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54 Views

不過。

Written by
banner

張頜這一點想錯了。

白起之所以讓他們準備速燃之物,並不是拿來對付峽谷內的大食騎兵。

依照白起原有計劃,還是想水淹大食騎兵。

是李易突來的命令,讓白起不得不啓用以火攻敵。

他本想李易拿下了斯珀爾城,肯會引來巴格達的大食兵卒殺來。

所以這些是用來殲滅巴格達派來的大食兵卒。

“來人,傳令全軍,撤退!”


張頜最後看了一眼,火紅火紅的峽谷,率領麾下關寧鐵騎,策馬奔馳而去。

他要去匯合白起。

去一個地方,進行伏兵!

而之前的峽谷大火。

幾乎映紅了斯珀爾城十里外的夜空。

瞬間引來了城樓上的大食步卒觀望。

面見的那一瞬間!

大食步卒心下驚懼。

連忙跑到後方,朝城門不遠處的威廉,大喊道,“不好了,不好了,威廉將軍!!”

“十里外的騎兵駐紮地出事了,被大火燒得滿天映紅!!”

這一嗓子。

直接讓在大食步卒當中逃竄的威廉一愣。

我聽到了什麼?!

大食騎兵出事了?!

我。。

“噗呲!”

可是,沒有我什麼了。

就在他停頓的這一瞬間,張遼將手中的鐵戟投擲了出去,當即洞穿了威廉的胸膛。


“蠢貨啊,我。。我。。被你。。害死了!!”

捂住胸膛的威廉,眼眸兇厲的回望呼喊他的大食步卒。

恨不能殺了此人。

但是他卻無能爲力了,直接撲面而倒。

死的不能在死了。

也隨着威廉的身死。

東城門的戰局,逆風向的大逆轉。

此時大唐百姓,幾乎撤退的差不多了。

白袍軍與關寧鐵騎,在趙雲與馬超等將的帶領下,進行了反擊,以攻爲守。

反而殺得大食步卒,節節後退。

“該死,怎麼辦啊,威廉將軍死了!!”

“誰知道李易還有援軍,現在我們已經廝殺不過了,必須要找出路!”

“襖神啊,難道我斯珀爾城就完了嗎?!”

“混蛋,西城門那羣蠢貨,怎麼還不來支援!”

大食步卒面對大唐將士的反擊,開始心慌意亂。

特別是,看着前面如同割麥般倒下的同袍,更是心中急躁與恐懼。

內心祈求着,西城門的大食步卒,快點過來幫他們一把,解除現在的危機局面。

不過。

可惜的是,現在西城門的大食步卒,被重甲騎兵縱馬亂踏,加之不斷的斬殺。

已經是損失慘重了。

五千大食步卒,現在還剩餘一千人,躲在城樓上,不敢下城一步。

他們是步卒,面對重甲騎兵衝擊踐踏,根本就是雞蛋碰石頭。

“插標賣首的鼠輩,有種就下來,像個男人一樣,別像個娘們兒,躲在城樓上發抖!”

華雄鐵搶直指西城門樓,譏諷的看着大食步卒。

“華雄將軍,我們投降,別殺我們如何?!”

“對,華雄將軍,我們沒有必要拼個你死我活。”

“華雄將軍,你仔細考慮下如何?”

豪門迷情:大叔强寵小萌妻 ,只能膽顫的苦笑。

他們是被華雄與重甲騎兵殺怕了啊。

在這廣闊的西城門,重甲騎兵肆無忌憚的衝殺,根本就沒有可以阻攔他們的東西。

就連那土牆房屋,皆是被重甲騎兵紛紛撞碎。

更別提他們了。

只要被重甲騎兵擦着一點,不是骨斷,就是被斬殺。

“可笑!”

大食步卒的話,讓華雄嗤笑,暴喝道,“一羣蠢貨,你們有什麼資格,與吾等將士拼個你死我活?”

“也不看看自己配嗎?!”

“不過,今日本將給你們一個機會,放下兵器從西城門離開斯珀爾城,否則你們不下來,當真本將就殺不了你們嗎?!”

“華雄將軍,此言當真?”

聽見只要自己離開斯珀爾城,華雄便不在難爲自己,大食步卒皆是露出一絲喜色。

“本將說話,如令山重,豈能哄騙爾等?”

“現在,本將只給你們十個彈指的思考時間。”

“過後,就別怪我華雄沒有給你們機會!”

華雄眉頭一挑。

冷冽的眼眸盡是不滿,他的話豈能有假?!


“不用十個彈指,我下來你不殺我,我們就信你。”

大食步卒當中走出一名百夫長,看了看華雄與他身後重甲騎兵,深吸了一口氣,向城下踏步而去。

每一步,對他來說,好像都是無比的沉重。 辰凡做夢都沒有想到,當初遇上的天一竟然會是自己的舅舅,如今,一面是父母大仇,一面是華夏安危,辰凡從來沒有感覺到做一次決定是如此的困難。

並沒有給青龍肯定的答覆,辰凡皺着眉頭回到了包間之中,包間內,蕭吟月已經坐好了,只是微微低着頭,辰凡並沒有注意到蕭吟月剛纔因爲哭泣而顯得有些紅的雙眼。

辰凡剛一坐下,夏荷便說道:“萬一,既然你已經說得這麼明顯了,我們月月也不是就沒人要,這樣吧,喝了這杯茶,以後大家還是朋友,沒必要鬧僵是不?”

辰凡一見夏荷竟然都如此說了,而蕭吟月也沒有什麼表示,想來剛纔自己出去的時候,二人已經商量了,夏荷也應該勸了蕭吟月,辰凡心道:這樣也好。

當即端起了面前的茶杯,說道:“我會一直當吟月是妹妹的,來,乾杯。”

蕭吟月雖然放不下,但如今都到這份上了,她還能說什麼呢,也端起了茶杯,只是卻仍然沒怎麼擡頭,不敢去正視辰凡,三人碰了碰茶杯,辰凡將杯中茶一飲而盡, 脫軌

夏荷同樣也是淺嘗輒止,只是雙眼卻來回的關注着辰凡與蕭吟月的變化,辰凡本想立刻走,但這樣又顯得自己像是極力的要撇開蕭吟月,爲免引起蕭吟月與夏荷不必要的猜測,辰凡找着話題問道:“對了,夏荷,你和吟月現在還在食堂勤工儉學嗎?”

“嗯,我們一直都在。”夏荷點頭說着,只是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辰凡也並沒有注意到,夏荷一直在觀察自己,又說道:“其實你們……”

“赫!”

就在此時,蕭吟月突然發出一聲輕微卻十分痛苦的聲音,那聲音彷彿是從蕭吟月的喉嚨深處硬生生的擠出來的,緊接着,蕭吟月突然身子一斜,倒在了沙發上,全身開始抽搐起來,緊咬的嘴脣,煞白的臉色無不彰顯着她此刻正在遭受着什麼非人的痛楚。

辰凡大驚,趕忙起身撲了過去,扶着蕭吟月急切的問道:“吟月,怎麼了?”

夏荷也是面色大變,從另一側扶住蕭吟月,此刻,蕭吟月煞白的額頭上竟然冒出了汗珠,而緊要的嘴脣右嘴角竟然溢出了一絲絲黑如墨的液體,而且還散發出一股濃烈的腥臭味道。

這情況讓辰凡敏銳的意識到,蕭吟月是中毒了,同一時刻,辰凡只感覺體內有一股極爲陰寒的力量正在侵蝕着自己的經脈與內臟。

中毒了,難道自己也中毒了?

辰凡趕忙運轉武息,將毒性給壓制住,而後一把抓起蕭吟月位置上的茶杯,只見茶水中,一道極爲不易察覺的黑氣一飄而過,辰凡大驚,將茶杯往地上一扔,‘嗤嗤’,地毯上,頓時冒起了濃濃的黑煙。


“茶有毒!”辰凡一聲驚呼。

“啊!”

夏荷一聽,頓時大驚,面色瞬間變得蒼白如紙,失魂一般的喊道:“怎麼會有毒,怎麼會有毒呢?”

辰凡趕忙一掌抵在蕭吟月的後背上,武息瘋狂的渡過,護住蕭吟月的心脈,此時,蕭吟月儼然已經不省人事了。

“怎麼會這樣?月月,月月,你醒醒啊,醒醒啊,我不是有意的,不是有意的,我不知道會成這樣啊!”夏荷撲在蕭吟月的身上,淚水不斷的滑落而下。

辰凡哪裏還聽不出來,頓時大喝道:“夏荷,你到底做了什麼?”

“我……我……”夏荷蒼白的臉上,寫滿了驚慌,竟然有些說不出話來。

“快說,你到底在茶裏面放了什麼?”辰凡一聲大喝,震得茶几上的茶杯都跳了跳。

夏荷嚇得一個哆嗦,驚慌失措,結結巴巴的說着:“那……有人,那個人給了我一瓶藥水,說……說可以讓你和月月相親相愛,至死不渝,我,我剛纔把……把藥水放到了茶中。”

“該死,你該死!”

辰凡氣得怒髮衝冠,一巴掌揮了過去,直接將夏荷給打得翻倒在地上。

夏荷在地上楞了半響,一張臉也已紅腫起來,她又撲倒了沙發上,一臉驚慌的對辰凡喊着:“萬一,我糊塗,我不是故意的,你救救月月,救救月月。”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