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55 Views

原宇宙外的羅浮神殿中,羅浮眼看着戰場大罵着,對原宇宙的表現非常不滿,眼瞅着原宇宙的軍隊一觸即潰,這仗打得還有什麼意思?

Written by
banner

“嘛的,本聖皇可是給了你們上千年的時間了呀!你們也太讓我失望了!難道還要再給你們點兒時間?你們……咦?”

就在這時,自稱爲羅浮聖皇的滅驚咦了一聲,站起身向戰場中看去。

此時,原宇宙數千萬的大軍已全數潰敗,一艘艘戰艦在虛空中爆開,好似年節時璀璨的煙花相仿。眼看着原宇宙潰敗的軍隊就要被第一宇宙的兩支王級戰艦編隊包圍,可就在這時,十幾艘怪異的帥級戰艦忽然出現在了戰場中,幾炮便已轟掉了數十艘第一宇宙的戰艦,第一宇宙同等級的帥艦在這些怪異戰艦面前簡直是不堪一擊。

“這就有點兒意思了!傳令,把這幾艘戰艦給我圍住,我倒要看看是怎麼回事兒?”羅浮眼中閃着興奮而瘋狂的光芒,大呼小叫着。

一聲令下,第一宇宙的十幾艘王級戰艦已向戰場衝去,可那十幾艘怪異戰艦卻是賊滑的很,一見王級戰艦駛來早已掉頭就走,其速度竟然不下於王級戰艦。

“好!有意思,給我追!”

在這漫長的歲月中,化身爲羅浮的滅打仗都打夠了,沒有看到一點兒新意。三千宇宙中的所有勢力都被他打得沒有還手之力,他的一顆獸心更是已自大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早已認爲手下已無一合之敵。如今一看到原宇宙這幾艘帥級戰艦竟然比同階的第一宇宙戰艦厲害這麼多,一下子便把他的興趣提了起來,故而摔着大軍便衝進了原宇宙。

可追着這十幾艘戰艦跑了半天之後,站在羅浮神殿中的滅便已感覺有異,這十幾艘戰艦哪是在逃走啊?在逃跑的途中不時回過頭來放上幾炮,每一炮必要幹掉幾艘己方的戰艦,而後回頭再跑,這整個就是一誘敵深入嘛!

“誘敵深入!哼哼哼……”羅浮冷笑了幾聲,對原宇宙的把戲簡直有點兒不屑一顧!“在絕對的強者面前,這種小把戲有用麼?”在他心中,原宇宙就算再發展也是一樣不堪一擊,手段再好也擋不住他絕對的實力!

就在羅浮搖頭譏笑之時,前面逃跑的十幾艘戰艦猛然停住,而後調轉頭來一字排開,在其後的虛空中,一座閃耀着七彩光芒的神殿憑空而現。

站在神殿中的羅浮臉色猛然一沉,他竟然嗅到了一絲非同凡響的氣息。“這七彩神殿的味道怎麼這麼熟悉?難道是那老不死的出來了?”

一想到這裏,羅浮已是滿眼恐懼之色,所在的神殿猛然懸停在空中,而後一掉頭就要飛向原宇宙之外。可還沒等他後退,周圍萬里的虛空已是一片震盪翻滾,不知從何處竟然鑽出了無數的猙獰戰艦,而這些戰艦竟全是一艘艘金光閃閃的王級魂器! “嘛的,果真是那老不死的離開蘊界了!”

化身爲羅浮的滅知道壞了,既然那十艘帥級戰艦都那麼變態,那麼這萬里方圓內的數萬艘王級戰艦很可能已要直追他的羅浮神殿了。如果是那樣的話,這仗根本就沒法打了,況且現在令他最恐懼的可不僅僅是那萬艘王級戰艦,而是那個已讓他怕到了骨子裏的蘊界宇父!

羅浮身影一閃,便已隻身出了神殿,噴出一口毀滅氣息便要腐蝕眼前的虛空逃遁。

可遠處那座七彩神殿此時卻轟然爆裂了開來,一道熟悉的人影已飛身落到了羅浮的面前,而那些神殿碎片已瞬間化作了一套七彩戰甲附在了這道身影之上,這人,正是衆生。

“羅浮,你還想跑麼?”

羅浮一見衆生就是一愣,隨後竟是嘎嘎大笑起來,笑聲中,他一張臉竟是變得越發猙獰和難看。

“衆生,你的命還真是大!看來你們是遇見那老不死的了,可你以爲這樣就能困住我了麼?”

此時,空間微微一動,秦一白已一身飄逸地出現在了衆生的身旁,輕笑道:“我臨出蘊界之時,老人家曾給你下了一個評語,你可想聽聽?”

“哼…… 煉夢巔峰之神王封天 !”羅浮憤憤地哼了一聲,終究還是忍不住地道:“他……他說什麼了?”

見羅浮色厲內荏的樣子,秦一白搖頭輕聲道:“他老人家說,你……只是一隻井中的青蛙!”

“我是一隻青蛙?他竟敢說我是一隻青蛙!”猛然間,羅浮臉色漲得紅如染赤,一張臉已因扭曲過度而撕裂開來,“啊……你這老不死的,你看我這青蛙怎麼吞了他們!”

“吼……”隨着一聲驚天動地的巨吼,空中的羅浮竟整個爆裂開來,取而代之的卻是一隻猙獰的六頭怪獸,只見這怪獸仰頭咆哮着,瞬間便已暴漲成了一隻遮天蔽地的巨獸。

“呼……”一口毀滅之息從巨獸口中噴出,瞬間便充斥了整個空間,無數戰艦被這毀滅氣息覆蓋下眨眼便化作了飛灰。

秦一白大手一揮,神念捲動下已把所有戰艦收到了私界之中,那無敵的毀滅氣息在涌到他面前時卻是再也無法寸進。

“怎麼?你還不服麼?”微微一笑間,秦一白已是淡淡道:“你既然如此喜歡獨霸一界,那我便成全了你吧!”

說着,秦一白雙手輕輕一合,一道道極境的道意滾滾而起,毀滅的氣息頃刻間被絲絲分解,眼前萬里的虛空竟突然扭動着收縮起來,只是轉眼間便已把一切隔離在外。

“你……你是怎麼做到的?”

看着秦一白手中捧着的一個透明圓球,衆生一臉的不可思議,她眼睜睜地看着自己被輕輕彈出了圓球,與那滅被分隔在了兩個世界中,整個過程竟是自然流暢無比。

此刻,只見一條兩寸多長的六頭怪獸正在圓球中猙獰地咆哮着,不停地噴吐着毀滅之息,正是那已化作原形的滅。

“呵呵呵……很簡單,我只是煉製了一個困界而已!”

秦一白說的雖輕巧,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在神墟的幾百年中,除了煉製出數萬件王級魂器外,主要的時間卻都花在這困界之上了。而這困界早已被秦一白安放在了原宇宙的入口處,模擬出了原宇宙的數萬裏空間,那化身爲羅浮的滅,實際上從進入原宇宙的那一刻起,便已進入了困界之中。

而秦一白似還對這困界不太滿意,不住地搖頭道:“哎……將就用吧!雖然比蘊界差多了,可用來關押一個畜生也完全夠用了!”

……

隨着滅的消失,一場瀰漫三千宇宙的混亂終於過去了,曾經避難於原宇宙的衆多逃難者們終於可以返回家園了,可依然有不少人選擇留了下來,他們已經喜歡上了這個生機勃勃的原宇宙。

也有一些原宇宙的探險者們隨着逃難者的離去來到了外面的宇宙,自此,宇宙大融合的時代也真正的到來了。

這一日,一艘閃耀着七彩光芒的戰艦出現在了當初被破晶錘破開的黑洞邊緣,船頭上正站着秦一白以及他的一家老小,聽秦一白講訴到這黑洞裂口的由來時,所有人都不由臉現驚色。

衆生臉含笑意地操控着七彩戰艦一頭鑽入了黑洞之內,只有她和秦一白才真正地明白,這黑洞之內的蘊界其實便是他們度假的聖地了。

在秦一白的道之極境下,不一時這七彩戰艦便已進入了蘊界核心,遠遠的已看見了一片片奇異的果林和果林掩映下的小小莊園。

毫不減速的七彩戰艦一下闖進了莊園的禁制空間中,在一陣驚叫聲裏,衆人才發現自己竟已來到了一個夢幻如童話般的世界。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是這丫頭搞的把戲!”

衆人一走出戰艦,便有一陣爽朗的笑聲從九角風亭中傳來,但見亭中正有兩個祥和的老人在把盞話棋。

“舅舅,你終於好啦!”

衆生大叫一聲已飛撲到一個黑鬚老者面前,驚喜地抓着老人的手大叫不止。

秦一白領着一家人走到了九角風亭前向兩位老人見禮後,伸手把他煉製的困界交給了宇父,道:“老人家,這傢伙還是交給您吧!現在世界終於太平了,哈哈,我可要去逍遙逍遙了!”

宇父接過圓球看了看,不住地點頭道:“不錯、不錯,真是好手段啊!讓它單獨呆在這一界中也算是便宜它了!”

而後,宇父把圓球隨手扔出了莊園外,卻是一臉詭異地看着秦一白道:“你想去逍遙自在?恐怕……沒那麼容易喲!”

秦一白被宇父這一句話說得一愣,隨即不解地看着一臉詭祕笑容的老人。

宇父見此便輕輕一指蘊界空間道:“小子,你知道像我這樣能夠創造出蘊界的人有多少麼?”

“嘶……這不可能!”

秦一白聽了此話便是倒吸了一口涼氣,面色已是慘白一片。他一直以爲蘊界只能有一個,而這便也是孕育出所有宇宙的母體。像這種孕育了已知一切的靈界怎麼可能有第二個?而創造了這蘊界的人那就更是舉世無一了!

“怎麼就不可能有第二個、第三個呢!”

一見宇父嚴肅的態度,秦一白便已知道宇父肯定沒有開玩笑,可真要是那樣的話,這茫茫的空間到底還有個盡頭麼?可笑自己還以爲天下太平了,可真要有另一個或者第三個甚至更多宇父這種人物存在的話,那太平就特孃的是個笑話!宇父雖然與世無爭,可不代表另一個宇父級別的人物也會如此,而他創造出的世界所誕生的強者就更加無法臆測了。

“現在,你知道了吧,你的路還很遠!這個空間還需要你永恆的守護!如果你想要保住眼前所有的一切,那就還需要去努力。”


宇父看着臉色難看的秦一白,似也心有不忍地道:“不過你也無需太擔心,恐怕短期之內不會出任何問題,但你這假期麼?可是不能太長嘍!”

秦一白輕鬆無比的心情被這突如其來的消息弄得又是一緊,可隨後卻又漸漸放鬆下來,這無數年來他什麼場面沒見過啊!如果僅被一個未來不可預知的消息便破壞了興致,那也不是秦一白了。他知道,如果真會有那些人物出現,恐怕也要到千百萬年甚至更遠以後了,可現在麼?

“哈哈,假期難得啊!”

秦一白把這些煩惱瑣事一股腦兒全都拋在了腦後,與兩老打了一聲招呼後便帶領全家老小跑出了莊園之外,赫然去採摘那些已成熟了不知多少萬年的奇珍異果了。

眼見秦一白如此快的便放了下來,宇父不禁點頭大感滿意,而坐在他身旁的聖皇龍亦卻是略有所思道:“前輩,真的有如您所說與你一樣的存在麼?”

宇父鬼祟的嘿嘿一笑,低頭抿了一口萬蘊靈茶,眼中閃爍着睿智的光芒道:“這個?誰知道呢!這神奇的世界連你我這種怪胎都能孕育的出來,想來再弄點別的怪物出來也不難吧?哎……天倫難得呀,爺爺我也去玩兒去嘍!”

說着話兒,宇父已是一陣大笑中衝出了莊園,從後輕輕抱起了秦一白與衆生近年所生的最小兒子秦無界,在聖皇龍亦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中,宇父那爽朗的笑聲已傳遍了蘊界的無限虛空。 極北之森,位於艾爾南大陸最北側。那裏每顆樹幾乎都有五六人合抱粗,佔地面積極廣,但荒蕪人煙,極北之森危險重重,這裏是魔獸的天堂,修煉者的地獄,此時極北之森天色以黑,溫度已在零下,但卻有一少年正穿梭在樹影之中,速度極快,只在原地留下幾道殘影,便以飛馳數百米遠處去了。

藉着月光,依稀能看清少年的臉龐,清秀的面貌和深遂的眼神,少年大概17歲左右,看起來顯的十分狼狽,或許因爲是剛經過了一場激烈的戰鬥,少年身着的衣服,手臂,背上已被劃破了幾道長長的口子,傷口深入見骨。而後面正有兩個獸人正窮追着少年,兩獸人身材高大,個高兩米左右,全身長滿了毛髮,四肢類似於人類。

或許是長時間的奔跑,少年此時已經氣喘噓噓,雙眼冒着紅光,他正躍過參天大樹之間,眼前樹木飛馳而過,血紅的眼睛,顯得格外血腥。

“不能再跑了,身體已達到了透支的零界點,在跑我只會因爲身體承受不了,被活活累死。後面的兩個高階獸人雖然速度並比不上我,但他們的持久作戰,顯然比我強,到最後堅持不住的肯定是我…..現在只有放手一搏了,就算是死,也要拉兩個墊背的!”

少年在樹影間飛馳而過,終於做出了訣擇,與獸人拼個你死我活。

但他不能讓自己這樣死去,只有活着才能血洗獸人一族,獸人搶佔了他的家園,殺害了他的家人,此仇將不共戴天,只有等着自己足夠強大、爲家人報了仇,才能讓家人在地獄位面過的安寧。

或許是想到家人,少年此時不禁回憶着三天前的那一幕。父親爲救自己,自爆鬥氣的場面。他拳頭頓時已捏的緊緊的,他本是一個身家顯赫的皇族王子,但是這一切的一切都在三個月前的戰鬥中破滅了。

他的家人全部被獸人屠殺殆盡,活着出來的就只剩下他一個了,他是凌家王室唯一留下的火種,他必須要成爲一個復仇着者,而且是強大的復仇者,早晚有一天他會變成地獄的修羅,也象幾天前獸族對自己的家人一般,屠殺盡獸人全族。

十七歲的他承受着常人根本無法承受的痛苦,凌葉是一個戰士修煉者,主修速度,所以儘管後面有比他強大的獸族戰士,但他還是勉強把那兩個獸族戰士甩在了後面。

當時淩氏家族的後代都被派出去轉移了,卻不想被獸人截殺,凌葉死活不願逃跑才被留在了皇都,也躲過了那一劫,但是獸族還是攻破了皇都,當時凌葉的父親和他都被圍困在皇宮內,是凌葉父親拼着死讓凌葉得一逃生出去,他還記得父親看自己的最後一個神情。

帶着慈愛,和堅定,他決定了要用生命換回自己的兒子的逃生,凌葉當時非常的不捨,但不管怎麼樣,他必須逃,而且是不能有任何的猶豫,他只能忍着疼,忍着恨,忍着心如刀絞,他逃了出去,但他心早已在滴血……

他朝着離北國王朝最近的極北之森逃去,那裏是被大陸稱之爲艾爾南大陸三大險地之一的地方,或許只有在那裏凌葉才能躲過獸人的搜尋,成功逃出北水大陸,去其他的大陸尋求自己想得到的力量。

他要報仇,他會忍辱負重的偷生着,等到有一天一個復仇的惡魔回到了北水大陸,那就是獸族噩夢的開始…..

凌葉在逃亡的路途中還是被獸人派出來搜尋自己的獸人搜尋隊給碰上了,而且獸人是不惜任何力量都要殺死凌葉的,因爲凌葉是一個天才武者,今年的他只有十七歲,而實力卻已經達到了七階巔峯的實力,十七歲的七階巔峯強者,這是一個大陸任何天才都會驚愕的數據!

十七歲的七階巔峯帶表着什麼?代表着未來必定成爲大陸巔峯強者的實力,獸人可不想放過一個如此的強敵,所以他們要傾盡舉國的力量把凌葉噩殺在搖籃之中。

在艾爾南大陸,一般修煉者上等天賦的都需要到十歲才能煉化元素,而凌葉當時學會煉化元素只有六歲,天賦上等的天才,而且日夜艱苦修煉纔可能在自己十七歲的時候達到六階水平,而凌葉這時已經達到了七階巔峯的實力,接近八階的水平。

這就是天才和鬼才的差距,如此霸道的修煉天賦,凌葉本來就是衆望所歸,下一階北國帝王之位必將是屬於凌葉的!

可如今,凌葉卻被後面的獸人追殺着,他現在只是一個人,他所有的親人全部都去世了,他突然覺得世界是那麼的孤單,咬着牙,含着淚他要堅持下去,今年的他十七歲,這一天他生死難抉,不是因爲他怕死,而是他不能死。

整個凌家的唯一希望就是他了,凌葉飛速的想着,果斷的做出了一個決定,或許也只有那樣他纔有一線生機了…..

凌葉他停了下來,轉身正面面對着追上來的獸人,他已經做出了決定,就使用那個把,本來這個祕法不到萬不得一已,是千萬不能用的,這個祕法對身體的損豪非常之大,幾乎使用其祕法者很少有人可以活着。

但凌葉眼神中沒帶着猶豫,也沒有害怕,有的只是堅定的神情,他輕輕嘴角蠕動,吟唱着:

“燃燒吧!用吾之生命的燃燒爲代價,請惡魔神賜予惡魔的力量把!”凌葉用起了帝國的祕技。生命燃燒,以生命的損耗爲代價,成爲惡魔的型態,只有這樣凌葉纔有一拼之力!

那兩個追殺凌葉的獸人見凌葉竟然停了下來,頓時以爲凌葉已經放棄逃亡,要與之決一死戰了,興奮的停了下來,那個該死的人類終於肯受死了!

他們此時同樣也是氣喘噓噓的,但獸族的體力確實比凌葉強,他門還能接着跑,凌葉卻已經不能再跑動了,兩個獸人停在了凌葉二十米開外停了下來,帶着戲謔的眼神看着凌葉,哼,這裏就是那小子的葬身之地了!

在大陸都是以實力說話等階分明,艾爾南大陸,職業多種化,但主流行業還是分爲戰士,和魔法師爲主。

雖然大陸職業多種化,不過任何職業的實力都被分爲,一至九階,其中每個等階都被分爲初期,中期,高期,和巔峯,只要修煉者,突破了自己等階的巔峯實力,就會被劃分到另外一個高等階的實力上去。

九階則最強,當然了九階上去,還被劃分了個聖階,不過大陸幾千年來,無一人突破過九階巔峯,要就是快領悟世界萬物快破碎虛空達到聖階時,壽命卻已殆盡,化爲了煙雨。

只要從三階修煉着開始,就能元素外放了,也就是實質性的元素釋放到體外,元素能力外放顏色,從低到高分爲赤橙黃綠青藍紫,紫色的元素顏色就是帶着大陸巔峯的存在,九階絕世強者!

大陸等階分爲初中高等階修煉着,一致三階是初階修煉着,四至六階分爲中階修煉着,而大陸高階修煉着則是七階以上。

凌葉將要面對的就是,大陸的高階修煉者,一個七階巔峯狂戰士,和一個八階實力不知道職業的強大獸人,而且帶着戲謔眼神看着凌葉的獸人,似乎根本就不準備馬上動手。

看着眼前這個弱小的人類,兩個獸人根本沒把他當回事,當然了他們的年齡可都是凌葉的幾倍,都已經在七八十歲左右了,但獸人的壽命都比較長,一般都有兩百年,所以他們也不算是老年人,而是中年吧。


驕傲的他們對於凌葉這個已經遍體鱗傷的人類,有的只是憐憫,這樣一個弱小的動物,何必派他們來追呢,還真是搞不懂獸王的意思。

獸人只覺得凌葉除了能跑以外,其他根本一無是處,可他們又曾想過凌葉今年只有十七歲麼,在獸族當中的十七歲少年又有誰能比的上凌葉呢?


兩個獸人靜靜的在那打量了凌葉一會,他們也休息夠了,依然站在原地正象看好戲般,看現在的凌葉到底還能幹什麼,全身多處重傷,現在的凌葉根本對他們造成不了任何的威脅!

當然這只是他們一廂情願的想法,接下來他們看到的只會是一個惡魔,來自地獄的屠殺者!

………… 第二集 浴血奮戰!

…………

凌葉的眼睛漸漸的變的血紅,全身冒出肉眼可見的紅光,這樣的燃燒可以讓凌葉在次恢復到戰鬥力的最高值,當然代價也是十分之大的,每一秒的生命燃燒幾乎等同於一天的壽命,艾爾南大陸人類的壽命普遍在一百年左右,而實力強大的,能多活幾十年,到了九階實力的強者,壽命能達到四百年。

他手持着一米多長的王者之劍,雙眼燃燒出火光,就象全身浴血在烈火中間般,全身散發出強烈的紅色鬥氣,這種鬥氣不屬於九階之列,只屬於惡魔,凌葉把自己的生命買給了惡魔爲代價,得到了惡魔賜予他的一絲能量。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