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61 Views

柳仙兒的容貌的確是內門之中一等一的,但是他的性格實在太讓人難以接受了,所以在內門之中,幾乎沒有人願意追求柳仙兒。

Written by
banner

相反,柳仙兒的姐姐柳雙兒在內門之中很受歡迎,但是內門同樣沒有人敢追求柳雙兒。其原因不爲其他,因爲柳雙兒已經名花有主。

柳仙兒的男友不是別人,正是炎盟的盟主,號稱內門第一強者。但是現在恐怕已經不是了,內門第一強者應該屬於夜無悔纔是。

柳仙兒和柳雙兒雖是姐妹,但是卻十分不合,經常吵架。她故意提示夜無悔剛纔這件事情,就是希望夜無悔能夠去拆一次炎盟的臺,讓他的姐姐還有炎盟這位盟主難堪。

只可惜,他這一次估計是看不到這一切的發生了,等他趕到,一切可能都已經結束了。

“不行,我一定要趕上去!”

柳仙兒心中默唸道,跟着加快了速度朝夜無悔剛纔離去的方向趕去,雖然趕上夜無悔已經不可能,但是她還是想要去湊湊熱鬧。

夜無悔的身影在林間快速的穿梭,差不多十數分鐘之後,打鬥聲傳入到了夜無悔的耳中。

“是那裏!”

夜無悔的眼中迸發朝出異色,臉上一喜,隨後稍微更改奔跑的方向立刻朝打鬥聲傳來的方向跑了過去。

在一塊峭壁邊上的空地之中,擠滿了人,粗略的估計,整整五百左右的強者在這裏。從他們身上的衣着打扮以及站位可以看出,這裏的大部分人都是炎盟,陽盟,劍盟,和俠盟的人。

炎盟在場強者一共六七十人,大多數身穿着血紅色的衣服,雖然樣式各不相同,但是其胸口的火焰圖案顯眼奪目。

當然,炎盟之中也有少數人並非穿着血紅色的衣服,炎盟的管束並不是十分的嚴格,其成員也可以根據自己的喜好,不穿代表炎盟身份的衣服也行。

陽盟的人皆是火紅色的長袍,同爲紅色但是和炎盟卻有着很大的區別,而他們胸口處的圖案則是烈日。

劍盟,清一色的白色長袍,夜無悔之前已經見過,所以自然認識。在場陽盟和劍盟的強者差不多,都是有一百多人。

另外一羣人,身上穿的全部都是金色的長袍,顯眼奪目,而且這一行人的數量是在場之中最爲龐大的,有整整超過兩百人。

這些身穿金色長袍之人,便是俠盟。

俠盟,內門之中人數最多的一個勢力,其人數已經超過五千,是同樣是四級勢力的陽盟,劍盟的數倍。

除了這四個勢力的人之外,還有零零散散的其他一些人物,不過這些人都是站在一邊,顯然只是來看熱鬧的,其中大部分都是一些二級勢力和三級勢力的人,當然還有極少部分沒有任何勢力的人。 夜無悔的出現,並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他悄悄的走進了那一些圍觀的人羣之中,靜靜的注視着四盟之人,靜觀其變。

現在四方都站在原地,形成對峙的局面,具體是什麼樣的情況,夜無悔也不是很清楚,所以夜無悔不急着出手。

“沒有人可以搶走我炎盟所想要的東西!”

炎盟一名身穿着血紅色長袍的青年站在炎盟衆人的最前方,對着劍盟,俠盟,陽盟的衆人說道。

這名青年容貌俊美近妖,甚至要比大多數的女人都要顯得美麗,皮膚潔白一塵不染,在他的臉上帶着淡淡的笑意,看其眼神似乎根本就沒有將劍盟俠盟陽盟的人放在眼裏,他便是炎盟現任的盟主蕭陽。

“難道蕭盟主不知道奪寶大會是什麼意思麼?既然是奪寶,那麼自然人人可以爭奪!”

說話之人乃是陽盟盟主潘材藍,在這種場合之下,敢和蕭陽叫板的估計也就只有其他三大勢力的盟主了。

“潘盟主說的有理,既然是奪寶,那就各憑本事!”

另外一邊,俠盟的盟主刑俠立刻緊接着說道。

“各憑本事?就憑你們三盟的本事?也有資格和我作對?”

蕭陽冷笑一聲說道,擺出一副驕傲自負的樣子,可以看出,他對三盟的不屑。

在蕭陽的眼中,劍盟,俠盟,陽盟在內門之中雖然是四級勢力,但是說到底,還是遠遠不如炎盟。

“自負的傢伙!”

夜無悔見到遠處的蕭陽這般叫囂着,不由搖了搖頭。

蕭陽這傢伙的確囂張,囂張的有些自負,單論實力,他是內門第一強者,但是說到底,他也只不過是因爲實力強才當上炎盟盟主的。

炎盟能夠有今日的成就和他蕭陽沒有任何的關係,炎盟能夠有今日,大部分都是前幾位盟主的功勞,將炎盟的地位逐漸的鞏固,成爲內門之中無法撼動的第一勢力。

蕭陽當上這個炎盟盟主之後,對炎盟的貢獻,恐怕遠不如前幾位盟主來的多。因爲炎盟的地位已經達到了巔峯,想要更進一步似乎是不太現實。

蕭陽雖是炎盟盟主,但是同樣他也需要依靠炎盟。如果沒有炎盟,他蕭陽敢一個人和劍盟,俠盟,陽盟的人作對麼?

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就算他是內門第一強者,但是他一個人的實力,恐怕他連三盟之中任何一個勢力都對付不了。

夜無悔看了看現在的形勢,顯然是陽盟,劍盟,俠盟三盟聯手了,三盟居然會聯手對付俠盟,不知是何寶物,居然能夠讓三盟做出這般舉動來。

“你們以爲你們三盟聯手就能夠對付我炎盟?幽冥九劍的地圖就只有一張,你們三盟還想平分不成?”蕭陽冷笑着說道。

“幽冥九劍的地圖?”

聽到這幾個字,夜無悔渾身一震。又是幽冥九劍的地圖,沒想到在這萬寶山之中又碰到了幽冥九劍的地圖,只是不知道他們所說的這塊和夜無悔手中的這塊有什麼區別。

“幽冥九劍的地圖自然不能夠平分,但是將幽冥九劍的地圖上交炎宗的話,得到的好處卻可以共享!”潘材藍淡笑着回答道。

將幽冥九劍的地圖上交,炎宗給予的獎勵就不會僅僅只是火元這麼簡單了,具體有什麼樣的好處,他們也不確定。

但是他們卻能夠確定一點,地圖落到炎盟的手中,他們三盟將得不到任何的好處。並且炎盟自負,絕對不會和他們合作。

任何人都想要獨吞這幽冥九劍的地圖,但是眼下的形勢卻不得不讓三盟聯合起來,炎盟自負不會和三盟合作,三盟實力不夠,任何一方都無法和炎盟抗衡,唯有三盟聯合纔有這個資格。

“看來你們是執意要和我們作對了,這樣吧,直接一點,你們三個盟主出來,若是能夠擊敗我,我便帶着炎盟的人離開怎麼樣?若是你們不是我的對手,同樣立刻離開這裏,如何?”

蕭陽的話簡單直接,在內門之中敢說這話的除了蕭陽之外,絕對找不出第二個人來。三盟的盟主,任何一個都是內門排名前十的強者。

他們之中的任何一個實力都不簡單。或許蕭陽要擊敗其中的一個很容易,但是說道同時對戰三個,這得需要多少的自信。

隨着蕭陽說道,潘材藍三人的臉色不由變得難看了起來,這簡直就是蕭陽對三人**裸的蔑視。

“囂張的傢伙!”嶽無雙終於看不下去了,冷哼了一聲。

“我接受這個提議,希望你不要反悔!”刑俠也跟着說道。

蕭陽越是囂張,越是讓這幾人憤怒,面對蕭陽的挑釁,若是他們幾個不接戰的話,就讓人看了笑話,畢竟在場除了四盟之外,還有其他一些小勢力的人。

嶽無雙和刑俠的目光同時落到了潘材藍的身上,他們兩個顯然都是同意了蕭陽的挑戰,現在就差潘材藍了。

若是潘材藍也同意,他們三人聯手,絕對有信心能夠擊敗蕭陽,但是若是沒有潘材藍,僅僅依靠嶽無雙和刑俠的話,那結果就不一定了。

“那就看看我們內門第一強者究竟有多強!”

潘材藍感受到嶽無雙和刑俠兩人望過來的目光,隨即一笑。


於此同時,三人同時上前一步,走到了最前面,各自取出了自己的兵器,一者用劍,一者用槍,一者用刀。

見到三人站了出來,蕭陽冷笑了一聲,隨即也大步朝前一邁,跟着他將其背後的兵器取出,這是一把標準的玄重尺,通體烏黑,長短正好合適。

四人站出來之後,嶽無雙便率先發動了攻擊,他的攻擊卻好像是***一般,四人立刻交戰在了一起。

他們四人的實力都不簡單,每一個都可以堪稱是同層次一頂一的強者,在嶽無雙,刑俠,潘材藍三人的身上,青色的魂力都是釋放而出。

但是蕭陽雖是被動的抵禦着三人的攻擊,但是至始至終沒有釋放出自己的魂力。這說明什麼?這說明他對付三人還略顯得輕鬆,根本就需要釋放魂力。

“有意思,看來這蕭陽的實力已經達到了武王的層次,不過內門之中沒人知道罷了!”

夜無悔心中想到,如果蕭陽僅僅只是武宗九階巔峯的話,就算他再強,也不可能在不催動魂力的情況之下抵抗住潘材藍三人的攻擊,畢竟他們三人的實力也並不落。


別人看不出其中的端倪,但是夜無悔已經是武王四階的強者,自然能夠看得出來。

夜無悔微微擡頭,看到峭壁的上方有一個一人高的洞口,想必這幽冥九劍的地圖就在此山洞之中吧。

夜無悔心中一動,隨即立刻悄悄的離開人羣,換上了另外一套衣服,同時還帶上了一個銀色的面具,隨後直接衝向了峭壁方向。


夜無悔突然起來衝了出來,實在是太令人意外了,他這舉動無疑是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包括交戰之中四人,目光同時落到了夜無悔的身上。

“什麼人?”

交戰之中的四人看到這道人影的突然出現,皆是一愣。他們都認爲這人肯定是對方的人,想要趁這種混亂的局面,奪取地圖。

但是仔細一想,這是不是太過於愚蠢了?在場可不只有蕭陽四位盟主,還有這麼多其他的強者在,其他人又不是木樁,豈會讓他得逞?

四位盟主依舊處於交戰之中,但是四大勢力卻有不少人同時朝夜無悔出手,一同朝夜無悔殺了過來。

夜無悔冷笑了一聲,身上的紫色魂力釋放而出,隨後無雙重劍朝後一掃,強大的劍氣逼人,讓這些人都不敢硬抗,紛紛退了回來。

“武王?”

“怎麼可能?”

“內門居然還有武王強者存在!”

能夠進入到萬寶山的,無一不是內門弟子,核心弟子是無法進入到萬寶山的,所以可以肯定的是此人也是內門中人!

在衆人的印象當中,內門第一強者乃是蕭陽,但是此時夜無悔的出現卻完全打破了他們原本的想法,瞬間所有人震驚了。

武王強者意味着什麼?至少在內門之中意味着最強,天賦再怎麼出衆的武宗強者也絕對不會是武王強者的對手。

夜無悔的手抓在峭壁之上,不急着朝洞口過去,而是目光在下方衆人的身上一掃,見這些人沒有一個敢上前來的。

也難怪,這些人怎麼可能會自負到認爲自己能夠攔下武王強者呢?上去也只是徒勞而已。


“滾開!”

就在這個時候,蕭陽怒了,他怒的不是因爲潘材藍三人擋住了他的去路,而是因爲夜無悔突然之間的出現打破了他原本的計劃。

在蕭陽的身上,同樣是紫色的魂力釋放而出,玄重尺一掃,立刻擊退了潘材藍三人。而後,憤怒的蕭陽直接衝向了夜無悔。

原本蕭陽的計劃很完美,沒有人知道他已經達到了武王的層次,憑藉着自己的實力完全能夠擊敗潘材藍三人,但是現在夜無悔的出現卻是最大的變數,擊敗潘材藍三人已經沒有什麼意義。

“他也是武王?”

刑俠被一擊擊退之後落到原地,一臉的驚訝,同樣驚訝的還有潘材藍,嶽無雙等在場的所有人,他們沒有想到蕭陽居然也已經達到了武王的層次。 只見蕭陽身上的紫色魂力閃耀,他根本就沒有去管潘材藍三人,而是直接朝夜無悔殺了過去,手中的玄重尺高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砸向了夜無悔。

在蕭陽的眼中,潘材藍三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根本就沒有資格和他爭奪幽冥九劍的地圖。唯有面前這名戴着銀色面具的男子纔是自己最大的威脅。

在蕭陽看來,他已經晉級武王,內門之中再也沒有人能夠威脅到他,可現在夜無悔的出現,卻讓他改變了自己原先的想法。

他剛剛晉級武王,只不過是是武王一階,和夜無悔比差距巨大,但是他不相信,他不相信有人能夠威脅到自己。

從進入內門之後,蕭陽便被當做天才對待,十七歲進入內門之後已經是武宗六階,被邀請進入炎盟。二十歲達到武宗九階,實力已在炎盟前五十之列,五年之後,他的實力不斷的進步,超越了一名又一名的炎盟天才人物,在選舉炎盟下一任盟主的時候,蕭陽毫無爭議的當選。

現如今,蕭陽當了炎盟三年的盟主,二十八歲,便已經進階武王,這等天賦,在炎宗之內也已經堪稱天才。

但是大多數的天才都有一個共同的弱點,那就是自負,驕傲。蕭陽太自負了,他以爲內門之中不可能有人會是他的對手,他有恃無恐。

但是夜無悔的出現卻讓他意識到事實和自己想的不一樣,他感到抓狂,感到一種莫名的憤怒,就好似眼裏進了沙子一般,他不允許。

他絕對不允許夜無悔的存在影響自己的天才地位,所以他必須要擊敗夜無悔,必須要將帶踩在腳下,讓所有人知道,他纔是內門最強的天才。

蕭陽一尺砸在峭壁之上,碎石飛滾,夜無悔爲了躲避他這一尺,翻身一躍,在空中翻滾了三圈之後,穩穩的落到地上。

見到夜無悔落地,蕭陽再次朝夜無悔殺了過來,在他的眼中彷彿周圍的一切都不存在一般,心中就只有一個想法,擊敗夜無悔。

蕭陽想要唯我獨尊,不想任何人成爲自己的半小時,他必須要除去夜無悔。看蕭陽的精神狀態,似乎有些癲狂。

潘材藍等人紛紛退開去,避免夜無悔和蕭陽的交戰波及到他們。武王層次之間的戰鬥,在內門之中可是見不到的。

“蕭陽這傢伙瘋了吧?”

蕭陽的出招讓潘材藍等人的臉上不由出現了異色,看他的出招近乎瘋狂,像是要置夜無悔於死地一般,但是夜無悔巧妙的身法卻每每躲過蕭陽的攻擊,蕭陽就好似有力無處使一般。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