對了,黑着一張如鍋底般的臉,上上下下仔細的端詳了葉飛一番,卻最終還是什麼話都沒辦法開口。

先不說這件事明顯是羅伯特親王離間奧古拉斯家的一個陽謀,葉飛無論如何都沒辦法拒絕,單單的從葉飛毫不知情的驚訝表現上來看,這件事也不像是他蓄意如此的,但是不說葉飛,卻又說不過去,最終基恩嘆了口氣,徐徐的說道:“你也長大了,這次封給你的若依曼領也不是什麼好地方,那地方不但有傭兵工會駐紮,拜索斯也因爲奧特蘭克山脈的關係沒有辦法支援你,和亞斯爾只隔了一條萊索河,和加嵐也隔了一個加嵐海峽。有什麼困難,家族會幫助你的。”

王爺太妖孽:腹黑世子妃 是的,父親大人。”葉飛應了一聲,便不再吭聲了。


“唉~”基恩看了葉飛一眼,苦笑了一下,說道:“很多年不見了,你還是和一起見到我的時候一樣。家族這次派你來助戰,也是爲你好,不過若依曼領那地方確實不是什麼好地方,如果你不願意去的話,我回頭讓父親大人去將那裏交還給帝國。”

“父親大人,還有什麼需要吩咐的嗎?”葉飛一動不動的沒有任何表態。


“沒事了,你可以走了。”基恩盯着葉飛,緩緩的說道:”若依曼領,家族也派人去過那裏,不過最終卻被加嵐的艦隊給逼了回來,你要好好的考慮考慮你有沒有能力吞下那塊地方,要知道,加嵐海峽的控制權可不在拜索斯的手裏,一旦打起來,家族的艦隊很難段時間內能給你支援的。”

“父親大人,我想要回塞維利亞去。”葉飛擡頭,面目平靜的說道:“我的神龍號這次遭受到了大的創傷,在科西嘉島這裏,我沒有辦法維修。”

“你準備什麼時候走?”基恩點了點頭,神龍號的慘狀他已經一早的知道了,實際上奧古拉斯家的艦隊在這裏也得不到什麼維修,只不過海雷丁剛剛死去,馬修斯和基德這兩個大海賊的實力又受到了沉重的打擊,禁忌之海目前處在一個真空的狀態,誰都捨不得走。

“今天,我的神龍號如果再得不到及時的修補,隨時都可能沉沒的。”葉飛這次說的到時實話。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