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49 Views

“嗯嗯,我也是這麼認爲,我們哥幾個一起上,就不信了,他一個人還能翻了天!”

Written by
banner

“嶽哥,你給個準話,還弄不弄他?!這小子太踏馬囂張了!”

身旁的幾人面色沉重的問道。

邱嶽咬了咬牙,說道:

“馬德!必須幹了,今天有他沒我!”

“好啊,那還廢什麼話啊,上!”

邱嶽將手頭的玫瑰花束和鑽石項鍊放在了推車上,一起朝着徐夏逼去。

“徐夏,要不我們跑?”

劉苒遲疑了一下,生怕徐夏因爲自尊心作祟,旋即對着徐夏繼續說道,

“他們這麼多人,好漢不吃眼前虧,跑也不丟人。”

徐夏眼眸微眯,淡淡一笑,道:

“跑什麼跑,就這他們這幾隻小魚小蝦的,還不夠我塞牙縫。”

“徐夏,可是他們這麼多人,你別逞強好不好,真的不不丟人的。”

劉苒擔憂的不行。

徐夏給了一個安慰的眼神,輕鬆的笑着說道:

“怕什麼,我說的都是實話啊,難道你大召喚術的好姐妹沒告訴你,我有個特長很能打嗎?”

劉苒再想勸說,已經來不及了,邱嶽一行人已經到了他們的面前,四五個人將他們給圍住。

“邱嶽,你立即滾開,要是你敢對徐夏動手,我會痛恨你一輩子!”

劉苒將徐夏護在身後大聲呵道。

“苒苒,你真的讓我太失望了,你要恨那就恨吧,至少我的名字還能留在你的心裏面。

說實話,我也不想這樣,但這一切都是你們逼的!

難道我對你不夠好嗎?!

難道我哪裏比不上徐夏這個窩囊廢小白臉嗎?!

爲什麼! 真想吃口飽飯 ,憑什麼你選擇了他,而不選擇我!

苒苒,如果你現在答應和我在一起,我們重新開始好不好,那些錢都是他的,我全都給他,好不好!”

邱嶽眼眸通紅的嘶吼道,整個人的面色幾乎變得猙獰,但卻又顯得那麼卑微。 徐夏瞅着邱嶽的模樣,眉頭蹙了蹙,踏馬還真是執着,要是自己是個女人,說不定就被這貨的死皮賴臉給感動了。

可感情這個東西,很多時候不能按照常理來論。

劉苒也不是一般的女孩,跟“拜金”這兩個字完全沾不上邊,她想和誰在一起,完全憑的是感覺,她覺得徐夏好,那就只會跟着徐夏。

“恨我一輩子嗎?其實這樣也不錯,至少我的名字留在了你的心裏面。”

此時的邱嶽,在聽到了劉苒的話後,整個人幾乎都失去了理智,他自嘲的笑了笑,顯得猙獰而又失魂落魄,而後又對徐夏說道:

“徐夏,你要還是個爺們,就踏馬的別躲在女人的背後,你踏馬的算個什麼男人!


就算我和苒苒不可能再有未來,事已至此,我認了!

但是,今天要是不好好教訓你一下,我咽不下這口氣!”

面對這般挑釁,徐夏肯定不能再忍啊,輕輕將劉苒拉到了他的身後,而且他也沒再想過要忍讓,他冷聲道:

“說實話,看你現在的樣子我覺得很可憐,但這並不是你強人所難的理由!

邱嶽,還是那句話,我就站在這裏了,你們一起上吧,事情該有個了結了!”


“徐夏!”

劉苒着急的不行,邱嶽那邊好幾個人啊。

徐夏淡淡一笑,說道:


“你信我嗎?”

“信,肯定信你。”

劉苒連連點頭,

“可是……”

徐夏止住了劉苒繼續說下去,自信而又霸氣道:

“相信我就行了,剛纔都說過了,他們不是我的對手,現在不是,以後更沒有那個機會!”

旋即徐夏又轉頭看向了邱嶽四人,眼神輕蔑,淡淡道:


“放馬過來吧,嘴炮解決不了問題!”

“嶽哥,這小子太囂張了,幹他!”

“馬德,真的忍不住了!”

“打出了事情,我扛着!”

邱嶽身旁的幾人眼眸放着火星子,在洪城縣這一畝三分地上,他們幾兄弟還沒怕過誰。

“好!那就幹他!不過打出了毛病,也不用你們來扛,我自己扛!上!”

邱嶽也不想在廢話,咬牙切齒的說完,第一個朝徐夏衝了上去。

本就相距不過兩三米的距離,不過一步之遙而已。

其餘人見狀,也紛紛掄起了拳頭朝着徐夏招呼過去。

徐夏面露冷色,冷冷道:

“就這?”

不過轉眼間,前後不到兩秒鐘的時間,劉苒甚至還沒來得及因爲緊張而驚叫出聲,戰鬥已經結束。

地上,邱嶽和他的那幾個朋友橫七豎八的倒在地上,或捂着胳膊、或捂着小腹、或捂着腳杆,慘叫連連。

徐夏出手的速度真的太快了,圍觀羣衆全都是一臉驚悚加懵逼,根本就沒看清楚是怎麼回事,本以爲徐夏會被揍成狗的戰鬥就沒了?

“臥槽!我踏馬不是眼花了吧!”

距離最近的許進忍不住的爆出了一句粗口,還揉了揉眼睛。

他的心頭駭然的不行,完全沒料到徐夏竟然這麼生猛,難怪在面對邱嶽一行人氣勢洶洶的時候有恃無恐。

劉苒捂着小嘴,看向徐夏的眼神充斥着不可思議,徐夏竟然這麼能打?!

腦海中回想起先前徐夏說過的那話,“怕什麼,我說的都是實話啊,難道你大召喚術的好姐妹沒告訴你,我有個特長很能打嗎?”,此時,劉苒算是明白了是什麼意思。

這混蛋啊,什麼時候還去練了武術了,她怎麼不知道,早知道他這麼厲害,也不用提心吊膽這麼久了。

一衆同學稍稍回過神來,發出了驚呼聲。

“吳凱,我看你還是別惦記着劉苒了,要是被徐夏知道了,看不把你的翔打出來!”

“馬德,賤人周,勞資有那麼犯賤嗎?連邱嶽都追求不到劉苒,我在心中想想就行了,還是不去自取其辱了,要是徐夏敢對我動手,我踏馬的直接拉還不行嗎?何必讓他親自動手呢,你說是不。”

“臥槽,凱子,你流弊,這覺悟沒誰了!”

“話說沒聽過徐夏很能打這事啊,他怎麼變得這麼厲害了?”

“誰知道啊,都說大學四年,女生年年不一樣,我看看徐夏不一樣的更多。”

“身強體壯還那麼能打,我好像知道了劉苒不惜讓徐夏吃軟飯也要跟他的原因了!”

“嗯,言之有理!”

“我擦,你們說的什麼,我怎麼一個標點符號都聽不懂呢?”

“你們說邱嶽今天丟了這麼大的臉,會不會找人報復徐夏啊,畢竟徐夏就算再能打,那也只是一個人啊,邱岳家裏面那麼有錢……”

“噓,和我們沒關係,到時候時刻關注企鵝羣的動靜,看看就行,千萬別插手。”

“說的有道理。”

“……”

至於那些誰都不認識的圍觀羣衆嘖嘖稱奇的同時,又有點覺得不太真實,畢竟就算來個超級兵哥哥,也不可能這麼迅捷的秒掉好幾人,又不是打把。

最近這兩年不是超級流行拍短視頻啊,不少人就朝着那方面去想了。

正好這裏面的人當中,有一個是徐夏的粉絲,抖抖直播正看着呢,雖然距離稍稍遠了些,看不清徐夏的真容,但畫面完美重合,是他關注的夏哥兒無疑了。

立即在直播間中發出了連續的激動彈幕。

“燃爆了啊!太燃了!就是夏哥兒出手太快了,看的不過癮啊!”

“女主很漂亮,真的很漂亮,這一波劇本直播太給力了,親臨現場,爽啊!”

“哈哈哈,你們也別羨慕,誰讓你們不是洪城人呢,怪不得誰呢。”

……

“臥槽,這麼爽啊,哥們,速度去多拍幾張女主的照片,給哥們分享一下,天天都能看到夏哥兒,女主不是隨時都有啊!”

“樓上的真沒出息,等直播結束,剪輯出來的短視頻隨便看啊,何必呢。”

“這你就不動了吧,主播剪輯的和偷拍的完全是兩種不同的概念,感覺都不一樣了。”

“我說能不能先不要討論女主的問題,反正又不是跑了見不着了,我們該討論一下後續啊,這一波夏哥兒裝逼打了臉,扮豬吃老虎才演了一半,你們說還會有後續那個邱嶽報復的直播嗎?”

“何止邱嶽報復的場景啊,應該還有那個龔浩和何璐報復啊,我打賭他們的報復會一不小心的碰頭,然後一起對夏哥兒出手。”

“對對對,接着就被夏哥兒秋風少落葉,通通幹掉!”

“完美,就是那樣子的,這纔是夏哥兒直播劇本的精髓,就跟看小說一樣,爽到爆!”

“……” 徐夏居高臨下的看着地上躺着的邱嶽,冷聲問道:

“邱嶽,現在你還有什麼話要說?要是你要叫人的話,我等你!不過最好是快一點,別忘了今天是同學聚會,我可不希望因爲你讓大家等的太久!”

邱嶽咬着牙,渾身吃痛,表情相當的難看,異常猙獰,磨牙道:

“徐夏,倒是我小瞧你了,我認栽了!


不過,你竟然敢對我動手,這事肯定完不了,你給我等着!”

“呵呵,邱嶽,你踏馬是個白癡啊,勞資都說了讓你叫人,你踏馬的要叫就趕緊的,別踏馬的耽擱大家的時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