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46 Views

只是此時,那群武者似乎想進入營地,而武勇則在勸說著,只不過,武勇身後只有幾人,又沒有劍王高手,氣勢明顯被對方壓著。

Written by
banner

臉色一沉,林峰腳下步伐略微加快,來到武勇身後,沉聲道:「怎麼回來?」說著,還看了對面的武者一眼。

「團長,他們是獅虎傭兵團的人,進入萬獸森林獵殺奇獸,想進我們營地休息一天。」武勇臉色平靜的對林峰說道,但林峰卻從他眼中到一抹怒意。

「想休息自己想辦法,我們這裡又不是慈善堂。」看了對方一眼,林峰絲毫不給面子,臉上閃過一抹冷笑道。

「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們獅虎傭兵團的人願意在你們營地休息,那是給你們面子,就你們這點實力,在外面,就是求著我們,我們也懶得理會。」

「隊長,這小子太囂張,根本沒將我們放在眼中,滅了他,看他們還怎麼囂張。」

「對,滅了他。」

「將他們全殺了。」

林峰的聲音剛落下,獅虎傭兵團的眾傭兵就被激怒了,當即便跳著叫囂起來,有些甚至直接揮著武器,就要撲上去。

「怎麼?想動手?我隨時奉陪。」看著對面叫囂的眾人,林峰當即臉色一沉,冷聲道,同時將劍王的氣勢盡數放出。

一般莫名的威壓突然出現,原本正叫囂的眾傭兵全都臉色一變,盡數催動勁氣將全身護住,同時也齊齊的舉起了武器

而看到對方之人不但催動勁氣,還舉起了武器,武勇雖然人少,但也不示弱,紛紛催動勁氣,將武器高高舉起,對準了對方,那架式,大有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

就在這劍拔弩張之際,對方那一直沉默不語的兩名劍王之一突然站出來,看了林峰一眼,一臉淡漠,看不出喜怒,沉聲道:「既然這位朋友不歡迎我們,那我們就告辭了。」說著,還對林峰拱了拱手,道:「打擾了。」說完,便轉身帶著一臉怒意的眾人遠去。

看著遠去的獅虎傭兵團眾人,武勇一臉憂色的對林峰道:「團長,這獅虎傭兵是一個高級傭兵團,團里有三位劍皇,實力極強,而且睚眥必報,這些人只是他們團里的一個小隊,我們今天的舉動,必定將他們得罪了。以後肯定少不了麻煩。」

眉頭一皺,難怪對方敢來這裡,原來實力如此之強,雖然這萬獸森林危險異常,但那也只是對普通人和低級武者而言,只要有一名劍王再加幾名劍狂,在這外圍,還是沒有什麼危險的。

而奇獸價值之大,獵取奇獸的收益遠比做任務大得多,所以。一些有點實力的傭兵團都願意來獵殺低級奇獸。

「不用擔心。在這萬獸森林裡,對方也未必敢對我們出手。」想了想,林峰繼續道:不過以防萬一,你派人盯著這群人。另外通知鐵老和莫叔讓他們注意著點。外出做任務的兄弟也讓他們小心一點。」

「是!」武勇應答一聲。隨即便帶著人離開了。

看了眼獅虎傭兵團離去的方向,林峰臉上閃過一抹冷笑,低聲道:「希望你們別干傻事。否則不但你們要後悔,恐怕還要連累你們傭兵團。」

說完,林峰轉身便回了營地,對於獅虎傭兵團的人可能報復,他根本一點都不擔心,對方只有兩名劍王,而他們現在卻有三名劍王,更何況鐵老還是劍王顛峰,而自己也不能以正常情況來判斷,別說他們只有兩名劍王,就是再來兩名,也別想討到一點好處。

至於獅虎傭兵團的那三位劍皇高手,林峰更是一點都不擔心,這裡是萬獸森林,就算將這些人殺光,對方能否知道都難說。

獅虎傭兵團的眾人陰沉著臉,誰都沒有說話,直到走出兩三里遠,其中一位身體略瘦的傭兵這才對著剛才與林峰說話的那位劍王報怨道:「隊長,那個混蛋太囂張,根本一點都不給我們面子,我們可不能就這麼算了,要是以後傳出去,我們丟臉事小,弱了整個傭兵團的名氣那才事大

。」

腳步頓停,那位被稱為隊長的劍王看了一眼說話的傭兵,臉上浮現一抹冷笑道:「此事當然不能就這麼算,什麼時候有人敢這麼對我,別以為有一位劍王就了不起,劍王在咱們隊也不算稀罕。」說著,他還看了旁邊一位身著紫衣,一直沒有說話的劍王一眼。

「我就知道團長不會讓我們受如此窩囊氣,團長你說吧,我們怎麼干?」眾傭兵聞言,臉上都浮現一抹冷笑,其中一位傭兵當即更是興奮出聲道:「要不,我們現在殺回去?」

「不。」劍王隊長搖了搖頭,沉聲道:「他們敢進萬獸森林,而且又在這裡扎了營,實力絕不止剛才我們看到的那麼一點,而且在這危險萬分的萬獸森林紮營,就算是我們獅虎傭兵團都不敢,而他們卻甘冒這種危險,這絕不止來此獵殺魔獸那麼簡單,我懷疑,他們是不是在這裡發現了什麼寶貝……」

「寶貝?」眾人聞言,全都雙眼一亮,就連那位一直沉默不語的紫衣劍王臉上也出現動容之色。

萬獸森林那可是百族大戰之前就存在了無數歲月,而至從百族大戰之後,人類實力銳減,這裡便成為了人類的禁地,就算一些實力較強的武者,也只能在外圍活動。

正因為這裡極少有人敢進來,所以它在人們眼中就變成神秘無比,同樣,經過數萬年的積累,裡面的寶貝也不少,光是各種靈藥,就數之不勝,而且裡面還有豐富的元石晶礦。

除此之外據說裡面還存在著古時的功法、戰技、丹藥和高階天器,而這並非傳說,在百年前,就曾有一位劍皇顛峰的武者進去過,雖然在裡面經歷九死一生,但他也尋找到一處古時強者遺留下來的洞府,並在裡面得到一瓶丹藥、一把四品天器和大量的高階元石,而他則靠著那瓶丹藥,硬生生的達到了劍宗級別。

第三更。大家有花的投點花吧,最近的花花是越來越少了。

看書,更新超快,小說更多。./

本書手機閱讀:

發表書評:

你可以在頂部『加入書籤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未完待續。。) 「義勇,你和欽林兩人帶幾個兄弟去盯住他們,想辦法搞清他們的作息時間和實力,最好能弄清他們到這裡來幹什麼?」劍王隊長對著最後開口說話的傭兵說道。

「是。」那名被稱為義勇的傭兵當即一臉興奮的領命道,隨即便帶上幾個人,悄然的返回了鐵血營地。

「我們現在是不是應該做點準備?」那一直沒有說話的紫衣劍王突然對劍王隊長問道,對於這種殺人劫寶之事,他們以前可沒少做,所以不但沒有反對,反而極力贊成

「不用。」劍王隊長擺了擺手,道:「現在我們對對方根本不了解,而且這裡又是萬獸森林,就算想做準備也無能為力,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等,等松林回來后,以咱們小隊的實力還能拿不下他們。」

獅虎傭兵團一個小隊那可是三名劍王,二十名劍狂,這種實力,一般勢力根本就不敢惹他們,所以也養成了他們囂張跋扈、目中無人的性子,而今天,之所以只有兩名劍王在,那是因為另一人帶著收穫回團了,不過不要緊,最多三天,他們便能回來,到時以三位劍王,二十位劍狂以及數十劍師這等實力,完全有信心滅殺文昊等人。

劍王隊長自以為聰明,暗中派人盯著文昊他們,以為對方根本就不知道,可是他卻不知,就在他派出的那隊人返回時,便有人向林峰報告了。不過對於這種預料之中的事情,林峰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便不予理會。

轉眼又是三天過去,所有一切和原來一樣,一切平靜無比,而林峰他們也是該吃吃、該喝喝、到時修鍊,一切都一塵不變,就好像根本沒有遇上獅虎傭兵團一樣。

雖然看似鬆懈,但是如果有心人注意觀察,便會發現。這些天。鐵血傭兵團外出任務時,都在營地方圓三里之內轉動,不像以前,一走便是數里。甚至十幾里。


這天下午。鐵血之人剛完成獵殺任務回來。正排著隊領取藥水,雖然身體很是疲憊,甚至有些人還受了傷。但他們卻沒有表露出一絲的疲憊,反而人人臉上帶著興奮的笑容相互談笑著。

「大家進步很快啊,原本我以為要在這裡呆三個月,可是現在看來,最多再過半月,這裡便不再適合他們修鍊了。」看著興高彩烈的眾人,林峰臉上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他們能有這等成績,全靠了團長你提供的功法和藥水。」武勇一臉感激的說道。

「不。」林峰搖了搖頭,道:「雖然我提供的功法和藥水佔一部份原因,但是他們的刻苦修鍊才是最重要的……。」

正說著,五行劍輝的聲音突然在林峰的心底響起:「小子,麻煩來了。」

心中一凜,臉色一冷,一般冰冷的寒意突然透體而出,雖然五行劍輝沒說什麼麻煩,但是林峰知道,這麻煩必定是和前幾天遇上的獅虎傭兵團有關

正滿臉笑容看著遠處傭兵的武勇突然發現身邊氣溫一冷,心中一凜,抬頭看向林峰,結果發現林峰原本滿臉的笑容已被森冷的殺意所代替。

心中一陣疑惑,正想問發生什麼事了,而這時,林峰冷漠的聲音卻傳入了他的耳中:「通知兄弟們,有人來找麻煩了。」

臉色猛然一變,武勇當即道:「是。」說完,一邊跑向那些傭兵,一邊高聲喊道:「緊急集合,一分鐘之內,所有人在營地中央集合。」

原本正談笑風聲的眾傭兵聽到武勇的話,先是一愣,隨便所有人都迅速的放下手中木桶,身體化影,快速的沖向營地中央。

不愧是經過林峰一個月的訓練,眾人不但實力大增,就連反應也比以前快了不知道多少倍,僅僅十幾秒鐘,所有人都整齊的在營地中央集合完畢,就連還在營中修鍊的莫叔和鐵劍兩人也跑了出來。

「話不多說,前幾天遇上的獅虎傭兵團來找我們麻煩了,我們鐵血是乎真的強大起來,就看今天這一戰。」林峰沉著臉看著眾人,咆哮道:「你們是否有信心?」

「有。」眾人齊聲高吼道,聲音之大,直衝雲霄,竟然將還在兩裡外的獅虎傭兵眾人都給嚇了一跳。

「那些混蛋吃撐了嗎?沒事幹吼干叫。」一位劍狂很是不滿的抱怨道。

「一群無知小子,居然在這萬獸森林中大聲喧嘩,驚動了那些奇獸,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

眾人齊聲討伐著林峰他們,剛才那突然冒出的聲音,確實將他們給嚇著了,此時正好藉此發泄一下心中的不滿,順便以憤怒來掩飾自己剛才的出醜。

「都給我住嘴,有什麼不滿一會兒有的是機會讓你們發泄。」劍狂隊長眉頭一皺,很是不滿的對著眾人吼了一聲,隨即眾人全都住了嘴。

「義勇,把你們探查的情況再說說。」劍王隊長看著那名叫義勇的傭兵再次問道

「隊長,這些天我們一直都盯著他們,他們的作息時間很是規律,每天都是一樣,一成不變,除了每天外出獵殺奇獸,其它時間都足不出營地,而且那些出來獵殺奇獸的人也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實力方面,除了幾名劍狂外,也就那天見到的那名青年劍王,另外沒再發現高手,不過他們對營地戒備得很嚴,我們想了各種辦法,都沒能進入其中,至於他們來這萬獸森林幹什麼,我們並沒有探查出來,只知道他們已進來了一個月多。」

「不過有一點倒是值得注意,我聽那些外出獵殺奇獸的傭兵們說他們團長似乎拿了什麼藥水給他們泡澡,泡了之後。他們的實力增長得極快,我曾注意過兩人,在三天內,他們全都提升了一階。」說到這裡,那名叫義勇的傭兵眼中閃過一道炙熱的光茫。

「嗯」劍王隊長點了點頭,臉上也浮出一抹興奮之色,扭頭看向身旁的另外兩人,道:「你們有什麼看法?」

「營地之中必有秘密。」那名紫衣劍王沉聲道。

「那神秘藥水如果真有如此神效,我們定要得到,它不管是對我們。還是對傭兵團。都有莫大的好處。」一名身著黑衫,臉色陰鬱的中年男子也沉聲說道,此人上次並沒有出現在隊伍之中,而且從劍王隊長對他的態度可以看出。他的地位應該不比劍王隊長低多少。他正是上次劍王隊長嘴裡所說的松林副隊長。

「那藥水不管效果怎麼樣。都是屬於我們的。」劍王隊長臉上浮現一抹難以掩飾的興奮之色,如果那藥水效果真那麼好,自己完全可以利用它來組建自己的勢力。何必再像現在這樣聽命於人,就算再不濟,將它拿回去獻給團長,那也是大功一件,說不定他就能榮升副團長。

「走。」大喝一聲,劍王隊長直接化為一道人影,向著鐵血營地急奔而去,隨即,其它人也緊跟其後。


劍王隊長帶著獅虎眾人很快便到了鐵血營地,面此時,林峰他們全都集合在營地中央,連守門的人都沒有一個,所以,劍王隊長等人很輕易的就闖了進去。

一進入營地,看著整裝待發,殺氣騰騰的鐵血眾人,劍王隊長愣了一下,沒想到對方居然早就知道他們會來,特意在這裡等著他們。

不過很快,劍王隊長便釋然了,同時也鬆了一口氣,對方的人全都集合在這裡,實力一目了然,雖然多了一名劍王,但那也只是劍王初階而已,兩名劍王初階,對他們三名劍王,其中還有一名劍王中階,勝負早有定論了

更何況,對方在其它實力方法也弱於自己一方,自己一方有二十位劍狂,而對方僅有十人不到,另外,自己一方還有三十名劍師,而對方剩下的那些人,大多都只是劍士,達到劍師的只有數人,無論從哪一方面說,這一戰,自己是贏定了。

心中大定,劍王隊長也變得肆無忌憚起來,不等林峰這個主人開口問他為什麼無故闖進來,他就先開口對林峰冷聲道:「所有人放下武器投降,再將所有財物交出來,尤其是那能提升實力的藥水,我可以考慮饒你們一命。」


「嗯?」聞言,林峰眉頭一皺,他沒想到對方對自己居然調查得這麼清楚,連自己有藥水的事情都知道,當即臉上浮現一抹嘲諷般的冷笑道:「看來你對我們還真是下了一翻功夫。」

「知已知彼方能百戰不怠,現在雙方實力擺在這裡,識象的趕緊投降。」劍王隊長臉上浮現濃濃的得意之色。

「要我們投降?」林峰看向劍王隊長,臉上布滿嘲諷之色道:「恐怕你還不夠格。」

「什麼?」劍王隊長當即大怒,一臉猙獰的說道:「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說著,他便大喝一聲道:「給我殺,一個不留。」話還未說完,便全身勁氣狂涌,對著林峰一拳轟了過來。

「不自量力!」林峰冷笑一聲,也不示弱,火紅的火屬性勁氣如海水奔騰一般,透體而出,只見他身體一晃,整個人就化為一道人影,帶著呼呼的勁氣,揮拳對著那衝來的劍王隊長對轟而去。

林峰的舉動,似乎有些出乎劍王隊長的預料,以他來看,自己劍王中階,而對方只是劍王初階,兩者的差距已明擺著,對方不但不躲不避,反而對衝過來,這不是找死是什麼。

當然這種結果對於他來說,再好不過,如果對方東躲西閃,反而麻煩,畢竟對方也是劍王,有意為之之下,他想拿下對方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看書,更新超快,小說更多。./

本書手機閱讀:

發表書評:

你可以在頂部『加入書籤『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未完待續。。) 拳頭不斷在對方的眼中放大,只是眨眼功夫,便轟擊在一起,隨著一聲轟然巨響之後,狂暴的能量就如風暴一般向四處席捲而去,而那些低於劍王實力的傭兵也早有準備,在林峰兩人交手之時,他們便以最快的速度退向了一邊,所以並沒有給他們造成什麼傷害。

而這一次對轟,所有人都以為林峰即便不死,也得落個重傷的下場,就連鐵血的那些傭兵都不看好林峰,畢竟雙方的實力擺在那裡

可是結果卻讓所有人都獃滯了,在那一聲爆鳴之後,一個身影以閃電般的速度倒飛出去,而更讓所有人吃驚的是,那倒飛出去之人居然不是實力較弱的林峰,而是被他們看好的劍王隊長,至於文昊不但沒有被轟飛,反而像個沒事人一樣,穩如泰山的站在那裡,一臉嘲諷的看著倒飛出去的劍王隊。

「轟」

一聲悶響,大地一震,一篷塵土飛揚,劍王隊長已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就如一隻死狗一般倒在那裡,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林峰,嘴裡不斷湧出血沫,好半天都沒爬起來。

「團長威武,團長威武。」

「殺光他們。」

「殺光這些狗娘養的。」

林峰一擊重傷對方實力最強的劍王,使得鐵血士氣大漲,一個個揮著武器,高聲的吶喊起來。

反觀原本囂張不已的獅虎傭兵團之人,此時個個臉色慘白。緊握武器,有些還在微微的顫抖著,那是被鐵血之人的叫囂聲給氣的,但即便他們如何憤怒,可是卻沒有一人敢出手。


雖然他們看上去比對方實力強上不少,但是對方似乎也不是等閑之輩,一名劍王初階能一擊重傷劍王中階的高手,這幾乎已超出了他們的預料。

而如果以此計算,對方的人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比自己等人弱,但真拼起來。誰弱誰強還真難說。而且現在自己一方最強的隊長還重傷了。

一招擊傷劍王隊長,使得原本實力超強,囂張不已的獅虎傭兵團眾人瞬間士氣大跌,變得畏手畏尾。反而原本較弱的鐵血卻變得氣勢如宏。從氣勢上居然將對方給壓了下來。

「沒想到你居然還隱藏實力。很好,很好,咱們以後走著瞧。」紫衣劍王面沉如水。滿臉儘是陰霾之色,對著林峰冷聲說道,說完就準備轉身去找那被文昊重傷的劍王隊長。

此時,他已明白,少了劍王隊長這個強者,以林峰表現出來的實力,他們根本就不是對手,而且對方還有一名劍王初階的高手。

雖說他們在劍狂這個層次的實力遠比對方強,但他心中卻是明白,真正能決定勝負的,還是他們幾個劍王之間的戰鬥,既然知道自己兩人不可能是對方的對手,他自然不會再去觸這個霉頭,所以,在丟下一句狠話之後,便想帶著眾人離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